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故土书(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1 11: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土书(组诗)

作者:西左


龙洞山

1、
龙已经飞走。龙飞走的那天,也许
雷电交加,大雨滂沱
龙沿闪电和雨的柱子盘旋而上
龙飞走的那天,也许
晴空万里,龙拽着太阳的光线而上
龙飞走的那天,也许
既无风雨也无晴,龙无势可借
但龙潜于洞中蓄势已久,只要稍稍用力
就能冲破九天
龙不知道,即使冲破九天又能怎样
九天之外,难道不是一个更大的洞
也许,龙并未飞走
因洞得玄机,深知洞中自有乾坤
一边以石加身,一边做出飞走的假象
龙其实在暗中掌控风调雨顺,福泽苍生,不为人知
龙洞山,因为龙洞而得名
并非因为山的高大,日月皆出于此,为其加冕
并非因为水流长,像一把剑
将山劈出谷,仍不断劈,那样执拗
似乎要将山劈成两段
这条河水,在山中的一段为利剑,锋芒毕露
流向大地的一段为河,与低处的人畜
常常共用一个血肉之躯
并非因为草木的颜色四季不同
像一个巨大的调色盘
调出人间的大悲大喜

2、
在龙洞山,杜鹃花开了几遍
叶落了几遍
水荣枯了几遍
蚂蚁徒劳无功了几遍
流星将天空的伤口划破了几遍
新嫁的姑娘哭了几遍
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送葬队来了几遍
人们因为悲伤欲绝沉默了几遍
像死结一样的墓碑又开口说话了几遍
星星转世了几遍
人类边萌芽边枯萎了几遍
从天边吹来的风附带神的思想吹了几遍
从那头吹向这头,又从这头附带人的思想吹向那头
吹向虚空,或者更大的虚空
山中,无名的小白花
可是失掉语言的神掉落的牙齿
没人知道。只知道
羊群在东边吃草,人们种下土豆,玉米
种下墓碑,人的骨头
羊群在南边吃草,人们在地里除草
庄稼和爱情疯长
羊群在西边吃草,人们收割
失落和喜悦都有沉甸甸的重量
羊群在北边吃草,人们在低矮的房屋里躲避风雪
身体与身体,灵魂与灵魂,紧靠取暖
羊群在山的阴面吃草,人们丧葬
种下的亲人,多久能发芽
羊群在山的阳面吃草,人们嫁娶,诞下野草
羊群如巨大的云朵
从天上而来
天上没有樊篱
地上多栅栏
牧羊人在暗处,打出星星的火镰
点上一支旱烟,将人生抽成烟雾
牧羊人面色如土,像贫瘠的土地
牧羊人身体弯曲,如弓
已射光希望的箭镞
便私自将自己许为大山的奴仆
牧羊人将肋骨丢进泥土,造出的人类
像树上伸出这片土地的叶片
像草籽,飘向远方
像一个个竹篮,深入尘世打水
收获空和顿悟
牧羊人手里的鞭子抽打在羊群背上
生活和命运的鞭子抽打在牧羊人背上
牧羊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将羊群抽打成霜雪
牧羊人背后的鞭子
将牧羊人抽打成泥土
泥土用来种植庄稼,草木
泥土用来一笔勾销一生的恩仇,债务
泥土用来巩固九泉之下的祖先庞大根系
泥土用来被后人踩出一条离乡与回乡的路
泥土用来记下生而为人的名姓
泥土用来攥在怀乡者手中,直至攥出骨血
泥土用来交到神手中,抟出的泥人,便是后世子孙

