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1|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2017中国田园诗歌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2017中国田园诗歌节
.
杨然/文
.
【受邀】
6月11日得王国平短信:“尊敬的杨然先生:2017中国田园诗歌节玆定于6月17日至18日在四川省都江堰市举行,素悉您在当代诗坛造诣精深,影响广远,特请您莅临指导。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诗歌研究院、都江堰市人民政府2017年6月11日”,并言“邱老师说,你要来举行田园诗歌讲堂,大家等到听课哈”、“另外,傅天琳、林雪、大解也要来哈,一起好耍”,即复“好,参加!”
6月14日再得得王国平短信:“各位参加田园诗歌节的老师,请问你们17号晚上是否入住栁街,请及时回复,以便安排住宿。王国平上”,即复“入住!”
6月15日又得王国平短信:“各位驻镇诗人,请带一本自己的诗集,以便在田园诗歌节上结对子时使用”,即复“好!”柳街从省市的“诗歌之乡”起步,到“中国诗歌学会田园诗歌创作基地”,再到“中国田园诗歌小镇”,十几年的乡村诗歌活动历程,王国平一直身在其中,不是灵魂人物,胜似灵魂人物,值得多多点赞。
6月16日继续得王国平短信:“杨老师,你是明天下午两点半讲课”,呵,早点去呵。为这,我从6月12日开始,花了两天时间,准备了一个《田园诗歌漫谈》讲稿,希望能发挥作用。
【赴会】
6月17日早餐后,从冉义出发,赴都江堰。轻车熟路,加上导航,规避违章抓拍,一路顺风。
十点四十到达目的地。在接待处,已有蒲小林、晓曲、谭宁君三位诗人等在那里,于是一起闲谈。不时,李龙炳来了。在等待接待的过程中,有朋友一起欢言笑语,这样真好,免得尴尬。接待人员终于出现,拿到住房钥匙。我住“小雪”房间,木屋,临水而居,绿阴掩映,相望一池荷花,够意思。
入房,连忙给手机充电。活动过程中免不了的拍照、发微博,充电是必须的。
近午时,外出溜逛,看池水,赏荷花,湿地庄园一片夏日美景。游客来来往往。最欢乐的应该是那些小孩子们,他们手拿蓝色、红色或金黄色的鱼网,手提同样是蓝色、红色或金黄色的小桶,到荷花池里网鱼。当然,他们都有收获,都是些小鱼苗儿。很快活的时光呵,很有趣。
午餐时间到了。到餐厅,服务员不知道该不该接待我们。去“坝坝宴”看看,那里是演出人员的就餐处。这就对了,我们返回餐厅,遇到其他诗人也到了,没错。与蒲小林、刘强、李龙炳、晓曲、谭宁君、黎阳、李斌、江油来的陈立、贵州来的杨启刚同桌,喝柳街生产的“小隐”酒,其乐融融。
隔桌有羊子、王国平、梅吉、文君等诗人。我去敬远道而来的诗人大解和林雪。大解说:“我与杨然交往已久,这次是第一次相见”,是的,我一直在向大解通过邮寄赠阅《芙蓉锦江》。林雪是第一个在我新浪博客《诗缘》留言的诗人,她在我的《天下诗缘》博文后面以“雪落中国”网名发表评论:“祝贺杨然开博。问好。”念念不忘,至今记得。“也是第一次见面”。
餐后,回“小雪”房间睡了一会儿午觉。下午要讲课,必须要休息一下。
【讲课】
在“小雪”房午眠一小时,有了精神,即去青城湾湿地庄园“大卉堂”讲课。入得会场,即见红色的《“诗意柳街.寄放乡愁”田园诗歌大讲堂》横幅挂在正前方上头,很醒目。我准备的稿子是《田园诗歌漫谈》,但邱岗告诉我:“今天是你和羊子两位讲,羊子说他有事,他先讲。给你的时间是半小时”。呵,这可打乱了我原先的想法和安排,因为“讲课”,一般也应该是两节课呵,一个半小时,九十分钟。现在必须马上“缩水”,显然我有点慌了手足。
羊子先讲。我着手“缩水”讲稿。
