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8|回复: 1
收起左侧

月若有情月亦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1 18: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若有情月亦老》

我和阿满坐在河堤上
天空软软的
有人放一个炮仗它就抖一下
阿满说它太老了,你看它的皱纹
我说是啊!
李白到现在一千多年了
每天都听见飞行的声音
是那个老月亮在飞
越飞越远
像一个冰冷的大果冻
危险极了


《采风人》

范宽早已弃笔,艺术学院的人
用画笔敲巫山的窗户
不再有渔翁从峡谷里出来
刻在崖上的,是早先头大如斗的樵夫
写生人画一层霾
发微信给亲人
巫峡是艘沉船
两岸猿声已不见


《郊游》

去梅花山
要比早年多花时间
爬高架,过收费站
那地方原本是水田
站在大立交上看南京
是一片尘土
唯一不变的
是那些飞来飞去的麻雀
依然马马虎虎地活着


《流年》

修表匠让时针跳过12
就忽略了祖父的葬礼
有音乐在发条上流淌
一匹棕色的马从商标上落下
“马年了”他说。
齿轮咔嚓咔嚓地
上面是巨大数字
祖母走进来
之后再也没听见别的声音


《二月》

她给我看二十年前的二月
我认为这是文物。就像
老宅的牌位,空心的
你敲它会有闪闪红星和四季歌
现在没人喜欢了
老二月有煤油味道
它旁边是大镜子
方方的
里面有一尊奶奶的雕塑


《墨指》

昨天我遇见
画画女人,她嘴里咬着
昆烟
与梦里的
极其相似。
我让她给我画一声长长的叹息
孤山雨影那种
她擦去画布上的指纹
空白之处
香气袭人


《在野外》

我们在坡下
造了一条船
船下面什么都没有,尤其是水。
田野是卷起的枯叶
诗人们在上面野餐,他们越来越像
巴勒比的海盗
我曾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他们
那上面写我后来是
水库管理员
死于200年后的一个旱季


《卡夫卡之雨》

卡夫卡之雨
落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认为捷克是座山
翻过去就是文学之海,卡夫卡
在原野种植了许多农夫、牛和鳟鱼
李白和范增在另外的草棚里
写字做画,他们一生
都在用线缝一本书


《沙家浜》

古里人一唱昆曲
雨就会来
划船人说
当年胡司令没抓到郭建光是因为
芦苇荡里有几个阮小七的后裔
他们把金黄的草荡
切成一块一块,你从哪儿进去
都会从一首昆曲里出来
比如摇船人唱《拜月亭》,就有只蝴蝶
停在芭蕉叶上


《美国》

我买了美国盐湖城的浓缩盐水
我买了美国的水
我买了美国
美国属于我
我这么想


《诗友》

常来版面玩的只有十来个人
前不久
有诗人死了
再前不久
有诗人用这样的,那样的方法死了
伊沙是不对的,他说饿死狗日的诗人
别人饿死了自己还活着
最近来玩的人越来越少
我很担心
每天都要上来
看看朋友们的小人头
一闪一闪的亮


《口哨》

大摇大摆的女友上午骂他是鸟人
就离开他。他忽然感觉凄凉
想有鸟儿那样鲜亮的外套
他靠在电线杆上
吹皇帝进行曲
鸟儿飞走了
小树枝轻轻摇着
几粒小果子
依旧那样抒情


《心象》

灵山让我宁静
千层石阶我竟然
一步步走上来
一切是那么敞亮
佛一定看见我
一定对我说过什么
我心宽大
远处很乖


《鸟叔》

我有个爱鸟的叔
他是哑的
他的坡地种满车前子,有人看见他
和鸟一起飞翔
黄昏回到林子
那里也是哑的
大橡树上
没有人类梯子
我看见叔在上面飞来飞去
有时候
他会喊我


《印第安人在美国》

美国的国土是别人的
而美国是美国人的
我和阿满坐在麦金利山顶
世界发出风车的声音
他说有个印第安人
用竹筒吹毒针
让美国第45届总统
换成了印第安人


《赏月》

QQ为什么用企鹅做头像
它站在那里那么久了
一动不动
我希望它跳一跳。
阿满在湖北,高小黑在荷兰
他们不在线
窗外的月亮与这企鹅一样
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一会儿看看月亮
一会儿看看小企鹅


2018.8.19

发表于 2018-9-13 22:1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担心,都还活着{:1_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9-19 21:04 , Processed in 0.03971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