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7|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
.
杨然/文
.

2017年2月27日,农历二月二,俗称“龙抬头”的日子。在彭志强建立的“龙泉桃花诗会.诗歌集结号导师”微信群上,先后见到晓风和凸凹发布的两个贴子,分别为“《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通知和具体安排,甚悦。
即去网上搜索地图,找到大致的位置:成雅高速→华阳→麓山大道二段→华龙路→车城东七路→航天南路→龙都南路,左拐→北泉路,左边→东方华大广场。这段路程,从华阳到龙泉我曾数次走过,比较熟,主要是去“中国桃花诗村”。但对龙泉驿城区,却茫然得很。所以必须找准方向,别走错了。
此前,凸凹已转发了诗会相关要求,我于上周先后向天机云锦书城寄去我的短诗选《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长诗选《那片星座就要升起》各5本、向彭志强QQ邮箱发去我的代表作《诗歌的胆》、写桃花的诗《为桃所醉的诗人》以及个人简介等,完成自己的准备手续。
凸凹的通知指明了以下诗会的四要素:时间、地点、主办、协办等。李斌在群里告诉彭志强:“进来了那么多美女,建议让美女朗诵”,估计是来自艺术学校的,看来诗会将增色不少。在凸凹新通知中,“中国当代实力诗人”和“龙泉驿女性朗诵者”成为嘉宾,观众是“星辰大海”,很有意思。
晓风在群里告诉“所有人”,我看到了以下诗会要素:主持、拟特邀嘉宾、待定和已定的、诗会展示的“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以及朗诵嘉宾、节目单与流程。包括诗人朗诵各自代表作,朗诵嘉宾朗诵桃花诗或春天诗、诗人导师们与现场读者交流诗歌,书城准备一些提问,涉及读者求购签名图书就现场签售,没有就只是陈列各位导师作品等。最后是晚餐。
凸凹、文懿还在群里发布“《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工作指南”,总负责人彭志强,商报执行人朱光明,承办负责人李世健,书城执行人刘毅,朗诵嘉宾负责人解婕,区市民艺术学校校长;机动协调人凸凹。还公布了他们的电话,考虑得真周到。
2月28日,凸凹在群里发布“《诗歌集结号》龙泉驿桃花诗会”,这个通知已经几经发布,应该是个定稿了。要素如下:
时间:2017年3月5日下午2:30。地点:天机云锦书城(龙泉驿区北泉路177号东方华大广场3楼)。主办: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龙泉驿区文联、天机云锦书城(龙泉驿)。承办:龙泉驿区文化馆。协办:《芙蓉锦江》诗刊社、龙泉驿区市民艺术学校。主持:文懿。
参展诗人:潇潇、蒋蓝、凸凹、向以鲜、蒋雪峰、陶春、蒲小林、杨然、何春、周瑟瑟、席永君、山鸿、李斌、彭志强。这14位诗人,周瑟瑟有邮件交往,山鸿、李斌没见过,其他10位都认识。
特邀嘉宾:张新泉、曹纪祖、杨孜、彭毅、尚仲敏、陈小平、李永才、桑眉,共9位,除陈外,多认识,都见过。
朗诵嘉宾:袁子涵、丫丫、朱捷、白雪、周芩、郭娅、 陈华兰、黄屹柠、丹丹、文懿。文懿是《诗歌集结号》在“《成都商报》春节特刊”发布的“杨然: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的音频人,在文本上算是没有见过面的朋友了。
