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0
收起左侧

《情人节》等1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4 17: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9-2-15 13:15 编辑

《情人节》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
自己催自己,玉的纹理上
停下,为肉的逻辑
弯曲一段时辰
鲜花衬托老婆
像把“姨”听成了“咦”
笑的皱纹,像蹦出的年轮
一时挣脱幸福的内在秩序
有份量的时辰,也嵌入冰种翡翠
阳光下一直走,直到爱
圈一片水色,碧透如茵
情调上,一抹云霞红
装饰不好意思,好意思
含蓄在何妨里;浪与漫,做与作
美,总是对空无的折腾
点上节日逗号,证明我们
一直行进在时间的无奈
某些心花,也开在语言的空白处


《她》

一页页,我翻遍去年,
找不着她,并不气馁。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我终要用赌,拔开时间气门。
我放出“风方”,像放鸽子
借助小镇、小巷、小吃,
在川派中,文雅地盘旋,
欲先诱捕她的温柔部分。
接着,我不顾意境、画面、
具象、月光的粘稠度
欲擒故纵,在语言里大面积撤退。
我的成功取决于失去。
我转让她贵妇的谜,换回
别人笔下浅浅的古典美。
而她最动人的部分,像风头
在灯红酒绿中穿梭,盘旋,消失。
唉,那么多美好夜晚,栽进风,
什么也没能挡住她的快手
扒得我的过去赤裸裸,横对红尘。


《再次》

草拟线路,应景爱,
钻进20世纪的色情迷宫。
清晨走出来,混入
21世纪的车站人流。
没错,前面是她的轮廓
装在广场的轮子上
背上插满旗,和另一个轮廓
滑稽地舞动。
叫一声,她回头扑过来,
不顾一切,投入人生的再次。
再次,呼吸,光滑,尖叫
像水房里的海豚。
再与次之间,身体暗室
深藏时光的暧昧,秘密
新鲜地参与,异样,刺激
像隆起于另一维的色情。
这些年,她芳踪无觅,
拐弯的爱派生几许嫉妒
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
再,仅是一个隐晦旅次。
重回阳光下,她被人
怀疑,追问,监视。
我只好装相,把自己的轮廓
也装上轮子,显得若无其事。
我看到她会意的笑,偷足了世界的灿烂。


《美后》

多年了,能量还悬在她的背上
后,总对应丰满的前
夹住我囹圄里的中
一个国,尽现男奴,突出她的首席位置
甚至戏弄我心中的欧洲
当然,她风华自现,横扫四方
凸出的魅力,霸气的白富美
她爱才华,也喜欢帅哥
揭开蒙面,她还欣赏不知来历的突客
她的厚度,恰恰适合三倍火力
一旦投入,海的忧郁变成自由浮力
人类,就恢复上飘为神的形态
背后的三角形影子,是智者的多虑


《太妹》

她们年轻,穿春而来,
属柴,静入扉,姓董,卿入朝。
按水流排序,江河湖泊
慢的,训练忍者神龟,快的
白驹过隙,逝者如斯。

被误的属人权,强迫入渠,
多个水中气门,呼吸,全由她提名。
美不美,依仗她老爸老妈的威权。
你像条鱼被堵住,无法呼吸、排泄、交尾。
人工的里程,游了半生。

可能的出口,返租给了可能,
你依然有可能,支付给打杂的渔家,
破落,分裂,撑舟唱晚,犹如渔家傲。
智商被感染,听由感官发落
却忘了被堵死的它,早奴于愚蛮的她。


《光滑的身体》

逐次分离,那些以万命名的情景
秘密,被剥得一丝不挂
绿蓝相间的缎被,蒙在身上
她灵巧的身体,从夜的蒙蔽里钻出来
晨曦,再抹一层光滑,纯然是
从我笨拙身体里脱颖的灵

我弄空了自己。在黯然的皮囊上
一些词枉然地敲,误把身体当成了鼓
事物依着惯性,飘窗而过
什么也没有唤回,在几片丝麻
点缀的光滑坠落黄昏前
听着清脆皮鞋声,抚摸赤裸余温

