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7|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卓文书虫主题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卓文书虫主题荟”
.
杨然/文
.
【由来】

没想到在2017年夏天,我于无意之间闯进了平生第一个自己的“作品分享会”。这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事实上自去年以来,一位著名诗人就先后两次热情提出由他出面在成都为我举办这类活动,只因我太懒憜,未成。不明真相的朋友还夸我“低调”,好在我始终闭嘴,不开腔。哪知普天之下,热心人永远不止一个,我的作品分享会还是不期而至,说来话长——
6月8日,得詹义君微信:“杨老师好!卓文书店的李总和一帮喜欢阅读的朋友搞了个书虫会,昨晚首场活动是任洪渊教授的诗歌分享会。李志希望近期做场您的诗歌分享会,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李志原为邛崃文联主席,现任新闻中心主任,由他们出面搞个我的作品分享会,举办地就在附近,用不着淘神费力跑多远,我自是乐意,所以回复“可以”。
詹义君与我交往多年。前不久邛崃成立作家协会,他当选为副主席,热衷于诗歌活动。见我回复,他也高兴:“您能答应,太好了!您手头还有没有诗集?提前给一些书友,让他们先读一读”,这个应该,即问“要多少本?我放在家里的,好准备”,“20来本吧”,“行”。
6月21日,夏至。得詹义君微信:“具体时间您定,最好不选星期三(有朗读者沙龙活动)”,哦,是这样,即去日历浏览,“7月4号周二如何?”“可以。您把书先给卓文书店李建,让书友们先去取来读一下”。书店李总我不熟悉,请詹义君转交。下班前,车行至小南街,詹义君在那里的房管局上班,将20本我的诗集交给了他。
10本《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为《杨然年度诗选•短诗》(1975-2015),入选诗作276首;10本《那片星座就要升起》,为《杨然年度诗选•长诗》(1985-2015),入选诗作90首,均于2016年5月由文汇出版社出版。
晚上回到冉义,向培培说明“7月4号我不回冉义,晚上要参加作品分享会,那天是花卷的生日,也是美国独立日,我在和风庭园过夜”。她支持。

【先到梦鱼潭】

这个分享会消息,詹义君于6月22日拿到一个名叫“梦鱼潭”的微信群去发布了。“梦鱼潭”是邛崃诗友陈善兵建立的,群里“钓友”居多,也有几个诗友。这个群名是诗人陈炜取的,不错,我喜欢,还为它写了一首诗,叫《喜逢梦鱼潭——致崃岭鹤影》。崃岭鹤影是陈善兵网名,喜欢垂钓。
这样,分享会的消息,首先在“梦鱼潭”惹起了几缕涟漪,热闹了一下。“选择两首你最喜欢或者有疑问的,到时候现场与杨然老师交流”,这话,是詹义君说给崃岭鹤影听的,却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对分享会还很陌生,现在开始有了点眉目。
随后,陈善兵在群里发出了通知:“据可靠消息:杨然老师的诗歌分享会将于近期举行。长、短诗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那片星座就要升起》又上架卓文购书中心。要参加分享会的群友,欲购从速。”呵,是在为我的诗集打广告呵。
涟漪主要在詹义君和陈善兵两人之间晃动,这他们6月22日在群里的对话——
陈:“本群人士是否凭书参加?”“那我就拿到通行证了。”
詹:“对啊,你连书都没有,去分享啥”,“因场地有限,只能接待最多20人”。
陈:“所以就别怪我跑得快了。”
陈还自言自语:“我跟杨然老师的诗,一九八五年就结缘了”,“跟诗的作者,去年才见”,“没有刻意,水到渠成的事,才安逸”。还说“ 一个人默默去过两次冉义”,“在杨然老师描述过的地方,转了一圈,就走了”。
这令我亲切。今年春天一个晚上,陈善兵在“芳芳饭店”请我们喝酒,他讲起了冉义南街64号瓦房、冉义中学“内教院”、河坝街、斜江河等,把我在冉义的主要“诗歌路线”走了一遍,这使我很感动。
他还在群里感慨:“最是诗酒能留客,今夕谈笑无还期”,“双鱼座的作品”。他贴出了两张我的诗作《酒歌》图片。除了垂钓和诗歌,他还喜欢喝酒,特别喜欢将自己钓得的鱼虾油炸后拿来下酒,其中美美的滋味,他最体会。我估计,他可能会在分享会上将这首诗拿来与我交流,期待吧。
我没在“梦鱼潭”里多言多语,随其自然吧,多好。

【再到梦鱼潭】

6月23日,崃岭鹤影在“梦鱼潭”群里谈他“分享杨然诗歌”感想:“我这两天读杨然老师的诗集,感觉眼以前有所不同,距离近了。每读一首,都如杨然老师在我面前述说一样。喝酒,一种是升华,一种是沉沦,这是读者的问题。生命如歌,如辉老(指杨辉祥),从过去,走到现在,都是以自己的行为来作曲,来写诗。许多人都是这样,行为上的诗,比书面上的诗,优美许多。杨然老师,扎根冉义几十年,冉义才该成为中国的诗歌之都。”
他的话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诗歌之都”当然是他个人对我的褒奖,到此为止。诗人天马长嘶在解析我的长诗《千年之后》时写道:“继昌耀之后,又一位诗歌圣人——中国巅峰诗人杨然”,同样也是感情用事,他们的美意,我心领神会。就像诗人李龙炳曾经把冉义说成是“一个诗歌圣地”,龚盖雄把冉义形容为“一个诗歌公民的心灵根据地”,都是从我个人的写作意义来说的。这些说法,只在他们与我之间存在,对于其他的人们,不存在认同感,所以我虽然高兴,但始终保持着清醒。
崃岭鹤影的感情色彩显然感染了我。6月27日,我写了《醉饮梦鱼潭》一诗,来“回敬”他的褒奖。
这天,詹义君从微信上传来了《卓文书虫会——杨然诗歌分享会报名开启》消息,写道:“现代诗以形式自由,意涵丰富,意象经营重于修辞运用著称。与古诗相比,虽都为感于物而作,都是心灵的映现。但现代诗完全突破了古诗‘温柔敦厚,哀而不怨’的特点。更加强调自由开放和直率陈述与进行‘可感与不可感之间’的沟通。可能你会觉得现代诗歌太过于直白,缺乏古典美感,但有时候,直白和坦率,也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美。为了让大家对现代诗歌有更深刻的理解和感受,卓文书虫会7月4日将在筇庐茶府进行‘杨然诗歌分享会’”。
我成为分享会的“特邀嘉宾”。消息介绍了我的个人及分享作品简介,摘要如下:
分享作品一《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这是杨然老师40年“短诗选”,包含了杨然老师40年来创作的各类短篇诗歌。
40多年来,在杨然的创作中,先后有《寻找一座侗像》、《中秋月》、《海之门》、《阳光的孩子》、《唱海》、《东方恶之花.围观》、《麦色青青》、《从火星上看地球》、《诗歌的胆》、《日月碑.巨石和人》、《狂想曲与禁果》等共计180多首短诗,引发了朱先树、王国平、胡亮、野松、张立群、蒋楠、钱刚、陈仲义、远观等40多位诗人、诗评家的专评、专论,从繁复的层面和多元的角度对杨然诗歌进行了鉴赏和剖析。
  这些诗篇还先后列入张同吾、开愚、杨远宏、白航、曹纪祖、余光中、商禽、杨克、毛翰、燎原、陈旭光、王学东等30多位诗人、诗评家文章,从不同的层次和视角,对杨然诗歌予以艺术导读和影响评价。
    杨然创作的这些诗篇产生的影响是广泛的。在报刊、网络等文字园地,先后有十品、李龙炳、叶坪、碧水、阳飏、陈小蘩、晓曲、庞清明、黄仲金、愚木、舒雨湖、樵野、邱绪胜、重庆子衣、洋滔等230多位诗人和读者予以热议和点评。
分享作品二《那片星座就要升起》:这是杨然老师30年“长诗选”,包含了杨然老师30年来创作的各类长篇诗歌。
30多年来,在杨然的创作中,先后有《人民万岁》、《给唐人写首诗》、《千年之后》、《祖国之诗》、《人民》、《乡村最后的诗人》、《歌唱生存》、《森林狂想曲》等40多首长诗被诗人、诗评家评议、赏析和报刊编辑点评,产生了持续不断的杨然长诗的“大诗影响”。
    这些杨然长诗先后引发了聂作平、胡亮、谯达摩、张立群、朱巧玲、钱刚、重庆子衣、易杉、何均、蒋书余等30多位诗人、诗评家的专论与专评,对杨然长诗创作的意义和价值进行了评述。
这些长诗先后列入朱先树、张贵清、庞清明、杨青云20多位诗人、诗评家文章,对杨然长诗的艺术品质和阅读影响给予恰如其分的确认和导读。这些长诗在报刊、网络等文字园地,先后有邓立中、叶坪、愚木、阿北、蔡启发等200多位诗人和读者进行热议和点评。
消息写道:“如果你也对现代诗感兴趣,如果你也想感受现代诗的魅力,如果你也想和大家分享读诗心得,那就一起来参与卓文书虫会的‘杨然诗歌分享会’吧。活动时间:2017年7月4日19:00—21:30。活动地点:邛崃市筇庐茶府。参与方式:凡购买杨然老师作品。即可在书店收银台登记参与。”