我的开场白首先讲“田园诗歌”印象。上午,跟几个诗人聊了一下,大家的感慨是,眼下不少所谓的田园诗,充其量只是“田园”的“概念写作”、“元素写作”和“表象写作”,没有触及田园的“灵魂”,缺乏与田园生活“血肉相连”的精神范畴的东西,所以归根结蒂,不能算真正的田园诗歌。
根据我的思考,田园诗歌是与大自然紧密相连的。以大自然为背景,乡村有了存在的依托,季节、庄稼、房舍、植物、动物、人间烟火等等,在安静的环境下,有了诗情画意,人类因此产生了田园诗歌。
相对于古代诗,严格地说来,田园诗歌是“隐世的产物”,它不属于入世,也不属于出世,它只属于隐世。诗经的《七月》,写得荡气回肠,肆意抒发。陶渊明的《归田园居》,有着诗人独到的“隐世生活体验”,他对生命的感悟,至今有着深刻的魅力。而在现代诗,无论“入世”、“出世”还是“隐世”,只要沾了田园的气息,都有可能成为田园诗,但更多的是属于乡村诗。
我举例子:《柳风》第31期上面,吴会丽《春之末》表明写诗就是一种自发,一种自在。诗人写“春之末”,实际是写她自己。王庆辉《清平乐.清明》“清明何处/浩荡东风怒”这个气概,就是诗的坦荡,诗的挺立。周兴强《端午》说明,诗人要写自己熟悉的东西,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柳风》第32期上面,尹旭《我不想成为一棵树》表明:诗歌在释放灵魂方面,跟凝聚意气一样重要。
因为只安排我只讲30分钟,所以我择其要点,跟大家交流以下点:一、诗歌写了田园,但不一定就是田园诗歌。二、田园诗,要写自己真正动心的东西,真正在意的东西,真正热爱的东西。三、身在田园,不一定只写田园诗,更可以写其他诗。四、写自己“最想写的东西”。写什么,怎么写,你想怎么写,就去怎么写,无须理会其他的“后果”或“言说”。五、诗是“不可预见的”。有了第一句,下一句是什么,要么未知,要么一泻千里。六、只要有写诗的冲动,诗就随时随地都可能诞生。七、写自己内心向往的东西,召唤自己前进的东西。我重点讲了丁可的诗作《母亲的专列》和《向故乡撤退》、李龙炳的诗作《一百吨大米》。
我还顺带讲了一下田园微信诗。我始终觉得,写诗,还是自由自在最好。真正的田园诗歌,还是要沉得住气、沉得下底来写,才可能写出好的作品。“短、平、快”容易束缚手足,放不开,欲说还休,就刹车了。我举了邱保青《春风只认柳树不认人》、杨启刚《暮春过某村庄》、邱岗《家园》、刘元明《我的田埂》、阿光《野花》、水笔翔飞《麦子熟了之:后印象派》等诗作为例子,来阐述我的观点。
讲课结束后,已经四点过,“大卉堂”的另一个议程紧接着开始,这就是“杨奇旭诗集《七里坝之恋》首发式”。杨奇旭与邱岗、周兴强等,是柳街《柳风》农民诗社“元老”成员。
除刚才听课的柳街诗人、游客和听众外,进来了不少参加诗歌节的诗人,林雪、大解、李龙炳、朱晓剑、黎阳、蒲小林、李斌、晓曲、谭宁君、陈修元等等。邱岗问我发不发言,我摆摆手,没准备,算了。
我认真听其他诗人发言。我的感慨是,一个诗人,出版了自己的诗集,有这样好的场合为他举办首发式,有这么多诗人捧场,是诗人的福分,也是诗歌的福分,是诗人的成绩,也是柳街的成绩,都江堰的成绩,值得祝贺。
【夜饮】
“杨奇旭诗集《七里坝之恋》首发式”还在进行。王国平跑来悄悄告诉我:“刘红立请你们外出共餐,现在就走”,我即步出会场。路遇朱晓剑,匆匆招呼。
一行人先后来到停车场。大解、林雪说:“杨然一个办那么大一个诗刊,真不容易”,黎阳说“你们是几个诗人一起办的呵”,我说“是的,凸凹、王国平、周世通、黄仲金,我们一起办《芙蓉锦江》,只不过我做的事情要多一点”。
诗坛上为什么出现了“杨然一个人办一个大诗刊”这一说法,恐怕跟诗评家孙琴先生的文章有关,他曾在《成都其他诗人》中写道:“杨然,以一人之力,创办并负责《芙蓉锦江》诗刊的编辑印行”,可能缘于每期《芙蓉锦江》都是我通过邮寄赠阅他的,才造成了这种印象,
