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1
收起左侧

雪的断章(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9: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西左


雪的断章

1、
清晨
树上顶着的残雪,白色花瓣
风吹来,香味很冷
偶尔鸟儿的鸣叫,像条幽深的小路
通向未知
远处,一定有人在铲雪
铁锹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像火车摩擦铁轨发出来的
在大地的火车上飞奔的人类
没有地址,名姓

2、
一群做完晨练的老人,在路上打雪团
我走过,他们扔来的其中一枚击中我
我望向他们,他们沉浸在欢笑中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对不起
我想:那么,这一定是我的未来扔来的雪团
我把雪团捡起来放在手里
等它融化成我掌心的江河,那样辽阔
仿佛已足够我用尽一生到对岸去

3、
午后。天气是铁青色的
宿舍周围的树林,显得无比沉重
风中,仿佛随时会倒出体内的铅块
不远处,雪地上留下的脚印,一篇
有关生活和命运的散文,那样打动人心
傍晚,雪落下来
那么多看不见的手,轻轻将其阖上

4、
不是写雪,而是用雪来写
窗外白茫茫的世界
正落下的雪,在停电的入夜时分
像数不清的飞蛾,向高远的天空扑去

                 2018.12.30


年末抒怀

1、
酷爱将时间比喻成流水
流水往东,岸上的人往西
彼此执拗,没有归期
中间空下来的辽阔的日月星辰
用来将离别照亮
现在,河床干涸
裸露出无数人命运的坦途和起伏的落差
我看不到古人
河的那头,时间浩瀚
河的这头,我身穿古人的肉体
读他们的句子,直到读出胸口的波涛
我承认身体的容器中
向这个人间泼洒最多的是我的慈悲
尽管我一生竹篮打水,毫无用处
尽管会有后来的人穿着我的肉身
面对这条河,用热泪
写下此刻我内心想写,又没写出的病句

2、
我们在平山乡江南村看过的樱桃花
那漫山的大雪已经谢了
以及对你的记忆已经谢了
化作流水,流向大地的子宫,孕育的神灵
沦为高处的飞鸟,低处的虫蚁……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偷偷爱上了你
但我没有告诉你,我在我的体内养草原
羊群,虎豹和猎人。我最多只能告诉你
我在专研成人世界的平衡术
转眼快一年了。时间像一首动人心魄的歌谣
在名叫时光的咖啡馆里我亲吻了你
不是以我身体中的羊群,虎豹或猎人的姿势
是以一棵草叶上的露水
里面藏着无数躁动的星系

3、
院里的腊梅又将自己点燃了
这丛蓬勃的火焰,太阳的孪生兄弟
只给人温暖,从不索取
邀约赏梅花的友人,虽已卸下一身尘埃
却不知在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刻度里
被生活的利爪撕碎过多少次
我们在梅花下喝酒,开着玩笑
酒到酣处,便各自说出心酸事
醉眼中红色的梅花,像火山喷发出的岩浆
又像因为瞬间的绝望而口吐过的鲜血

                 2018.12.28


乌鸦的终结篇

1、
祖父逝世的那年冬天
斗大的雪花覆盖下来,大地像张白纸
我尚不懂悲伤
只知道呆立在祖父坟头的那只
因为冷而蜷缩成一团的乌鸦
像个圆圆的句号

2、
第一次亲吻
我就偷偷把我的肋骨和灵魂
放进爱人的身体里
为了不被她知道
我给它们取名叫乌鸦
亲爱的乌鸦,一直以来没有心术不正
非常安分

3、
我的乌鸦来自于泥土的子宫
天空的子宫
来自于一枚雪白的蛋

我的乌鸦来自于被死亡激起的
绝望的人群中
一声长长的尖叫

4、
用文字写乌鸦
文字就长出乌鸦的羽毛
尖尖的喙,用来啄食一个人的心
因为种种原因而死掉的一颗心
生活中。我把这些文字装进漂流瓶
漂向很远的地方
远到,像天使一样活着的
另一个自己能够捡到

