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回复: 0
收起左侧

西左近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8 15: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允许

痛失过清晨的珍珠
也为黄昏凋谢的云霞落泪
允许他在命运和生活的鞭子下旋转如陀螺
允许他大江东去,做最随波逐流的一滴
但不浑浊。此刻
是头顶璀璨的夜晚,允许他大雪纷飞

                2019.4.26




可以做草鞋
草帽
草绳
也可以做草民
草莽
草寇……
但我认识的草
做成了草人,像我的父亲
薄得像个灵魂
一生都在乡下照看麦田和星星

                2019.4.29


端午,在汨罗江喊魂

不是要喊两岸丰腴的水草
作妙龄少女;水草下的淤泥
作风雪中夜归的游子
不是要喊出鱼虾
沉入江底,化成的珍珠
也不是要喊断雁,喊西风
喊在江面划出年轮的摆渡人
一生将此岸的人间渡到彼岸的人间
而是要从江水里喊出流水记录历史的部分
用来缅怀,用来做正人衣冠的镜子
喊出江水中不藏污纳垢的部分
用来洗耳朵和良心
在汨罗江喊魂
把汨罗江喊成横空的利剑
把汨罗江喊站起来,作为擎天的柱子
把汨罗江喊成日月——普照,高悬
汨罗江的魂名叫屈原
我刚喊出,整条江水的涌动和激荡
都递向我的眼睛

                     2019.5.5


听雨

万物为管弦
雨水是弹奏它的手指
让声音中带着血的部分
回到铁器,马匹和将士们的身体
唯有沧海桑田的经卷允许他们
醉卧成漫漫黄沙。而酒壶中那一滴
思乡的月牙,它烈,如同奔腾的大河
让声音中四面楚歌的部分回到垓下
是非成败转头空,王侯将相也不过粪土
我确信那一夜照亮天空的星斗
都化作了两个相爱的人坟头的花朵
也让声音中如泣如诉的部分
回到浔阳江头一把雌性的琵琶
可以忽略苦竹,猿的哀鸣
一个不得志的人薄得像一张纸
但当头月好,江水被弹奏成野茫茫的芦花
一直飘到今天,还在飘……
我在阳台上听雨。我听不到古代的雨
但现在的雨一定被古人听过
此刻,我只能听到雨声中安静的部分
回到雪山,雪山回到母亲的头顶
我听到雨声时空时满
空的是离世的亲人,满的是被欲望填满的人
一生在大地上疲于奔命,不是隐喻
我还在这雨声中,听出一些人
用眼泪造出大海

                        2019.5.7


父亲,起风了

父亲,起风了
风声中草木如鹤唳
可知道风中飞舞的草籽
哪一粒是漂泊异乡的孩子
你浑然不知。你的根扎进祖传的土地
你的叶片从没有伸出过这方山水

父亲,起风了
你关心农事
庄家,蔬菜,身体里的粮仓
不关心我们从哪来,要到哪去
是追逐水草,还是随着一阵骤雨
风中谁又像一盏灯在大地上熄灭

父亲,起风了
一些风将人们吹得弯曲,顺着草的方向匍匐
一些风纠正事物的影子
一些风吹过我们,还要到更远的地方去
带着暖,没有敌意……
父亲,起风了,你那条瘸了的腿,常年熬着药罐子
除了疼痛,会抽芽吗?像祖父坟头的草

                         2019.5.8


樱桃树上

樱桃树上剩下的所有星星
都已跌落。转世的
在人间背负肉身的刑具
在天地间沦为刍狗,无关天地不仁
亦无关圣人慈悲
没有转世的,像我故去的亲人
在泥土的天空各行其道

                2019.6.4


草木经(组诗)



兰草经

兰草者,孤傲,远离淤泥不与莲争
远离沧浪之水不辩清浊
上饮银河,下食地心的火焰
兰草者,叶片横斜,随意
如狂放不羁的大雪,草书……看似潦草的一生
香味中呕心沥血的部分,撒向鹰的陡峭
你仰面能嗅到的最多是一轮皎洁的满月

