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2|回复: 2
收起左侧

七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6: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西左



那朵飘忽不定的云,写着我的姓氏

1、
外祖父死后
他栽下的麻柳
被木匠们的锯子
锯出斜飞的泡沫

就是这样一条木质的河流
他们似乎要从它的里面
打捞出一条
沉入尘世久远的船只
交给我的外祖父
这个先于我们
在人间尝遍各种悲伤和孤独的男人

我们在后山为他立碑,填上姓氏
做为他起锚的港口
他一定会航行很远,很远……

但他坟头弯曲的草
虽然一年年接过我们手里的大火
却仍保留着他在人间受过苦的证据

2、
村东的竹林
叶片像家禽的翅膀
风吹来就拍打

村南的一棵棵桃树
像一个巨大的工厂
每年都会生产出
那么多,输送往天空的云霞

村西是一块墓地
雪融化后
那些墓碑
是我的亲人
被慈悲洗过的脸

村北的大路
有一张张
通往别处的地图
每一个地名
都暗藏金矿和罂粟

村子中央
有一口水井
日渐干涸、枯竭
仿佛人的眼睛
悲伤的木桶和绳索
不断往里伸

走出南门村
走出赫章
去异地找我有价值的人生
我就带了一把土
做唯一的行李

故乡呵
辗转于佛山、上海、无锡、厦门……的途中
只有那朵飘忽不定的云,写着我的姓氏
在有月亮的晚上
我却将这把土攥出血

3、
她不会把苹果树落下的花瓣
当成上帝顽皮的孩子
我的母亲,她在苹果树下哼着小曲
小曲像容器
盛着她脚下苹果花细碎的香味
她像一个刚被一个男人喝了几口的酒瓶
体内的汤汤大河,才变成小桥流水
流水,把她的衣服磨破,头发磨白

他埋怨生活不如意。那个泥瓦匠,我的父亲
他把他的命运砌成一堵堵无法逾越的南墙
如今,他的腿瘸了
那条瘸了的腿,只因不断向生活下跪

我是听到他们喊我的
在二月的某个早晨
我全身湿漉漉,像一片被露水打湿的草叶
当我从她的子宫里出来,一座神的宫殿
我看到他们眼睛里噙满喜悦的泪水
那时,我尚未习得人间词句
用哭声回答了他们。没想到那哭声
却诠释了大部分人类的一生

                  2018.5.29




在树下小憩


从叶片中漏下的阳光
反射光的玻璃
哦,地下的人类
用格桑花写了一首首
泥土芬芳的诗
鸟鸣辽阔
风儿将我的听力
吹成坟头上摇曳的青草
我眼睛里的河流,微微荡漾

                 2018.5.17




山中


有松针
将漏下细雨的天空缝合
有潺潺溪水,来自云的寺庙
有鸟鸣,把在尘世滚打的心
切割成蚁类
有风中的草木,既暗合人的命运
又放开琴瑟的喉咙
有叶片,像一封封信
但寄往人间的地址不详

              2018.5.17




望星空


宇宙的转动轴藏于隐秘之处
星空如迷宫,转世的流星
是万物的灵魂找到出口
站在楼顶,融入黑夜
身影,比风和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更薄
上弦月如刀镰,用来割断离别
薄情。楼下,万家灯火
悲伤和失望够多的了
我只愿沉醉于美好的事物

                2018.5.20




水竹记事

客厅里的水竹有瓶为根
我初生时,定有人
为我栽下一棵树
仅让我有根可寻
客厅里的水竹枯萎了
她来过,我对她说出
那些认真而用力的话
头发便一夜间白了
客厅里的水竹换了新的
透过叶片上的虫洞
可将世界,生活和命运
进行窥视

                2018.5.21




瞬间

新闻说某地火山喷发
某地,战争如饥饿的狼群
有人死去,有人无家可归
苍蝇和乌鸦是人的灵魂
窗外,天气忧郁
起伏的群山,是水的肋骨
整个夏天,我忙着
把泪写作宫殿
让万物找到慈悲的宝座

               2018.5.22




此刻

鸟鸣,这声音的网
又成功打捞起
灵魂深海孤独的鱼群
吹来的风,像箭
行走在大地上的人们
一条条破旧的草船
青草上的露珠
星星落下的碎片
此刻,想一个人
很危险

                2018.5.23
发表于 2018-5-29 17:2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沉醉于言说而虚构的幻境,身份在梦境中构成:男人,女人,儿童,青年,老年,胜利者,失败者。
发表于 2018-5-29 20:27: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考古证实最古老的船是把木头掏空,那时还未进入铁器时代,要掏空一截木头不容易,需先用火把木心烧成炭,再用石块砸。可以想象最古老的棺木可能也与造船相似,这样看第一个的"船""港口"就比较顺了。个人觉得"他一定会航行很远很远"这句放在整首陌生化的语境里有些刺眼,可以再变化下的,参考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8-20 11:13 , Processed in 1.03532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