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2|回复: 1
收起左侧

2016—2017,一些现实事件,《嫖娼》等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4 03: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8-6-4 23:37 编辑

《萨德》

按住脾,秉烛,火燥变情调
西洋镜里翻查,去年的女人和
春的机警。节气里
“汝如夜明珠也”,返照
智商吃力地爬上光亮
口里牛角,心里牛冲
反复吹,像做了多个牛人的灵魂替身
终于灵犀一碰,蓬荜生辉
脾气里注入新鲜方向

核里打开的光源,照亮
权力的大杂烩,傻眼了
词之乱相,深陷想象
从大会堂到穷人的煤炉
反时针排演大观的人们,干扰了
他和她背光的做爱姿势
放飞的酒徒、屁民、商客和高干
都属于他的欲擒故纵
权贵们 任性,玩命者更任性

在骨折处转向,和世界
盲目横隔:傻眼里一股盲流
哦,政治正处于流通状态
挡也挡不住,流进他的紫罗兰焦虑
私器膨胀到意识的公共范围
一梭子,打开好笑,面朝背,背朝面
二狗憨货对恶爵萨德,一边受虐
一边施虐,空间变成时间的快感
只有战争可媲美如此消受



《醒来》


噩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死了二十一年
恐惧,已挖空他的肾

少年谁知死亡,红色、白色或黑色的面目?
可惜,死亡,已到中年

酩酊中面对面,他的故事,如何打动我呢

黑夜尚沐浴着当初的天真和无辜
一头撞进死亡程序,叙述的快和慢又有何区别

一枪爆头,他还来不及编好杀人细节
雪地上一滩红渍,似乎是别人的血

铁幕紧扣,一只五花大绑的兔子
喉咙干涩得,甚至滚动不了一个冤字

他跪下的姿势,老实得像我八岁的儿子,用不着
无限刑逼,在学校里,都是老师说啥就是啥

还怎么往下讲呢?所谓程序,早已不耐烦了

几千万在押的冤魂队伍里,他年青单纯
中年醒来,终于显得世故,他很奇怪一些人还在争议他的死

一切都是命,撞上杀人现场,碰巧他的好肾
偏偏,再撞上真凶,再碰巧一些良心,概率中复活

死亡必然,是几十岁还是几千岁,他不确定
有时随机,有时碰巧,有时通杀

这么多活着的平凡人中,他弄不清自己
是不是幽灵,背景上,他感到比死亡还惊悚百倍



《聊城》


光说,是无法指靠了
耳朵里一派耳鸣,高楼群一晃
感觉中钻进一座城,在中国
普通得像没有这座城
熟了的、糊了的、蒸笼里的、烤炉里的
话语里,事物仿佛全是食物
聊城也几乎是座食品城
饿的,饱的,酸的,甜的
说多了,都还得干
我足不出户就看到遍地好汉
在传说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干出事了上山当强盗
扯起打家劫舍打富济贫的
幌子,像酒店的招牌
抡秤分银,喝酒吃肉,干得很痛快
千百年下来,干得最好的
昨天,我才从聊天中得知
分封在冠县,依然保持着
强盗的坚挺,把生殖器擩到
人母的脸上,像一条狗
趴到女人的胸脯上咬食物
于是聊城不聊,沉默里响马
人子杀起,血溅五步
勉强维持住好汉的历史传续




《嫖娼》


余下十分钟,怎么进行
幸亏我,有足够的审慎
我甚至不会闯入梦中死亡
憋得再久,也决不会率性而出,信口雌黄
忍住,比一头撞出车外摔死强
超然,沉默,像去势的太监
但不动手,怎样快速完成这首诗
或者只做不说,埋头刨根问底
无奈这排女人,实在激不起情动
带我来的两个朋友,一会儿就没影儿了
再耽搁,谁信十分钟能完成一首诗
弄出点想象吧,色情一番
像飞机飞越巫山,喷下一片云雨
任何一只,雪白的手
都会像接钞票一样揽住想象
为了不尴尬,我踏出这十分钟
到想象外转一圈,我的诗才
很快就在印象里把这片白色建筑描黄
好了,别讽刺我的踌躇了
这两个家伙,肯定已经完事
一个搞火箭,一个搞环保,行动效率
比写诗的高得多,他们或许
已穿越红灯区,在这首诗外找我
但我怎么摆脱这首诗的纠缠,特别是
便衣警察还没登场,我生怕
一走出这首诗,就像一条倒霉的鱼
完事者走了,无辜者刚上钩