3、
在龙洞口
你会遇到一个牵着马走来的男人
或者一群
头发蓬乱,灰头土脸
像刚从土里刨出来的
他们的马有时驮着玉米,土豆
有时驮着青菜,萝卜
他们的马瘦弱
仿佛是用泥土捏成的
随时会被山风吹散
牵马的人
低头饮龙洞里淌出来的水
此刻他们体内,一定有不为人知的
名叫生活和命运的东西
泥沙俱下
你会遇到一群女人
三十岁出头,头上裹着厚厚的帕子
好像落下了月子病
怕风。她们背上的箩筐里
装着鸡蛋,人手抱只鸡
她们一前一后走
将生活的辛酸和困厄当成笑话来讲
你会遇到一群年轻男女
挎着鼓鼓的编织袋
去异地,找寻别样的人生出入口
他们的眼睛里,前一秒大放异彩
后一秒却有一层薄薄的雨在下
你会遇到一群求学的孩子
他们把书包挂在胸前
背上背着,或肩上扛着
这个周带回学校的口粮
这些人都从山垭口那边的人间来
到山下面的人间去
途中,不知道走了多少崎岖的山路
多少回将自己走成牛马
在龙洞口
留下来的是胡须花白的牧羊人
总是坐着不动,像棵掉光叶片的
低矮的老树
留下来的是一草一木
有人的姓氏
和人骨骼的轮廓
留下来的是山神庙里的神
接过多少膝下的黄金
尝过多少嘴巴的陶罐递来的苦水
留下来的是龙洞口
像流泪的哑巴大张的嘴,仰向天

4、
龙洞山
许多年了,山脉
风来东山青,风走北山白
许多年了,山脚下的桃花
开得像新娘的红盖头
又像人们为爱情和命运吐出的浓血
许多年了,坡头的坟墓渐渐多了
那些喊魂的人,把天空喊空
许多年了,整座山的秋天
像巨大的生锈的钟
草木,铁锈般脱落
许多年了,行走在崎岖山路上的人类
有大雁的迁徙,蚁类的奔劳,草木的悲喜
许多年了,洞里的水
渐渐生出古镜的凉意
许多年了,山顶纷飞的雪
不仅来自苍茫的天宇,也来自我的体内
真的,除了亲人那双温暖的手
我什么也不要,哪怕这空白,也要还回去
龙洞山
许多年了,知道我的暗疾
明月所照之处
像绽放的杜鹃,香得浓烈
许多年了,知道我的血汗
淋湿的这寸土地
用来安身立命多不容易
许多年了,知道我的掌纹线
像从龙洞里淌出来的水
分支遍布大地,接受一场宿命的棋局
许多年了,知道我无数次为我爱的土地和人类
向生活折腰,向神灵下跪

                    2018.11.5


小河

小河,发源于远方云的雪山
那是佛居住的圣殿,道场
河水是佛口中吐出的慈悲的经文
洗尘世的脏耳朵和灵魂的容器
小河,发源于龙洞山和吊水崖
不过是两条小河在交汇处
扭成一股大一点的小河而已
小河,不是古老的宝剑
插于大地心脏
是精致的小提琴,被大地拉响
声音——低沉,仿佛星星和悲伤的碎片
撒向两边萌动的田野
小河,太阳的小河
铺满阳光,像铺满向日葵的花瓣
如爱情,有着蜜的甜
小河,月亮的小河
铺满月光,像铺满古代当铺的白银
小河,星星的小河
一颗星星,就是小河的一个漏洞
那么多漏洞,像人的思想
小河,云的小河
一边融化
一边抽出新的嫩芽
小河,大地的小河
用来浇灌庄稼,生活,命运
浇灌大地上的走卒
把他们体内的铁浇灌成血
把他们的宿命浇灌成草和麻雀
小河,故去亲人的小河
他们曾站成河流上的疙瘩
像一个个结,如今已解开
把小河还给岁月和远一些的尘世
小河,故乡人的小河
可曾把受过的伤偷偷洗成燃烧的火焰
用来温暖剩下的人间
小河,我的小河,在大地尽头拐了个弯,流向天空
那里:大山、土地、庄稼、生如蝼蚁的人类……为蓝色
表里如一的蓝,和谐,深邃。如同身逢盛世

