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7|回复: 6
收起左侧

2018年1——6月诗汇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 11: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风吹一堆堆野火在老子的胸膛烧灼


老子回不了家
老子不害怕
老子日他奶奶
老子恨死你了
老子气疯了
老子爱你咋办呢
老子走不动路了
老子的肚子饿瘪了
老子遭雨了
老子在河床上走了一整天
老子冷死了

风吹刮老子东倒西歪
风塞满了老子的耳朵
风吹一堆堆野火在老子的胸膛烧灼
风吹着河床上的石头跟着老子滚荡

2018年1月4日。



他们


我想和你说一些话,慢慢说
一个字一个字
你要支楞起耳朵听清楚
我说:今天的阳光很好。很美。很暖和

你是一个沉默的人
我需要。你是一个寡言的人
你是一个穿着干净衣裳的人
你是一个黑发人
你是一个灰发人

我坐在你身边,我感觉到了你身体的温度
我走在你身边,我觉听到了你微细的呼吸
我说:阳光照耀着落叶树。在我身边,落叶喧哗着
风把落叶吹刮进山谷
阳光引流着雪水灌进宝瓶口

我守望在瓶口
我等在桥头
一些人。乘着江涛。从雪域赶来
牵着牦牛,从高山上下来
他们驻扎在古城

他们是不说话的人
他们是很强壮的人
他们是源头人,挂着坚硬如铁的木质大耳环
他们是体味很重的人
他们是穿着绛红长衣的人

……你是一个已经离开冬天的人
但我仍要向你说道:在他们走过的荒野山径,生出很青的草
落日巨大。树枝在天上摇晃
我是一个走在街边的人。我闻到了远山草木香

2018年2月16日。



郊游


小兔子蹦蹦跳跳走在马路中间
马路两边,活着一棵棵白果树
我喜欢的一只小乌龟伸长了脖子
在马路边边的人行道上慢慢爬行

我们的车子开过了洋马大河
洋马大河生有芦苇
芦花荡荡,秋天的洋马大河很美
那时,你还没有回到家里

我们的车子越过了水果侠
李花雪白,开在山脚农家的院落里
我们家造房子在山脚下
我们就在院落栽植一棵核桃树

我的孩子,我们就在核桃树枝上挂一盏红灯笼
我们就喂养一条看家狗
我们就在过年时放炮仗
看家狗就在桌下面啃一根肉骨头

我的孩子,我们把车子泊在路边边上吧
你陪着我在马路上走走
风从山坡坡上吹过来,吹着你,吹着我
——爸爸噢,你千万别去农家院里喝水

住在农家院子里的人,他们都不认识你
他们打你
他们骂你
爸爸。乖乖。你要带我回家

2018年2月20日。



筑巢记


早晨,有一个人不洗脸。不吃早饭
站在床边,在等我
她说,我们去金融中心
在彩虹大道南段。公积金搬到了金融中心

一家星级酒店。在金融中心旁边,酒店中有恒温游泳池
她说,她不会游泳
太阳出来,照耀着金融中心
两个挎枪的男人在光芒中神采奕奕

我有些疲惫。天蓝得厉害,无一只麻雀乱喊乱叫
十岁的脑袋瓜顶子:一群麻雀,和一群乌鸦飞起又落下
年过半百,我未曾识见过一只乌鸦
但我不怀疑,一只乌鸦曾栖息于柏树枝柯

乌鸦是预言家。听到乌鸦呱呱
十岁的浑小子吐唾沫,在树下撒一泡热尿
这不是迷信。人活着,须学会出门看天气
或乘一片落叶,向着落日晚照行进

我也是一个挎枪的男人
我不必害怕活着
十岁的浑小子,他爬上一棵枫杨树,掏麻雀蛋吃
星空辽阔,十岁的浑小子站在自家草屋顶,打望

2018年3月1日。



大河落日


下午三点钟,我决定去河边走走
于是,我就出门了

在河边,我看到很青的草
水很无声地流着

一只鸟儿飞过来,栖息在柳枝上
它翘着尾羽,屙一泡稀屎

然后就飞走了

2018年3月20。



一人饮酒醉
      ——和霜白诗作《布谷》


我远处的朋友在喝一杯酒
他右手握着一瓶啤酒,仰着头,慢慢倒进口
溢出的酒液,从嘴角
流到他的脖根处
我看见他的喉结,在上下滑动

我远处的朋友,他今天喝的是一杯白酒
一只乳白色的酒盅擎在他的左手。在拇指和食指间
酒液微微荡漾,倒映着屋顶一盏灯
——天气渐暖,布谷又来
——房前屋后,呱呱咕咕
我的朋友,他在今天穿着一件单衣

我远处的朋友,他今天刮胡子了吗?
他的头发,从少年始就已经在白了
——田地已荒,高楼相望
——无枝可依,无人可顾
我坐在一张木凳子上。我的右手握着一瓶白酒。
干杯吧朋友,今夜我们一醉方休