5、
我的乌鸦病了
身体里装着我的故乡
——越来越小的我的故乡
身体正在抽搐,多可怜呀
我的乌鸦就快要死了
我要把它葬在一棵大树下
它会长成一片树叶,划破高处的阴翳
让上帝慈悲的光芒照射下来
但是,如果我的乌鸦非要长成一棵草
在诗里,用来诠释人的命运,我也没有办法

                    2018.12.27


在人间

1、
天空的乌云和地上的池塘,黑得并无异样
天空的乌云如地上的池塘,有人洗巨大的狼毫
泼在宣纸上的墨尚未干透,山河因此未成形
有人一生用直钩垂钓愿者,君王
地上的池塘如天上的乌云,有神洗手或濯足
有神从池塘中打捞起鱼状的惊雷和闪电
放入集装箱,运往苦难人间

2、
傍晚。蝉鸣的刀刃,在秋风的磨石上日渐锋利
听力被切割、堆砌。悲伤的人
走进声音的宝塔,把自己想象成河妖
跌落悬崖的落日,是赤诚的心被辜负
没有回声的空谷,像一张苦口,欲说还休
低垂的星辰,是山顶的坟头
短命的腐草

3、
骤雨初歇,大地的鼓面平静如镜
鸟鸣流溢出树的青铜器
喝醉的人,在路上
把自己走成迷雾,走成
人生、命运、生活、爱情、悲悯……的漩涡
每年,准备离开的事物
仿佛院里的叶片,霜降之后
向秋风谋张黄金的虎皮

4、
飞鸟,是落日熄灭后的灰烬
大地承受的水深,火热
我同样承受,更多的
无人知晓
风卷着起伏的群山从远方吹来
眼前的事物:庞大如尘埃,渺小如我
阳台下
人类像一个个酒瓶
有着深渊般的绝望
彼此啜饮

空空荡荡的远方
已被如雪的月光缝合,蒙在鼓里

5、
密林的逻辑
是将蝉、鸟、风、行人……梳理得井井有条
但山路不是,给不了你想要的远方
也不谙你受过的伤,哪一处会释放光芒
哪一处又锋利无比。你可以选择披荆斩棘
也可以选择做路上的死结疙瘩……
山腰寺庙的逻辑,是让那些远道而来的香客
让刀斧砍凿后的石头
做成的慈悲的菩萨,接受他们的膝盖
眼睛里的雨水,以及胸口的苦海
山高人为峰的逻辑,不只是让人一路砍伐
内心的荆棘
剔除灵魂多余的岩石
也不只是让落日的老虎从头顶纵身一跃
向命运的背面

6、
祖父的孤独
是一棵树
他死后
父亲从这棵树里
给他刨出了一口棺木
母亲的孤独
是眼睛里混浊的河流
河水已经干涸
只能揉出沙粒
我的孤独
是雨、雪、月光……巨大的梳子
将整个苦难人间
梳了又梳

             2018.8.29


给你,可你是谁

我并没有理会
是否每一片落叶,都是一只蝴蝶
把深藏的蜜,运往寒而苦的人世
趁着夜色。她在我近旁说
“等你明白,并真的承认和接受
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人
能到达你理想的时候
你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不渴望被理解,不渴望被关怀,不渴望被认可……
仿佛这样的自己,才是应该有的样子”
听完。我突然感到
无边如雪的月光填满的人间,更加空空荡荡了

                   2018.10.18


瞬间

异乡,屋后的密林
可是父亲捎来的信
无关生死离别,却有辽阔的孤寂
飞行的鸟,地上的蚁类
像标点符号,修辞
丰满的树上落下的叶片
是一目十行的文字
无需奠定感情基调
源于灵魂深处的触碰,断裂
落叶沉沉覆盖住的
石头,坟墓,鬼神的头颅……
是否已在地底下深得庞大根系的章法,句式
我的父亲,一个瘸腿的老头,像一支笔
一生被他的神握住,在尘世艰难书写

                    2018.10.18


如果

如果,我没有对你说出那句话
星星还是星星,不会像天空的旷野燃烧的篝火
也不会像我送你的玫瑰
大地依旧旋转,银河和大海互换身份
人类把从太阳那里得来的温暖互相赠与
如果我没有对你说出那句话
我的灵魂最多像一张白纸
不会像那片白茫茫的芦花
总在起风的黄昏


