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收起左侧

《彭志强:漫卷杜诗的卓越朝圣者》(杨然诗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30 09: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彭志强:漫卷杜诗的卓越朝圣者
.
杨然/文
.
生活在川西平原的人们,若要完成一个“向杜甫致敬”的仪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需要到成都走一遭,来到杜甫草堂,就可以达到朝圣的目的。
我读过许多杜甫诗篇,前前后后去过十几趟成都的杜甫草堂,在那里游览、开诗会、办诗赛,写过《访问杜甫草堂》《元月二十日,雪落在杜甫草堂》等诗作,自我感觉是一个“还不错的杜诗朝圣者”。
认识彭志强后,特别是读了他的诗集《草堂物语》和《秋风破》后,才猛然感觉到在“向杜甫致敬”方面,自己是蚂蚁,他是大象,纯粹是小巫见大巫,因而由衷感叹:彭志强,他是漫卷杜诗朝圣队伍中,一位罕见而卓越的跋涉者!
作为中国古代诗歌的一座高峰,“诗圣”杜甫1500首诗歌构成的“诗史”,雄奇峻岭,博大精深。以《望岳》为标志,从年少优游开始,杜甫一生坎坷,历经战乱流离、辗转漂泊、寄人篱下,直到江舟长逝,前前后后几十年,无时无刻不忧国忧民,忧时伤乱,咏叹国难民苦,创作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蜀相》《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登高》《登岳阳楼》尤其是“三吏”“三别”等杰出诗篇。他的足迹,留在大半个中国。杜诗在诗歌界的影响,达到了古今中外的广阔领域,深远而杰出,高迈而悠久。
去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七,立春,我去成都参加了由杜甫草堂博物馆、《星星》诗刊等单位主办的《诗歌集结号》致敬新诗百年第九场诗会“草堂人日我归来.彭志强致敬杜甫诗歌品读会”,我在《参加草堂彭志强诗歌品读会》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
“首先是古装演唱杜甫作品《春夜喜雨》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之后,阿来、梁平、李自国、刘洪等先后致词。接下来是彭志强诗歌品读朗诵节目,一些诗人和艺人参加了演出。‘彭志强致敬杜甫诗歌’作品,以诗集《草堂物语》为‘核心’,这诗集,詹义君曾送我一本。去年9月,在《芙蓉锦江》总第17期,我在首栏《十家诗人作品展.当代诗人卷》上编发过他一组《草堂行吟》诗歌,领略过他的‘致敬杜甫诗歌’风采。去年底,在参加‘省作协八代会’期间,彭志强向我讲述过他‘行万里路’‘周游列国’寻访‘致敬杜甫’的诗歌之旅。”
今年三月,在邛崃“凤凰飞花令.樱花之城主题笔会”,我对彭志强说:“我在《秋风破》中读到你通宵开车追寻杜甫足迹,简直惊呆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笑笑,“我们年轻”。事实上这不仅仅是年轻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有强大精神力量的驱使,先后四次出省,沿途考察杜甫所经历的地方,一直有杜甫诗歌相伴,始终与杜甫对话,成为漫卷杜诗“地理见证者”、“人文诠释者”、“艺术感悟者”、“诗圣追思者”和“诗史体味者”,汇集成这本“杜甫踪迹史诗歌传记”的《秋风破》,石破天惊,诗界叫绝!
今年三月,在“青白江第33届桃花诗会”,我将《秋风破》特意放在繁花盛开的桃树上,拍了一张照,表达我对《秋风破》作者不辞辛劳、万里融入杜诗精神的崇高敬意。这种敬意,被彭志强称为“杨然的创意”。我的“创意”是明显的:《秋风破》不仅仅是属于“中国诗歌的秋天”,更属于“中国诗歌的四季”。这种敬意,不仅表达了对杜诗精神的崇拜,也表达了对“彭志强诗歌精神”的礼赞。
这份礼赞,来自我对彭志强诗歌阅读的感悟,从《草堂物语》到《秋风破》,以杜诗精神为引领,“彭志强诗歌精神”凭了诗人卓尔不群的坚定意志和非凡才艺,宛若“生长在楠树上的忧伤,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仿佛是风的春秋/不断轮回的色彩”(《大雪密封的家书——在草堂茅屋故居观楠树》,彭志强诗歌,下同),让我久久沉迷在他那生生不息的现代诗歌艺术的旺盛生命之中。
彭志强的诗歌情思超越了时空,与杜甫李白他们在诗歌殿堂的高远境界心灵相通,空灵共鸣。“后脚还在草堂诗史堂/前脚仿佛跨进了洛阳,河水淌过我眼眶/向南翻滚着手机上的万年历”(《雨喊不醒的草——在草堂诗史堂观李白相遇杜甫雕像》)。就这样,彭志强诗歌凭借他绝对自由的通感力和无比自在的感应力,应运而生,适时而为,他把现代当成了唐朝,同时又把唐朝当成了现代,顺风顺雨,得山得水,成为杜诗精神最前卫的传承者和最诗性的通灵者,他的诗歌一篇接一篇横空出世,不可阻挡。
他“在草堂恰受航轩观宋代杜诗孤本”,获得《磁铁测量人心》的功夫,“纸上,一阙豪放如虎的宋词就把唐诗/送至远方。秋天的铁锤/在南邻反复敲打的木屋,木已成舟”,他的敏锐铸就了内心的细腻,“在恰受航轩,手捧一片红色的天/我被那根系在诗句上的秋水长鞭/驯服。一个通宵,一言不发”。如此精辟、如此意外、如此超凡脱俗的诗句,在他的笔下源源不断涌现,一位当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优异诗人,就这样活脱脱出现你的面前,我开始仰视他了。
