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3|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十八首(近日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14: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手机迷

他用的手机
都是新款的
但谁也不知道
他的电话号是多少
连他老伴也不告诉
在刚有手机的时候
儿子就给他买过
一个“大哥大”
也只接过一两次
儿子的电话
儿子出了意外后
他就再也没接打过
什么人的电话
但他的手里
总是攥着一部
最新款的手机
2019.2.24


有心人

雪后清早
起来跑步
看见路边
那个广告牌上
穿着内衣的
女模身上
不知被谁
画上了羽绒服
2019.2.24


要账

他去要账
他不给
他没辙
让媳妇去要
他还是不给
她就哭
边哭边数落
她的难处
他心软
可实在掏不出钱来
就坐下来安慰
越安慰她越哭得伤心
日子无法过下去了
他递她纸
让她先擦擦眼泪
她却倒他怀里哭
他推也推不开
索性不推了
往里抱
越抱越紧
直到天黑
她回到家里
丈夫问她要到手没
她说要到手了
2019.2.26


习惯

他在梦里
娶她
她不让他上
说他脏
他白天看见她
想问问她
他哪脏
可他不敢
再到睡觉时
就进卫生间里洗
洗过后才
放心躺下
这样一久
便养成了
每天睡觉前
洗澡的习惯
要是不洗
就睡不着了
2019.3.1


抓贼

那是雪后
他寻着脚印
来到一住户
他走进去
屋里没人
出来时发现
院里站着
一个雪人
头上戴着
他丢失的
那顶帽子
2019.3.2


等待

她妈去世前
不吃不喝
仅靠糖水
维持生命
等着她的兄嫂
从国外回来
看上一眼
可是他们
迟迟不归
回来时
老人已经火化
他们问
妈是怎么死的
她说是饿死的
他们埋怨说
妈竟然让你给
饿死了
怎么也不给点吃的
好等我们回来
看上他老人家
最后一眼呢
2019.2.3


无题

早上到单位
看到办公桌上
别人年前送的
那盆花的枝上
长出了
绿色的叶芽
本以为
那是一盆假花
原来是真的
不知不觉间
就往花盆里
浇了好几次水
2019.3.4


工作方法

从外面看
他手搭键盘
坐在沙发椅里
眼睛盯着
电脑的显示器
非常认真
只要走进去
就会发现
他眯着眼
已经睡了
因为门开着
很少有人
进去打扰
2019.3.5


拽女人

他说
女人怕三拽
意思是
只要他肯拽三次
没有拽不到手的
可他拽那个
开五金店的
老五子时
用了好几个月
恐怕拽了几十次
也不止
可毕竟
拽到手了
她是有夫之妇
被她拽到手后
她和丈夫离了婚
日夜跟着他
非逼他娶她
可他也是有家室的
他的老板
把他从平泉的
那个矿上
调到北京的
一个商贸公司
她跟到北京
又把他调到青岛的
一个货运公司
她又跟到了青岛
后来把他调到广州的
一家酒店
她又跟到了广州
这样一直跟了五年
他实在甩不掉
只好跟原配
离了婚
被老板炒了鱿鱼
他反倒跟着老五子
回到平泉
把关门多年的
五金店
开成了夫妻店
再也不敢提什么
拽女人了
2019.3.6


较劲儿

进去头一晚
管教把他
拉进单间问话
他不吭声
管教让他脱去上衣
趴在床板上
用三角带抽他
他还是一声不吭
管教气得使劲抽
越使劲
他越不吭声
越不吭声
管教越用力
双方较了
一晚上劲儿
管教服了
安排他当
犯人的头
他摇头
指了指
自己的嗓子
原来是个哑巴
2019.3.7


宣传效果

在青龙惠明铁矿时
我腿疼半个多月
吃什么药也不见好
去县城被一个
女按摩师治好后
我向单位的职工
宣传她的医术
我的一个同事
也去县城找她
回来后我问他
病见没见好
他说他本来没病
他去的目的
不过是为了
看看她长得
漂不漂亮
2019.3.8


求救

她把自己住的
旧房子卖了
交了新房的头期
余下的钱买了台车
给丈夫补交养老保险时
挪用了十万元公款
回去后找婆婆商量
把婆婆住的房子也卖了
和她住在一起
婆婆不同意
她哀求婆婆说
她被抓进去不要紧
她的孙子
还怀在她的肚子里呢
总不能让孩子
生在监狱里呀
2019.3.9


事故

怀孕的人
打麻将
不是不行
但不能同时
是诗人
尤其是
抒情诗人
我认识的张影
在摸到
“杠上开花”时
刚喊出声
——“啊!”
就流产了
2019.3.10


站位

他在指挥
倒车的过程中
被另一辆车
从另一侧倒过来
轧断了腿
我去医院看他
他说
那个司机的
听力没错
错的是
他自己
站到了C位
2019.3.11




去领导办公室
领导正在欣赏
鱼缸里的鱼
我羡慕地说
这鱼长得真好
领导说
不光长得好
吃起来也香
2019.3.13


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说她最近
写不出诗了
需要一场婚外恋
来激发
我问她的诗
都是这么
被激发出来的么
她说差不多吧
我心想
这得祸害多少
无辜的男人
我可得离她
远点了
2019.3.12


代言人

刚参加工作
我替单位的
一位同事参加
市里举办的
党的基础知识大赛
获得了第三名
奖品是一支
英雄牌金笔
我去主席台领笔
发奖人说
笔已经被人
领走了
我问被什么人
领走了
他说被得奖人
领走了
我那时突然意识到
那个参赛的人
原来不是我
我只是那个人的
喉舌
2019.3.13


火化

办第一代身份证时
只照了一次像
却在不同的时间
发了两次身份证
号码也不一样
其中一个随身携带
一个放在抽屉里
后来
抽屉里的
被单位里的一个同事
偷偷用了一次
就从单位的账户里
盗走了三万元钱
为这事我着急上火
直到半年多
案子才告破
我一气之下
把那个做坏事的身份
扔到锅炉里
烧成了灰
2019.3.14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7-5 06:33 , Processed in 0.05881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