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7|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 京华录1-3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4 09: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京华录31》


我早已不再奋斗
我早已不再愤怒
我的朋友也不再写诗和画画
我也不再读那所谓的诗篇
都他妈的无聊的扯淡东西。
我们都在安静地等死
摇滚的时代已经过去。
像科幻小说‘折叠北京’
一觉醒来
发现上帝把我们打入二维世界
我曾翻越围墙
蹲在上面垂钓青蛙
我曾走过一个池塘在上学的路上
开满了荷花在有月光的夜晚
跑的再远些
芳草萋萋的野外
咀嚼挖掘的茅草根
捡几根柴火烧烤地里扒出的红薯
这些都从地球上抹去
好像它们都不曾存在。


《京华录30》


我看见十几只麻雀从草丛中扑棱棱飞出
在初秋时节我想起
“草长莺飞”这句古诗
但我不可能那样写了
我坐在书桌发愣
不是在普楞寺遥远的西藏
我的朋友在暑假开车去哪儿
还发来照片
我生活在南阳盆地
犹如一只虫子在盆子里打转。
突然窗外反射出一道霞光
我跑到阳台探身望去
雨后初晴的傍晚
墨黑色的空中露出几缕绽放的桃花
我在虚无变幻的云彩中
感受到中国山水的浑厚华滋
没有比天空更能像大海一样壮阔。


《京华录29》


杜平给我打来电话
午睡后,我正准备上班
他说在长德和成文在一起
便想起给我打个电话。
上初中时我们经常到成文家玩
在葡萄藤下做作业
我说他妹妹很调皮
有一次把毛毛虫放在我脖子上。
他说你弄错了,是他弟弟;
那时,我抄你俩的几何题蒙混老师。
可现在你是老板了,我们都是工薪阶层。
他说成文的妹妹到广州上班了
36岁才要孩子,为了上医学博士
他也在东莞,离广州一个小时。
我听说哪儿很繁荣
在贸易战开始几年前就不行了
人工成本高,租金贵,都移到越南、印度去了。
现在,他不关心这些问题
到了这个年龄,人生的关口
像你那样写写诗、练练字,挺好!


《京华录28》


我看见一个黑色的昆虫
在操场上快速地跑过
我刚开始打太极,没有管它
有一个妇女早上买菜回来经过
它停了下来。
过一会它又开始移动
有一个老头锻炼回来路过
它又不动了。
我一直注视着它
等我打完拳,还在哪儿。
我走过去,发现是一团乱发。


《京华录27》


吃一片药,给办公室的吊兰浇一盆水
沙马说,诗歌是通向死亡和生存的窗户
母亲去世后,我做了不少有关母亲的梦
今天早晨醒来还隐约记得:
在一个海边城市,有老式民居连成一片
有一群孩子在屋顶上骑车奔跑
妈妈说,她年轻时和爸爸住在这
还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
那时房子很少,属于租界
那个外国人答应送你爸爸到南洋工作
但战争结束了一切
后来,你爸爸参军,50年刚解放
三年后返乡,等待安排工作
县里的那个干部说你爸爸富农出生
不予安排,你爸爸不会干农活就跟江西老表
走赣州贩卖木炭
脚后跟裂了几个大口子
你父亲说他是干部,国家不会不管
就带着干粮从梅县走到广州
省里说县里不安排,他们来安排
就把你爸爸放到了水产厅
六几年又把你爸下放到珠海,那时是一个小渔村。


《京华录26》


他拿出361艺术展的册子
我看见一组摄影照片:
狂野的草
倒伏、蜿蜒
拥有女性柔软的身躯。
我说很有后现代的气息。
他又翻到他参展的两幅作品
一幅是油画
画面上一个男孩面对三只虫子
从沼泽地里抬起头
他呼唤傍边的猫咪
紧急保护。
笔触干净、轻松,色调灰暗。
另一幅是装置作品
一个旧木框架
边缘有点歪斜
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毛笔
有的已经写秃、有点开叉、笔管爆裂
有的排列密集,有的疏可走马。
我说这个最好
很有抽象意味。