看到最新通知中,在协办单位里,增加了《芙蓉锦江》诗刊社,甚悦。诗会展示的14位“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中,我、凸凹、蒋蓝、席永君4位是《芙蓉锦江》编委,陶春曾任特约编委,向以鲜、潇潇、蒋雪峰、周瑟瑟、彭志强5位是重点栏目诗人,与《芙蓉锦江》有关联的诗人,共10位,占到“参展诗人”的70%以上。如果充许重复计算,还可以这样说:这14位诗人,《芙蓉锦江》编委和特约编委占5人,重点栏目诗人占4人,重点栏目诗5人,刚好与14为个数字巧合,有点玄味在里面呵。《芙蓉锦江》成为协办单位,功劳不在我,在凸凹,我沾光,心情自然愉快。
3月1日,朱光明在“微信朋友圈”发贴“诗人彭志强读诗《马蹄远》”,并说“四川人写的诗,要朗诵的话,普通话不如川普,川普不如四川话”,我评论“这个命题非常经典”,朱复“杨老师好”,我继续评论如下:
2011年8月11日,在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书海圣殿》诗歌朗诵会上,我用成都话朗诵了海地诗人加里.科朗的《词语》。我发现这首诗非常适合用成都话朗诵:“词语们累了我的兄弟/掷到我们脸上的这些大词/它们发出呕吐物的恶臭”,“词语们受够了/再没有人相信”,“词语们裂开/词语们分散/人们越是解释/它们就越混乱”,道破了诗歌写作过程中的几许天机。主持人潇潇说“杨然使我们在这个诗会上听到了来自中国的另一种声音”,她是针对普通话而言的。自我感觉朗诵得还可以。坐在前排的加里.科朗向我鼓掌。
我在为我即将在诗会上用成都话朗诵我的代表作做“與论准备”。
3月2日,凸凹在群里发布“成都春天,《诗歌集结号》导师的桃花生活方式”,如下:
《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3月5日举行,活动分上下午两个板块。上午,导师们及特邀嘉宾诗人,在龙泉山山泉镇桃树下,参加由龙泉驿区文联组织的畅谈“桃花生活方式”活动,以及如何围绕“一山、一水、一花、一寺、一寺、一家、一车、一中心”等资源和元素来梳理和定位龙泉驿的文脉和名片出谋划策。下午,导师们及特邀嘉宾诗人,在龙泉驿天机云锦书城开展“男女二重”朗诵活动及诗人、作家与读者见面互动活动。
朗诵环节中,每位导师诗人提供自己创作的诗作二首,一首为代表作,自己朗诵,一首为桃花诗,由朗诵嘉宾朗诵。朗诵诗人均为男性,朗诵嘉宾均为女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丫丫、朱捷、白雪、周芩、郭娅、陈华兰、黄屹柠、丹丹、胡静等9位颇为专业的朗诵嘉宾,均为龙泉驿区文化馆、区市民艺术学校从本土上千名朗诵爱好者中遴选出的风华正茂的“桃花女”。
哦,活动又变了,增加了内容,在上午。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争取上午也参加。
下午,到群里发布我旧照一张,并注明“我的代表作《诗歌的胆》发表于1994年4月《青年文学》,主编赵日升先生说:杨然是建国46年来《青年文学》第一个封面诗人。”朱光明跟贴说“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并说“我要1994年5月才出生”,呵,年轻归年轻,这位本次笔会的商报执行人,也跟《芙蓉锦江》有关联,所以我复了一贴:“朱光明是《芙蓉锦江九人诗选》最年轻的诗人之一,入选那月,刚好18岁,正在忙高中毕业迎高考。一晃,4年啦!”朱复“嘻嘻,杨老师记性真好,多亏了那个时候你们的鼓励”。
3月5日,近午时出发,走华阳去龙泉驿的那条路线。总的方向没有出错,但在去“林大道”时,仍提前拐了弯。问路,改正。终于走上正确路线。这条路,因为曾经数次走过,所以熟悉,心情也轻松。中午,凸凹来电话,说是“大家在等你午餐了”,我复“不用等我”。肚皮却也饿了,见到路边“大碗面.卤肉面”,大面铺的招牌吧,还没吃过。花钱7元,吃了一碗,里面有蛋、卤肉,好吃。继续走。进得龙泉驿城区,按“既定路线”,顺利到达目的地。
