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2|回复: 1
收起左侧

A Perfect Repair 一次完美的修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7: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次完美的修复

读颤音诗repair,感觉颇为吃惊。这是我第一次读他的英文诗。感觉从声音到表达的方式和内容都很有英文的味道。当然我的英文太可怕了,这种判断不一定准确。不过,今年读了几首他的中文诗,感觉他的中文诗写的真的很好,有自己独特的声音,而且和过去相比,现在他似乎找到了一种自己的独特的叙事方式。而且,这种方式是颇为迷人的。
本来是想把他的英文诗翻译成中文,但考虑到,一则这首是英文的声音很难翻译出来,二他又自己能用中文写诗。所以作罢。


中年写作,像突然降临的一束光。然而,在上次我的帖子下面的留言里突然降临的却是痛苦。有一为女网友在我的帖子下面的留言中夸赞颤音的诗。为什么要在我的帖子下面夸奖颤音的诗?而且,为什么非要夸奖颤音的诗呢?世界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那我就也写一首修复的诗唱和一下颤音的repair。修复其实是成年人普遍的问题,具有广泛的需要。


诗太长了,抱歉了。

A Perfect Repair
一次完美的修复


我住的屋子年久失修
它们很破败。
房间里缺乏完整
到处充斥着腐坏。
我像一只野猫,喵喵
住在里面。
灰尘和陈旧的时光
不时发出
这里,或那里
什么东西脱落或断裂
的声音,有许多
可爱的老鼠和神一样的蟑螂。
我喝着猫尿味的啤酒
赤身露体塞在一条烂
牛仔裤里,像被开封的
快递,膨胀出来,一段
被压在破沙发里的臀沟,
那不是乳沟,没有什么
性感可言,但或许
也是很性感的,
我在读一首诗:
那是一个男人在讲修一块玻璃,
或许,还有他的心,心理问题。
》Repair《
A flying rock chisels his desire,
a crystal snowflake on my car’s window.
他很伤感。
Isn’t it too beautiful to repair,
a desire that’s cracked and hollow?
看,这或许不只是玻璃受损,是
心理问题。
But I am told a wound has to be healed
by flowing resin curing as hard as steel.
我并不这样认为。
改正错误,或许我们应该持着
一种更加谨慎的态度,
就像持着一段时光或一段小肉体。
因为,改正一个错误或许只是
另一个错误的开始。
当然,一扇打破的窗户是要修的
一颗受伤的心,或许,也是。
而一个错误,有时
不得不改。
我的心已千疮百孔,在流血。
After repair I see only one tiny white speckle,
and feel silky on the window’s outer surface.
真的好了吗?
表面上看,那个男人的问题解决了。
Then I sit in my car relieved and settled,
inspect repair on its inside surface.
他坐进了他的车里
他relieved,他settled,但是,就在这时,
To my despair,
an imperfect crystal snowflake greets my stare.
你看,有时候,你不能cure your heart,
像修补一块汽车的玻璃,
you  just not able to make it, your broken heart,
by simply  flowing something fucking resin curing as hard as steel scar.
我扔掉酒瓶,它立刻滚进满地散落的酒瓶里
静止了,不动了,靠进了,沙发里。
我的房间里缺乏完整。
那个男人他非常伤感。
醉眼朦胧
我听见了外面的春天
一千只小猫雷鸣般的可怕的或凄惨的在叫春,
有一万只大屁股的斑马像气球一样奔向蓝天。
我想撒尿,
于是走出屋子
站在街头
我解开裤子,褪下来,开始尿尿。
一千只小猫在可爱的叫春,
一万只大屁股的斑马幼稚的奔向蓝天。
我突然发现,世界已经变得如此繁华。
然而,一个男人在修一块破损的玻璃。
他很伤感。
To his despair,
an imperfect crystal snowflake greets his stare.
有人还在写诗
而我在尿尿,袅袅,小鸟,跳跃,
有一千只小猫在喵喵叫,喵喵,喵喵
有一万只无知的斑马幸福的飞向蓝天,
撒尿是必要的,而且
它让人感到痛快,而非痛苦。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仍然在思考
有人伤感
有人在写诗。
他是否能用一首诗,一首一首诗
修补内心的伤痛和孤独
他的伤痛和孤独,还有
我的,和许多人的?
但我决定不去修补我内心的千疮百孔
by flowing a  funny freaking resin curing as hard as a scary steel,
而是留在我写的这首诗里,
就这样一直撒尿
直到城市变为荒芜,天空冻结成海洋,
而我还站在那里那座城市街心的广场上
废弃的喷泉,手里持着我的古老的小肉体,
站在时光的海水中,不去修补我心中的伤痛,
直到时光溶解了所有的时光,


直到你们都已经离去
我仍然是一个诗人
仍然是那个站在大街上撒尿的小男孩。


这将是一次修复
一次温柔的
修复,

一次永恒完美的修复。


2018/12/19


附:
Repair
By 颤音
A flying rock chisels his desire,
a crystal snowflake on my car’s window.
Isn’t it too beautiful to repair,
a desire that’s cracked and hollow?
But I am told a wound has to be healed
by flowing resin curing as hard as steel.
After repair I see only one tiny white speckle,
and feel silky on the window’s outer surface.
Then I sit in my car relieved and settled,
inspect repair on its inside surface.
To my despair,
an imperfect crystal snowflake greets my stare.


发表于 2019-1-19 13: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修复啊
立写即可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20 01:34 , Processed in 1.03681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