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2|回复: 0
收起左侧

对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9 17: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省堂 于 2018-5-21 08:55 编辑

故国

我的父母早早
葬在这片国土
我始终是一个儿子
而无法成为一个父亲

我不断变换生活方式
我劳作
从白天到夜晚

我的国家教会了民众
如何用嘴巴
杀死一个叛国者

我们从不愚昧地
动用枪或刀子

无题

像水手
划他的船桨
寂静漂浮在夜色之上

对白

早上,
路过金带路教堂
你心中听到
上帝冲着你说了一声
“你好!”
出于礼貌,你回答:
上帝你好
这是两个陌生男人
最深情的对白
尽管十分简略
但这已经很好了
你心想
上帝一早就送出了
他的祝福
他今天将有得忙了

害了相思病的早晨

这个早晨
我想你想得厉害
十多年了我孤身一人
没有明确去爱谁
我以为爱
已不是必需品
就在刚才我经过
烟草店旁的取款机
从里面抽出
五张百元大钞
一些为了对付这个星期
顺便晚间买一个杯具
我想你想得厉害
几乎快要发狂
十多年了
我丢失了爱的踪迹
我唯一明确的
我是孤身一人
并不需要双人杯
喝茶或饮酒

无题

除了锤子
你能信任什么?

当眼睛制造了它们
并无其他意义

相信你的选择
不要只写疯子诗

做一个正常的男人
然后去拯救你的生活

疯子诗

清早,我披散着长发
光着脚丫
走在二环西路上

对面一个漂亮的女孩
将我仔细观瞧
就像在商店里光顾一件
她感觉到奇怪的商品

世人也许认为我是个疯子
但我猜她是一个
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孩

我一直做错事

我一直做错事
但我的母亲
没有教过我做坏事

我生活的这片土地
什么都能生长
甚至死亡
也可以讨价还价

有时这个国家
被一只木塞子
塞住了耳朵

你受一次教育
就等于
听一次公众说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5 00:39 , Processed in 0.07508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