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7|回复: 1
收起左侧

水生芳华芳自香(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23:48: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生芳华芳自香(组诗)



                  王居明





         洗不去的血腥启蒙



刀上舔血

庙堂里总有一株不息的高香

淬火手里的兵器

不是屠刀!

在成河的血流中,人血

洗出你的威名,“人屠”!

压住《史记》里所有的血腥

许是血腥太浓,或是挑战

无阻挥刀的疲劳,砍向大地的军刀

镬开大地的皮肉,武安堰渠

看什么才是大地真正的血脉:



柔而无形的鬼,在挥刀下

也能训练成兵,淹了郢都

长刀回鞘,本质的是

人,被不同地命名!

在土地上行走的生命

最终回到土地中,穿过

千年岁月的尘埃,洗淡

大王旗上的姓氏。今天还在滋润

三十三万亩田地!不知

会否洗掉人血染身的血腥?

白起,我想这是你未死留下的忏悔

此刻,你的名字多份青绿!



      2017.12.22.



白起,战国时期秦国人。今陕西眉县人。



     

      都江堰,活着的李冰父子启蒙



马背上的刀戈

信仰的锋利似乎镀烙

用人血清洗出血淋淋的震慑

封心比封口要难!

民生,才是上帝铸就的秤砣

学说就是捆仙索

也要秤出个量量斤斤

王冠下不朽的谈论,怎样

会有新鲜的人血吸食!

下战马行走在蜀地,李冰父子

在铁蹄声渐渐远去里,没有清洗

没有塑造秦王的思想和形象

只是用自己的生命,深深地种下民生

比白纸上文字的忏悔更能入心

比超度亡魂的道场,更能入髓

比热血沸腾的口号

不知击破了多少衣冠禽兽的虚伪!

都江堰,这惊世的手笔

《史记》也不敢多说几句

都江堰,李冰父子不朽的忏悔

二王庙里不息的香火,代代叩问

王冠下人面马灯,何为王道

帝王将相天子章呵,写就你们自认的不朽

留给后世你们饮食人血的累累罪恶!



        2017.12.24.



李冰,战国时期秦国人。今陕西眉县人。一说山西人,无据可靠。





          四为启蒙



天圆地方的世界里,打下的四根柱子

乾清宫中的栋梁,都是速朽的木头!

能不怀疑这样的神力

不是迷狐岭上的狐狸破迷而生?

四“为”的世界,是人的世界!

所以庙堂上的法会,在君为臣纲里

诵读一场“仁”的空文:

“闲来无事谈心性,

临危一死报国君!”

立在天地间的四根柱子,在关中

构建起“人”的风雨亭: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在躬耕力行的验证中,瓦解

高台上体面的呐喊!

比行为艺术还要艺术

更有超前的杀伤力:空喊误国!

实干兴邦!

井田渠,至今流淌张载的四“为”。

灌溉田地里的葱郁

谈靖康耻更显多余!

悔青了肠子的臣子恨

也是没人购买的陈年香肠!

再白的鸽子,都是会飞的

毕竟是鸟!



         2017.12.25.



张载,北宋人。祖籍河南,生于西安,落户眉县。北宋理学一派,开创关学一支。





       活在大清,埋在大明启蒙



时序才是哲人真正的开山祖宗!

想忠恕,思感应,念慈悲

都有不朽的十字架

引后来者献身立名!

乞丐的王朝,李柏

你只是捡了个秀才

倒塌的是,你的年华正好盛开!

在“忠”的绳索下,卫道

一件精美的牛角尖工艺品

正好盖住你的迂腐。同理

“奇服诡行”的前卫

正好盖住你一生的贫困潦倒!

这样的折磨,荒诞的是

还不是留个大清的发型!

四十年后的反省,后生谈不上可畏

五柳柴门第一家的自封,无非

是想擦去贫穷的心酸泪痕

有个干净的面容迎往来路人!

其实,张载离你已是很远

确定的是那渠,你的饥饿给了你的功绩

也算是一个正面的迎敌

耕读的小船,在饥寒的波浪里流离漂泊

理想屈服了生存的经验,刺激

你还是一个人!

留下的诗文,更像诡辩:

性感的理想,骨感的生存!

明朝的服饰石像,脱节文字的生平

这穿越的针

活在大清,埋在大明

直刺破“忠”的浓血

问后来的路人,什么才是人!



      2017.12.25.