【热了网友】

6月27日这天,詹义君还将《卓文书虫会——杨然诗歌分享会报名开启》分别到“微信朋友圈”和“邛崃作家协会微信群”予以发布。这天下午,卓文书店派人来又带去了我的“年度长诗选”和“年度短诗选”各5本,说是“书店里只剩3本了”,这使我感到高兴。
2016年7月8日,诗人安琪将《杨然2本年度诗选出版》消息发布到《作家网.首页.好书推荐》栏目,迄今(6月27日),点击率为437551,40多万人次呵。这“2本年度诗选”,正是这次活动要分享的两部作品。
6月27日似乎是个“细胞很活跃”的日子。至“梦鱼潭微信群”发布诗作《醉饮梦鱼潭》后,Emily(陈丽文)“竖拇指”点赞,丽琴跟贴:“追求快意人生的兄长们悠游自在、随性洒脱的生活形态,把我这个不喝酒、也不会钓鱼的小女子也感染了……梦鱼潭的师友、兄长们,个个都是欢乐英雄!”
之后不久,丽琴将她朗诵《醉饮梦鱼潭》的贴子发在了群里。崃岭鹤影说:“诗好,朗诵好。当我读到最老的老姜那段时,我咋反复出现杨辉祥老师的身影呢?”还说“没想到邛崃话居然让诗歌插上了鸡翅膀,飞了,大写的牛。可能是在我心目中,他就是那最会熬鱼汤的那最老的老姜。灵魂也可以爬在身体上噻。”
随即,陈炜在“梦鱼潭”群里贴出了杨然“长诗选”和“短诗选”2本诗集图片,说是“书买回来了”。
晚上,在义渡苑独饮后,我到“梦鱼潭”群里贴出了“关于《醉饮梦鱼潭》”一文。崃岭鹤影跟贴“谢谢杨然老师的解读,谢谢杨然老师的关爱”。陈炜跟贴“我们都想如鱼儿一样悠哉游哉,无拘无束,亦如杨校长所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境界。”崃岭鹤影说“对!意念。我初学写诗时,老师就说我只有意念而没有意象。”
陈炜在群里贴出了我诗作《怀念一条巷子》,指出:“作为跑遍了邛崃所有背街小巷,并设计打造了水巷子、铁花巷等几条小巷的我,尤其钟情于这首诗歌。在我的认知中,被冷冰冰的、只有功能与商业价值的高楼挤占了的城市,唯一犹存古城温情和人文记忆的只有‘一条巷子’了,当然,它可以是水巷子、也可以是幸福巷、或者文脉巷等别的巷子。”
崃岭鹤影说:“我选了两首。应该是杨老师85年的。但书标的是86年。一首是《钓鱼人》,一首是《海之门》。写这两首诗时,杨然老师大约28岁。”
陈炜说:“诗人倾情怀念的‘一条巷子’,就是那个街房邻居质朴相处、温情浓浓的时代,是我们市井味浓浓的故乡,渐行渐远的乡愁。”“这条巷子,珍藏着一瓶深味深长的老酒,品着这怀酒,我们总会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不久,陈炜贴出了《诗如酒,醉深处泪长流》一文,副标题是“赏读杨然老师《怀念一条小巷》”。詹义君赞叹:“好一个快枪手!”这样,6月27日的“杨然诗歌分享”,以《醉饮梦鱼潭》为起始,到达《怀念一条小巷》为高潮,令我快乐。
6月28日,在我的新浪博客《诗缘》上,文星四郎针对《醉饮梦鱼潭》发话:“校长,梦鱼潭在哪里,风景好吗?我有机会去看看。”看来,我的“作品分享”,已经引起“误导”了。可要小心呵。
6月29日,依窗望月在“梦鱼潭”贴出我2本诗集图片,说:“下午路过卓文书店,买了杨然老师《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那片星座就要升起》两本诗集,期待大师签名!”詹义君问“买了?”答“正在阅读!”好事情呵。
7月4日上午,得李志彩信《乡村诗人和他的诗歌地理》,读了,很高兴,即复短信:“李志好:《乡村诗人和他的诗歌地理》精彩、独到,焕发出诗意融和理念的智性之光,谢谢你的剖析。长诗《乡村最后的诗人》是我在90年代的代表作,发表于《诗歌报月刊》1993年第9期,诗中的两句诗‘别人挣钱挣成了驼背,我们写诗写直了腰杆’后来成为《诗歌报月刊》1996年第1期的封面语。再次谢谢你!”
李志回复:“您是唯一把邛崃地名变成文学名词的。谢谢您”,这个,太沉重了,受不了,所以回复:“呵呵,不敢当,过奖了,真的不敢当,真的过奖了,那是朋友的夸奖,他们的目的是在鼓励我继续为诗做事,写好诗。把邛崃地名变成文学名词的,是卓文君,其他都不是。再次谢谢你!”
呵,我的诗歌的网友们,热了。