2018年3月22日。



一床棉被


总有一日,我将回到家中
我的爱人,她已经忘了我

我将坐在我坐惯了的旧木椅上,安静
认真地吃一碗米饭
我不让我的爱人手忙脚乱

我的爱人,站在窗前
遥念:我回家的行程

我将越过的河流:无声,暗暗流着
山岗上的落叶树吐着新芽
我将走过的长街,路灯微亮,土尘在静静下落

总有一日,我将静静地躺在爱人的身旁
一床棉被盖着我和爱人的胴体

2018年3月23日。



金秕谷


我见到的天很蓝,在旧住址外
在沥青的宽阔路面上,铺着一层金秕谷
我是赤身的
他们见惯了我赤身的样子

现在,我拾起裤头穿上身
套一件圆领褂子
一件灰条纹T恤和一条麻灰色的系带长裤子
在金秕谷子上平展着。它们曾经是旧的

它们是湿的。金秕谷的毛刺扎在后背及裤管
捡它们起来,可再穿一两年
我知道他们是我的亲人
我们走在宽阔的沥青路面上

这时,一些个穿着灰暗旧衣的老女人,从城里走出来
我沉默着。亲人们也没有话说。我们相跟着走进城市

2018年5月7日。



支撑


四月的田野是青灰色的
四月的阳光明亮着
电灯线、电话线穿越四月的天空
藏在枝叶丛中的鸟儿鸣啼声最美

仨老头是最坏的人,他们在罗汉松的树干上敲击钉子
罗汉松是长得最慢的常绿乔木
忍受得了活着的疼痛
仨老头是最好的人,初植的罗汉松

需要支撑架棍帮扶着
承当将日大风的吹拂

2018年4月18日。



到此一游



青云之下,劳动号子一直在江流中激荡;鱼嘴呴濡着巨大的气泡
把岷江分成内江、外江
外江的水,在外江的河道喧哗
内江的水流进宝瓶口,灌溉成都平原:良田千亩万亩

我来自东,
经之营之。
慎尔优游,
俾民不迷。

现在,我从一棵紫薇花树的根底出发,走进一部手机的镜框
伴几个微信群友,逛荡敬拜先民创建的水利工程——都江堰
雨点忽大忽小;雨脚时密时疏
堰功道。伏龙观。一棵银杏树因张松献图得名

我们经过安澜索桥,望何氏夫妇执手在暮春的微雨中
松茂古道:马蹄声碎
出西关,进西街。我们的衣服湿了
但我们的裤衩干燥着

2018年4月24日。

备注:
1、我来自东,经之营之,慎尔优游,俾民不迷。——都江堰市离堆公园内六方塔诗碑,《诗经》集句。
2、安澜索桥又名夫妻桥,若飞虹,横卧于内江;私塾先生何先德夫妇带领四乡百姓,于1803年筑建。



漂泊者言


那些是来自于德国的房子,青灰色的外墙
上面盖着黑色的屋瓦
在一棵棵绿树的掩映之下
他一幢幢穿越过了那些来自于德国的房子,在绿树间
穿着黑暗的衣裤,或许他在那些房子里住过

现在,他去了柬埔寨
这是亚洲的一个国家,距离我的国家很遥远
站在国家的高处眺望
我没有看到柬埔寨的房子
柬埔寨是一个很矮,又很绿的国家,长着一棵棵巨大的绿树

2018年5月10日。



手续


她多么年轻,穿着却那么朴素
她说她要去游泳
游泳池在城里。她乘一辆公交车去游泳
我们有一辆旧车。我们就载她进城游泳

我们的文件已经放在办公桌上。三张纸
一张纸大一张纸小,一张纸最小,在文件袋中
还有一小片碎纸折叠
她在文件袋中抽文件

现在,我们和她共有着一刻钟的时间
她不必将折叠着的那一小片碎纸抽放在办公桌
她不必拿在手里,没有意义
她需要游泳。我们需要和一片碎纸的慌恐同步

现在,我们已经是补办了手续的人
我们有一辆旧车……
她是一个年轻人,遵纪守法
守时。上班下班,于黄昏时分乘一辆公交车进城游泳

2018年5月12日。



葵花朵朵


擤鼻子的人,种植有一大片葵花
他在葵花开时,向着田地擤鼻涕
他在年少时,一边擤鼻子,一边播撒着葵花籽
他在小学毕业时,背着书包,倒退着走回院门

他生着一只像葵花籽一样的鼻子
晨光耀亮了他的白牙齿,抓一把葵花籽放到你的手里
他说葵花朵朵向太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集市散场了,他就提着一杆秤站在校门口等你

擤鼻子的人,现在是一个身长体阔的汉子,一年四季
着一件纯厚的土白布褂子
在割掉葵花的脑袋后,从深井吊一桶清水冲澡
擤鼻子的人钻进葵花地,听得见他嘹亮的口哨

2018年5月13日。



尤加利树


风吹过横河岸坎,桉树的树叶喧哗着,闪荡着白光芒
桉树本名尤加利树,它的花丝青黄,飘落在横河岸坎

碧涛逐着细浪,无边无垠的绿稻田在横河两岸,少年的忧伤弥漫
桉树是地下抽水机。尤加利树是霸王树。霸王树下不长一棵杂草

横河正名人民渠,是一条人工开凿的灌水沟渠
人民渠水洗黑少年的身体。人民渠水灌溉生产队的绿稻田

人民渠的右岸坎是一条沙土路,通向几里外的213国道线
少年赤脚走在沙土路,他去远地的小嬢家吃一碗白米干饭

2018年6月20日。







.
发表于 2018-7-3 07:2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果俠,峡?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00: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果侠,是城边的一个游乐场所
发表于 2018-7-4 20: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头两首,李敢式的排比!虽然每一句都是直白的,但合起来效果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0: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8-7-4 20:47
头两首,李敢式的排比!虽然每一句都是直白的,但合起来效果很好。

问候沙沁!在写时,未想过要写排比句,写完后才惊觉写了一堆排比句,就听之任之了。
发表于 2018-7-7 07: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床棉被是不是有一点恐怖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5: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翟果强 发表于 2018-7-7 07:32
一床棉被是不是有一点恐怖

恐怖吗 不恐怖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20 05:43 , Processed in 0.03976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