晚餐地点在“堰香阁”,很幽静。石砖墙、老房子、花木林子,竟让林雪感慨不已:“如果我生活在这样舒适的环境,我咋可能还要写诗呵!四川诗人真厉害,有这么好的空气,这么好的生活,还在写诗!”大解也深有体会,他对四川环境赞叹不已。大解来自河北,所以自有感触。
同饮者,大解、林雪、刘红立、黎阳、蒲小林、王国平、“诗歌粉丝”小任、柳街唐书记、袁镇长。文佳君后来也加入了进来。
非常尽兴,得醉而返。回到湿地庄园,路过“老家”,见到陈修元、晓曲、谭宁君、朱晓剑他们在那里茶话,前去招呼。王国平提来啤酒等,正可以夜饮。但我有了困意,回房早早入睡。
【意外早餐】
6月18日早醒。正在沐浴,听到文佳君在门外叫我,喊我外出早餐。时间还早呵。我很不习惯。我的安排是:沐浴后,先去湿地庄园逛一圈,趁游人不多,拍点照,八点钟再去早餐。因为我在这里已经参加了三次诗歌活动,所以对这里的“接待须知”了若指掌,无须紧张,从容即可。
现在,还不到早上七点钟,就喊去早餐,太意外了。文佳君请了刘红立、蒲小林、黎阳、陈修元、朱晓剑、李龙炳,一行八人,前往石羊镇。在一家名叫“田翠花豆花饭”的路边饭店,吃早餐。吃到了菜稀饭和苕尖稀饭,难得。
回到湿地庄园,离开幕式还有一段时间。我即回房给手机充电。行至荷花池边“老家”处,有人盯了我一眼:“杨然”,我停步,呵,“丁可”,徐州一别,二十四年了!交谈一阵,很高兴。
回房翻阅微信,见到文佳君早上六点三十七分发来的信息:“醒了吗?我七点半带你们去吃一家终身不忘的早餐。这里去开车大约十五分钟车程,你带上司机。”唉,迟到的“阅知”,太早了吧。好在早餐已过,“终身不忘”的,是那苕尖稀饭。
苕尖,也叫龙须菜。恰好陈修元在抒情:“好久不见苕尖了!”李龙炳问“校长,苕尖的苕,是不是红苕的苕?”我说“是的”,龙王将信将疑。此刻我已放下碗筷,步出店外呼吸新鲜空气,就意外发现了摆在店外的苕尖稀饭,这是东道主文佳君“放麻”了的佳肴,于是立刻呼唤陈修元:“快来添一碗!”结果都来添了一碗,吃得香喷喷的。
餐后回到湿地庄园,在停车场,我将自己的年度长诗选《那片星座就要升起》和短诗选《在春天我把风筝画在眼睛上》分别赠予蒲小林、刘红立、黎阳、陈修元、文佳君。
接近十点钟,我前往会场。途经接待处,遇一诗人,“李敢”,呵,“2005年在论坛上,就知道你了!”他也高兴,说是“终于见到了你”,用谭宁君的话说,是“终于见到了活的杨然”。呵呵,很愉快,很愉快。
【开幕式】
开幕式前,是柳街农民的薅秧歌展演,这是非遗文化的一个节目。许多诗人都去观看了。
我提前步入会场。再遇丁可,于是坐在一起,闲聊起来。喝酒吗?喝。每天抽得到一包烟吗?差不多。丁可是前年戒烟的。我抽烟,是个习惯,烟瘾并不大。身体呢?马马虎虎。“你这样身材还行”,他夸奖我。
临近十一点,观看薅秧歌的诗人们陆陆续续回来。会场热闹起来。
《会务手册》上面的正标题有三行,分别是“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2017中国(都江堰)田园诗歌节”和“暨中国说唱艺术展演活动开幕式”。《组织机构》从文化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柳街镇人民政府,国、省、市、镇都有,共十六个。
《开幕式的议程》包括:舞蹈《参见自然》、主持人介绍领导和嘉宾、领导致欢迎辞、中国诗歌学会领导致辞、宣布开幕、舞蹈《都江流欢》、揭晓2017中国年度田园诗歌奖、宣读颁奖词、颁奖、获奖诗人致答谢词、舞蹈《梦回田园》并朗诵获奖作品、聘请驻镇诗人、揭晓田园微信诗大赛获奖名单、颁奖、舞蹈《青城妙莲》并朗诵微信诗获奖作品。