【情系网友】

6月28日,詹义君在“梦鱼潭”转贴来自《大鱼号》的朱晓剑帖子《成都作协副主席杨然诗歌分享会即将举行》,指出:“2017年7月4日19:00—21:30,成都市作协副主席、诗歌工作委员会主任杨然诗歌分享会将在邛崃市筇庐茶府隆重举行。届时,诸多诗人以及诗歌爱好者将齐聚一起,共同交流、分析杨然的诗歌精品力作。”
至此,鉴于詹义君、陈善兵、丽琴、陈炜、朱晓剑、王国平、罗唐生等先后在“梦鱼潭”、“朋友圈”、“成都作家群”、“《芙蓉锦江》诗刊”、“邛崃市作家协会”等微信群发布“分享会”消息,除沉静、文佳君、彭志强、其然、大蜀(徐甲子)、胡仁泽、二蛮、Emily、鹤山书院、秀才、张凤霞、野鹤贺通、涂拥、杜荣辉等点赞、祝贺外,也有朋友表示想跑到邛崃来参会,所以我到每个有“分享会”消息的群里都去发了个跟贴:“外地朋友莫来。淘神费力麻烦,沒必要。也都没请,见谅。”这样好,一是免得朋友白跑一趟,二也减免了我可能接待,三呢,更是消除了外地朋友未被邀请的“多心”,甚安。
詹义君也跟了一贴:“此次分享会由邛崃卓文书店主办,只针对读者,因场地有限,没有邀请外地诗友,请谅!”甚好。
6月29日,无迹舟(彭志强)在《诗歌集结号》发布《诗韵中的平乐古镇,比实地不知美多少倍!》帖子,报道“成都市作协副主席、诗歌工作委员会主任杨然诗歌分享会将在邛崃市筇庐茶府隆重举行。届时,将有诸多来自省内外的诗人以及诗歌爱好者将齐聚一起,围绕杨然近期出版的短诗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长诗集《那片星座就要升起》。共同交流、分析杨然的诗歌精品力作。”并将此贴分别在“《屏风》诗友群”、“芙蓉锦江油菜花诗会”、“《芙蓉锦江》诗刊”等微信群发布,告诉我:“谨以此文,预祝杨然兄诗会成功。”谢谢他,这位《诗歌集结号》的掌门人。
当天,詹义君在“梦鱼潭”转发了此贴。崃岭鹤影说:“杨然老师的诗里面‘梦’多,‘鱼’多”,并引用了我诗作《平乐古镇》中的句子,“字字相印”,“句句相吻”,所以詹义君夸他“看得认真”。看来,《平乐古镇》无意中也闯进了“作品分享”行列。
7月4日上午,朱晓剑在“成都作家群”里发话:“今天的活动多拍一些照片哈,成都作家网要用。”我肯定在活动中无法拍照,所以将他的话转给了詹义君,并回复朱晓剑“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詹义君说:照片有《今日邛崃》报社和邛崃电视台记者以及卓文书店和摄影师杨辉祥老师拍,但愿多拍点,拍好点”。

【欢聚】

7月3日下午,得学会办公室小康短信:“宣传部包主任,问你关于分享会的资料事宜。办公室陈代华主任通知的。让您和包主任联系”,即与包主任联系,她想知道“分享会的资料”,我说“我手头只有两本诗集,其他资料发布在‘邛崃作家协会’微信群里”,她说“那就去问问其他人”。傍晚,接詹义君电话,约与李志、李建、茶府王总等明天共晚餐,好。
7月4日近午,李志来电话,说他邀请了田乔飞,“他说他好久没见杨老师了”。
午后,得陈汉云短信:“今晚你的分享会在哪里整喔,汉师想来列席观摩下,把《仰望星空》那本书帮我带一本哈!”前不久他告诉我,他最喜欢我的《歌唱生存》。我说“那首诗今年在‘第二届华语诗歌春晚成都分会场活动’上朗诵过,朗诵者是一位教授,他叫冯耀。”
下午,按詹义君安排,五点赶到筇庐茶府,刚上楼,即遇田乔飞:“你认不出我了,我还认得你”,握手,欢笑。16年前初夏,他与熊胜荣、小凯、侯珊珊曾来冉义,这次是第二次见面,他长胖了些,现在成都电视台工作。随后,我们与李志、詹义君、陈汉云一起喝茶,笑谈。我将2本诗集分别赠送给李志、陈汉云、田乔飞。
六点,步行至附近晚餐。同饮者,李志、田乔飞、詹义君、陈汉云、郑总和茶府老板王娟夫妇、书店老板李建、田乔飞司机小王、李晓黎等。
餐饮是愉快的。因为要开分享会,我未喝酒。餐饮过程中遇到的“两个意外”,使我很高兴。
一个“意外”是李志送了本《诗画集.义渡冉场》给田乔飞,这是邛崃市文联去年三月在冉义举办“义渡冉场•探秘最后的田园”诗歌摄影大赛的结晶。在上面,除了看到熊炎(熊胜荣)、马嘶、李万峰、陈维锦、朱婉滢、桑眉、康薇、姜军他们写冉义的诗,还看到了田乔飞写我的诗《在冉义:想到诗人杨然和她的浣花女》,自是喜从中来。
另一个“意外”,是郑总与田乔飞交谈时,不约而同提到了同一个地名“曲靖”,这是云南的一个地区。郑总在曲靖生活多年,田乔飞是那边的人,他们的共同话语多了起来。作为旁听者,我有格外的亲切感。因为我的代表作长诗《千年之后》,最早就是在曲靖发表出来的。
那是曲靖地区的刊物,叫《珠江源》。《千年之后》发表在这家刊物的1993年第5期上。后来,这首长诗又先后在《楚南文学》、《锋刃》等刊出现,上了《诗神》1995年3月号头题。《珠江源》诗歌编辑叫高文翔,我至今保存着他1994年1月25日寄来的明信片:“长诗《千年之后》未排好,致歉!希望能读到你更多更好的诗作”。他所说的“未排好”,是指《千年之后》在页面上的情况,但,毕竟发表了出来,就好。为此,我举起装有茶水的杯子,跟郑总和田乔飞碰杯:“为曲靖干杯!”
欢快的情绪,伴随了聚餐的始终。

