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22|回复: 4
收起左侧

塞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15: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塞尚

他在母亲去世的下午还在作画,
他一刻不改变自己肩部微微倾斜的姿势。
将面对的坚固、完整、静穆搬移到纸面,
这坚固、完整、静穆的
祭奠、缅怀,与挽歌。

骂年

风雪中充满了咒骂。
仿佛仇者坐于道路中央,
将他的满腔悲愤一把把掏出来。
我朝着他艰难行走,并将仅剩的残破之躯披于他的冰凉身体。

塔基

大雪中的残破塔基。嵌入大地
深黑如水井沿口。
雪雾中它重复了一百次的訇然倒塌
过程如此缓慢,犹如当初它的成长

宽恕

如果我能理解
寒风中虬曲的枝桠之美
我也就能宽恕这一切
遭受到的全部的嫉恨与打击
如果我能够参透上面无尽的蓝天
我就是那仅存的一粒红枣
缩成指肚大小 又干又硬
高悬枝头
心甘情愿被灰喜鹊啄食

年月日

某一年,大雪天气,我的母亲
忽然要到一个地方去
她收拾了衣物,带上一大盒点心
就上路了
走出枯枝密布的村子,一个人
走进了旷野深处
整个世界联结一起的雪
被母亲剪破了
她的身影像一只鸟
在雪地上留下脚印
白得刺眼的雪吞没了她
是不是由于她的这次雪地远行
才最终导致了她晚年的不绝病痛?
才打开赞美诗的黑色封皮
不停低头、哼唱、忏悔?


星空


我隔着产房窗户观看天空
窗玻璃因供暖而水雾迷蒙
星空模糊透出光晕
仿佛妻子隆起的腹部
一个硕大婴儿在里面涌动
他甚至抬起脚掌蹬出一脚
那个地方便隆出更明亮的一块
一切都是无声
蓬勃的心跳散布在空气中
当深夜天空转成更深邃的清明
一声啼哭划破宁静
妻子的苍白大理石脸孔旁边
婴儿的紫红面颊如朝阳初生

雪国

雪雾迷蒙之中,仿佛
那一个居所就要显现:
鸡卧于磐石,母亲整理清晨面容
她依然走向衰老。白雪映照下,皱纹愈发清晰
而她惟有欣悦

这是喜悦的国度。
看得见尘土里的亲人。举手,投足
一些俯首的动作让她恍神
而她听不见。隔着这么厚的冰,她听不见
这不是惩罚,这是挽救的一种

当儿子们翻越土墙,屈曲着
腿脚靠近。风刀割面
那片白色壤土变得混沌
母亲再一次走进地洞,吞咽苦涩的灰灰菜

而鸡鸣会穿透磐石
我的容貌会显现在那片不确定的荒原
母亲们用不断的劳作扎下根系,防止家园的席卷
那少年时出现的背影,会重新搬来石头
压住晃动的银白地平线

冬日之河

一个哀悼者将身体
俯伏于地面
他的面孔甚至淹没在泥土之下
像一条冬日河流
以坚硬的冰块代替了无尽呜咽

依然有人踏着水中石块
越河而过
履冰者的足踝像从
青色冰上长出来的一截
淹死的孩子去向不明
多么深的河流,多么广的哀恸
都隔断不了两岸的牲畜、鸟兽,黄昏的细缕炊烟

这来来往往的哀悼啊
会推远成为背景
当春天,黝黑的树林又一次泛绿
当乳白的花朵缀满了枝头

我的花园

母亲是花园的最初建造者
她以土坯垒就了坚固基础
描出了条形叶子和五彩翎毛
栽下了摇曳的和煦植物
人至中年,我日益沉落,花园上升
我摸不到树梢颤抖的新叶
一株株树木悬在半空,根须垂挂
结着的虫卵,如一枚枚喑哑的铃铛
禽鸟的足掌云彩般踏落
一只黑鸟的尸体会随时坠下
头颅的眼白犹如残雪
我穿行于这疏阔花园
已忘记了性别和姓氏
只知道母亲居住在这里
她打造了一盏明灯
我走在这些光亮里
我靠吃光而存活

