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64|回复: 17
收起左侧

精神病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8: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帮 于 2019-1-8 19:38 编辑



就着大雪烤火

大雪纷飞
很快
覆盖了我的头发和眉毛
我在烤火
就着大雪烤火
每一片雪花
都是一缕火苗
在我内心深处熊熊燃烧
“这是个奇怪的人!”
“一个傻瓜!”
人们七嘴八舌地说
没有人知道
我仅仅是不想
为了烤火而烤火

冬天的一只乌鸦

其实我什么也未看见
但在我头顶
在雪花根须的末梢
它照看着我彻夜的失眠
对此我早已习以为常
就像我习以为常
春天的短暂、流水的匆匆

阳光离我远去

现在是十五点五十一分
走廊逐渐幽暗
来去的脚步声变得飘忽
被遮挡的窗户外
刺耳的刹车声穿过树叶的空隙
早上我差点被一个词语绊倒
此刻那篇乏味的八股消息正进入编辑程序
如你所知
我坐在一家内地媒体办公室二楼
秋天不止一次在我周围徘徊不定
我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孤独
偶尔也对生活充满忍耐和信心
这么多年我是怎样度过
一个又一个黑夜和冬天的?
当我再次被这一问题惊醒
阳光已离我远去

桌面上的杂物

那罐枸杞来自遥远的大西北
此刻罐子上还留着它健康的照片和夸张的背景
那两盒茶业来自杭州
这让我想起一个身材苗条的网友
她当年的样子肯定像某种茶味一样让很多男人迷醉
那摞采访本和荣誉证书各有各的背景身份
但无非是光阴虚度的象征或时光流逝的佐证
那块金光闪闪又造型夸张的奖牌占据了很大位置
但我知道那跟我没有关系
最终它会被搬走
不光奖牌,除了空气和灰尘
所有我能看到的这一切,乃至我自己的影子
最终都会从此处消失得干干净净

每个深秋的夜晚我都枕着露珠的寒凉入睡

尽管总有老鼠不停地出没
尽管月亮的表情永远那么安静
我所在的地方总如一团阴影缩得那么孤单
锄头挂在农民的墙上显得古老而遥远
柿子坠在枝头露出成熟的红晕
那些顶着草屑的麻雀和穿着黑袍的乌鸦们呢?
那群担心遛狗女人吓飞鸽子的孩子们呢?
大地有时真像一张白纸一样空白又干净
每个深秋的夜晚我都枕着露珠的寒凉入睡

总有时候孤独会咬你

我知道你总是乐观又健谈
我知道总会有朋友为你带来问候
我知道就算在寒冷的冬天
你也不缺少妻子的关心和家庭的温暖
我知道一杯咖啡一首古琴也能让你内心宁静
就算如此
就算每个日日夜夜你都能冲破生活的重围
但你却为何仍会面带忧郁、表情深沉?
因为总有时候孤独会咬你

没有一首歌唱的是你内心的欢愉

广场那么大
歌曲换了一曲又一曲
他们曾在那儿激情演说
让每一个词语充满亢奋
即便今天
即便每个晴朗的黄昏或夜晚
一群又一群人来到广场跳舞
你仍然从广场旁默默走过
仍然让歌声风一样刮向躁动的人群
那么多歌声曾在广场上响起了
那么多人曾被歌声激荡起内心的狂热
但没有一首歌唱的是你内心的欢愉

一群石头露出了水面

昨夜有风刮过屋顶
有黑色的影子遮挡过邻居的窗户
有突发新闻在十指敲动的键盘上诞生
现在大地再次回过神来
阳光重新照回刺目的玻璃和大地
一群石头露出了水面

一群鸽子在黄昏寻找住处

它们的眼神充满惶恐和哀伤
不停拍打的翅膀和嘴里发出的咕咕声
让一群外乡人皱起眉头
当我在寒夜中写下这一切
内心掠过一阵莫名的荒凉

精神病院

不止一次我出入精神病院
这让我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刻
脑海里总会浮现悲伤、愤怒、惊慌的眼神
有时耳边还会传来忘情的歌声或一阵痛哭、大笑
我相信总有人会坐在与我平行的另一条轨道上
我相信他们一定看见或经历了我无法看见或理解的景象
这景象用恐惧、暴力甚至无法言说的诱惑死死抓住他们不放
我无法用违背道德或常理的思维
把精神病院想象成一支独自怒放的花朵
但当我们真正面对一支花朵时
有谁能把它内部的构造以及与雨水、光照、空气的关系说清?

月亮是孤独的

她独自一人呆在天上
看见盗贼翻墙入室却不出声
看见列车进错轨道却不喊叫
我提着竹篮走过空荡的村口已经是很早的事了
想到那个单薄而又瘦小的身影独自在月光下穿行
我相信月亮一定比我敏感而又卑怯的童年还要孤独

悲观主义者

我常常会想到荷尔德林的死
想到玛雅可夫斯基和海明威的自杀
想到一场雪融化后街道的杂乱和肮脏
我想我可能是那个
躲在橘子内部的悲观主义者
但它的表面却如此健康、安静和阳光

发表于 2019-1-9 13: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病友
发表于 2019-1-15 15: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很棒
发表于 2019-1-19 13: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出精神病
入精神病
然后涅槃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2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家的阅读。
发表于 2019-1-26 15: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23: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春快乐。:handshake
发表于 2019-3-3 20: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品赏问好,,
发表于 2019-3-5 09: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是病人,躲在文字里想要逃脱~没用的:lol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22: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天派 发表于 2019-3-5 09:55
我们都是病人,躲在文字里想要逃脱~没用的

说的是;P
发表于 2019-3-9 04:1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孤独会咬人:victory:
发表于 2019-3-9 04:54: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会咬人,这才是真的好
发表于 2019-3-9 04:56: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都不见了?
发表于 2019-3-9 07:3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都不见了?抱歉
发表于 2019-3-9 15: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回复过都被系统删除了,我是想说这个帖子很好看,我自己更喜欢特别短小的,总觉得能用很少字解决问题是种本事,比如你的一只乌鸦,一群石头,一群鸽子,悲观主义者等,很精致,是我想写的那种诗歌。从桌面上的杂物可以看出我们是同行,虽然我办公桌上也有你那些类似的东西,但我从来没有为这些杂物写诗,我也没有你这种目击成诗的能力。再就是“孤独会咬人”我是想忘记都难了。
发表于 2019-3-14 11: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成为一名病友。
发表于 2019-3-15 13: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10: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中看得出,大家都是非常谦虚的人。这值得我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0-15 19:25 , Processed in 0.05499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