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6|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停车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5 13:2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蒲公英>



低矮的苦蓿,朝着山坡方向爬
生长在同样低矮的丛草中间
你需要很费力的
将它们一一辨认
也许到了傍晩的时候,你才能捎它们回家
掐掉根部,择去泥土
你一遍又一遍的冲冼它们
这是它们短暂生命里
最后一次接受冼礼了
以前是雨水,这一次
是雨水深埋入地下,又被打捞回人世的水

2018/05/08


<渔>


捕渔之人很早就出发了
从黑暗里出发
从江的一岸出发
双臂屈拉成弓形
双臂之间蓄满了力气
在江的中心
他撒下了一张很大的网
风吹着小舟
江水拍打着小舟
鱼儿簇拥着小舟
鱼儿在网间拼命扑腾、翻跃
活动范围越来越小
鱼儿与鱼儿的身体
越靠越紧能听到牠们之间
噼噼啪啪相互撞击的声音
日出以后,渔人心怀感恩
把从江水里打捞起来的生活,带回了家

2018/05/10



<咒语>



细密的雨水,是最没有思路的
它们随意下到任何一个地方
直行的火车,是勇士
也是莽夫,日夜奔突,却只遵循即定的轨道
广袤的天空、大地,也是
安于现状的
它们把万事万物裹挟其间
不悲、不喜,也不怒

2018/05/11



<烟囱与天空拔河>



作为一条比赛用绳
浓烟滚滚在向
更为广大神通的天空方面延伸。
烟囱则固守城池,岿然不动。


我看见的比赛,陷入了僵局。

2018/05/12



<也是一个菜市口>




前面就是菜市口
磨刀的仍然磨刀
卖吆喝的还在卖吆喝
后面追赶上来的有
明清之风
问我,城墙多厚
护城河有多深
我手指着青天白日
嘴里哼唱一曲
伪满小调

2018/05/12



<一场足球比赛进行中>


草地是事先描摹上去的
鸽子和彩带游移其中
身体被推来搡去,球员们
目光一直在围捕
一个星球的黑与白


不明真相的观众
上帝般倏的站了起来一一


但,裁判的哨音没响
谁也别想从硕大的网袋里
捞走什么

2018/05/14



<给父亲走坟时所见>


山坡上太过拥挤,坟
漫延到了下面的山沟里
我数了一数,还有六、七座
小土包等待着命名
正值野草疯长的季节
埋没着的众多尸骨,为此
提供了丰足的养分
几辆运土车,从山中
一个接一个奔跑出来,卷扬起的尘土
一遍又一遍覆盖到了坟地里
我看见的几名庄稼汉,在毗邻处
在田野间扶植秧苗
低下去的腰,一直没有挺直起来

2018/05/14



<初夏的银杏树>



与已经枝繁叶茂的其它树木不同。
与深秋里浓郁的黄不同,
这个季节的银杏树
肢体单薄,叶片稀疏,直直的
冲天生长让它们
躲过了人间的许多闲言碎语。
立在街道两侧,很少注意到它们
既使风起的时候,也忽略了
银杏树悉悉簌簌的警示。
雨水突至,人们疲于奔走
行人们把从脚底下
飞溅起来的水花
和这一棵棵银杏树,加速甩在了身后。

2018/05/16



<老鼠>




恨死那只老鼠了。
它猥琐而狡捷。
真实存在,又影影绰绰。
你稍不留神的时候,
偷走你的粮食、补品和恬适的心情。
可你总也搞不清楚它
藏身的洞穴到底在哪。
为此你,翻箱倒柜,
查遍屋子里的每一个死角
为它,设置了一道道机关。
但这只可恶的老鼠,就是不被发观
从来没落入过圈套。
好像在跟你玩一个戏虐的把戏一一
你一遍又一遍搜寻,它
一次又一次躲过了你的搜捕
一次又一次的,把你所依赖的东西搬走。

2018/05/17



<母亲的一双手>



母亲反复冲洗果实。
被你干净利落的统统吃掉
有色有味的记忆,
在你身体里迅速漫延。
红泱泱的西红柿,青脆的苹果
你从小到大吃的最多
你的血液中,很多营养成分
均来自这里
来源于母亲的一双手。
现在,这手虽已失掉光泽几近干枯
但它仍然为你,
清洗出了你最喜爱吃的味道来。

2018/05/22



<角马过河>



电视机里数不清的角马渡河
(为什么一定要渡河呢?)
鳄鱼们瞄准体弱的一些
作为捕食对象。
我看见的鳄鱼,厮咬住了角马后腿
将其拖向河流中心。
可怜的角马殊死挣扎,搅动起
一阵阵悲壮的漩涡
好像要带着血色的肉体,从
屏幕里面蹦跳出来一样。
此时,很多的同伴均已上岸。
牠们得到了暂时的安全
与食物,悻悻地望向身后河流
恰好与屏幕外面的我
形成了某种对视一一
河水一直流淌。
而我坐在电视机前,依然观望。

2018/05/23


<四叶草>


采到四叶草的早晨
他感到无比幸运。
阳光刚好,露珠闪亮
轻风拂面,十指之间
充满了喜悦的颤动
袖管里,粘黏着泥土的气息
一步一站的,他把它
捧回了家。之后几日,他小心呵护
浇水、施肥,辅以阳光、温度。
然而幸运草,并没有幸运的
存活下来。在另外一个
天气的不错早晨
他把这株枯萎、凋蔽的四叶草
交还到了原来的土地上
在众多的三叶草中间
在一块竖立起来的小木板上
他刻下了:“生于幸运而卒于幸运”的
哀亡之词。

2018/05/25


<春深>


阳光很足
风吹柳枝


风吹柳枝
抽节的时候
也在吹树
吹树下的行人


吹树上的麻雀

即将落入麻雀口中的
幼虫


幼虫发育良好
并不知风为何物

2018/04/26



<铁匠周爷爷>


那时,他每天拎把大锤
在烧红的铁身上,反复锤打
那时,经他打磨过的铁
柔顺、光滑,焠变出
一张张为世人所需要的模样
经历了岁月磋砣,时代更叠
铁器上,锤打过的痕迹
早已经模糊不清
但我还是能时常梦景到一一
周师傅赤裸上身,站在
炽热的火炉边
抡着臂膀,叮叮铛铛打铁时的情形

2018/05/03


<停车场>


城市里的汽车太多了。
你想把车
停到半空中。
你指着偶尔飞过的鸟儿
分辩,这是我的车。
鸟儿不会因为你
一时的错误理解而停顿下来
牠们继续飞。
停车场是牠们眼中
一片茂密的林子,
或者一块丰绿草场,一且找到
投入进去牠们绝不再想
返回人间。

2018/05/07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4:15 , Processed in 0.03498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