面孔之诗

佩索阿有七十二个分身
他们流寓在各地,通信,赠诗
也相互驳责,哀悼
陌生的街角擦肩而过,裹着一粒不安之心
最终躺于一口口书箱的棺材

曼德尔施塔姆只有
一个身体和思想
一个希腊般不朽的记忆与故乡
仿佛大理石柱石
拆掉他,就意味着冰封中
一座音乐圣殿的
彻底倒塌

我看到自己的一张张面孔
熟悉而陌生。蒙在另一个的脸上
如此熨帖,有了血色生机
随时也都能揭掉。

我们在面孔中指认面孔
短暂停留,又
迅疾远离。雪片、废纸
在黄昏的烟尘里纷纷坠下

母亲

十年前,我们的室内悬着
母亲的遗像
搬家后,不见了

我坚固的心底
没有母亲的位置
我几乎忘了母亲的样子

十三年,母亲没有新生
酷似的背影
跟随后,恢复成原有模样

新年的病房楼
母亲仍躺于大理石的被褥
她并没有死去

她将纱布揉进赞美诗
扣紧脖颈的扣子
抱起我三岁的女儿

这世界,没有她的遗像
没有钉子,没有墙壁
没有旧时的一间空屋,和空气

在龙门

斜阳正向身后疾速坠落。一整面
雕刻的崖壁呈现最后深深浅浅的光芒
兀立的无首塑像,脖颈上的虚空
依然能看出原有的悲喜,一只苍蝇伏在空肩胛上
明亮的翅子与周边的杂草、碎石连成一片
最大的一座塑像,断崖般矗立
她的神秘微笑在夕光中显出一缕苦涩
身旁的弟子、力士已隐入了一团昏暗
不远处崭新空旷的城池,牡丹端举着槎牙枝束
北邙之上,荠麦青如雾霭,无数深色隆起
历代的一座座空冢如衣冠委地
那些石头上刻写的字迹亦开始黯淡
人类的拓印加深了它的暮色。一部完整的
碑文肯定包含了刀子在石头里的转折
以及钟磬、歌哭消隐之后长时间的漶漫与沉默
那时的人们依然像汉代以长歌当泣以远望当归
更幽暗的是下面的流水,犹如一面古老铜镜
接通了那条北方的宽阔浊重的大河
此刻它几乎不流动,抱着沉石、残雪
喑哑的字母和声音。偶尔闪亮的
是标点一样的几只敛翅而立的白鹭

面孔

追随故人足迹,将他的书翻烂
深夜对话,饮泣。大理石的册页中
灾难,篝火,城春草木,明镜青丝
他的面孔在黑暗中,像一颗恒星

雪人

傍晚,北风止息
又一场大雪的间隙
我就着窗口亮光
读《曼德尔施塔姆夫人回忆录》
那是写曼的死亡的几章
死因、地点,音讯的传递
都已经被大雪深埋
一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两年
还没有真正读完
(也许这样的书要用一生
借着雪的光亮去读)
仿佛跋涉在一场又一场大雪里
相遇一个个故人
他们有的低头示意
有的依旧沉默
有的则对我转过了头颅
面孔一如既往
岩石般清晰
院子中妻子带着女儿堆雪人
我看她们雕着雪人的
身体,鼻子,眼睛
站立的雪人颜色
要比周围的雪黯淡一些
天即将黑下来
雪人还没有塑造成型
发表于 2018-7-14 10:2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终于看到分行的了,喵
发表于 2018-7-14 14: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坚固、完整、静穆”!

你是塞尚的懂家。儿时的玩伴左拉曾赞扬塞尚的诗才,也曾是塞尚绘画的吹鼓手,但注定不是塞尚的懂家。塞尚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还在病床上给颜料商写信,要一种“金红”的颜色……
发表于 2018-7-16 09: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松爽的诗,写母亲的很感人。
发表于 2018-7-21 1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身影像一只鸟
在雪地上留下脚印
白得刺眼的雪吞没了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20 06:56 , Processed in 0.02833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