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草堂彭志强诗歌品读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草堂彭志强诗歌品读会
.
杨然/文
.

2017年2月2日,正月初六,晚上至“彭志强草堂人日诗会”微信群发贴“车停温江非遗博物馆,免限号扣分之苦,坐地铁4号线,草堂北路下,明天可参会也——最佳选择!”意味着我将“肯定参会”彭志强的诗会。此贴引来一些乐趣,玩童世通(周世通)为安慰我“甩火腿”,特向我发送8.8元红包一个,哪知未等我下手,就被也罢(陈维锦)抢去。我只好“报警”。按照也罢他们的“引领”,911、120等,都报。玩笑不提。
也罢很快将红包发还给我。她去年3月参加了“义渡冉场•探秘最后的田园”诗歌摄影大赛,那场活动在网络上宣传说“依托乡村诗人杨然等诗歌名家为主线,对外征集诗人和摄影师到冉义采风书写冉义为主的诗歌摄影”,所以她到过冉义。所以,她说:“在冉义没见到你”。
这个“车停温江非遗博物馆”贴子,我以“明天去草堂”为题并配我近照一幅转发到“微信朋友圈”。 阆苑天子(袁勇)、牧筠、涵妈(邓佳)、玩童世通(周世通)、沉静(杨光和)、崃岭鹤影(陈善兵)、李永康、宇宙-时间的形状(尤佳)、师飞扬(野松)、云淡风轻(刘昕霞)、涂拥、谭宁君、大蜀(徐甲子)、周渝霞、重庆子衣、姝姝、似水流年、风萧萧兮(印子君)、老区山鹰(江万红)、晓曲、王晓忠、谢平、建英、白渚河(郑兴明)、流浪树(杜卫平)、川湄等点赞,胡仁泽跟贴“明天见,校长!”一时也热闹了一下。
2月3日,正月初七,立春,天阴,上班日。早餐后启动车子,沿羊付路上新大路,至安仁转弯,赴成温邛高速。但仍犯了一个“习惯性经验错误”,这条原来可以上成温邛高速的公路经过改建后,直通成温邛快速通道,没了高速入口,所以我仍然多走了几十分钟“怨枉路”。终于找到非遗博览园,但关门闭户,可能还在放假,所以掉头,至最近一个地铁入口蔡桥站,将车在附近一个坝子停妥,步行一刻钟,坐地铁,经6站到达草堂北路,从A出口步出,已午时,至路边吃了一碗牛肉面,然后去草堂。
路不熟,东转西转,东问西问,终于来到成都杜甫草堂北门。排队,购30元一张门票,始入内。见未接电话,是詹义君打来的,回拨过去,他已到诗会举办地“仰止堂”,我还在北门逛。草堂内处处充满节日喜气,鲜花、人造雪花、耍杂的、演糖艺的等等,游人来来往往,无心观赏,直奔会址。
终于转到南门,“仰止堂”到了。见到其然、梁平、李龙炳等诗人,一一握手。与凸凹、蒋雪峰在“签名墙”前合了一个影。忽遇“水火不留情”急事,匆匆去找洗手间。途中遇胡仁泽,招呼。至洗手间,遇同样火急的陈修远、牛放,一一招呼。之后,匆匆返会场地。
会场内“人山人海”。我的位置在第二排,与潇潇、靳晓静相邻,马上招呼了她们。之后,将座签从第二排移到后排,彭志强说我“低调”,我说“我车停在温江,坐地铁来的,要提前走,坐后排方便”。
诗会尚未开始。溜出,天庭可抽烟。遇同样在外面抽烟的冉杰,招呼。朱晓剑问我“带笔否”,他提来上次在市文联“优秀作品扶持金发放仪式”上我“签名赠书”的4本诗集,让我签名送了2本给其然。另2本,晓剑说,是送给尘洁的。
遇陈维锦,她说起“昨天甩火腿的8.8元红包”,都笑了。我告诉她,冉义那次诗歌活动,虽然网络上打了我的旗号,但我始终是局外人,所以见不到我。“你那么大的名气呵”,她说。桑眉擦肩而过,拍了她一下,“呵,是你呵”。陶春从会场出来,“抽烟呵”,递了一支给我,好烟,再抽。
先后遇到曹纪祖、向以鲜、何春、席永君、徐文中、王国平、杨献平等诗人,招呼,握手,很亲热。我告诉凸凹,今年3月想在冉义以《芙蓉锦江》的名义搞个“油菜花诗会”,“小范围聚会”,安排在周六,征求他的意见,他说可以。并把此事告知了蒋蓝,他很乐意参加。巴蜀网总编雷康见我在座,镜头对着我抓拍了几张。
诗会2点45分才开始。活动名称:《诗歌集结号》致敬新诗百年第九场诗会“草堂人日我归来.彭志强致敬杜甫诗歌品读会”,由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星星》诗刊等单位主办。首先是古装演唱杜甫作品《春夜喜雨》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之后,阿来、梁平、李自国、刘洪等先后致词。
接下来是彭志强诗歌品读朗诵节目,一些诗人和艺人参加了演出。“彭志强致敬杜甫诗歌”作品,以诗集《草堂物语》为“核心”,这诗集,詹义君曾送我一本。去年9月,在《芙蓉锦江》总第17期,我在首栏《十家诗人作品展.当代诗人卷》上编发过他一组《草堂行吟》诗歌,领略过他的“致敬杜甫诗歌”风采。去年底,在参加“省作协八代会”期间,彭志强向我讲述过他“行万里路”“周游列国”寻访“致敬杜甫”的诗歌之旅。
诗会热烈进行。考虑到我来去路远且不熟悉,我提前退场。天庭遇徐甲子,他说“现在有些事情很烂,没意思”,我呢,年龄上去了,“对有些事情也不热衷了”,交谈了一下《甲鼎文化》、喝酒、健康等事宜,离去。
晚饭时分回到冉义,在家独饮。
至“微信朋友圈”发贴“今日草堂诗歌庆典”并图9幅,兰紫野萍、pansongde(潘颂德)、崃岭鹤影(陈善兵)、沉静(杨光和)、诗人安琪、凸凹、邛崃陈炜、李永康、湮雨朦朦、王晓忠、詹义君、姝姝、重庆子衣、涂拥、阆苑天子、也罢(陈维锦)、静待花开、钟磊、李建兰、云淡风轻(刘昕霞)、似水流年、伊晴(林珂)、王刊、文佳君、流浪树(杜卫平)、野鹤贺通、愚木、建英、谢平、燎原等点赞。跟贴有:崃岭鹤影“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图四貌似在看高挂长林的茅草”,我复“懂得起”;王刊“然老师,好久不见”,我复“王总好!”李建兰“文化人打头”、临川钓雪“花束”图等。
是夜,外出溜花卷,竟被它“敲诈”去一顿路边烧烤,陪它喝了一瓶啤酒,方才作罢。
(杨然2017-02-04记于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31 , Processed in 0.03505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