【分享互动】

分享会于7月4日晚上七点准时开始。地点在筇庐茶府的一个雅间,安排有20人的座位。会场悬挂的会标为:“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主持人李志。
互动之前,是签名。与会者分别拿着《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那片星座就要升起》两种诗集,我分别题字“诗意生活”、“诗性人生”等,为他们签名。
匆忙之间,我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可能没有记完:汤艳琼、侯碧云、陈静、王敏、刘建宏、陈丽文、陈炜、陈善兵、杨辉祥、王勤、尤玲、李晓黎、袁国川、欧守军、王崧吉等。丽琴、詹义君、李志、陈汉云、田乔飞事先已赠阅,就没在现场签名了。
下面是互动的情景——
陈善兵对《垂钓者》里的句子“柳条和柳条守着你们/草帽和草帽禁止打漩”表示不解。他是“梦鱼潭”的潭主,所以很在意这首诗。我告诉他:这是意象写作,“禁止打漩”是禁止喧哗的“具象表达”。“哦”,他懂了。
陈善兵对《海之门》也不理解。我告诉他:这是“意念写作”,表达的是渴望超越、追求创造的思绪。
陈炜谈到了《怀念一条巷子》。他是邛崃文化名人,热衷于传统文化的挖掘。诗里的“怀旧”情绪,引起了他的共鸣。
陈汉云谈到了《歌唱生存》。他把这首诗誉为“杨然最好的作品”。他还讲起他的朋友因为“读着杨然的诗歌而追求到女朋友”的事来,对诗歌魅力的夸张,博得满堂笑声。
我也笑了:“这个分享会是陈氏天下的”。马上有人指出:“还有陈丽文”。笑声再起。事实上在座的还有一个“陈氏天下的”人,她叫陈静,名如其人,始终很安静。
王勤谈了两首诗:《我就是黑脸杨然》和《我是光头杨然》。他很关注我的“自我打磨”。我告诉他:写诗就是这样,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你自己最想写的东西,毫不理会别人会怎么评价,会怎么说,不管它,写出来再说。
欧守军也谈到了《我是光头杨然》,并将自己的诗作《当优秀成为习惯》拿出来与大家交流。我指出:《当优秀成为习惯》的每一段,如果单独出现,都是诗,但如果“平起平坐”组合在一起,彼此之间没有起伏感,没有“螺旋式上升”的递进感,就单调重复了。因此,要注重诗情的“深化”和诗意的“升华”。至于诗性,就更深层次、也更复杂了。先要打破“平面化”,让诗“动”起来。
丽琴朗诵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我告诉大家: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诗人,不管你写没写诗,诗都在你心中,在你身边。因为你们都有自己的情爱,都有自己的幻想。如果哪天你把它们写成文字,分行,押韵,很有可能就是一首诗了。
王敏谈了《活得简单》。她认为生活就应该这样,大富大贵不一定领悟得到人生的真蒂。诗人更应该坦荡,面对自己的人生。我很赞同她的观点,诗歌就在身边,在日常生活里,甚至,在日常生活的琐碎事务里,也可以发现诗,也会有诗意。
刘建宏谈到了两首长诗:《母亲》和《父亲,我们送您远行》。她说:能让人感动的诗歌,就是好的诗歌。充满感情的诗歌,总让人读后不忘。
王崧吉谈到了《背篓的诗》。他对诗中“后来我们在铁道边一个木料场/被人抓了,关进小木房”等句子不理解,我进行了解释:那是“写实”,真有其事。当时家里很穷,去捡拾柴禾,是我们的“功课”。哪知闯进了别人的地盘,就惹事了。“小时候的事情,至今未能忘却”。
杨辉祥谈到在20世纪80年代“《崃山文艺》时代”,他与我的交往。我告诉大家:“他是邛崃科幻小说之父。我写诗,他写小说”,一晃,三十七年了!
陈丽文谈到了《诗歌》和《海之门》。“我回到诗歌,这灵魂最初的家园/再也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爱人!脱下白天沉重的外衣/到这里来清静一夜吧也纯粹一夜”,她对诗歌的“内核”进行了分析,认为这里呈现了“诗歌的本质”。我很赞同她的分析,我认为诗歌其实是一种“心灵劳动”,是一种“心灵需要”。诗人用心去生活,总会发现诗,写出诗,使心灵得到安慰和温暖。陈善兵说:“这就是精神寄托”。
尤玲谈到了《车过黄河大桥》、《登长城》等诗作。她分析了诗中诸多句子,很感慨,诗歌就是要关注社会,从细节着眼,批判“国民身上的劣根性”。
祝雪君谈到了《带花卷走过凤凰大道》。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推倒了原来“四合院”、“小巷子”与“小院坝”的生活环境,物质化水平的提高,避免不了人与人之间“隔膜”的加深,所以,这是借题发挥,“写狗狗其实是为了写自己”,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沟通和理解,在“现代化”的背景下,越来越缺乏了。这首诗表现的是一种“普遍情绪”。
侯碧云谈到了《歌唱生存》。她对诗中的句子进行了深入剖析,并对“歌唱那些将要得到的东西/那些没有得到的东西/已经得到,不能得到,不可能得到/以及永远也得不到的那一切东西/是我生活的全部”等句子进行了充满激情的“再创作”,延伸至更多的时空范围和生存意义。
汤艳琼对《寻找一座铜像》犹有疑问,我向她介绍了这首诞生于34年前的诗作的写作背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这首诗所渴望“回归”的“那些珍贵的东西”,现在比比皆是。这首诗的存在价值,只能以当时的背景来衡量,“它是我的成名作,当年给我带来了诸多诗歌荣誉”,如今时过境迁,它肯定“属于过去”。
互动时间原定为晚上7:00-9:30,汤艳琼发言下来,时间已经远远突破原先安排。主持人李志意欲结束活动,丽琴已经站了起来,朗诵《听“二泉映月”》。
朗诵毕,掌声四起。“好,今天的分享会……”未等李志宣布结束,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我还没有发言,我本来是准备了稿子的,长话短说吧——”
他是詹义君,与李志、李建一起,是本次分享会的“三大幕寮”之一。他“长话短说”了《这个下午》,对诗篇进行了意念式整体把握剖析,对其中“茶叶再次舒放死去的花朵”、“这个下午有了伤口”、“我以超重的伤感,在记忆表面走钢丝”等句子进行了诗性解读。应该说,面对诗歌,从诗情、诗意、诗境,到诗艺、诗性、诗美,把握的水准是有层次的。詹义君的解读我很满意。
晚上10:30了,分享会比预计的时间延长了40%,主持人李志看见还有人意犹未尽,当机立断,宣布活动结束,下一个节目是大家合影。合影在皆大欢喜中完成。
本次分享会,前后产生了10篇个人文本,分别是:陈炜《诗如酒,醉深处泪长流》、水泊梁山(李志)《乡村诗人和他的诗歌地理》、王勤《打磨自己的人——从黑脸杨然到光头杨然》、刘怡男《诗就在身边》、水泊梁山《深夜谈诗,因为不是诗人》、许敬《错过一场诗意的聚会——致敬杨然老师》、詹义君《生活即是诗——杨然诗歌分享会昨日举行》、詹义君《杨然老师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诗人》、崃岭鹤影《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
产生了相关报刊媒体文本,分别是:卓文购书中心《卓文书虫会——杨然诗歌分享会报名开启》、朱晓剑《成都作协副主席杨然诗歌分享会即将举行》、诗歌集结号《诗韵中的平乐古镇,比实地不知美多少倍》、朱晓剑《成都市作协副主席杨然在邛崃举行主题诗歌分享会》、卓文购书中心《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邛崃新闻(《今日邛崃》)《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醉美邛崃《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杨然诗歌分享会举行》。
以上文本,我均已收藏。并将在适当时机陆续在我新浪博客《诗缘》上配图转载。

【情系书虫(7月4日)】

分享会开得比预计的时间长了些。主持人李志看见还有“书虫”意犹未尽,便把“红灯”亮了出来,打总结,肯定这次活动“比预期的好”,宣布结束。我对大家表示了感谢。最后的议程是合影。
左起:侯碧云、金成梦、李志、杨然、田乔飞、詹义君、尤玲、汤艳琼、祝雪君、王娟、王敏、刘建宏、陈丽文、丽琴、陈静、欧守军、陈善兵、王勤、李建、袁国川,共20位。
另一张合影,由王崧吉、杨辉祥2人“替换”了李建。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要给大家拍照。
提前走了两位:陈汉云、陈炜。加上他们,今天参会的共有25人。
晚上10点55分,詹义君将我拉进了“一群书虫”微信群,共有33名成员。在群里,我看见了以下情景:
李建“杨然诗歌分享会——这是书虫会第二场主题分享会,很欣喜又看到很多新面孔。借用杨然老师因为诗的缘故,让我们相遇相识相聚——所以我们要感谢诗歌,感谢杨然老师!”“刚才听到各位老师都说自己是看书最少的一位,我很惭愧,其实我才是看书最少的那位,虽然每天守着一个书店,闻着满屋的墨香,自己却仍然是在门外的感觉。”崃岭鹤影给了他“笑脸”,贴出杨然2本诗集签名照片。
丽琴开始在群里发布照片。随后,李建、杨辉祥、秀才也先后在群里发布照片。他们的照片大部分被我下载、收藏。
李建“借群也要感谢为书虫会活动提供分享空间的王总!同时,也特别感谢朋友们的积极参与和分享。”詹义君跟贴:“不感谢一下卓文书店的李总?还有亲爱的李部长,筇庐茶府美丽的王总?”水泊梁山“感谢詹老师把杨老师带来”,李建“肯定要感谢李部长和你的”。王敏“竖拇指”。
水泊梁山“@詹义君:把杨老师拉进来啦”,詹义君“拉了”。詹义君还发现了一个细节:“向记者对杨老师的诗集,那叫尊重有加,专门包了书皮哦”。这个细节,我也注意到了。因为在分享会时,她就坐在我对面。那2本诗集,是上次她采访我时,我赠送她的。
王娟“感谢各位老师给筇庐茶府带来浓厚的文化氛围和气息。感谢李部长的创意和卓文书店李总的大力支持!欢迎大家有空常来坐坐。”
詹义君贴:“从合影到现在,我一直觉得我个子太高了”,他对杨辉祥拍的合影照进行评论。水泊梁山跟帖:“诗人就是诗人,高就是高”,詹回复“我只能用这种方式跟杨老师比高,走下偏门”,水泊梁山似乎领悟到了其中的奥妙:“于是,这个下午的伤口愈合了”。哈哈,真有趣。我贴出了“笑脸”。
许敬贴:“今天我值班,帮我签一本”,水泊梁山答应了“好”。这时,已经午夜23:55,再过5分钟,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情染梦鱼潭】