《京华录25》


隐约听到歌声
我用手一摸
她不在床上。
从窗口
我看见在一个土坡上
她与一个年轻人说话
“你再给我唱一首好吗?”
我起来找她
碰到西平
他当时也在现场。
想说什么最终又没说。
我拨打电话
反光让我看不清键盘的数字。
突然电话铃响了
来电显示是她的号码
我接通电话
却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
有点怪异
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时,被窗外的一阵大雨
敲打雨棚
鼓槌急促般的声音惊醒
我想继续那个梦不可能了。



《京华录24》


我与蚂蚁的战争开始了
蚂蚁取代蟑螂的地位
在我家大行其道
每当吃完西瓜或葡萄
空气中弥漫甜的味道
我总是观察垃圾桶
看里面或底下是否有蚂蚁集结
我要么踩死几个
或干脆把塑料袋扎紧扔到外面。
这样几番下来
我觉得蚂蚁数量明显减少
可过不了几天
蚂蚁竟爬到餐桌上来
妻子说,蚂蚁强大了,你就无力。
看来得找到蚂蚁的巢穴才行。
蚁后会根据每天工蚁损失的数量
产下新的工蚁。
妻子又说,你也不是一无所获
你可以写一部科幻小说
有关蚂蚁的故事。
我想在2666年,某一天
一位主人公早上醒来
发现胳膊上肿了一个包
是昨晚睡觉时蚂蚁咬的
过了一段时间
他发现能像蚂蚁一样生下来就能遗传
上一代人的智慧
不用从头学习以往的知识。


《京华录23》


老同学从千里之外到了双河
下午,我们几个坐车赶往哪儿
路遇交通事故
已经塞死
决定绕道毕店
我让他们先走,随后我们赶到。
从山门进去
有一个大湖随着山路缠绕
路旁停有汽车
湖面上有野浮的人
身上穿着游泳衣,拴着一只红色的气球。
一只白鹭飞过湖面。
到了佛学院门口
老同学从车上下来
我们几个一同进去
大概放假了,空荡荡的。
有客房、禅茶、佛药、五百罗汉
大雄宝殿内没有一个和尚。
我们接着往上走
有赵朴初题的“藏经阁”三个大字
有人问他还在吗?
我说已经不在了。
登上楼顶
可以看见这个建筑依山而建
群山环绕
我们靠着栏杆留下合影
身后是流霞。
下高速时,风是热的
这时山里的风是凉的
要是能在此住上一个月多好。
出了山门
在一处高岗,寻到一处酒家
点了几个当地菜
谈起大学时我们上下铺
每到考试前我抄他的笔记。
他们几个喝酒
我要了一碗面陪着
(因身体原因不能饮酒,不能吃煎炒的菜肴。)
后来,我把照片发在85黑大同学微信群
月亮佳丽说:一个都不认识。


《京华录22》


这一段时间
我没有写书法作品
只是临帖。
韩兄说,等下雨了
我给你买宣纸。
我喜欢赵冷月的字朱新建的画
但他们都不在了。
妻子问我韩寒写的好吗?
手里拿着儿子买的
五年文集
我说韩寒没有现实感
一根蓝色的骨头。


《京华录21》


快一个月了
没有写诗
主要是天气热
加上我的生活毫无意义
没有什么新鲜事发生
几乎没有朋友交谈
像往常一样
上班我抽出一段时间
到外面溜溜
在文体中心
我看见两个小姑娘
一个穿着洞洞眼牛仔裤
一个坐在扶梯上晃着大腿
周围没什么可看的
我望着天空翻滚的乌云
它们更为壮阔。


《京华录20》


我读米勒的南回归线
刚下过雨
空气中吹着凉风
我几乎快睡着了。
他是那么混蛋、率真、任性
可爱又无耻
大喊:上帝啊!现在就让我去死;
那样,我就不用工作了。
三分之一的时间
我在睡眠中死去;
死亡不过是让另外三分之二的时间
在睡眠中度过。


