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8|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在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9 21: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路上


1、在山中

今年的新草
没有找到今年的新山
它只好根植在
去年的旧山上
去年的旧山因长满今年的新草
它也就变成了
今年的新山
或者说今年的新草因为能长在去年的
旧山上,才绿得这样
坦荡



2、在玛纳斯

我一抬头
看到“醉猪蹄”的牌匾
和店面风格
记忆里一下子冒出光亮
这个地方来过
老李赶忙笑着纠正,前年那是在呼图壁
不是这里,绝对没来过这
应该是连锁店
全国都一个
模子


3、在塔西河

路两边
希拉拉的院落
低矮破败
对外来人既不讶迎也不婉拒
没有态度。或者说它们的态度
和沟里的老榆树一样
和坡上的草一样
只知道春天
来不来


4、在克拉玛依

春天不是克拉玛依的。它呆不了几天就要走
风不是克拉玛依的,只是途经
静静悬浮在天空的白云不是克拉玛依的
它一会就散了。雨后突然绽放的
榆叶梅,不是克拉玛依的
楼房也不是克拉玛依的
站着站着终会倒掉的,倒掉了
就要被清理走。我更不是克拉玛依的
我只是来了。那些镶嵌在
人工河堤岸的石块也不属于克拉玛依
克拉玛依是什么,突然感觉
有点抽象。我无法指证它,像倒拎起一只蜥蜴
克拉玛依克拉玛依。我真的无法
把它具象化
我神秘地在墙角蹲下来
保持安静,只是为了看一只鸡
在我刚拉出的屎里
一个劲的挠持
挠持出没有消化掉的麦粒,还是整个的
克拉玛依只是一个地方
是克拉玛依暂时落座的地方
如果克拉玛依像一只肥硕的野鸭子从克拉玛依
飞走了,那克拉玛依就是一片荒地
有荒草碎石,有摇曳的
梭梭


5、车过奎屯

车过奎屯
想起一个富甲一方的诗人
他的头是朝上的
他的鸡巴是
向下的。或者说他的骨骼
有着很强烈的向上
矗立的意志
但过于堆积的赘肉
像是后糊上去的
深藏着不可逆转的,随时成片或局部
下坠脱落的
可能


6、在雨中


和它们
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被雨水打湿的事物
我说的是楼房,街道,栏栅,绿化带里的林木
牌匾门面,汽车,交替变换的红绿灯
雨越来越大。整个城市
不可能像狗一样抖一抖身上的毛
还想进房檐下避雨
被我踢了
一脚


7、在石河子

一只狗昂着头
朝北偏东30°的方向叫唤
貌似很激动。东偏北
在这个早春,一切都还没开始
天空澄明,大地辽阔,人间静寂。空无音讯
赵小惠又拿出大师的腔调:
狗看得见的东西,人不一定能看得见
我呸!天底下到处是
掐腰做综述
的人



8、在大丰镇


在大丰镇,要了一道大盘鸡
一份白面皮。打饱嗝
阳光明媚,人间安好
很舒服。除此,大丰镇
不会给我什么
反之亦然
我和大丰镇不存在任何
情感纠葛。我可以换个句式
把事情经过再记述一遍:
2018年4月18日
我们一行四人途经大丰镇
赶上饭时吃鸡一只
已付款。我和大丰镇萍水相逢
拍拍屁股走人吧,至此
应该已两不
相欠


9、吐谷鲁背斜

吐谷鲁背斜是一个
经过一些正推、逆演
等勘探手段,而近似认知的地质构造
一整个上午我们都围着它绕圈子
试图找到能通入覆盖其
表面山体的路。所谓地质构造
常常是深埋于覆盖物之下
不可能像抠出一块
鸡血石一样我把它拿在手里把玩
我们接着又浪费了一个
下午,尝试着沿雨水冲刷的纹路进进出出
终不得其门。对于不得其门的事物
我更想一个劲地围着它绕圈子
明知道徒劳。赵小惠锁眉故做苦闷状:
君有陈疾在骨髓啊,这么深个隐喻
弄得老臣是以
无请也


