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3|回复: 0
收起左侧

今天我很高兴的帮助网友纠正了文章中逻辑上的错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2 20: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我很高兴的帮助网友纠正了文章中逻辑上的错误

只有夜读董桥
才一定要在夜晚,
而且,最好是月夜。
可何时的夜能无了月,何年的月能逃脱了夜。


月色要旧,也难,你离月色越来越远。


读董桥,光有旧时月色还不够,
天啊?难道这还不够吗?


最好要洗手焚香,再伴上古琴。
当香烟袅袅、琴声悠悠时,用纤纤素手,慢慢翻开他的《旧时月色》,
是谁的手在弹琴
是谁的手在洗手
是谁的手翻开那本是谁在读的董桥的月色
我一阵的眩晕,爱上董桥真的那么难吗?


我为董桥很同情。


如果董桥的月能在暗夜里生出声色
似乎又
何必焚香弄起琴箫
如果董桥的月能让清泉沐浴心身
似乎又
何必用人世间的水洗手
世间的水不够旧,旧了又不再好
所以
只是欠一壶酒


初读董桥,是在新加坡。
宛如一阵久违了的春风拂面而来,它不但带给我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还带给我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闲愁。
噢,原来是乡愁
乡愁最美啊
乡愁也最苦

如同在荒漠里偶遇一汪清泉,先是惊喜,继而赞叹,然后慢慢地享受。
唉,看来还是不是太渴。


想想初遇董桥已是27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的月色
今夜的月色
还有很久很久以后的月
月的声音
月亮的颜色


想一想
天上那许许多多的月
身边那漫漫长长的夜


2019/4/28


附:黑眼睛的苏珊网友的网文《夜读董桥》
本文内容已被 [ 黑眼睛的苏珊 ] 在 2019-04-27 13:51:35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读董桥一定要在夜晚,而且最好是月夜。那月色还要旧,若旧不到秦时,最近也要民国。董桥爱说自己是文化遗民,有一方“董桥痴恋旧时月光”的闲章。读董桥,光有旧时月色还不够,最好要洗手焚香,再伴上古琴。当香烟袅袅、琴声悠悠时,用纤纤素手,慢慢翻开他的《旧时月色》,那旧时的景像、旧时的人物就在旧时的情调里鲜活起来,你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不知不觉地置身于那旧日的时光。比如他的《旧日红》里的萧姨,形容举止活脱脱一位民国时的江南名媛。先看长相:“细腻的粉红肤色衬着精巧端庄的五官,简直钱慧安的淡彩工笔仕女”;再看衣着:“一件粉蓝旗袍,套上一件薄薄的墨绿毛衣,‘冷艳全欺雪,余香乍入衣’”;当她用苏白嗲嗲地念出“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时,你会怀疑她比民国还旧,有点红楼梦中人的味道哩。
    文化遗民讲品味,养的是心里一丝傲慢的轻愁。董桥欣赏李媛媛,他能从李媛媛矜持的颦笑中找到宋家姐妹气韵里那种久违的民国味。李媛媛是一抹妩媚的柳梢月色,让带着傲慢轻愁的文化遗老所倾倒。董桥欣赏张铁林,他对张铁林专玩小文物有一番独到的见解:“硬是舍了大片云海一心依恋一勾新月的小襟意识,没有高远的学问到不了这境界。”
    初读董桥,是在新加坡。那时常常在新加坡的华文报纸《联合早报》的副刊上读到让人心头一动的文字。能在没有四季的新加坡读到春花秋月,读到唐诗宋词里的意境,宛如一阵久违了的春风拂面而来,它不但带给我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还带给我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我想那惆怅大概就是思念四季的浓浓的乡愁。在新加坡这个文化沙漠里读到董桥,就如同在荒漠里偶遇一汪清泉,先是惊喜,继而赞叹,然后慢慢地享受。想想初遇董桥已是27年前的事情了,自那之后便买了好几本他的书,于细细赏读慢慢品味中咂巴出了中华文化的沉香古韵。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20 10:44 , Processed in 1.03277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