议程依次进行。都江堰副市长袁明、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助理大卫分别致辞,都江堰宣传部长唐小峰宣布开幕,诗人傅天琳、大解、林雪等分别宣布获奖名单和颁奖。
为了鼓励田园诗歌创作,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和都江堰市人民政府决定,从今年起,定期评选“中国年度田园诗人”,以表彰优秀田园诗人对中国当代诗歌的贡献。2017年,中国诗歌学会组织评委,经过三轮投票,最终评选出中国首届年度田园奖。获奖者分别是:丁可、寒烟、敬丹樱、李龙炳、陆苏。
表彰2017“柳街•微田园”中国田园微信诗大赛获奖作品。2017年6月9日,中国诗歌学会组织五名评委,经过三轮投票,最终评选出2017“柳街•微田园”中国田园微信诗大赛获奖作品。本次大赛征稿共收到1400余件作品,初评入围80件作品,共评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3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40名,邱保青、杨启刚、阿垅、宋蓉、邱岗、任真、文君、李铣、黑马、董柳等54名诗人获奖。
柳街镇于2015年10月聘任首批“驻镇诗人”,分别是:牛放(《四川文学》主编)、杨然(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吕历(蓬溪市文化旅游局局长)、瘦西鸿(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蒋雪峰(绵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第二批“驻镇诗人”于2016年6月聘任,分别是:马培松(绵阳市作家协会主席)、羊子(汶川县文联主席)、凸凹(龙泉驿区文联副主席)、曾鸣(《四川日报》副刊编辑)、蒲小林(遂宁市作家协会主席)。今天聘请的第三批“驻镇诗人”共三位,分别是:刘红立(四川省检察官文联主席)、姜明(《四川农村日报》总编辑)、赵晓梦(《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
聘请“驻镇诗人”后,我与蒲小林等与柳街农民诗人邱岗、李奇旭、周兴强等还举办了一个“结队子”仪式。
开幕式的四个舞蹈节目,都非常优美,场景多情,诗歌感人。主持人瞿弦和,中国著名朗诵家,他已经连续三次在这里主持中国田园诗歌节。最后是柳街镇刘霞镇长致辞,热烈、庄重、美丽的开幕式,圆满成功。
【当评委】
开幕式后,是午餐。因要开车,未敢沾酒。王国平短信通知说,下午是坐观光车去游览柳街社区,我的打算是回冉义,早点回家休息,明天要上班。
餐后,先回“小雪”房间午眠一下。睡意正浓,电话响了,是王国平打来的,“他们喊你当评委,有个‘同题诗大赛’活动”,我说“我就算了吧,我要回冉义”,他说“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他们两点开始,两点半就结束了”。
一看手表,只差五分钟就两点了。事情来得突然,没有任何准备,但也没得法子,只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起床。显然,我这个评委,是他们“临时抓壮丁”抓来的,连忙赶往会场。地点仍然在青城湾湿地庄园“大卉堂”。匆匆到达,正在悬挂《“诗意柳街.寄放乡愁”第三届同题诗写作大赛》红色横幅。邱岗说:“那几个评委老师,被王国平带去观光,说是三点钟回来,所以就把你请来了”。果然。
