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7|回复: 0
收起左侧

丢失的扣子(组诗)/李永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5: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丢失的扣子(组诗)

无量之物

每次看天象,都会若有所思
天象是一种情绪
谁都无法洞察。落日因空旷而抽象
明亮与黑暗,都是无量之物
复活在时空的弧线

这样的时刻,即便有风
宁静,也不如倾斜的椅子上
一只微醺的猫
我以一种情色的视角
看待这一切

生活,比不上归入器物的水
人流中的影子和悲欢
是没有叛逃的花瓶
我混迹其中,期待一场大戏
起伏的情节

这样的表演,像阿布拉莫维奇
手指上,跳跃的尖刀
每一次呻吟,都有一种
失去知觉的快慰


旧事物

我的天空隐于屋檐,作为回应
江南在下雪。
那么多的故事,都完结了
我的今天,绝不能半途而废
蜻蜓来到,少女的领口
她扬眉的酥手
在雪中,勾留一片残枝
落在荷塘。多么快活
说起旧事物
这些年,习惯于袖手旁观
对人事,多了一些疑问
对天意,却深信不疑


落花之苦

桃花不销魂,流水的去向
该与谁言说?
岁月静好如碧柳
如果所有的事物,都动了真情
那一场夜雨
就会让亲人,回到故乡

这么多年了,你辗转江南
在每一次瞭望中
学会隐忍,学会在默默无言中
拥抱孤独。梦里樱桃
红过了鸟类的天河
你对每一粒酸甜,都深怀敬意

此刻的阳光,多么安详
该有一个人,接近空寂的黄昏
为你送去一杯咖啡
仿佛一湾浅水,晚风拂面
落花之苦,寸断愁肠


五月的小巷

对着五月,我轻声呼唤
把寂静和思念,从小巷引出来
在这嘈杂的小巷
五月,有一种潜在的风情
可以治愈,这个季节
无法掩饰的忧伤

沿着这条小巷,一只蜻蜓
打扮入时,漫不经心
走向涨水的河边
多像当年,我的邻家妹子
一会儿戏水,
一会儿洗衣。婉约的情趣
如蜻蜓一样光泽

小巷之外,草色无边
那些紫色的微波,多么悠长
始终保持一种
暧昧的姿态。仿佛欣悦的音乐
在一片安详的时光中
咬伤了我
漫不经心的鞋面


鸟类的命数

偶尔一枚风筝
像一只乌鸦,飞向榆树的高处
又缓缓落下

这只是一个生活的细节
谁也不会在意

混迹于鸟类的世界
无论怎么挣扎,一枚风筝
都难以寻求,天空的真相

这么些年了,秋风一走神
那些色彩,就由蓝变灰

我已经习以为常,以至于夕阳西下
我也会当成一个
小小的奇迹。赞叹不已。

一只喜鹊说:自从有了乌鸦
榆树就不再安静
我的世界,少了天真

是的,人类赞美的高度
对鸟类而言
无疑是一种失败的命数

比如,某一天我路过孵化园
突然看见一只乌鸦
是的,就是那只喜爱榆树的乌鸦

徘徊于自己的影子
始终没有走出,秋天的情绪


某种剧情在延续

春风吹破了梨花。人间风月
也随之而破。
破是另一种立。就像春江之水
潮涨潮落,难以分辨音律

世上已没有什么,奇异的春色
一切貌似迷人的幻象
都不过是,某种剧情在延续

一场梨花,一场雪
连蝴蝶也放弃了
对斑斓的思考。我更看不清
什么才是真正的闲愁


冬日偶拾

冬日是一艘小舟,没走多远
又回到了庭院
墙外的高枝上,梅花纷纷
这种随处传播的消息
是季节的反动
还是鸟类的一种生存状态
我不得而知
那些鸠占鹊巢的信仰
从空中落下
有的丢在乡间,有的
相忘于江湖,有的入水而去
悄无声息......


生活的棋盘

在生活的棋盘上,我知白守黑
与时间捉对厮杀
经历了无数个回合,浴血奋战
手上的兵卒,已所剩无几

更多的时候,我旁观他人对弈
侧耳倾听,远方战马嘶鸣
马蹄展开的风暴
在无边的旷野席卷,蔓延......
林中的夜鸟,惊恐不安

在这橘子般的黄昏,苍山欲暮
尘世的烟火,时起时伏
壮怀激烈的落日
像一个乱世的英雄
他的思想,总是那么偏执
荒谬,充满敌意

他的身后,卵石和野花
犹如一条大河
拥有的神秘武器,可以给予那些
忽明忽暗的日子
致命一击

日月有序,生死无常
胜败其实无关紧要
即便是一个残局,只要没被俘获
马过南山,峰回路转
十步之外,又是一个柳暗花明

你看那些,挤满方格的棋子
不谙格局,始终无法进入
某种预设的立场
一个优秀的棋手,见招拆招
每一次落子,都绝不假借于人

棋局人生,黑白相间
何处不是劫?
如果没有一招致胜的绝杀
劫开劫应,积小成大
也不失为一种,战术上的选择

棋子依旧,而棋局诡异
局外谋生,我醉心于一场酒局
对危机四伏的棋局,下一着
该如何落子,全然不知
但我随时提醒自己:落子无悔


丢失的扣子

有阳光切削的,一块庙宇的石料
足以征服天空
仿佛印加贵族的领袖
抛一把阳光
一个城堡,像一枚绣花的扣子
别在印加王国的衣领上。雨季来临
这里万物青翠
麦子和天梯,成熟在秋天