                  2019.5.24


月季经

放弃用文字的栅栏作为它向上攀附的力
也放弃将空气铺平,或者从中修筑阶梯
只缘于惊讶它生长的速度,骏马般驰骋
从原来的一株,几年后,长成现在的一大丛
就像一滴水滴成一条滔滔不绝的大河
当我们含泪把亲人的骨灰撒在月季根系
感叹人生和生活不易
越来越坚信凋落的花瓣仿佛
某些事物的碎片将人硌疼

                   2019.5.24


玫瑰经

把玫瑰比喻成爱情
就不得不爱上枝条上的刺
她更多的是用来防备
也不得不爱上叶片上的青虫
她总是不遗余力让你透过虫洞看到
她的小心眼和坏脾气
一朵玫瑰的长成,预示着一轮爱情的开始
玫瑰开得像一团火焰
却少有人做好飞蛾扑火的准备

                     2019.5.24


桃木经

小时候父亲对我说:桃木剑可以杀鬼
我深信不疑。梦想长大后
提一把桃木剑行走江湖
如今,走南闯北多年
心里常备一把桃木剑
纵然深知人间本没有鬼
所有的鬼都是人造出来的

                     2019.5.24


麻柳经

麻柳树还没长成的时候
家人们已开始预谋,要请上好的木匠
用它做碗柜、大床、顶梁柱、棺材
他们在空气中比划出它们的外形
哪里该雕龙画凤,刻一朵富贵呈祥的牡丹
刷上朱漆。哪里该涂顶好光滑的黑漆,黑得像虚无
后来,这棵麻柳树没有做成家人们想要的东西
而是把它卖给别人。那人把它打造成木船
架着下到大河里摆渡。再没回来
人和船更多的时候像一座孤岛,不被理解
有好几回,我站在岸上,看着那人举起的船桨
像我手里握着的笔

                      2019.5.26


墙头草经

墙头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乱成一片,像众说纷纭
关于一个人的死:死于农药,癌症,意外……贫困
三十出头的年纪
把年迈的父母,痴呆的女人,襁褓中的婴儿
留在辽阔的空空荡荡的人间
这些墙头草,锄不尽,烧不死
既长在生者的墙头,也长在死者的坟头
在我的故乡,草根之下都是一样的生活和命运

                       2019.5.26


梅木经

坐过农用车,火车,大巴车
最后,从操着一口山东口音的花贩那
卖到我手里。那时,我上中学,试着用圆规和三角尺
在草稿纸上画下我人生的草图
我的母亲,没有一天,不为我们简单的口粮操碎心
父亲的腿没瘸,为了挣钱
不得不挥汗如雨,像蒲公英流落他乡,疲于奔命
外祖父尚在,搬一条木凳就能在院里晒一天黄金的太阳
这株梅花,被移栽过,坍塌的围墙砸过,刀砍过
第一次开花时,零星几朵,像火种
如今开得像一片汪洋,藏着鲜有人知的安稳,动荡

                         2019.5.26


小叶榕经

与其说我用稿费的一部分换取盆栽小叶榕
不如说是用“精神的货币”换取的,这人间的俗物
密密匝匝的叶片,像伞盖,绿荫如沼泽
像极了我的某类痼疾,令时间的良驹深陷
密密匝匝的叶片,像一潭绿水,源头
仿佛来自雪山,雪山上神的眼睛
——善和慈悲站得越高,眼泪垂得越低
直至低到人世。小叶榕被禁锢在花盆里的根系
像神赋予人的思想
我把小叶榕摆放在客厅的餐桌
没过多久,那些密密匝匝的叶片便开始往下掉
直到寥寥无几。当我决心把它丢掉,换上新的盆栽
小叶榕却从弯曲的枝条上抽出新叶
这些新叶,像五味杂陈的客人们,口里吐出的烟雾
也像我在这个人间,用身披荆棘的灵魂写下的句子

                          2019.5.27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19 05:36 , Processed in 1.03406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