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8|回复: 4
收起左侧

@别来无恙 (1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3 09: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蓼

头颅落入红
身躯推入水

这白鸥偏飞滩头
这楼船箫鼓闹市

天,劈开脑壳
地,开出惊龙

旧世界,我曾游梦
秋天的刑台

如今,化了路旁
——楚楚红蓼

红蓼中站立路人
他看向未来

这“不正经”的诗
会存于某个

快乐,幸福
——无病的你吗





@苦楝花

空树包裹的人
空花蕴藏的爱

归零的革命者
我借来词语

已于昨日还回去了
我将像你一样

孑然一身
至多剩下这把空椅

在黄昏的苦楝树下
那个忘词少年

在等他的落日
他的爱人和我





@水岸与芦笛

空气如此玄妙
芦笛如此美妙

轻轻一吹
它就把我呼吸

化为声音
那些爬上岸

的白骨,这些
侧耳的幽灵

你们装成芦孔
飞出蝴蝶

不要以为
我认不出

去吧,飞向空中
那道虚无窄门

今夜我摆渡恶人
善人,走开






@音讯

我想我该告诉
你,云的地址了

钟情于风雨
的牧羊人,嗅到

大洋彼岸之香
他在异国,港口

他失陷的牢笼
深埋地底金字塔

黄沙传递白骨
思念化为,舍利

如今在这红颜
道场,我轻轻

揭开你,粉末
黛色。请别介意

一个陌生人
的问候与冒昧






@风中的咖啡

深陷苦拙的人
说不出赞美的话

深陷潦倒的人
买不起风中咖啡

但如果你来
我会带你到后山

看我种下
的云南小粒咖啡

山色如黛
蜿蜒而上的梯田

若我借几片云影
泡杯热茶

招待你这隔世人
你看可好






@消夏

只有谁在盛夏中
辛苦劳作

他才能领受
黑夜的凉

爱我的人
请别离开

在这地狱的世界
尚需吾推动熔炉之箱

我身上铁屑
可割痛你白玉胸

我梦中鼾声
可轻扰你渴盼

我是一把剑
你更是一把剑

我是一打铁人
你更是一打铁人

消夏的风
秋天的水落

我抱你在屋檐读首
打铁诗





@空港

空树开出空花
空椅坐着空人

他们走了
在这银河遥远深处

他们所知空
肯定与我不一样

不然他们怎么会
老在寻找家园






@灵魂

一直,我想拥有
一个植物的灵魂

可阿呆说:“她想拥有
一座星辰的灵魂”

我们站在黑夜的
山头上,看着下面

城市,灯火辉煌
夜空,有流星滑过

阿呆说:“看,他们
给我,送我的第二

灵魂来了”,她靠着我
就像靠着一棵树






@苏慕遮

隔着海我也
可以看见你
过去现在未来的你

你放的羊被我买下
你坐的船被我琢沉

有时候生活真的太小啦
它甚至容不下我俩

幸好我们都
还有各自自个的心
一个虚无而实在的地所

开条缝阳光
就会进来
转转身风雨就会平静

这不他们把失事船员抬上来
我哭着他
就像哭着你一样






@花庙

阿云披着虎皮
走入寺庙
阿呆背着宝剑投入花心

她照镜抹粉
他点灯读经

在一朵花的香里
在一缕光的墓地中

他们完成佛
交给他们的任务

秋来临
种子已然成熟
那手拿花锄的花匠大哥

不问你收还是不收
明年春天花满庙
庙满山






@保险丝

踮着脚跟
她把他,接了上去

这样,她又可以放心
扭亮床头开关

她的父亲,老了
他是她的全部

她的丈夫死了,逃了
他,是她的全部

她的情人
她的儿子女儿大了

他们,是她的全部
踮着脚跟

她把自个接上
这样,他们又可放心

扭亮床头开关
或者关掉,现在






@追风筝的人

皮囊追着皮囊
梦里
总追不上

自个抱住自个
灵魂如此之沉
真想靠着风
小睡

伙伴们在沙漠中急着赶路
电流在脚下激荡

如果这面纸
对于后世的你
过于沉重

请割断
这根线
或者我的脖子

你会看到
空中飞舞的字符

以及关于这个国家
民族的苦难
幻想





@薄翅

他在我监考的考场上,睡着了
——他梦到钟声

外面,包谷就要熟了
这个春天缺水,它们矮得

不超过膝盖
这几日,好歹下了几场雨

人们这才想起,他们的地
他们回来,从街道上,货摊点

他们在学校围墙外面
他们放倒,只到脚踝

却开了天线,结了包的包谷
他们的镰刀贴着地面

仿佛在矮人的国度
他在考场上,睡着了

又忽然醒来,大叫着
这可怜孩子,这幸福孩子

他梦到谁?大白天
看见魔鬼,大声喊着醒来

差点掀翻他考试用的桌子
在他的人生考场上,大汗淋淋




@黄金在空中舞蹈

他们在抢购黄金
他没看到,他还是信了

“好歹不是在抢大米”
他看不见,一次次逃荒

大街,把人换来换去
河流,把鱼游来游去

他把自个抛进桶中
他捂住上嘴壳

刮鳞去鳃,有何要紧
剖腹去肠,有何要紧

青铜面具,白银水袖
黄金睡床,成就的何止

是帝国诗歌,英雄美人
还有他们的广场





@别来无恙

他声音在玻璃中回旋
他口水刚抹去一个时代的粉末

老松树,是他放进去的
老妇人,也是他放进去的

她手中苹果不是
有时腐败有时香艳

这得看他心境
他放许多蝴蝶进去

或者蛾子
可这些年

能孕育毛毛虫的女孩毕竟不多
他的谎言也说得差不多了

剩下那点木讷
刚够点亮昨日怀中少女
发表于 2019-6-30 01: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云兄好诗
发表于 2019-7-3 18: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云的大画面,问候
发表于 2019-7-11 22: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品,问候张兄~
发表于 2019-7-12 15: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短而简洁。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0-17 23:36 , Processed in 0.03418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