6月30日早上,我到“梦鱼潭微信群”转贴《青神有个“唤鱼池”》,此文专为“梦鱼潭”而整理,发在《诗缘》上。
崃岭鹤影说:“杨然老师的《青神有个唤鱼池》让我今天都在围绕苏轼、陆游、李清照、文君井和罨画池在转”。
“唤鱼池”是苏轼和王弗初恋的地方,“文君井”是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当垆涤器”卖酒谋生的地方,罨画池在崇州,那里有“陆游祠”。
崃岭鹤影说:“苏轼命好些,生活在和平年代。陆游长寿,活到八十五。陆游写《文君井》时,一定想到过他的夫人——唐婉。陆游八十多岁时,都还念着他的婉儿。”所以他感慨,“再读陆游,不一样的味道。”
7月3日晚上,崃岭鹤影在“梦鱼潭微信群”发贴“以诗的名义,相聚于筇庐茶府,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他在为明天的分享会“打广告”了:“有人说:喝酒,快乐一时。钓鱼,快乐一世。那么,喝酒、钓鱼、再呢加上品诗,那要快乐多久?”哈哈,他要做寿星老了。
随后,崃岭鹤影在群里先后转贴《醉饮梦鱼潭》朗诵版本、原诗和“关于《醉饮梦鱼潭》”一文。见此,恰逢我在分享会来临前夜无所事事,所以胡刍一篇《梦鱼潭游览指南》,贴在群里,跟陈善兵他们开玩笑。
7月4日早上,崃岭鹤影在群里发贴:“各位老师好,今天杨然老师的诗歌分享会,时间定为:19:00—21:30,地点在筇庐茶府进行,现在已经报名的老师有:汤艳琼、陈静、王华梅、陈丽文、陈炜、向丽琴、詹义君、李建、袁国川、李部长、王娟、刘怡男、祝学军、王敏、王勤、欧守军、金成梦、尤玲、杨辉祥、侯碧云、王崧吉,陈善兵,总共22人参与,请各位老师届时带上杨老师的诗集参与哦。”
同样是在早上,我贴出了《如梦所遇》组诗之四《诗人之梦》。
群里一时热闹进来。崃岭鹤影、邛崃陈炜、彭宗继、和事老《围观:邛崃这里的瀑布还分鸳鸯》、詹义君“诗歌头条《梦鱼潭里梦鸳鸯》”等等,你一言我一语,甚至还牵扯出了崃岭鹤影“杨然老师也修过玉溪河”这样的言论。事实上我在火井当知青时,曾于1977年秋天被生产队派到高何天车坡去当过几个月民工。诗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里那首《草地》,落款为“1978.3高何山岭”,就是在天车坡写的。一晃,快四十年了!
下午,和事老在群里转贴水泊梁山《乡村诗人和他的诗歌地理》,贴出诗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照片。
7月4日晚上10:54,崃岭鹤影在群里贴出“加点餐”并酒菜照片,他是在分享会后第一个在群里发贴的人。这时候,我还在回冉义的路上。他还贴出了有我签名、题字的诗集扉页照片,于是,詹义君与他展开了以下对话:
詹(羡慕):“该你安逸,今天你们签名的赚到了”。
崃(嘿嘿):“今天参加杨然老师的诗歌分享会,收获很多。最应该感谢的人是你”。
詹(谦虚):“要感谢李部长、卓文书店李总、茶府王总他们哈”。
崃(自评):“我发现我们这个团队,聚在一起自己有收获不说,还能感染别人”。
詹(升华):“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哦”。
崃(深化):“志同道合的朋友。水泊梁山在网上互动过,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詹(傍证):“今天晚上,因为场地原因,我们没有扩大范围,我只给你和汤艳琼、陈静、王华梅、陈丽文说过”。
崃(认同):“你也是个善良的性情中人,有好事情都想到我们。”
詹(打总结):转贴了邛崃新闻《邛崃的瀑布还分鸳鸯?有图有真相哦……》,结束他们这次对话,也为他上面的“无字碑”杰作《梦鱼潭里梦鸳鸯》立下很有说服力的注脚。
晚上,快半夜了,崃岭鹤影继续在“梦鱼潭”群里发贴:“今天终于把《海之门》搞懂了,也把诗浅浅地搞清楚了一些。一个分享会,有时的确胜读十年书。两次分享会的收获都大。”上一次分享会,是分享任洪渊作品。任洪渊是邛崃人,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出版有《帆》、《新歌谣》、《心声》等作品。

【情系书虫(7月5日)】

7月5日凌晨00:12至41,秀才、丽琴继续在“一群书虫”群里发布照片,崃岭鹤影点赞。他们都还没睡,而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凌晨00:51,秀才贴出了《打磨自己的人——从黑脸杨然到光头杨然》,这是他在分享会上的发言,王崧吉点赞,收藏了。
早上,杨辉祥在群里贴出《邛崃论坛-麻辣社区》网址,在里面,我得到了四条与分享会有关的消息,分别是:水泊梁山《乡村诗人和他的诗歌地理》、王勤《从黑脸杨然到光头杨然》、大石(杨辉祥)《融入诗中的诗人——杨然诗歌分享会》、崃岭鹤影《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皆收藏了。
水泊梁山贴出《深夜谈诗,因为不是诗人》,王敏、崃岭鹤影、丽琴、安君、刘怡男等点赞,收藏了。
许敬贴出《错过一场诗意的聚会——致敬杨然老师》,祝雪君、秀才点赞。许敬和我曾在某部门共事,关系不错。我的诗集,要送他的。水泊梁山留言:“杨老师把书给你留起的”。
朱晓剑也被詹义君拉了进来,他问:“有新闻稿没有?”王崧吉回复“才编辑出来,略显粗糙,请各位老师能够不吝点评一下,我来继续修改”,他贴出了《卓文书虫会,杨然诗歌分享会——我们每个人是诗人》初稿。
水泊梁山转贴了书友发言稿:“第一次接触杨然老师的诗歌还是在川大读书的时候,有一位朋友在追求女同学,正是读着杨然老师的作品,最终成功追求到了女同学。拜读杨然老师其他作品,惊叹于为何杨然老师的作品都有这么强的节奏与画面感?这股情感源自何处?”
刘怡男贴出《诗就在身边》。水泊梁山评议“写得好,办招待”。
经过一番讨论,王崧吉将原先的帖子标题作了改动,再次贴出:《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
下午,詹义君“先交一个作业”,贴出《杨然老师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诗人》。水泊梁山评议“你的是总让我觉得灵秀,像清泉”,詹义君自评“我这个有点大而空,偏重于务虚”。
和事老(杨辉祥)贴出“《崃山文艺》回忆点滴”,发话“杨然老师的沉思集中的诗,不知收入诗集没有”,他指的应该是1981年我在《崃山文艺》上面发表的《我和黑夜》、《土地的深思》、《朝阳颂》等四首诗。这些诗,都没有收入到我的诗集里。
詹义君贴出《生活即是诗——杨然诗歌分享会昨日举行》。这是新闻稿吧。
崃岭鹤影贴出《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
晚上,邛崃陈炜贴出《诗如酒,醉深处泪长流》,“赏读杨然老师《怀念一条小巷》”。
这是一个多情多义的微信群:“一群书虫”。