我的诗歌活动随笔,几乎每篇都要记录一下行车路线图。我把往返过程当成参加活动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享受过程”成为我的一个习惯。
北泉路东方华大广场似乎并不像一个广场,但肯定是一个繁华路段。天机云锦书城气势不错。店内非常现代化地显现出“书山文海”气象。“《诗歌集结号》导师龙泉驿桃花诗会”宣传招牌分别在店内店外历历在目。刚拍几张照,停电了。凸凹他们还在“山上”午餐吧,我给他去了一个微信:“我给诗会带来的礼物,停电!”当然是开玩笑。因为没隔一会儿,电就来了。我见到了我的2种诗集共10本与其他诗人的诗集摆放在书柜上,等待读者到来。
继续拍照。得蒋雪峰微信,要我帮他拍几张“现场照”,这次展示的“中国当代实力诗人”有他,但他来不了。即办。同样来不了现场的“中国当代实力诗人”还有潇潇、周瑟瑟,其他诗人都将到场。
会场布置得密集、庄重,有上百人吧。很好的诗会场所。拍照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座签。坐下,休息,等诗人们到来。
先后见到“主持人”文懿、“中国当代实力诗人”山鸿、“朗诵嘉宾”冯耀和“成都商报执行人”朱光明。文懿在《诗歌集结号》“声音诗人”中朗诵过我的诗作《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我对她表示“谢谢”,她说“那首诗写得很美”。冯耀在“第二届华语诗歌春晚成都分会场活动”上朗诵过我的诗作《歌唱生存》,这次见面,很亲切。山鸿是“落叶诗人”,与我邻座。
重逢的有“中国当代实力诗人”蒋蓝、凸凹、向以鲜、蒋雪峰、陶春、蒲小林、何春、席永君、彭志强、“特邀嘉宾”张新泉、彭毅、桑眉等诗人。
活动流程包括:入场、朗诵、交流、吃饭四个环节。其中朗诵内容为:诗人朗诵各自代表作,朗诵嘉宾朗诵桃花诗或春天诗。交流内容为:诗人导师们与现场读者交流诗歌,书城准备一些提问,涉及读者求购签名图书就现场签售,没有就只是陈列各位导师作品。
活动由文懿主持。一个美丽的诗人。张新泉首先讲话,讲得很有趣。接着,是曹纪祖讲话,讲诗歌的事情。
展示的“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代表作、桃花诗或春天诗分别为:潇潇《移交》和《那一夜的桃花》、蒋蓝《如何从虚空里抽出一把刀?》和《第五朵桃花》、凸凹《去火车站,或凌晨接母》和《桃花问,或手间事》、向以鲜《柳树下的铁匠》和《小猫扑叶》、蒋雪峰《像一根鸿毛飘过人世》和《看桃花》、陶春《退坐至体内1000公里我仍与这个世界相隔0.01厘米的险境》和《人面:桃花》、杨然《诗歌的胆》和《为桃所醉的诗人》、席永君《天空的考古学》和《龙泉的桃花开了》、周瑟瑟《洗衣机里的小孩》和《桃枝》、蒲小林《白发》和《草堂三月》、山鸿《本来一片树叶就没有多重》和《为显易而见的美事大声叫好》、彭志强《围棋子》和《知音》。
诗歌朗诵依次进行。轮到我上台时,我说“我的《诗歌的胆》太长了,就用成都话朗诵第一段和最后一段吧”。平时我没怎么朗诵过诗歌,所以,这次,效果自然不怎么好。我的另一首诗《为桃所醉的诗人》,由郭娅朗诵,她在龙泉驿区人大办公室工作,爱文艺、摄影、旅行。谢谢她。
朗诵活动结束后,现场交流开始。主要是彭志强和蒋蓝两位诗人在与读者互动。
合影。之后,我告诉凸凹:“回邛崃,路途太远了,我先离去,饭就不吃了”,并请他转告彭志强。
回到义渡苑家里,已是7点40。花卷见我归,吼呵,跳呵,瓜呵,培培说:已在门边等你多时了。好,喝酒。在义渡苑家里独饮,培培很高兴,花卷很快乐。
2017-03-07记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38 , Processed in 0.03438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