留步,过来,打印哲学小高潮
发狠的将来,任灵光像夜枭起飞
意志重新在余留的光滑上冒险
黑暗源源输入形式,弄响
秘密的蕊,空虚的蜂巢,以便身体
酷似终结者,泛着结晶的光


《文雅一厘米》

彩色屋檐下,我低着头
计算着地板上影子的浓度
随温度上爬的肉色,填满谦虚
喧闹声,消磨阳光的强烈
可以径直穿越摩肩接踵的泳池了
直取梦境中,那个比无奈
文雅一厘米的她
说一口软香的话,着蓝色泳衣

其实,我拿不准是不是她
游思无着的内心,反射她斜斜视线
再睿智一厘米,就刺穿我的沉默
就这样并坐池沿,披着文雅金光
碧水,荡漾着期待
水花撩起想象的余光
别在乎羞羞藏藏,我们隆起的部分
一个旋转,就是好时光


《脱光的爱情》

大客车在城乡结合部,转了一圈
并不想踏上新的征程
回到原地,重入昏暗
好像它意识到这是梦,时代已变
需载上传奇,爱情才上座

果真,她踏破时光和月光
像菟丝子出墙,紧紧缠住我
两个家,被搅乱了生态
飞,飞不出责任,留,留不住爱情
原地金蝉脱壳,才是变化真谛

暗淡,收敛爱的光芒
赤裸,无拘无束
词的隐微,浓缩身体的恨
真谛,吸干风光的亮白与忧惧
雾正浓,脱光羽毛的爱,飞吧


《樱桃沟》

放这么久,还是走不出观念
它背风向阳,像大地的一个漩涡
窝藏鸟语花香,叶簇如碧波
早熟的春天形态,娇嫩、鲜亮、水灵
嘴唇鲜红,为爱诱惑
酸甜,任性,挑逗你的矜持和爱

重新象征,一些树,连着另一些树
明媚,摇弋,串串红晕、羞涩
等着你蓄心善待
你手举灰色光衣,微笑,摇头
心中的喻体,在远山呼唤
灿烂臀部,隆起沉默,撞开你的气魄

这时才想到用樱桃沟形诸
凹陷的心事,像野性的一场埋伏
蓝色郁金香裙内,滚圆的事实
摆动,僭越理性的合作
各种距离,粗暴最遥远
你越发不胜任人是时间的动物

及时插来的雨,卡住山坳脖子
换一种降脂降压喻体,比如鱼腥草或水芹菜
让心事与心事,两看不厌
文明的魅力,最擅长化作春风
轻松钻入她的裙裾,在太公湖垂钓
你和她,都自愿做对方长线上的鱼饵


《女诗人》

又一阵风
把我吹离吊诡小镇
从寓言滑向一片明喻
阳光中的雨季
养育神经官能
沉默泛起,果真像月光
汩汩不绝的呻吟
还没到狂欢或绝望时刻
长腿的语言暴力
尚在雨乡到酒乡途中

就这样,暗喻中的欲望
还想放倒想象的罂粟
美最接近死亡一刻
毒就是一种转折
要忍心英雄的落难
像某种适当的自虐
诗的神秘效果
恰是权力意志的出奇制胜
不愿挥霍天赋
预感的颤栗却接踵而至


《身体内的她》
“我还觉得温文尔雅有一种扼制人的力量”
                          ——普拉斯

用这些直冲的线条,组合几种
灵魂图案,你给它们申请爱。
习惯的加速度,爱用他、他、他计算。
有条不紊很难,你一路增来
他一路减去,有人用自我抑制
在增减间创造颤栗。
她的鸽子般的羞怯与驯服
仿佛琴神,在事物中抚弄平衡。

就这样,为点的切入,斧子重力,
你挪用了镏金体印象语言。
并以妻之名,让灵感盘旋于
整个湿重季节。十年二十年
放纵迫切的舌头,尝试自由。
色情掺入,语言禳走洁癖
例外风格的匿迹:官能性
保留了遥远的经痛。