【情系网友(之二)】

7月4日,朱晓剑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成都诗会在邛崃,今天晚上七点准时进行”并转《大鱼号.成都作协副主席杨然诗歌分享会即将举行》,野鹤贺通、詹义君、胡仁泽、鹤山书院(吕礼)等点赞。詹义君后来还跟贴:“诗歌分享会很成功,原计划9:30结束,结果整到10:30”。
秀才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杨然诗歌分享会”并图3幅,崃岭鹤影、詹义君、杜荣辉、丽琴点赞。
荞麦(田乔飞)在“微信朋友圈”发贴“一个村、一个镇、一个人。怀念16年前的乡村夜晚,我们在生活中苟且,但请保留最纯粹的诗心!”并图9幅,均为来自《诗画集.义渡冉场》的诗歌,其中包括田荞诗作《在冉义:想到诗人杨然和他的浣花女》。这个《诗画集.义渡冉场》,正是去年三月邛崃市文联“依托乡村诗人杨然等诗歌名家为主线”“举办‘义渡冉场•探秘最后的田园’诗歌摄影大赛”活动的文本硕果。
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杨然诗歌分享会——再次净化心灵的聚会”并图9幅,詹义君、秀才点赞。
7月5日。秀才在“微信朋友圈”转贴《诗人杨然》,崃岭鹤影点赞。
丽琴在“微信朋友圈”发贴“他是中国乡村最后的诗人,‘诗歌养不活我们,但我们必须养活诗歌’——是他的座右铭;他把诗歌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他说,‘别人挣钱挣成了驼背,我写诗写直了腰杆’……致敬既追求心灵自由、又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诗人!铭记临邛古城2017年7月4日的夜晚,铭记筇庐茶府为诗歌而来心灵之约……鸣谢组织者!”并图9幅,文佳君、崃岭鹤影、詹义君、谢平点赞。
文佳君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据悉,杨然兄昨日诗歌朗诵专场成功加欢喜。祝贺”并图7幅,李龙炳、风萧萧兮、詹义君、胡仁泽、涂拥、大蜀(徐甲子)点赞。
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转贴“《融入诗中的诗人——杨然诗歌分享会》。
二蛮(许敬)在“微信朋友圈”转贴《错过一场诗意的聚会——致敬杨然老师》并图9幅。
詹义君在“微信朋友圈”转贴《生活即是诗——杨然诗歌分享会昨日举行》并图9幅,舟歌、崃岭鹤影、胡仁泽、丽琴、杜荣辉、Emily、老区山鹰点赞,李永康跟贴“祝贺”。
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发贴“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并图9幅,詹义君点赞。
7月6日,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转贴《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詹义君、鹤山书院点赞。
朱晓剑在“微信朋友圈”转贴《大鱼号.成都市作协副主席杨然在邛崃举行主题诗歌分享会》,鹤山书院、Emily、大蜀(徐甲子)、李永康点赞。
詹义君在“微信朋友圈”发贴“在诗歌中相遇,邂逅世间美好”并转贴《卓文购书中心.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沉静、其然、大蜀(徐甲子)、李永康、胡仁泽点赞。
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发贴“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并转贴《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丽琴、詹义君点赞。
邛崃陈炜在“微信朋友圈”发贴“其实,每个人都是诗人……”并转贴《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詹义君、崃岭鹤影、朱晓剑点赞。
7月7日:邛崃陈炜在“微信朋友圈”转贴《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詹义君点赞。
丽琴在“微信朋友圈”发贴“用心观察周边的世界,仔细聆听自己的心声……”转贴《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詹义君点赞。
当天,《今日邛崃》总第1119期以《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为题,报道“杨然诗歌分享会举行”(王崧吉/文,袁国川/图)。
7月8日:崃岭鹤影在“微信朋友圈”发贴“诗者,鱼也。鱼者,诗也”并转贴《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
网络上的朋友,热心的终归热心,谢谢他们。

【快乐梦鱼潭】

7月5日早上,邛崃陈炜在“梦鱼潭”“@崃岭鹤影:你发言很精彩,特别是写诗如摸到清一色二条的感觉”,詹义君跟帖“他还有更精彩的感觉,会上没有说”。话到此为止,可以不说了。创作的快感,即神秘,也不神秘,重要的在于里面有发现、有创新、有创造。
没想到崃岭鹤影稳不起了,不打自招,供认了:“就是……”,陈炜老谋深算,引蛇出洞:“感觉得到,有一种动感”,敢痴巴巴的崃岭鹤影果然上当:“那感觉……”,随后他猛然反应过来,立刻反咬一口陈炜:“你自己形容”,呵,白鹤也会咬人呵。陈炜败下阵来:“打住”。
之后,他们展开了以下对话:
陈(严肃):“诗歌是心灵的宣泄,也是心灵的慰藉”。
崃(点头):“就是,精神寄托”。
陈(引经据典):贴出署名牯牛的诗作《日子——为梦渔潭群而作》:“让我们卸下伪装/从心出发/把日子长成一根竹杆/思念似线/疼痛如钩/用诗句作诱饵/垂钓日子。”
Emily(点赞):“灵感成全了一首诗”。
陈(自评):“短句”,并贴出“梦”的视频。
崃(竖拇指):“OK”(无音伴奏,此处无声胜有声)。
陈(自剖):“这首诗还有点问题,两个日子”。
崃(理解):“打发时光”。
Emily(升华):“垂钓岁月”。
崃(发挥):“有很多种方式”。
陈(总结):再次贴出《日子》照片。
至此,为“梦鱼潭”创作的诗歌,前后已出现四首,即:杨然《喜逢梦鱼潭——致崃岭鹤影》和《醉饮梦鱼潭》、詹义君(无字诗)《梦鱼潭里梦鸳鸯》和陈炜这首《日子》。诗歌的分享成为“梦鱼潭”的一个特色。
中午,邛崃陈炜、崃岭鹤影、詹义君等在“梦鱼潭”继续展开对话——
陈(严肃):“对邛崃诗人群的研究远远不够”。
崃(嘻皮笑脸):“万金油”。
陈(继续严肃):“任洪渊、杨然、席永君、陈瑞生、詹义君为代表的新诗启蒙者与发展者”。
崃(补充):“行政工作者”。
詹(呲牙):“你们一听鹤影说,就立马去体验啦”。
陈(面不改色):“邛崃白沫江、布濮水、斜江河、天台山、南宝山、冉义、蟠龙村皆是孕育诗人的诗歌地理坐标”,“冉义红豆、文君井的皮尺、葫芦湾仙人洞、梦鱼潭等等,均为经典诗句的出处。”
崃(懂得起):“文君井更是”。
詹(疑似灰心):“白沫江~任洪渊、布濮水~席永君、斜江河~杨然,詹义君~方圆十里开外都找不到一条河,完了,做不成诗人了”。
崃(打总结):“文君公园堪比沈园”。
对话是愉快的,分享诗歌,分享理解,也分享学识。作为一个人文微信群,他们还分享垂钓、品茶、饮酒、游山玩水、听音乐、赏画等等,其乐融融,很舒服。