他“在草堂大廨观杜甫铜像”,同样机智,聪慧,灵感袭来,由不得我们,必须正视而且我们也确实无法回避他的《忧郁脱身而出》,惊讶而又佩服,“缤纷了我来时的路/倾斜一度,我就能倒出来识别/那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是阴是阳”,他的驻足与顿首,让我们感知别样的喜出望外而又自叹弗如,暗自惭愧,“在大廨,逐渐肥胖的我就要步入唐朝/却怕踩痛你清瘦的韵脚”,这样的临场有悟,也许人人皆有,但在笔下成诗,唯他而已。
他已全身通透,思维透明,融入杜诗的照耀与衬托之中,如鱼得水,天马行空,他的自度能力使他的诗歌运作自如,哪怕“在草堂一览亭观塔”,仅仅只是“一览”,也会透视出格外的《群山缩小心跳》,让我悄悄察觉到了自己是何其渺小:“天上,地下,都挤满了幻想/在一览亭塔尖,我只关心群山缩小/一个人的心跳”。这样由表及里的“一览”,同样在杜甫草堂,在亭观塔下,哪怕重复多次,我也办不到,像他那样:“就像一直在缰绳打滑的梦想/总是拴不住/我的云,我的花,我的树”。这样的诗意透视与诗绪飞扬,在他的笔下,比比皆是,我唯有敬佩。
杜甫的诗,除《春夜喜雨》《月夜》《春望》《江南逢李龟年》等诗篇外,我个人特别喜欢他写李白的诗,《赠李白》不说了,“野人对膻腥,蔬食常不饱”,颠沛之状,如在眼前。我很在意是他的《梦李白》,其一“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其二“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里面的情深意长,有点“一厢情愿”的失衡感了。说明什么?说明杜甫的诗人之心,绝不低于李白。一个诗仙,一个诗圣,李白已名满天下,杜甫是货真价实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在他去世多年后,才慢慢获得诗名的。但杜甫的深刻,肯定与李白的浪漫,可以“平分天下”。
由此想到彭志强的诗,常常在阅读中遭遇异军突起感慨,一回又一回,我被他的奇思异想所折服,被他的鲜活语句所电击,被他的诡异意象所怔住,被他的神秘幽趣所俘获,说明什么?说明彭志强的诗人之心,应在时代之上,抒写在同代人的意念之巅,非常了得。
我读《春风扫——在草堂花径观花》:“春风正在草堂花径,清扫竹子/枯黄的恶名。/一地落花,还在泥土里陈酿诗句”,我服了。我读《围棋子》:“它一落地,便不再关心浣花溪水/抱着茅屋抵达何方,杜甫手持的余温/已深埋两米之下”,我憨了。我读《我的眼睛早已生锈》:“我的麻木是涂抹在青铜上的鸟/眼角流出的墨,与泪水含混不清”,觉得自己像个石器。我读《铜牛首》:“插上翅膀和风一起飞翔/一粒沙从此打开了牛壮阔的视野”,倍感自己酷似蚂蝗。我读《马蹄远——在草堂别馆观徐悲鸿<佳人>》“苦海有多苦/得先问问火/还有多少麻木没有被焚毁”,深切自责自己多么麻木……
彭志强的诗,如此生动、多端、巧妙、奇丽、异灵、丰富呈现,说明什么?说明他的诗人之心,不知不觉,也被杜诗扎实深邃的内涵所潜移默化而薰淘,而感染,而志同道合,而殊途同归。他与杜甫早已在社会洞察和人文认同上情同手足,在诗歌担当与艺术作为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是另一个时空范畴的诗歌兄弟,是另一个世界的精神朋友。在这个意义上,彭志强已然成为当代中国诗歌界独一无二的地理坐标,无可替代的先锋诗语符号,他的《秋风破》的存在价值和意义,远远还没有像被我这样保守的诗人所完全认识。我的固执是肤浅的,而他的固执,将在诗歌领域开辟、进军而拥有别样的洞天福地,那是毫无任何疑问的。
最后,我要回返他的《秋风破——在草堂茅屋故居凭吊诗圣杜甫》:“秋水在眉头泛滥。群树低头,歪斜的脖子/沙沙作响。大雁驾驶百万云朵和黄沙/从北方赶来,打破了浣花溪的凉意。”想起杜甫这样苦命的诗人,曾经在成都滋润过些许日子,好不容易,终归还是出现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那样悲凉的遭遇,彭志强超过表象,看得更远,更真实:“秋风越来越大,终究吹破了一颗/锁在茅屋的心。人去屋空,诗意咯血,/仿佛万里河山被开膛破肚。”是的,诗人的咏叹,早已让我望尘莫及。
这样长途跋涉的杜诗精神的追寻者,践行的正是诗人梦寐以求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现代人对唐诗继承与开拓的高风高节理念和孜孜不倦探索,彭志强特立独行,行进得很深、很远、很高也很广,他的诗篇缤纷而至,如期归来,一本《秋风破》将我们引领至一个至善至美、情态万千的当代诗歌语境,就我个人而言,虽然始终只能对他遥望其匆忙而远行的背影,但同时也可望在他的诗歌里面徜徉一辈子,并且绝不虚此行。
由此,满怀感激之情,向他的《秋风破》致敬。并且梦想在某一个进程片刻,与他同行,共同分享杜诗的深刻、高端与刚毅……彭志强,这位漫卷杜诗的卓越朝圣者,请在某个路过文君故里的时分,歇歇脚,我为你备上一份薄而不假的临邛好酒……
2018年5月7日写于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15 , Processed in 0.03705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