                2018.11.6


田野

1、
他们先是给田松土
然后把小河里的水引来
放进田里
蓝天的倒影落在里面
他们便站在天上插秧了
他们的脚伸进云的
棉花的皱褶,温暖极了
他们最后弓身插下的秧苗
像一排排文字
千百年了,这部生活厚重的史书
只有天地读得懂

2、
田里有一种杂草叫稗草
和秧苗长得极其相似
专门抢夺秧苗的养分
有一回,我的父亲
刚从田里薅稗草回来
看着我试卷上不及格的分数
指着我的鼻头就骂:“你这无用之物
将来是要做稗草的”
那刻,我深信不疑
如今,我写作,像极了父亲
曾亲手扎下的稻草人
在人类的田野上
有那么一瞬间,也许是有用的

3、
那个夜晚多好啊
蛙鸣像星星的碎片
一定不曾划伤过人的心
我坐在田埂上,等一个人,很久了
月亮圆得像一丛盛放的白牡丹
水稻在风中灌浆
似有若无的爱情也是
都有相似的味道
那时,稻田里的
蚂蟥、田鼠、害虫、水蛇……
仿佛从来不曾有过
也不危险

4、
下过雪
田野上就只剩白茫茫一片
那时
我会带上一只名叫闪电的狗
在田野里
首先用线系在木棒一端
再用木棒支着撮箕
撒下秕谷
躲到远一点的地方隐蔽起来
等麻雀往里钻
再一拉线就捕捉到了
我把捕捉到的麻雀拿来喂狗
这些年
我又何尝不是一只麻雀
一次次避开生活和命运撒下的秕谷

5、
很多年了
田野不再种植水稻
很多年了
我把童年在田野里
没有抓到的蛐蛐
藏进骨头缝
很多年了
人们一直在田野上
栽种公路、学校、车站、医院、监狱、政府、贫民窟……
仿佛漩涡,迷宫

           2018.11.16


照面地

太阳一出来便照到的山地
呈阶梯状
山脚下是沟谷
有泉,跟草木一般,夏茂冬枯
沟谷里大一点的石头
有人搬去砌人圈
砌牲畜圈
砌死人圈
沟谷的一边是弯曲的小路
耕耘和收获的人们
通过它便能找到生活的线索
这条小路,又像一根麻绳
将祖祖辈辈系在上面
又将他们松开
有的归天空,有的归尘埃
小路往上是坡地
越往上越贫瘠
人们在上面种土豆、玉米、山歌、爱情、生活……
再往上是巨大的岩石
葳蕤的草木,坟,悬崖
最顶端的不是山顶
而是树
顶部的巢
四周群山的苍茫
和宇宙的孤寂都往里涌
飞出的乌鸦
神的思想

           2018.11.17


落日

落日染红的云
像十万亩绽放的桃花
一瓣桃花可对应大地上
一个红颜薄命
这一刻
还是没能看清栽桃树的人
面部的苍茫,是否如延绵群山
只看到归巢的飞鸟
大雨般滂沱
之后,只剩下风
像一声长长的“嘘”,一切又重新开始,结束……

山路上走动的人
顶着空空的思想和头颅
披着各自的命运
如蝼蚁的终日奔波
如石头的哑巴代替说话
如泥土的让人踩成一条路
但这里的祖祖辈辈皆为草木
好活,耐死
一次次接过动物嘴里的钢刀

山下,落日照射的河水
仿佛丝绸
有人在河边洗手
把用来对抗生活危机四伏的
锄头和镰刀丢在一旁
有人在河边喝水
喝天地间庞大的孤独
把自己喝成生命的源头
有人在河边喝水
落日喝他们
身后的坟墓