【情系书虫(7月6-8日)】

7月6日早上,王崧吉在《一群书虫》群里发贴:“还烦请各位老师再看一下,如若没有问题,我就发送咯”。他在负责这次分享会的新闻稿,在群里经过反复征求意见后,现在贴了出来:《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
这个定稿,他们把“杨然”放在了标题前头,“书虫”放在了后头。这是一种尊重。以礼相待,我写这次分享会的随笔,标题里只有“书虫”。
朱晓剑问:“没有新闻?”水泊梁山贴出了《生活即是诗——杨然诗歌分享会昨日举行》,王崧吉贴出了《7月4日读书会新闻稿》。
崃岭鹤影再次贴出《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秀才再次贴出《从黑脸杨然到光头杨然》。
经过水泊梁山、詹义君等讨论、修改,王崧吉再次贴出《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
于是,我贴出了“致谢词”,对参加分享会的朋友们表达了谢意。这个“致谢词”,我是闹了笑话的,后面要写。
下午,丽琴在群里发贴:“有个建议,征求杨然 老师、水泊梁山 及大家意见:‘一群书虫’与‘临邛朗读者沙龙’合作,搞一场杨然老师诗歌作品专场朗诵会。杨然老师有太多适合朗诵的诗歌,我个人是喜欢不过来……”崃岭鹤影认为“我个人觉得很好”,詹义君说:“我一直就有这个想法,也给杨然老师说过,不过老师很低调”,秀才高高竖起大拇指:“说的有道理”。哈哈!
晚上,丽文贴出照片三张,“杨老师请查收”。是我开会时拍的。看了,背景清新,即将其中一张换作我的“微信头像”。谢谢。
7月7日凌晨00:08,LVY(侯碧云)在《一群书虫》群里贴出《歌唱生存》:“嘉译英语-国学文化-公益群代言詹燕菲朗读杨然老师诗歌《歌唱生存》,表达对杨然老师的敬爱”。连同上面看见的丽文贴出的三张照片,我一并回贴:“谢谢丽文,谢谢詹燕菲,都收藏了”。
LVY说:“老师,还有一个版本,昨晚太迟,不敢发那么多”,之后,贴出了《歌唱生存》“幽默曲”。周砚、王敏点赞。
7月8日早上,詹义君在《一群书虫》群里贴出“邛崃新闻”《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
LVY发贴“整理了一下,二次录音,献给杨然老师”,贴出了“《歌唱生存》-诗人:杨然,朗诵者:詹燕菲”。收藏了。
詹义君感谢LVY:“请问詹燕菲是哪里人?”“邛崃人,老师”,“家门哦”。 LVY贴出了一些詹燕菲个人资料照片。谢谢她们。
在我的“以诗为重”的人生旅途,能相逢这样好的“一群书虫”,真好,我要为他们写一首诗。

【快活梦鱼潭】

7月5日下午,针对詹义君“方圆十里开外都找不到一条河,完了,做不成诗人了”言论,邛崃陈炜在“梦鱼潭”发贴,引出以下与詹义君、崃岭鹤影等人的对话——
陈(严肃):“回龙河+蟠龙村,龙蟠虎踞风水宝地”。
崃(添加济):“黑石矶”。
陈(顺水判断):“必有大诗人兴焉”。
崃(附和):“有村的地方,必有河”。
詹(动心了):“1.5尺宽,也算?”
陈(坚持真理):“最近文脉巷有美巷子打个口井,看俺能否涌点诗句出来”。
崃(无语):(呲牙。此处继续无声胜有声)
陈(傍证):贴出照片(有图为证),曰“当个井蛙诗人也不错的”。
詹(难免伤感):“你、我属于另一个谱系的,走陆路的”。(杨然特别标注:可是井蛙也走水路呵,还会跳跃,水、陆、空皆诗)
陈(话又说回来):“对邛崃诗人群的研究应该形成品牌与推广”。
詹(不知有陷阱):“走村穿巷”。
陈(正中上怀):“作协可于此方面努力,郑重提案”。
詹(方知中计):“邛崃缺文学理论型专家”。(杨然注:詹义君、陈炜都是邛崃作家协会副主席,主席是陈瑞生,他们都是诗人)
陈(胸有成竹):“这类人多,用诗句作诱饵垂钓二条”(杨然推测:此刻的陈炜,自然联想起打麻将也有二条,所以他笑得乐不可支)。
崃(不懂板眼):“挂方块字,垂钓。用灵感打窝,用汉字打窝,垂钓李杜”(杨然注:说得狭义了一点。如果站在宽泛的潭边,垂钓的东东要多得多)。
陈(借题发挥):“温江、龙泉、都江堰文化生态和邛崃相比差远了,但领导重视。甩了邛崃几条街,人家是做文化蛋糕,邛崃是放点文化味精”。
崃(误入歧途):“冉义就是中国的诗歌小镇,诗歌圣地”(杨然特别标注:冉义有杨然写诗,仅此而已。若要成为“诗歌小镇”,须有一个写诗的群体支撑,这个,冉义没有,所以,此话站不住脚,不成立)。
陈(感慨):“缺乏宣传”(问题在于,宣传什么呵?)
崃(抒情):“我两次都是怀着朝圣的心理去的小镇。几十年来,去冉义的人不少。中国不缺诗人,缺的是杨然老师这样的诗人”(呲牙),(继续抒情)“心术不正的诗人,比普通人更怀!”(杨然注:省内外不少诗人造访冉义,我很在意。陈善兵的友情,铭记在心)
傍晚,崃岭鹤影在“梦鱼潭”群里贴出《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走进杨然诗歌分享会》。陈炜点赞:“标题特赞”。詹义君点赞:“高人”。陈:“蟠龙若无义君吟,布濮河流枉腾浪”。詹:“仿高人,一点都不像,仿技太差”。崃:“冉义的名气应比都江堰那小镇大得多”(杨然注:对陈善兵个人而言,这话没什么不妥,但对其他人,肯定不成立)。
晚上,崃岭鹤影再次在“梦鱼潭”群里贴出《冉义若无诗弦世,邛崃空有凤求凰》。
7月6日早上,秀才在“梦鱼潭”群里贴出《从黑脸杨然到光头杨然》。中午,邛崃陈炜贴出他的《日子》修改稿:“从心出发/把自己长成天空的一朵云/把念想开放出花香/竹林鸟语弯曲成鱼钩\采撷些优美或愁怅的诗句/趁着黄昏下的夕阳\顺道去金古董家\揭开窖藏的缸盖\于老酒深处钓起一尾\梦中之鱼”,获得大家赞扬。
最安逸是,陈炜在群里贴出詹义君照片,画面是詹坐在文君井的铁盖上。用詹自己的话说,这是“吓人不咬人”,但给大家带来了诸多乐趣。崃岭鹤影建议,为这照片“配《临邛伊人》诗”,和事老却配来了一首古诗:“落魄西川泥酒杯,酒酣几度上亭台。青鞋自笑无羁束,又向文君井畔来。”崃岭鹤影眼尖:“这是陆游的诗”。
确实,这是陆游的诗。自西汉司马相如到临邛来对卓文君“凤求凰”之后,文君井便被邛崃人民保留了下来。之后,诗人造访,络绎不绝,先后留下卢照邻《相如琴台》、杜甫《琴台》、李商隐《寄蜀客》、郑燮詷《邛署偶成》、吴昌求《文君井》、郭沫若《题文君井》等古今诗篇,其中也包括上面陆游那首《文君井》。
因此,陈炜表面上非常谦虚的“当个井蛙诗人也不错的”说法,其历史文化底蕴的底气其实是非常足的,他早就睃好了邛崃诗人最佳的定位,其方向和去处,并非其他地方的诗人可以随便获得和替代的。
为此,面对詹义君的捷足先登,崃岭鹤影自是叹息:“义君兄先把位子占到,只等天黑”。于是“曲线救国”,给他抹黑:“义君兄把盖子抓得好紧”,要出事了。陈炜感到大事不妙,连忙跑出来斡旋:“发到朋友圈”,但还是晚了一步。
虽经詹义君本人非常努力自我辩护“我是检查盖子有没有剌,怕晚上有人去揭的时候划了手”,还是没能阻止有人终于出台了《炒作是:著名诗人詹义君偷文君井的盖子》这个重大新闻,弄得整个“梦鱼潭”沸沸洋洋,那只醉薰薰的仙鹤自是乐了:“盗窃国家一级文物”,回家畅喝八两九钱七十二度老白干,幸灾乐祸,“结果就全国闻名……”醉得不省人事。
其实,除了文君井,白鹤山也是邛崃的诗歌圣地。相关的古今诗篇,如李白《庄君平》、黄崇嘏《狱中献诗》、陆游《访临邛道士墓》、杨慎《游鹤林寺》、戚延裔《白鹤山》、王前驱《筒车》、朱自清《寿张志和四十九岁生日》等,或多或少都沾有鹤山的仙气,与文君井遥相呼应,成就邛崃诗歌胜境。崃岭鹤影之醉,同样也是历史文化底蕴非常足的。詹义君蒙受委曲,“咬人”自是办不到,“吓人”又吓反了,结果把他“逼上了梁山”,自己跑到“朋友圈”去“曝光”自己,我一见这“历史机遇”,立刻去点了赞,要乐就乐个更远!
下午,詹义君贴出《杨然诗歌分享会,卓文书虫主题荟——我们每个人都是诗人》。晚上,崃岭鹤影贴出我诗作《千年之后》照片三张,发贴“二十年后,又是一位诗人!”
7月7日早上,崃岭鹤影在“梦鱼潭”群里贴出分享会照片一张。下午,他说:“今天的《今日邛崃》有收藏价值”,“《黑脸杨然》和光头杨然”。晚上,他贴出我诗作《中国,有一只眼睛蒙住了》照片六张。
7月8日早上,崃岭鹤影在“梦鱼潭”群里贴出我诗作《垂钓者》的两句诗。
7月9日中午,崃岭鹤影在群里发贴“辉祥老师在分享会上打的总结也很好,要学杨然老师的执著,低调,因为我们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杨然,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杨辉祥,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刘志刚……所以,自己把自己活到极致就OK。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如王蛮子,如我”,黄坝邨对他进行了点赞。
下午,崃岭鹤影在群里发贴“一会儿我用邛崃话朗读《醉饮梦鱼潭》”,“好久没有疯过了”。他跟朋友在一起。
7月10日中午,崃岭鹤影在群里贴出我的诗作《垂钓者》。詹义君跟帖一首“清华大学诗作”,惹出一番政治、诗歌、诗人人品等方面的议论来,热闹了一阵子。
下午,崃岭鹤影在群里转帖“醉美邛崃”《每个人都是一名诗人 杨然诗歌分享会举行》。
7月11日午后,崃岭鹤影在群里先后贴出《垂钓者》朗诵版和照片。之后,贴出一则消息:“通知:临邛朗读者沙龙第十期(7月19日)活动主题:致敬我们身边的诗人——杨然诗歌作品专题朗诵会。杨然,一位追求心灵自由的中国乡村最后的诗人,他把诗歌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诗歌养不活我们,但我们必须养活诗歌’一一是他的座右铭;他说,‘别人挣钱挣成了驼背,我写诗写直了腰杆’……让我们以朗读者的方式,分享杨然老师的诗意人生。”
随后,崃岭鹤影贴出杨然简介。至此,杨然和陈炜、詹义君等人的诗歌在“梦鱼潭”的分享,告一段落。而在下一周,邛崃另一场有关杨然诗歌的活动,又将开始了。
多么快活的“梦鱼潭”!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致谢】
   