我与都江堰市作家协会主席马及时、副秘书长何民一起担任评委。即想起自己平生发表的第一篇诗评,叫《我读“旅行”》,刊载于《都江文艺》1983年第3期,评的作品,正是何民的诗作《旅行》。34年了!这是我与都江堰的“评缘”的开始。之后,先后为张天健先生写书评二篇、王国平诗评一篇、马明林诗评一篇。今天做评委,也是“评”。
活动举办得很规范。总共来了三十二位参赛者,大部分是柳街镇的作者,男女老少都有,也有游客,也有大学生。同题诗的命名,由“击鼓传花”产生。这个方式很有趣。“击鼓传花”在观众当中进行,谁得到“传花”,谁就提议同题诗的标题。邱岗说:前两次同题的标题,都是观众提出的,要与柳街有关,与诗有关,作品可以是自由诗,可以是古体诗,也可以是民歌。结果,“传花”落在一位小孩手里,这个不行呵,于是重新来了一次。“传花”被一位妇女得到,她说:“古香古色的青城湾”,最后确定为《青城湾》。
接下来,是参赛者抽签,将自己的姓名写在所抽号码背后。参赛作品只注明作者的抽号,不写姓名,这样隐姓埋名,好让评委公正,不私情。写作时间为十五分钟。时间到,收卷,有点像考试。
三位评委约定了评分规则,于是各忙各的,认真阅卷、打分。三点二十分,我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跟邱岗道别,我要驾车回冉义,先走一步。邱岗送我到“大卉堂”门外,他还要忙,回头栽进大赛活动后面的统分、颁奖事务中。我离开青城湾湿地庄园,结束这次田园诗歌节旅程。
【获赠及其他】
本次活动,得赠:柳街农民诗社《柳风》诗报第31、32期、《寄放乡愁.诗意柳街》(2017中国田园诗歌节画册,王国平主编)、杨奇旭诗集《七里坝之恋》(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梅吉诗集《浮云牧场》(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陈修元诗集《驶向火星》(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阿里诗集《面朝大海——阿里诗集》(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都江堰文艺》2017年第1期、《2017中国田园诗歌节》相关资料以及《三星堆文学》(2017年第1期.世界诗人大会特刊)等。
18日傍晚回到冉义。晚上,翻阅手机,见到林雪2条微信,一条是中午发来的“祝贺成为驻镇诗人”,一条是晚上发来的“杨然,好。此次幸会,已安全返沈。祝开心每一天”,呵,真好,回复“笑脸”。《诗缘》的第一个评论者,“雪落中国”,再见。
20日,得王国平微信《中国田园诗歌节永久落户都江堰》,读之,甚悦,立刻收藏。
柳街镇位于都江堰市南端,距都江堰市区27公里,温江城区18公里,成都市区30公里,是都江堰市唯一直接融入成都市“半小时经济圈”的乡镇,是成都市集镇规划发展试点镇之一,正在打造天下闻名的“诗歌之乡”、独具特色的“兰花之乡”、举世瞩目的“川西水乡”。
2015年10月,中国诗歌学会“2015中国•都江堰田园诗歌吟诵节”在柳街镇隆重举行,柳街镇被授予“中国诗歌学会田园诗歌创作基地”称号。 2016年6月,在“2016中国(都江堰)田园诗歌节”开幕式上,柳街镇被中国诗歌学会授予“中国田园诗歌小镇”荣誉称号。
现在,“中国田园诗歌节”在都江堰永久落户,非常、非常好!作为柳街镇的首批“驻镇诗人”,我很舒心。
杨然2017年6月20日记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26 , Processed in 0.03550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