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9|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都江堰市作家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活动暨文君诗歌研讨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都江堰市作家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活动暨文君诗歌研讨会
.
杨然/文
.

1月4日得王国平短信:“杨然老师您好!玆定于1月13日(星期五)上午10点,在都江堰市瀚景中堰酒店,举行都江堰市作家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活动暨文君诗歌研讨会。多年来,您和您编辑的刊物对都江堰市作协及广大作家给予了亲切关心和大力支持,并结下了深厚友谊,我们都铭记在心,从不言忘。敬邀您参加,1月13日,208位都江堰作家殷切期待您的莅临指导。都江堰市文联、都江堰市作家协会敬邀。王国平代邀。2017年1月4日。”甚悦,即复“好!定来!”
1月13日早起,至“龚羊肉”早餐后,7:11带花卷自驾车从冉义出发,沿羊付路、新大路至川西旅游环线,前往都江堰。这条线路我熟悉,走起来轻车熟路。半途在一个宽敞的路口边停车,溜了一下花卷。培培去成都看“瓜孙”,它在家无人看管,所以带上了它。9:09到达瀚景中堰酒店,阳光天气,再次到路边溜了一下花卷,然后将它关在车上,“花卷乖,给你几个小馒头,守车车”。它早已习惯了,非常安静。
瀚景中堰酒店大厅正门外悬挂有一幅“热烈庆祝都江堰市作家协会成立20周年”红色标语,醒目而使人温暖。进行大厅,即见朱晓剑,将10本我的诗集提给他,将上次成都市作家协会“主席团签名赠书活动”我的诗集数量从50本增加成60本。
签到,领取资料。沉甸甸的一袋礼物:《都江堰作家报》第26和27期、《都江堰文艺》2016年第3期、《都江堰文学2016年度发展报告》、《一江春水润华章——都江堰市作家协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文君散文集和诗集3本,分别为《藏地女人书》、《跌落云间的羽毛》和《天上的风》。其中“发展报告”、“春水润华章”2本资料详实,最具收藏价值。
报到后,先后在大厅和会议室遇到一些朋友。“马老好”,他是马及时,都江堰市作家协会主席,儿童文学作家和诗人,我们相识于20世纪80年代。我在那个年代认识的都江堰诗人、作家有陈道谟、马瑛、马贵毅、李永庚、谢家发等,这次见到3位,何民、安南、汪浩。后来认识的有殷波、马明林、王培、秦风、刘平、杨奇旭等,这次见到6位,蒋永志、王国平、黎民泰、文佳君、邱岗、董柳。“蒋老师好”,蒋永志曾在《草地》当编辑,后来回都江堰,在《西蜀文学》上发过我一组诗。
谭宁君说他没有收到《芙蓉锦江》第17期,我说样刊已经没有了,只好下来想办法。晓曲说他通讯地址已经变了,上次我寄他的诗集,用的是原来的地址。
我的座位与陈修远、谭宁君、朱晓剑他们面对面,所以给他们拍了个合照。得陈修远赠《三星堆文学》总第48期。也请李永康他们帮我照了几张我开会的照片。放眼望去,认识的朋友还有杨虎、郑兴明等。
会议即将开始,到阳光初照的室外抽一支烟。与同样在外面抽烟的杨小愿、伍立扬等交谈了几句。
在我座位的前后左右,分别遇到代兵、羊子等,招呼不提。凸凹中途到会,亦招呼之。与《草地》主编交谈了几句,“有一个诗人桑眉,也叫蓝晓梅”,她说她知道。呵呵,同名同姓的女诗人,不多见呵。
都江堰市作家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活动由黎民泰主持。王国平在介绍到会领导、嘉宾时,以“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芙蓉锦江》主编”名分介绍了我,我很感动。都江堰市委宣传部长唐小峰讲话,介绍本地文艺活动开展情况。马及时做了主题发言,都江堰市作协成立20年活动实在,成果丰满,令人赞赏。四川省和成都市文联、作协领导伍立扬、宋凯、梁平先后讲话,对都江堰文学艺术活动高度评价。