7月6日下午,我到“一群书虫”群里发布致谢词:
以上有关分享会的图片和文字,已被我一网打尽,下载、收藏。
我将在暑期抽时间好好梳理、撰写我的洋洋大观的“诗缘随笔”《参加“卓文书虫主题荟”》,届时还要同大家分享、交流的。
感谢“合影照”里20位参会者侯碧云、金成梦、李志、田乔飞、詹义君、尤玲、汤艳琼、祝雪君、王敏、刘建宏、陈丽文、丽琴、陈静、欧守军、陈善兵、王勤、李建、袁国川、王松吉、杨辉祥,还有“合影照”外4条“漏网的鱼”陈汉云、陈炜、王娟、许敬,谢谢你们!
以上致谢词,出了点小问题。王娟说:“我在合影照里”。连忙打开照片细看,果然,合影照有两个版本,在另一个版本里,“王总在合影中间!”因此,参加合影的应该是21人,“漏网的鱼”是3条。闹笑话了,自己一时粗心,不应该呵。
最后,仅以一首诗致谢这次分享会。此诗为“意念和意象写作”,诗中涉及一些街名、巷名,绝非“写实”,“意念”而已,不可“对号入座”。诗如下:

蝶恋.萤颂
——致卓文书虫会
   
杨然/诗
   
为什么我们是些虫虫呵,因为
我们知道什么样的巷子什么样的街,
哪些芬芳会回来,
哪些草色会离开。
   
离开,在高高的书山之外,
总会遇见一些男孩和女孩,
迷茫在美丽夜晚的学海。
告诉他们吧,什么是勤为径,
什么是苦作舟,
就像萤火虫的闪闪航灯在期待,
自己导航自己,
学会一步一个脚印去理解,
去记,去悟,甚至,去猜。
   
再走远一点,就要学会美丽在内,
也要学会美丽在外,
在通往书山的条条小路上,
有时候需要无师自通,自学成才。
就像萤火虫,点亮一些路口,
经过一些拐角,记住巷子和街,
因此,必须学会怎么样离开,
又要学会怎么样回来。
   
回来,总是抱一本书去啃,
融入书城的翩翩景观,斑斑承载。
他们说我们是作茧自缚,
而我们只觉得优美和自在。
在白天我们由虫而蛹,
由蛹而蝶,透视茫茫苍苍表象,
领略层层叠叠精彩。
就像古人一叶知秋,
我们知天、知地、知情、知爱。
凭借一本本书,
我们知深、知广、知高、知远,
自由飞行在属于自己的境界。
   
就这样,在夜晚我们有自己的灯笼,
在白天有自己的翅膀,
无论怎样离开还是怎样回来,
我们有自己的方向,自己的势态。
在我们视野,所有的花,所有的草,
都是有灵魂的,不需要补钙。
无论我们唱的是蝶恋花小曲,
还是萤火虫颂歌,
都在告诉你:肉眼看不见的世界,
灵魂都看见了。
而世上最美的灵魂,最美的风景,
都住在书城,都藏在书海。
   
就这样,不管在文脉的巷子、书院的街,
还是在文君的巷子、文庙的街,
我们都知道该怎样离开,
又该怎样回来。
离开,是那恋恋不舍的书山,
回来,是这留连忘返的书海,
因为,我们都是些虫虫呵,
永远有自己的花园、自己的星空、
自己的美梦和情怀……
   
2017年7月12日写于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29 , Processed in 0.04540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