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7|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8的诗歌自选:《落叶飘在空中的时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0 15: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落叶飘在空中的时候


当我发现一首诗并不会因为放的更久而变得更好的时候,我把它贴了出来——我绝望了。


落叶飘在空中的时候


不生不死
落叶飘在空中的时候。



2019/03/09

2018的诗歌自选


现代生活


百度地图现在开始为您导航
从当前位置
向东南出发
沿小迷魂路步行500米
您已偏离路线
百度地图将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从当前位置
向西北出发
沿困惑中街步行640米
路口红绿灯
右转
您已偏离路线
百度地图在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从当前位置出发
您已偏离路线
百度地图将为您
您已偏离路线
您已偏离路线
您已偏离路线
您现在是否很
迷惑
百度地图将继续为您导航
您已偏离路线
绝不放弃
您已偏离路线
百度地图将继续竭诚为您导航
百度地图将竭尽全力诚为您的
美好人生导航
您已偏离路线
百度地图将继续为您导航


2018/10/18

金色的落叶

十月的一天
我看到了一片阴影
缓缓,像受伤的天使
坠落到地上,然后
被一枚金色的落叶
覆盖。
于是,我发现
我这才发现
我是怎样的
是一直怎样的
爱你。
从夏天到秋天
一直在思念着
你黑暗中的轮廓
直到一枚金色的落叶
覆盖。


2018/10/29


忽然大雪纷飞

下雪啦!
空气变得热了起来
世界在燃烧
烧焦了我的被子
烧掉了我的庄稼
品茶变成嗑药
我们跳舞
跳一夜的劲舞
把生活像陕西的泡馍
掰得碎碎,浸入热热的羊汤
把每一块馍都浸透浸得透透透
噢,我们跳舞
跳一夜的劲舞
狂欢嗑药我们尽情的摇头
你的美是一种疯狂
即便在你最平静的微笑里
也有着尖叫的疯狂
让情欲变成一种回声
来自大地最深处的叫喊
让雪开始燃烧
但要注意
不要烧着了我的眉毛
噢,
让我们跳舞
把生活掰碎
掰的碎碎碎
让我们跳舞
跳进深夜里的疯狂


2018/12/02  


严重时刻

没有人知道
一粒灰尘的身世。
但有人在呼唤
我的名字。
在十字路口
我就要迈出
那唤醒时光沉睡的脚步。
但此刻,是谁在呼唤我,
如此温柔?
如此深彻?
在我内心——黑暗的深渊


2018/12/19


或许并不可笑

清晨点上一柱香。
白檀木的味道不久就飘满房间。
夜晚打扫屋子,
清洁马桶,面盆,擦亮一把勺子和那面镜子里的你。
这样,你在早上醒时,
就来到了一个干净的世界。
但可能还有一个无尘无扰的空间。
那里无须打扫;
那里的海没有波涛;
或许沉睡已经开始;
你突然跌进鲑鱼粉红色的卵巢。
出处?你在睡梦中轻轻的嘲笑
而嘲笑从来不会变得艰难。
每一天的清晨和夜晚
你都获得过两次生命。
白天一天天延长,然后,
又一天天缩短;
夜一次次走向那里,但
从来没有走到一个正午;
而阳光,也从来
不曾照亮,某个子夜。
你透明的眼
你透明的唇
你透明的心跳

或许,并不可笑
白天又开始在你的手中变短


2018/11/11


关于情感的另一种表达形式

易添碗尚,喔右尽辱道喔的伯刻,看盗了我拍夏过的纳那些设颖
喔几呼药留累了。
燃厚,喔佑校了
校喔泰咄情。
兜怪钢才尚紧的巴阴河的咸
髯候,我嵩揩了首
县在,它开史揍出郝厅的因乐。
那投晓像的率爆着一支童号的皇在悬转
尼看鸭,那头虑色的小相暴着一支煌铜耗
吴优吴绿
在悬转。
那因乐在悬转,小巷在悬转
它们哪儿也趣不了。
着是依个咚天的业晚,呜外
兵冷的况也,
友许掇调鹿,
越胱撒螨银挥。

一天晚上,我又进入到我的博客,看到了我拍下过的那些摄影
我几乎要流泪了。
然后,我又笑了
笑我太多情。
都怪刚才上紧的八音盒的弦
然后,我松开了手
现在,它开始奏出好听的音乐。
那头小象的绿抱着一支铜号的黄在旋转
你看呀,那头绿色的小象抱着一支黄铜号
无忧无虑
在旋转。
那音乐在旋转,小象在旋转
它们哪儿也去不了。
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屋外
冰冷的旷野,
有许多条路,
月光洒满银辉。


2018/10/31

安静

当蛇沙沙作响
风就停止了
是一棵树
的沉睡,
在风停止的一刻里
生长出一个梦,像一棵树的形状
渐渐,枝叶繁茂
变成了一座果园。
当黄金的沙沙声
在笔尖下摩擦
搔挠着心灵的痒处
停住时,果园
一只苹果
掉了下来
草丛间滚入的凌乱惊现
猛虎向你的注视眼睛
注视?那眼睛里的
世界——噢,
正被注视统治


2018/11/23


有关所有的痛苦和所有的孤独

我在田纳西的一座山上,
曾放下过一只坛子。
那时是清晨,
山下的世界正沉浸
在晨曦安详的薄雾中。
直到夕阳西下
什么也没有发生。
很多年以后,
我仍然记得那只坛子。
这些年里,世界
发生了很大变化。
坛子仍然在那里。
它是空的,
在田纳西的一座山峰
高高的荒凉的山顶,
高出了那座山,所以
也远远高出了山下一望无际的世界。
但如果它的上面曾落下过一只
也有着黑白羽毛的鸟
它也将漠然俯视高山下的世界
然后,展翅飞去。


2018/11/28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20 11:10 , Processed in 1.03371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