之后,“自由发言”。应黎民泰安排,我临时说了几句,赞扬都江堰市作协“紧紧抓住都江堰市委、市政府对文艺工作落地生根的热忱,持续不断开展内容繁复的活动,值得成都市各区市县学习”。羊子、谭宁君、郑兴明、蓝晓梅、周文琴等诗人、作家也先后发言,对都江堰文化、艺术和作家协会工作活动纷纷表达了赞扬之情。
会议热烈。阳光不错。中途,我溜到外面抽烟。遇邱岗、梁平等,还有其他一些人,也在外面抽烟。
会议最后一个议程是都江堰文联主席周晓勇宣读表彰决定。之后,与会人员合影。遇桑眉,她很困倦,我递了一支烟给她,正合她意,说是昨晚熬了夜,想抽一支。与晓曲并排,他送了一包“钻石荷花”烟给我,很出名的牌子呵,大家都笑了。
午餐,我简单了事。正值杯盏交错热烈行进之际,我悄然步出餐厅,给“守车车”的花卷喂水、喂食,然后溜它。之后,蜷缩于车内,很快睡去。
1:45,手机铃声响起,是王国平,“杨老师,你在哪里?会议开始了!”呵,是2点钟的会议呵,我连忙起身,步入会场,“文君诗歌研讨会”已经开始,邱岗主持。我入座,与《星星》编辑黎阳相邻。
马寿宇首先发言,随后是何民发言,他们对文君其人其诗其散文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进行了介绍与评价。趁他们发言,我临时翻了翻《天上的风》,读了其中几首诗,有感触,紧随在何民之后,也发了言,我觉得“文君的诗与昌耀的诗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拥有自己的独特天地,在那里,释放着自己的灵魂,把周围的一切视为自己生命、生活的一部分,因而能够对周围的一切随手可得、拾而为诗”。
之后,黎阳发言。他对文君非常熟悉,了解,发言内容非常充实。黎阳发言后,与我握手,说他和我曾经通过信,这次是第一次见面。呵,多好。与我相邻的另一位作家马寿宇,送我一本他的著作《巴颜喀拉的黄河》,题字“赠杨然闲阅。马寿宇2017.1.13”。
羊子发言。我悄悄对王国平说“我还有事”,他送我离开会场。出门时,一人站起,与我握手,问还认识否,“我是安南”,呵,30多年了,认不出来了。很高兴。
3:12,驾车离开都江堰。下午4:50,回到冉义。晚上9:25得朱晓剑短信“杨老,下午研讨会无趣,只见称颂而已,先撤退,现从温江归家。常常觉得此类聚会,有过誉,然与事实无关,早撤退,改日聚会。迄今未入川省作协,风气不正,奈何上下无说话余地耳。”
翻微信,看到白渚河(郑兴明)12:41微信“杨然老师,你好!会上见你。散会听说你走了。祝你身体健康!请有空到彭州来耍!郑兴明”,回复“笑脸”图。
本文记述即止。在“微信朋友圈”上读到朱晓剑《川西坝子为何少了大师级的作家?原因原来是这个》,觉得有意思,说的是“1月13日下午,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齐聚温江,研讨四川小说创作中的得与失。与会作家共同回顾了四川文学数十年的发展,提出疑问,为何四川当代作家中没有伟大的作家”,“ 参加此次研讨会的有李永康、邹廷清、杨虎、凌昆和朱晓剑,均曾聘为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 杨虎说,川西平原近百年发生了众多历史事件,如保路运动、川军抗战、近数十年来有影响力的事件也很少。但却没有像李劼人、艾芜、周克芹这样写川西平原的大家出现”,“ 这是文学机制困惑了作家,还是作家急功近利,只想着获奖等名利,不再潜心创作了。作家们从不同的视角对四川文学的现状进行分析,就近年来较具影响的作家作品探讨”。我将该文收藏了。
是夜,在家独饮。想起自己多年来与文字为伴,且为诸多诗歌书刊多有付出,面对当前文艺界如云如烟那些即得势、得利、得意者沸沸有形之表演与洋洋忘形之游戏,联想到刚才朱晓剑文字,因而引发所感所想,即时胡刍《丙申年腊月十七有感,臆句赠朱晓剑》二十二句,如下:
廿年居上海,无聊才读书。此为鲁公句,卅载不悟理。今日豁贯通,忽如梨花雨。蓉城多诗怪,岂为酒色鬼。悠悠三流派,无人可复古。本为诗界悦,哪堪架空者。今日蜉蝣欢,皆为忽悠喜。一线遮百丑,智者避羞取。灵验有佳作,早已归邛郫。不言嘉奖何,只道著述苦。他年有饮宴,酸甜终笑语。
醉是醉了,但更清醒。眼前虽然迷糊,但更洞察和穿越。与文字为伴,意念更决,安然入梦,幸甚至哉。
   杨然2017年1月14日之夜于临邛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27 , Processed in 0.05433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