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3|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风声里的黄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22: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在雨中


和它们
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被雨水打湿的事物
我说的是楼房,街道,栏栅,绿化带里的林木
牌匾门面,汽车,交替变换的红绿灯
雨越来越大。整个城市
不可能像狗一样抖一抖身上的毛
还想进房檐下避雨
被我踢了
一脚

2、在石河子

一只狗昂着头
朝北偏东30°的方向叫唤
貌似很激动。东偏北
在这个早春,一切都还没开始
天空澄明,大地辽阔,人间静寂。空无音讯
赵小惠又拿出大师的腔调:
狗看得见的东西,人不一定能看得见
我呸!天底下到处是
掐腰做综述
的人

3、喷嚏

阿嚏。打了个喷嚏
一想二骂三念叨
绵延的群山里一拨一拨
到处都可能有
次第绽放的花朵
没完没了。山谷里雨水冲刷的纹路
走着走着就
断掉了

4、即景

山。山里的羊
各自安静吃山里的草
山里的草
吃掉或不被吃掉
都一样低调
而那些羊,吃累了又各自
随地安卧。除了几个
幼羊紧贴着母羊
它们既不会有意识地
靠得太近
也不会有意识地离得
太远

5、有目光存在,以某个角度


云朵
起起伏伏的山峦
灰头巴秃的野草以及散落其间的碎石
一整天一整天的都哑巴着
沉默不语。这些家伙
是不是都喜欢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
各自安好,老死不相谈吐
但它们似乎组合成搭配得极其自然
极其和谐无以相撄的一个整体
太安静了!妈妈
我再不敢任性的假装一个人坚执着越走越远
越来越小,那样我会真的
消失出您的
目光

6、白骨

在山里
那些粗壮的白骨
我分不清
是牛的,马的
还是骆驼的
同样对那些稍显
柔软的
我也分不清是羚羊的
是狐狸的
还是野兔的
爱人啊,你提到的
商场柜台里的
狼牙饰件,和我的属相
好像真的
不配

7、呼克路上

呼克路
指示牌指示离石河子52公里
这么近啊!我的感叹脱口而出
司机赵师傅纠正:52指的是这路穿过
石河子地界的公里数
52后再南拐去市里还有60多公里呢
这让我想起那个晚上
你纠正我那个庞大的圆不是月晕是风圈
你低声说月亮其实
有时候不亮也
不大

8、担心

我真的担心趁我睡着
躺着的呼图壁河突然站起来
拍拍屁股走人了
留下一道很深很深的沟
我猜想所谓的科罗拉多,马里亚纳,太平渠
平静里有没有被割裂的疤痕
俗世里有人磨刀嚯嚯,不舍昼夜
有人扛着铁锨,镐头
虚张声势

9、风声里的黄昏

1、黄昏


光的热度下去了
戈壁滩马上就凉气袭人
这一地的梭梭和红柳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神态
看来它们修炼到了黑天白天
一个样

2、修炼


房顶檩子垂下来一个铁钩子
铁钩子晃呀晃,悬挂着新割来的一条猪肉
那只猫眼直直的放绿光
一遍又一遍在地上来回打转
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接近,最后它
放弃了


3、风声


已经是秋风了
这一地的梭梭和红柳似乎并没有急于打籽结实
不是大田里的苞米有人宠着
得赶着节气捧上果实
秋风来与不来,它们只遵从于内部
缓慢的节奏

4、遵从


疆土这么辽阔,你可以做王
王没有子民怎么能行。孤单的豹子在荒野里
是痛苦的。我们做植物吧
稀稀拉拉的一大片。彻底融入离远点近点
都无须认出谁
是谁

5、融入


都在黄昏里。都在风声里。都在暮色里
植物没有奔跑的痛苦
没有交配的痛苦。哎呀,你听听春上发情的猫
一刀刀活生生割心一样地叫
你来我们一起做
植物

6、风声里的黄昏

风声不是风发出来的
更不是梭梭和红柳发出来的。它们是植物
游离的空荡的不安生的
都消隐吧。我又想起了哲学老师
讲的那个命题:猫不在了猫的笑脸依然
存在

7、存在

睡上铺的张子阳说熄了灯
它总感觉到棚顶上挂着一个蜘蛛网
眼睛瞪得越大越清晰
我暗疑消失的猫脸也可能会乔装成别的事物
在尘世神出
鬼没

8、梦


梦到
风声里的黄昏
大片梭梭和红柳丛里
奔跑着黄羊,狐狸
一只灰野兔呲着锐利的牙
突然它和猫一样冲我得意地卷舔着舌头
它藏有一
张猫


9、的确

风声里的
黄昏,北601井工作区的确
只有大片大片泛黄的梭梭和红柳
没有任何动物迹像显现
黑天白天应该一个样
那天我的确是和张子阳谈论着落日和古代的狼
貌似很悠然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3:38 , Processed in 0.03592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