李柏,字雪木。明末清初陕西眉县人。李柏,儒道,算不上儒家,离真儒,心性不够。孔子的思想中有天人合一,应天变时的思想。故云:“仁者,人也!”著有诗文集《槲叶集》。



           水生芳华启蒙



十年寒窗,悬梁刺股

学富五车,才有门庭荣耀的资格

唯有读书高的上品,只是眼睁睁地

看着城头变幻的大王旗

无非念经一样地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的“仁”里,人都是白骨

造就“唐塔汉井朱踏圈

清朝手里凿罐罐”!时光

满是人血地穿梭和行走

杀戮变换的姓氏,民生

依旧跪乞苍天开眼的恩典!

这样的血书,自称的龙

本来就是兽脸,血腥不出人的面孔!

水,民生的血脉,在干旱的年馑

田荒民死换了天!

庙堂里,喝的是人血

偶尔还有几桌的满汉全席

这样的凶残和光鲜:

千里做官,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吃和穿!

袖手谈论的社稷,不觉嘴困?!

政绩,无非是官样的文章累了案头

只有你,梅遇

把足迹留在眉县的山野田地

认知天泽于雨,地泽于河

地富于河的经验里,兴修水利!

十年任期,擦去三十年无举人的羞愧

一县父母,比诗云子曰

都是些实实在在的干货!

奇怪的是,没心思写一篇文章

弄个主义或高妙的标题站台自己

谈自己的高尚,超越上帝!

老实到不会欺神,只把民生

写进自己的灵魂里

看,梅惠渠

今天依旧流淌着你的芳华

捐俸修渠,惊叹的是

你不是党员!





        2017.12.25.



梅遇,字品章,明末清初江西南城县人。康熙三年任职眉县知县。在任十年,兴修水利,鼓励教育。清洗了任前三十年没有举人的尴尬!





           水竹居启蒙





梳着辫子离开京师大学堂

回来后,满眼都是剪了辫子的发型!

谈治水,比谈主义

更能走进老百姓的生命

左手烽火,右手硝烟

滚烫的日子,炙烤你的水利!

夜空北望,北极星

难道不是境外的光芒?

狼烟里,嗅不出纯洁的幻想

满街的声音,谁会说自己是个戏子

用假唱吸粉!精心的关中八惠

写下治水的人生!

抱病亲临渭惠渠渭河拦河坝的合拢

东望长安,飞满“九一八”的歌声

治水才是你最好的救国!

“德器深纯,精研水利”的建设

爱国最大的实用,比那传单上的主义

更具民族兴亡的责任!

谈世界,在破和立的喧叫中

阴谋和龌龊,都有体面的人形

谁在真的谋害贫弱的生命!

日本肆意的铁蹄,还嫌践踏不够

真的就能偏安一隅?

远去的真相,揭与不揭

镜子,明亮地埋在肚子里!

主政支持你的杨虎城

出国归来去了重庆!喜庆的地名

遮不住历史心酸的泪痕!

散尽家资截蛟龙,

何须骨灰示忠魂!

渭惠渠里欢腾的渭水

是你民生滚烫的热泪

纸里的主义,哪个配得上你!

有些迷,时令的语境里

不解,只是迷了那些无头的苍蝇!

李仪址,为民服务的高碑

怎么不懂自立?!安静地倾听

未死立碑的煌煌高歌,耻

把脸红标榜成关公!

你这清末的生人,纯粹到之谈人!

留下的水利,没有漂起一具白骨

只有沃野千里的四季丰硕!

“殊功早入河渠志,遗宅仍归水竹居”

高雅到“局”或“长”都成了俗称!

只留下渭惠渠里的吟唱: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2017.12.25.





李仪址,清末民初陕西蒲城人,中国现代水利先驱。毕业京师大学堂,留学德国。



注:“德器深纯,精研水利”。国民政府的褒奖。

“散尽家资截蛟龙”,曾有参与渭惠渠建设者生前说,蒋本嘉奖李仪址的,没想到到西安,就爆发了西安事变。蒋也没有来到眉县嘉奖李仪址,渭惠渠也受到资金的影响。李仪址变卖家资,终使渭惠渠贯通。

“殊功早入河渠志,遗宅仍归水竹居”。于右任为李仪址题写的挽联。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出自清张英诗《观家书一封只缘墙事聊有所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1:2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零!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8 17:26 , Processed in 0.03594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