如果你是天梯的第一层
就可以捉一只黎明的蝴蝶
献给早起的火鹰
那是一种伟大的爱
写在一个王国的旗帜上
“赐予我们,
犹如一轮巨大的明月。”

我选取这样的角度,仰望一面
遗存多年的红墙
在时光的缝隙,可以找到
士兵的火枪、战马
走失多年的灰姑娘。万古长风
抓不住乌鲁班巴河
委婉的沙滩
我如何辨析,流水的去向?

从秋天进入陈旧的高楼
封闭的空间,是一堆火柴盒
抑或曲奇饼
被秋风一遍又一遍亲吻
黄褐色的宗教
透出窗外,在一条小路上
无限延伸

上帝说,一切都会消失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残缺的脸
让一段缓坡
失去了倾斜的角度


鸟类的椅子

鸟类的椅子,坐在一排竹筏上
坐着一个天堂的歌手
无论以何种方式弹唱,桥下的流水
都自成节奏

多雨的季节,湔江河畔
总有水鸟一样的姑娘
她淡妆素雅的脸,像一张唱片上
反复转动的音乐
我读出了,杏花般的往事

清风摇晃,是我的快乐
水鸟嘎然的叫声,像落日的叮咛
抹在黄昏的街灯上
没有记忆的日子
与其说时光苍老,不如说
草木精致


立春随想

散花楼下,春雨醉了杏花
十里香风入了怀
你的袖口,铺满人间锦绣
闲来对月,一寸风流
待花开。也不枉为
一次春天的主人

你的春风,吹成了一场白雪
这是何等的无奈?
因了美人美酒
我的人生,已淡出春天的视线
渐入无人之境
头顶明月,是一种选择
足行草木,也不失为一种向度

明月楼上,潮水涨落
只是一种,视域的变幻
谁也捉不住真相
鸟影是落日,还是落日是鸟影
虚与实,在一段红绸上
足以得到验证

送仙楼前,剪烛玉户
春宵何其短。一只蜂鸟传书信
你手持明月,顺江而下
必有一场江湖夜雨
与天地相生。桃红柳绿
满园春色,任凭领略
还有什么愁绪,不可言说?

有多少告别,就有多少伤怀
时空之旅,谁也说不清
那一条道路,才能找到一处
温暖的水洼
山高水远。时间永恒。
也不必太认真……

这一年……

这一年,我翻箱倒柜
也没有找到一点,值得歌颂的时光
秋风吹来时
我把椅子,转了一个角度
坐西向东,无意中有了
一个吉祥的方位

这一年,我从七楼走下三楼
将每一级台阶
每一个脚印,尽可能收拾干净
如果仍有一些污秽之物
让你感到不快
我只好说一声:实在是抱歉

这一年,我身不由己
把一张光鲜的果皮,削了又削
已看不出一点矫情
把一个口袋里
乌托邦一样的梦,彻底清空
从生活的原点出发
马踏骄阳,我远走他乡

这一年,我回到了南山的低处
看风视水,看不清时务
却看见了鱼腥草、
麦冬、一枝蒿,柳树下的老井
一朵向日葵,顾影自怜
垂向自己的黄昏

这一年,我少了一些
事不关己的电话
多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
一个问候就是一分人情
我有点担心,欠下的人情债
永远也还不清

这一年,我所读之书
越来越倾向于,个人的命运
是否关涉亲人和国运
那是时间和哲学,回答的问题
于我而言,所见之物
每一个故事
似乎都缺少真情

这一年,我看了不少谍战片
看过就忘了。除了短暂的刺激
只留下一点疑惑:“为了一种信仰,
而牺牲另一种信仰.....”
为何是这样?不觉悲从中来

这一年,我走过的路口
事事如棋,但看不出什么新意
人情似纸,我却看穿了
几乎每一页。吹进窗口的风
透着脊背的凉
但柔软而冰凉的风
适宜处理不怀好意的鸟叫

新的一年,太阳又出来了
一缕春光牵手
我走过陌生的湖边
花开之美,并不比去年逊色
风中的水草,摇头晃脑
像一群少女的,一串气泡
不断地冒出水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9 01:12 , Processed in 0.04057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