《反光》


等待的“咔嚓”声,折磨着
我们的脖子,像僵硬的闸刀基座
多少人手拉手,搭成人墙
试图用萎地的阴影阻滞时光
在幻觉里,空出历史一格,做为
永远的缓刑,为生命留白

温文尔雅的屁民,在自己的房子里
打磨幸福,十字绣鸳鸯
养一百多种花,琴棋书画
即便遭遇轰轰隆隆的机械化拆迁队
背后还有三个一万步。然天不容身
他退无可退,只有上前半步,替天行道

杀人者,喷出潜藏深处的雄性
射钉,我一直听成射精
这世界最怕的是怕,亮出家伙
走投无路时雄起,喷射一道光
英雄是一种气,众口中传染
只有死亡之专注,才称为神

汹汹,声音密度,插旗不倒
但鬼头刀还是游刃有余,配上枪
无灵魂的人,不断填充坚硬之物
却对任何硬度保持警惕
牙齿、钟声、骨头相撞、幽灵拍窗
陨石落草、骨灰瓮在时间里爆裂

直到我断裂,预言才落地
连北高营的红叶,都染着妖类的血
反反复复,都不会错,“反人类
当然要大小通吃,一丝不苟”
“这个秋天的血腥味儿还不足
一般情况下,还要把器官一起吃掉”

好酒,真沉着,好月,亮如天堂
好汉上路,我等唏嘘
不喝下这一杯,不完成这首诗,他就阴魂不散
月光如水,时光还在继续
为了让他看清,我抹掉超验痕迹
所有的黑暗现实,都在今夜反光



《原色》

稚嫩的眼睛里,黑暗
呈现为红黄蓝色
大人们晃啊晃啊晃啊
世界的口,张着
要画,就画得像彩虹那么大

语言化成水,渡我上西天
疯狂只是混合的故事梗概
划了多久,又转回来
穿越童话中的彩虹门,地狱
在现实中竟是这般鲜艳






《胡长老》


等了很久了。你仿佛已入了先贤
所有弯曲的时间,拼成一个圆
圈住的事物,黑的白的,方的圆的
统统销毁,平地起青烟
末日信号,万里一览无余
积攒一生的几两价值,瞟一眼万吨价格
上路了,一去不归
这些黑洞边缘的软毛发,有可能
携带一些信息,从终极监狱逃逸

烟化多少血泪良心,随风去
慨人生苦短,刑期漫长
肝胆俱裂,撞开此地无门
一头精神白发,像巨石板上犁开的浪花
一路走到黑,是根的事业
树根、石根、尊严之根、种族之根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明天尚在口中传递:“快了,快了”
而死亡还在坚持中性的沉默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6: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NETTSAW!谢谢众版主和诗生活放行!

添上一首2016年8.8日七夕节,为连云港反核废料事件而作的一首——


阴差阳错

阴差阳错,合抱一个极端
推向颟顸,冒领一系列瞎话
本来是个极美丽的星空之夜
爱情被神话重温,和少年憧憬
欲合谋一个蓝色高潮
它却撂下挑子,放弃与蠢货的格斗
八成,是要往银河里跳
怎么说都不成,非得篡改传说
硬着头皮摸一次彩
肉墩墩的臀部感觉,一扭
就迷失了心机,设计的埋伏
将中不中,斜刺里兜圈子
次第亮起的灯,惊起一群喜鹊

掐一掐,只有三成,宇宙真理
反过来把傻帽往极端推,一屁股坐实
生拉硬扯,左拥右抱
收到一星团光耀,七夕何夕
扬首吞下历史,吐出神话
什么卡住了爱情和幸福
今朝有酒,今朝长醉不醒,直到他们
终于要挖比星空还要大的坑
填上魔鬼咒语,媲美上帝墓丘
今夕何夕,有人从云端、从鹊桥、从灯红酒绿
从刀刺一般的鲨鱼脊骨上,跳向街头
憋足的爱,久违的高潮,生生喷射一次
说是牛郎或仙妹,都当之无愧

2016/8/8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2 07:54 , Processed in 0.03353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