几番经验,智性都预留灾难,
让她以云雀快感,鹰之浓度,
惊悚一跳,秋牡丹强裂八瓣。
肥硕天才,不制造子宫内紧张
创造就无法获取暗喻恐怖。
郁金香生出的她,是泡沫女王
埋于你的身体,煽动你
以绞股蓝的复利,成功跨越

男人的枯燥部分。镜中献词
穿越母体,声音在玻璃钟罩
开放为背叛。时间恰到好处,
草莓,白鹭,秋月,夕阳,
排列绕开你的错觉,像不同女人
你若想同时拥有,就理当控制好
风景之间的协调。没错,你好像
找到了动植物语言互换的方法。

但他们没有配合下去,植物过于官能
动物过于朝秦暮楚。时辰一过
反间计就是另一种效果。
她已经完成你身体内的使命。
从浆果的厨房到大海的雪耻,最终
勇气闯入蜂箱天堂。为她着迷
为她同情,为她把英语重重一摔
像她笨重的身体——是值得的。


《缘来》

倦的倦了,戏的戏了,散的散了
脚下满是物什,花花绿绿
上了货架的人心,挑衅地看着我
好久,我都没有从清单上走下来
时间客满,勉强加上床位
众目睽睽,怎好卿卿我我

不是胡画,你,真的在计划中
即将到来的日子,屏蔽了所有
屏上越描,越觉得不像你
果真,有一个知识女儿
化作情真的你,如此意切
底线和上线均困扰着我

相信有一个宿命模型
走出去一夜都没回头
留一路雨打桃花、风声鹤唳
原型始终潜伏不远处
听夜幕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说好顺其自然,却悅不自禁

扎紧,城市的嫉妒、背叛、喧嚣
静是我们的特长
曲幽处延伸沉默
也有如歌如诉,以音符形式
算好路径,飘荡在归途
等着我们会面会意后奏响缘分


《苹果》

指派一个信物,交换欲望
圆嘟嘟的幸福,哪里下口
都香翠欲滴,文艺绷紧的
肉感,一直在梦里弹跳
明天她出现时,诗完成

别说偷,浓情似毒
咬了苹果的人,要么
像白雪公主躺下,静待生死之吻
要么怀揣灵智
一起走向园子外的未知

一口苹果机会,寄托过多
拯救平庸人生的想象
起码,那种爽爽感觉
唤起写诗冲动,沉淀在
语言里,称为美妙的爱情


《像迪金森》

抽象花园里,没有一朵花像她,
索性把她孤立成
一棵发蓝光的树。
印象中拔高的雪亮
占尽存在的暗影。
隆起的火苗,似乎排斥
欲望——一个小小哑谜,
听到的,都是语言的美妙呻吟。

献身,活着的秘密,写作,
幸福,无限逼近死亡,
精神洁癖,甚至不愿操起“像”。
她内视着迪金森被中国人搬弄,
名字上濡染的风尘,她并无意拂去;
她想摆脱时间,抽象在我的虚构里。
但我摆不脱肮脏的死亡,
那时,不知她如何保持纯粹。



《青黄》

说不清年龄,她
把夜晚做为出口
在语言里为北京划了一个大圈
还是老北京
神也爱吃喝玩乐
诗人玩隐喻游戏
碰到数学的神奇
更要把神拉出来
带上颜色面具

从夜的方位出来
她却很鲜艳
野心能拔出神的效果
所碰之物,反射着
青黄词光,让人想起
四月的尖利(或残忍)
一些伟大名字也被
神来之笔困住,的确
极致的跳跃,也跳不出诗

就像我和她的距离,地球
展开手臂才勉强括住
但诗只用手指划一条线段
我们就坐在跷跷板上
玩你高我低的游戏
文人相轻,也轻不过主观化
男女有别——哦,上帝
别不过一根肋骨,更别说
我们看起来都满身青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11:22 , Processed in 0.03609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