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5|回复: 0
收起左侧

《五四一百年》等9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4 22: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9-6-4 23:02 编辑

《邀请》

一个放弃的人,被放弃掉的东西
提上日程;他显得无措,一遍又一遍
反问自己:我要干什么?我应该干什么?

被活着逼得失去理智,超脱的人
返回来加大火力攻击生活
仿佛他一心寻找的死亡,已被埋葬无迹

有人只是戴上幽灵面具;有人蒙住双眼
试图看到真实;有人再次点燃多年前
燃烧过的杉树;有人以大赋隐身绝壁

精神是否还立在约定?这个碰头的日子
又在哪里?无论说出什么
都有悖于绝望、乌有和毁灭

多年来他已学会无中生有
邀请六月的骨头,赋予慷慨激昂
想烘暖时间里冰冷的灵魂

今天他另外邀请了她,一个受尽迫害和凌辱的
贵族标本,她曾经破釜沉舟的决心
同时也邀回他走失的虚荣

他偏离了吗?碾泪成冰,平凡人
也学会了不哭。瞄向政治幻象时
小女子终于,比虔诚还要虔诚

她用白皙的手点燃蜡烛:唤回
曾经陌生的公共亡灵——和家庭灾难
个人耻辱的昭雪——属同一片光

2019/6.4



《焦糊风格》



从小境界里挤出来

竹本先生还是看不见

自己的庞大体格

身后是他碰掉的落叶声

一个无限热爱植物的人

恨自己脱胎成了动物



像是听到了他内心的矛盾

他看到风花雪月站在椅子上

朝这边张望;这时候

迅速膨胀的孤独已经

擦边到政治的集中营了

他才闻到自己焦糊的风格



《五 四 一百年》



从一更到五更,墨囊里的

墨汁,喷了又喷;壮士变成

小乌贼,从梦的出口逃逸

警报,已反复播报一百年

传到我们一代时,已类似

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



从辰时到午时,我们朝着

约定点,一百多公里

鬼使神差,导航不断出错

肯定有人冒领了纪念日

把我们的抵达反复推迟



绕开旅游、盛会、垄断和骗局

一伙人总算躲开鬼的时刻

慷慨的饭局,一点也不激昂

草草举杯,频频北顾

话题羞愧,自己绕开目标

历史就像鬼打的墙



这个被人喷绘得面目全非的

青年节日,已垂垂百岁

少年早已弃权;老妖频频举牌

仿佛靠不断摘换器官活着

所谓的运动,心跳早已不是它的

2019/5/4





《》无题



在边缘,为某些中心事件

我自己花钱组织煽情

火焰微小,也有残渣



语言,强迫的收成

是对死了又死的补偿

历史也妒莫能涂



《不确定》



即便逻辑深砌,现实

还是很不确定

这里生活着反时间的人们

出离游戏规则之外

隐喻和象征也无法装饰



语言随春天的温度爬升

临到春夏之交,欲望总忍不住

从逻辑的深处跳出来,扑向

确定无疑的某个日子:活着

抑或死去?过去抑或未来?



每当我们顺时针跃入时间

总遭遇反时针的旋流

一切又都不确定起来

水镜里照出鬼的时辰

三十年,不现原形





《宪章》



直到维京人诺曼人推倒“也许”

把“为什么是”砸在英格兰头上

我这里的人们挥袖如云

把“该不该”退回睡眠深处



隔得太远了,与其说在联席的

桌子上,分歧像海峡或海沟

莫若说像高耸入云的山脉

看,我们还保持着上爬姿势



宪章之大,能生吞八百年历史

我们八十年就撑死很多次

更多的胃酸和血液吐出来  

书写的桌面一片狼藉






《野心》



野心,甚至找不到一片

生长的原野

只好悬浮在时间里

随之慢慢变老



晚年拿起铁锹

想开挖一块埋葬野心的地方

空间里充满了管制

铁锹遂变成野心的武器




《而立》



用仪式收割,一群人

在烛光中低头

荒草般的愿景已黄熟

血肉模糊的婴儿如今而立



是时候了,事件咬紧牙关

该是挺身而出的时候了

死亡在生者身上种下的

恐惧基因,是突变的时候了



冤魂不散,时间举步维艰

萎缩的一生郁积过多废料

是豁出去的时候了

一瞬突破,前方一马平川



《无题》



凌晨后的失眠,摆出

黑暗中数字的烛光造型

拿出一瓶“英雄印象”

好酒,祭奠亡灵



世界和静如水

一个人的屠杀时刻来临

燃烧的数字,怎样熊熊

也仅是点点慰藉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7-22 05:24 , Processed in 1.03423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