10、立夏

林荫越来越暗了,它试图通过遮蔽掉光
来改变什么。或者它得意于
通过自己不毅的努力
消解了什么。比如芽椎体
再比如鸟的叫声,皮肤的适宜度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
也想归纳我,比如前尘往事
成云烟。再比如麻痹
比如忘了朝纲乐不思蜀的小皇帝
它好像真的改变了什么
我已经说了太多言不由衷的话
我不能再罔顾事实
影响是被动的,但更多是本能的迎合
比如此时我热络不起来
但清晰,准确地说是清醒
立夏,草木葱茏
人间有些柔软的事物必定会一日
比一日坚硬。比如枝条,麦芒以及暗藏于
土壤里的
根茎



山野间

1、夏至

昼长夜短或者说夜短昼长
我不在乎那一点细微的光阴
秉烛夜游极可能是一个夸大其词的励志故事
要不就是一惊一乍的强迫症
林木和庄稼似乎一不留神
又窜高了一寸
我坚信苗条或粗壮不是为了显摆
更不是为了抵达,有些事情
本来就是乌云翻墨,来势汹汹,刚反过味
又迅即逝去,无章可循
路,东西南北弯弯曲曲挣扎着
延伸,它没有游龙一样突然
打个挺的力量,也不会像流水只是一味
顺从于两岸沙石和地势高低走向
还一路淙淙欢声
笑语


2、麻雀成群

麻雀成群。妈妈,我凹着腰在谷地里撵
它们忽上忽下,左右翻飞
就是要追撵它们
比速度和耐力
那时我有使不完的新鲜劲
现在想想,那些世间事
多是傻而无聊。妈妈
平原不见了,村庄不见了
谷地不见了,麻雀不见了
那一地的阳光、云影,风似乎都不见了
您也不找见了。就剩我独自
坐在异乡的山坡上
妈妈,也许我等不来我要等的
如果我和那只高高盘旋的鹰消失
妈妈,整个天整个山
就真的
空了



3、热浪滚滚

他们说热浪滚滚
妈妈,我特别不喜欢这个词
好像阳光,空气都是水
我坐在院落里还是行走在光秃秃的荒山里
都是在水底
记得咱们家南塘子里那种后背带盖的虫子
至多水面笨拙的甩甩尾巴
它无法和水虿一样生出翅膀飞落到
塘岸的枣树上
妈妈,我脑子里总是出现那只
被扔进塘子里的狗,它挣扎着眼看
就要精疲力竭,要淹死变臭的
……哎,家后台田地里的水沟终于晒干了
我看到那么多黑蝌蚪
拥挤着,扭曲着一起死掉了
妈妈,现在我坐在异地的山坡上
有时觉得天空是那么高远,我好像真的在水底
天以及天上的云朵的确太高了
爬到山尖都别想够到它
妈妈,我突然有
难以言说的
绝望


4、小暑

好像这一切都是和我无关的
起伏绵延的群山
群山之上的蓝天和白云
这一切好像真的和我无关
高速路上来来往往
跑着的机车,以及路两旁的田野里
疯长的向日葵,棉花
番茄。和我有多大关系呢
他们总是过分的夸张人世的喜忧
比如干旱,泥石流
世界杯,以及未来一周
连续接近40°的高温
妈妈。我知道我等不来我所祈盼的
这个世界就这个样子
它辽阔无边,风唰啦啦地过去了
不知所起,也不知所终
这个世界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它不会顺谁的心意
你只能闷声不响假装由着它去
妈妈,夜幕降临。远处坚持亮着的灯火
好像和我不再有一星点
关连

5、有目光存在,以某个角度


云朵
起起伏伏的山峦
灰头巴秃的野草以及散落其间的碎石
一整天一整天的都哑巴着
沉默不语。这些家伙
是不是都喜欢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
各自安好,老死不相谈吐
但它们似乎组合成搭配得极其自然
极其和谐无以相撄的一个整体
太安静了!妈妈
我再不敢任性的假装一个人坚执着越走越远
越来越小,那样我会真的
消失出您的
目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3:31 , Processed in 0.03629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