落日
收回它的光芒
收回万物的影子,一片片沼泽
从山顶落下去
山那边
是深渊、平原、大海、大漠……另一个
绝望和希望生生不息的
地平线紧紧捆缚的人间

             2018.11.18


大雪

1、
说到大雪,首先想到的是张白纸
大地上铺展。但有纸无笔是不行的
这时,应想到一个腿脚不麻利的男人
像神握在手里的笔。他在雪地上
一瘸,一拐,走动
是因为这支笔剩下的墨水不多
还是神在挖空心思找恰当的词语
才略有停顿?不知道
只知道这个腿脚不麻利的男人
我叫他父亲,头发都花白了,身体也单薄
当他拄着拐杖,潦草穿过后院的积雪
我在想,那个以他为笔握着他的神
真够傻的。明明知道他为了对抗生活和命运
早已耗尽毕生心血。其实,我早已到了神
可以握做笔书写的年纪
但他得认真,用力
须像我父亲年轻气壮时,挥舞锄头从土里挖出土豆的样子

2、
纷纷扬扬的大雪
努力掏空天空的云
掏空数不清的星系
掏空神所剩不多的慈悲
雪也在掏空自己
当它们来到我头顶的天空
脚下的土地
它们已掏空足够的安慰
尽管我假装不伤悲,也假装没有落泪
其实是旷野的风太大
把我的悲伤和眼泪都吹了回来
没关系。反正雪足够大
落在我身上的雪也足够多
那些远远看我的人,根本分辨不出
我是不是孩子们堆的雪人
他们也不会知道
我爱这个世界的温度,竟然和雪的相似

3、
已用光所有的修辞和赞美
只剩下空白,落在厚厚的雪上
不远处在雪地上奔跑的孩子
像小小的麻雀,一次次张开双臂
仿佛张开翅膀一样做飞翔练习
——不用着急,远方和辽阔的天地
迟早会安排好的。我最多只能透露
那雪雾的幕布后面,有很多陷阱和惊喜
孩子们的身后是低矮的民房,已被雪覆盖
上升的炊烟能够证明它们此刻与坟墓的区别
民房后面是高大的山脉,那些离世多年的亲人
何时才能在山中发芽,换上陌生人的面具
来到我们中间,看我们如何被一片片
生活和命运的雪花填满。是否会变得空白,无用

4、
在山中还能谈论什么呢?如果雪已沉沉覆盖下来
天与地白茫茫一片,浑然一体
幸好有盘旋的鹰,沦为劈开天地的斧头。也不光如此
如果鹰背上的疆土想保持太平,鹰爪下的事物
必须布满危机。鹰盘旋的身影下
大山的孤寂,裸露着从雪落下的声音的深水里走出来
别以为除了雪以外,大山就什么也没了
还有被冰雪厚厚裹了一层的树
当阳光的花粉投向它时,它会让这些冰雪融化的河流
像它一样站立。树洞中还藏着松鼠
品尝着它们越冬的坚果。它们像大山的心跳,脉搏
在山中,其实人们更喜欢把目光投向山下
然后津津有味谈论远一些的事物
尽管眼前有雪和乌鸦的叫声在落下

5、
大雪覆盖时,就不该把故乡搬到纸上
都是白色的,很难分辨哪是纸哪是故乡
看不到翡翠般的河山
像十万亩玫瑰啊桃花啊的云霞
一个人思念故乡的时候,就只能对着纸落泪
泪水落到纸上,像冰雪在融化
但一个人得流多少眼泪,才能融化完
十万座白茫茫的大山

                2018.11.20


村庄

没有小巷,卖杏花的人
没有驳船,渔网,用来打捞一世的星星
没有草原,高大的马匹上的人间
没有雪域,喇嘛用经文换取天空一片片苍茫的灵魂
有大雨如燕
有成片的水田,用来哺育苍鹰,行云
有低矮的瓦房,瓦片上的青苔
有牛羊在山中啃食,一动不动,仿佛卡在山中的书签
有坡地,用来种植庄稼,给鬼魂安家
有坟墓,墓碑上的姓氏,活活把一个人拆成简单的笔画
有天空,一年比一年空
有大地,一年比一年厚重

                     2018.11.2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19 05:22 , Processed in 1.03659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