《京华录19》


母亲离开不到半年
我一直不想触碰。
在我的印象里
母亲一直四、五十岁的样子
我是家中最小的
没有见过年轻时的母亲。
上初中时
母亲已经五十多了
每天还在煤场上班
回来一身灰黑。
后来到豆腐厂上班
回家带回一块豆腐
那时很少有肉吃。
等我们各自成家
母亲帮我们把孩子带大。
父亲不在很多年了
她独自一个人生活
她说她习惯了
一个人的自在。
每次回家
看她吃的很节省
我说,现在又不缺钱
为什么不多买些。
她说过惯了以前的苦日子。
我知道多说也没用
下次回去时
顺便给她买些东西。
其实,母亲也吃不了多少。
现在,我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


《京华录18》


在车上
大家分东西吃
我在后面
觉得无聊
打开门下车
在田野漫无目的
行走
我趴在麦陇上
抚摸一棵植物
我感觉随着移动
它在啄我的手心。


《京华录17》


雨水充沛,万物生长。
但我陷入两个世界:
进入一栋楼
每一层住着不同的人群
缺胳膊少腿的
无脸人、无阴道者、聋哑人
身上布满绿色斑点
越往上爬
楼越弯曲
剧烈摇晃,像种马要甩掉身上的臭虫。
一转身
我又来到土耳其浴室
众多的美女鱼贯而出
有的穿着质的厚重的披巾
如同雕像
有的披着绸缎柔滑的薄衫
呈现蛇身游动之美。
我站在布鲁克林大桥之上
抬头是空空如也的天空
低头是无底深渊的流水
桥不再是连接而是割裂
两岸
如同两个女人为了争夺孩子拼命拉扯。


《京华录16》


我读过去自己写的诗
感觉是别人写的。
荒木曾说过,我拍摄的是时间
不是空间。
在妻子生病的日子
我带她去旅行。
她躺在船上
流水推动,慢慢移动
阳光照在她脸上。
那一刻,你无需记住。


《京华录15》


今天,我写书法
无法掩饰尖锐、暴力、荒芜
我想抚平这些线条。
坐下来,翻看荒木的静物摄影
第一次感觉到花草也有生死
只不过它们死的更优雅
不会惊扰到你。


《京华录14》


张军心情不好
就从四百公里以外的潜江
跑到河南
当然是开着车来的。
无非是没有当上处长了
或孩子没有考上好学校。
喝完酒
第二天又开车回去。
我想起还是初中的时候
有一次看露天电影
电影名字叫什么忘记了
但他带来一盒猪肉罐头
打开吃了几口
他说不好吃
就扔了
其实,挺好吃的
我想留下,可我没有说。


《京华录13》


在微信
朋友圈里
为了给朋友砍价
被黑客
把银行卡里的五十万
黑了。
夫妻倆就跳楼。
我很悲哀
一线明星
一天的片酬就是五十万。


《京华录12》


我拿一袋钱放在银行柜台
叮当作响
你以为我显摆吗?
其实,都是硬币
我很羞愧
存这些小钱还要麻烦营业员。
出来,看看见一个老太婆
身边一个小男孩
在乞讨
我没有怀疑是拐卖儿童的骗子
给她五块
不管是真是假
能解决他们一顿饭。
在大街上遇到搞社会调查的
请我做心理测试:
假如我被人追杀
刚好看见有一家着火
正值深夜
我会怎么样?
是停下来去救人
还是不闻不问跑过。
我说我会大声喊,着火了
但不会停下。
他说我是温柔的反抗者
我的前世是夏目漱石
拥有一颗猫的灵魂
用眼睛静静打量这个世界。


《京华录11》


自从大病一场
我感觉整个人变了
如面部蒙上星光
的灰尘
我不再是个父亲
也不再是个丈夫
好像小孩
在黑暗中突然醒来。
我想起了姐姐
她患病时
给我打电话,声音嘶哑
她是想让我过去
但我害怕见到她生病的样子。


《京华录10》


母亲经常讲起我小时候
二、三岁,爸爸从遥远的北方回来
给我带来一双皮鞋
整个村子还没有那个小孩穿过
我很神气地在厅堂走来走去。
母亲要到工地修水库
所以由姐姐背着去上学。
这些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连额头上的疤
是我拉落水的小伙伴嗑在石头上留下的
也忘了。
我记得上小学是在一座寺庙里
外面有一棵大槐树栓着一口大钟
上课、下课时就会敲响它。
二十年后我回到老家
山陂上只有一座很小、很破的土地庙
也没有见到那棵树、那口种。