而我,依旧是我,内心没有牵挂,惦记
没有爱和伤害,没有大悲喜……多好啊
好到上帝、伊甸园、苹果和蛇都毫无用处

                      2018.10.18


乌啼

很久
很久了
那只乌鸦的
叫声
像乞讨者手里
端着的空碗

          2018.10.19


登高

秋天吹着风的冷
秋天仿佛山路蜿蜒曲折

一个人到达高处,鸟鸣如同深渊
脚下的沟壑,欲望难以填平
空,才是至高的满
一个人到达高处,像一个安放山顶的陶罐
里面,历经人世的苦难,供上苍品尝

枯黄的密林,一棵树就是一口古老生锈的钟
敲钟人早已得道,夜晚在果核里打坐,参透因果
白天,化为万丈光芒,俯身向人间万般尘土

                2018.10.20


乌鸦

只知道它们叫乌鸦。就像只知道有一类人叫诗人
却不知道他们内心和灵魂的构造
细枝末节的名称。它们在森林的上空盘旋
根系在大地,也在天空
它们在方圆十里做飞翔练习
无意间成了一组激活天地的密码

我居住的织金洞景区宿舍楼周围
都是茂密的树林。乌鸦的身影每天都会显现
我恋爱,乌鸦出现在对方的头顶
我亲吻,对方的嘴唇变成乌鸦的喙
我写作,文字变做乌鸦的羽毛
但是,我爱你,尽管灵魂的巢穴住着乌鸦……

乌鸦从来都是不祥之物。可是因为叫声刺耳
但喉咙里,何曾埋藏过刀斧

                       2018.10.21




我要指给你看
一棵树
内部的齿轮、零件、流水线……
源源不断输送叶片,花朵和果实
我要指给你看
用它造出的纸
被我们刚直不阿的史学家用来记录事件
也被奸臣用来捏造事端
用它生产的尺子
将人间的善恶一量到底
用它刨出的棺木
既埋葬国王,也埋葬乞丐
用它造出的木碗
被人类端着
向生活和上帝乞讨
我要指给你看
一棵树
被赋予思想和骨头的部分
千百年了,一直献身于火的说教

                         2018.10.21


桂花香

桂花的香味
像白天鹅的绒毛
月光明净如雪,所覆盖的万物
无一真实
三十年了,我灵魂的竹篮
在人世打水,无悲无喜
这些年,我活得不生不死,言不由衷
我写诗,只要微微用力
整个人类便向生活和命运
匍匐,下跪……

                          2018.10.21


突然

突然想给你写信
只字不提我过得如何不如意
也不提我的心事和爱情
有时难以把握,看起来像赝品
但一定不是这样的。我只说
落叶猖狂,秋天有凌乱之美
群鸦过境,沉沉压下来的死寂,像铁
山中,草木没有悲喜
我对苍生的悲悯如泥土,厚实而具体
山中,霜降之后,我终于知道你中年的头发
如何一寸寸白;以及你的人类,像麻雀一样
如何奔波忙碌,灰头土脸,草草啄食

                           2018.10.21


霜降

我不写秋水,没有骨头,不能站起来行走
不写大山,鸟鸣之后,幽寂清澈如镜
不写掉光叶片挺拔的树
一部分伸向天空的冰雪,一部分伸向地心的火
不写云,空白无物,像人的命运
不写天空的神陆续熄灭,星星白头为霜
我写,人世无限辽阔,风中的草籽落地皆为肋骨

                        2018.10.23


无字之诗

此时,窗外被大雪覆盖的世界
像他拿出的那张纸
一片空白
他看着那张纸
像透过窗户看着白茫茫的世界
上帝,如果你此刻握着他的手
会写下什么呢

                 2018.12.29


残雪

雪们已从山下退到山顶
再沿着山顶最高的那座坟
退回到上帝的思想

             2019.1.2
发表于 2019-1-19 14: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声辽远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19 06:16 , Processed in 1.03554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