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姜海舟导读萨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5: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姜海舟 于 2018-10-8 15:37 编辑


姜海舟导读


  怎样去阅读和鉴赏萨福的诗歌呢?一说起萨福人们也许首先会想到“第十位缪斯”、“女荷马”和“萨福体”等名词(柏拉图曾誉之为“第十位缪斯”;古希腊人十分称赞她,说男诗人有荷马,女诗人有萨福;她是一位创造出了自己特有诗体的抒情诗人,这种诗体被称作“萨福体”)。在萨福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就在银币上铸上了她的头像。可见她在诗歌和诗歌史上的地位。作为她的译者,当然也是她的读者,我趁此机会想简单说几点:
  萨福的诗歌大都伴有里拉琴吟唱,那么一首诗的心灵共振从第一行就开始了。我们的诗可以是哲理的,宗教的,抒情的,或是叙事和知识的,但无论如何诗歌首先是艺术的,美学的。这样你读萨福的诗,第一行,甚至第一个字和音节都会抓住你,使你无法拒绝读第二行,第三行,读完,再读下一首。萨福在你内心震荡,回响,共鸣和你个人融为一体,然后引领你到一个从未抵达的境界,高于过去的你,你会觉得也高于孤立的萨福诗歌本身。作为译者,不可能把握每一位读者,所能做的只有从抽象美学的角度竭尽所能,比如美妙神奇的声音,词句自身的质感,速度的传达和气味视觉的要求,这些说来已是喋喋不休,但我希望不只是说说而已,应该在我的萨福译诗中可以看出我对此所做的努力。
  另外萨福的诗几乎全部都是残片,我不想把她的诗译成考古的学术资料,我力求让读者读到她残诗的余音,就像已经读到她诗歌的残缺部分,这也用不着夸夸其谈,只要你在美学方面也确确实实做了努力。这里要解释一下注解的自然融入,我的译文没有一个注解,这并不是我轻视知识,而是因为萨福的吟诵特征,不允许被打断;还因为古希腊诸神在其诗歌中的特性,当人们初次读到诗歌中任何一位神的名字,他们不用注解就知道是哪一位神。那么有人会反驳,你可以读第二遍,而我想强调的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相比其他大家的译本,目前我的译本应该是收入萨福诗歌数量最多的译本,当然,今后也许还会有新的萨福诗歌的出土和发现,但阅读萨福诗歌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萨福和我们的联系多一些,我的翻译的目的也是这样,哪怕程度是微不足道的。让我们在阅读她的诗歌中,发现和发掘更多的萨福,从而发现和发掘更多的我们灵魂中的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萨福就是我们自己了。
  这里贴出的最后一首诗是2004年新发现的第四首萨福现存的近乎完整的诗作,是在一具埃及木乃伊上面的纸草上发现的。该诗连同牛津大学学者马丁·韦斯特的英文译文发表在2005年6月第3周出版的《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上。







我昨晚对他说

梦神,欧奈若斯,
漆黑夜之子,
晨光一样最后的徘徊者
把睡眠从我们的眼中拿开——你宽慰之神
告诫我强烈的愿望会引起不安与挣扎
并且让我行为与众不同:
我不认为自己应该藐视
你所表示的真实。
因为带着有福者的鼓励
我绝不该失去
我所苦苦诉求的。
在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
我从未如此愚笨
如同我抛弃小玩具时
我可爱的母亲帮我拾起。
所以让有福者,我现在就恳求,
提供给我机会去拥有
我所渴望的:
鉴于我一向
以诗歌和舞蹈敬重他们。


那么我呼唤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

你华裹的王位上不死的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蒂,
主神宙斯的女儿和诡计编织者——
    现在我对你说:  

我的女王,别伤我的心,别折磨它
只是跟从前一样当你在远方听到及倾听时
    就过来,  

离开你父亲的房子,
备上金色的战车有你那美丽的
    天鹅驾的翅膀,  

快马加鞭穿越天空,
把你带到昏暗的现实——
    如此唐突地到了那里:  

情人,你永恒容貌上的微笑
询问我,是什么又使我烦恼?
    什么又使我  

呼唤你?我绝望的心缺少什么?
还有你的:“我又应该让谁来顺从你的爱?
    那是谁萨福  

这对你错了吗?因为如果她避开
很快她会追赶;如果她拒绝
    你的礼物,她应该献出。  

还有如果她现在不钟情,很快她应该就会爱你,
无论喜欢与否。”——唉,现在重新回来:
从这残酷的渴求中让我放纵。
做我渴望做的:做自己的
    救兵。  


致天后赫拉

在梦中构成的形象,我的淑女天后赫拉,
最甜美的体形,哦过来到我面前来:
她是那安丘迪亚荣誉之王们
    恳求和念想的人

在他们的特洛伊屠城结束时。
从门德雷斯涡流的河上出发,
在第一次出航寻家路上
    他们受阻

直到他们求你和伟大的
主神宙斯;还有狂暴女神堤俄涅心爱的孩子。
那么我也恳求你淑女:
    带我回到过去

我与米蒂利尼岛的少女们
分享纯洁与可爱:
歌唱,舞蹈,曾经我教授她们
    在你的那些盛大的日子里。

正如伊利斯国国王阿特柔斯与孪生兄弟
带着你的帮助和你的神圣可爱
驶离特洛伊―――那么也帮助我
    再一次回家,赫拉


“姑娘们,你们要为香胸缪斯的可爱礼物”

姑娘们,你们要为香胸缪斯的可爱礼物
而充满热情,同样为这清脆悦耳的七弦琴声:
可是我那曾经娇嫩的身躯现已
衰老;我的头发由黑变白了;
我的心情变得沉重了,我的膝盖也将支撑不住我,
曾经如小鹿一般敏捷地跳舞。
我常常哀叹这种状态;但是该怎么办呢?
长生不老,作为人,这是不可能的。
传说提托诺斯曾经,于玫瑰武装的黎明,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被带到世界的尽头,
那时他英俊而年轻,然而灰色的年龄
降临,他却成了不朽之妻的丈夫。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36 , Processed in 0.03680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