《京华录9》


这是一个混蛋者的游戏
在餐车上
我给她讲述大战前的冒险
一个魔鬼
一个科学家
正在研制神经化学武器
他笑着说,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精密的仪器
但他可以让它发疯。
敌人的炮声越来越近了
我必须下赢他
我的一个卒子悄悄接近皇后。
她听的入迷
我瞟了一眼她的乳沟
两只寂寞的小鹿在野外游荡。
突然拉响了警笛
说火车开了
发现司机不在控制室。
我在计算
我们在一起还有多长时间:
铁轨的长度
迎面而来的列车。
这时,我看见火车司机
在窗口骑着自行车
给我打个招呼
“嗖”地飞进驾驶室。


《京华录8》


听我妈说,日本鬼子从海上登陆汕头
广州大部分失守
但51师死守梅岭
身后是梅县
国军中一百多个将军的家眷都在此地。
那时,我母亲才七、八岁
没有见过日本鬼子。
三、四岁时红军从湖南撤到井冈山时
路过我们哪儿
但村里人害怕
说是红匪
藏到山里了。
我母亲是穷苦人家
说多亏了毛主席
才有地种。
解放前,来了一群兵
到奶奶家住下
说我伯伯赌博挪用公款
我爷爷卖掉上百亩地偿还。
解放后,买地的那户人家
被打成地主。


《京华录7》


布鲁克林的愤怒
猫从楼上掉下是常有的事
但她的猫从十楼跳下
爪子先着地
看见它慢慢死去
她吞下几片止痛药。
猫咪从下面冲过来
我可以像踢皮球一样踢回
用手里够得着的各种东西扎它。
那个小男孩
在灾难中失去左腿
跳舞时,他在旋转中不断卸下假肢
的部件。
我看的入迷
眼睛快睁不开了
那只猫从上面冲过来
我的手动弹不得。

《京华录6》


横说,一支烟斗
不是一支烟斗。
鱼回复,一朵花
落在纸上。
我凝视:
珍珠。
耳坠。
一个打着蓝色雨伞的女人
面对一堆落叶静默。


《京华录5》


妻子看见我和一个她恶心的诗人走在一起
我居然换上旗袍
还是绿色的。
那人抢走了妻子的手机
她手里只有一块钱
到电话亭怎么也塞不进。
你说我痛苦不痛苦?
我说你搞错了,我正在和韩兄一起。
他手里拿着一只蟑螂
已经有上千年了
要找古玩店老板鉴定。
后来我们走散了
我落在一户人家后院
有一个药柜靠在高墙
我踩着抽屉准备翻越
但抽屉如流沙一样,我陷进去。


《京华录1》


这是一座老式筒子楼
我家在二楼
有四户人家
左边是老李家
一个姑娘两个儿子好我一般大
右边一个姓张一个姓钱
钱太太是播音员
有一次我眼睛迷了,有沙子
她把奶水刺在我眼里。
我住在靠近走廊那间屋
南边那间屋妈妈住过
我害怕去那里。
姐姐让我给母亲上柱香
曲曲弯弯的怎么也点不着
我再一想奇怪
姐姐不是先母亲离世了吗?


《京华录2》


我是一只兔子
我有三个洞口
但每一次出去
洞口上有一具女尸压着
我想是猎人在后面等着我。
但那个女的不是我杀的
我只是个兔子。


《京华录3》


我们几个在屋里玩
突然有敲门声
我打开门一看
是她
赶紧关上。
他们几个问怎么了?
我说她已经不在了。


《京华录4》  


在一次谈话中
憩园说我已过知天命之年
你的用词也就不一样了。
我想起读过的一首诗
讲少年听雨和中年听雨心镜的不同。
今年飞来的燕子
不知道是否去年那只燕子
它们看上去差不多。
我周围的人
也认为我与过去还是同一个人。


发表于 2018-8-30 10: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靖东兄!多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7 14:30 , Processed in 0.03829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