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3|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省作协八代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省作协八代会
.
杨然/文
    .
2016年12月22日,得朱晓剑电话,说他收到了快递寄去的我的50本诗集,这是12月19日凸凹电话里说的事,将在明年1月份召开的“成都市作协年会”上,安排我“签名赠书”,以6折价统购我50本诗集,即“杨然长诗选”、“短诗选”各25本。代兵电话安排我让朱晓剑收转,朱晓剑目前在市作协上班,代兵的得力助手吧。朱晓剑还说他今天建立了一个“省作协八代会成都团群”,拉了我进去。这个会,我要去开。
进得群里,见到“省作协八代会”通知:“地点:成都市郦湾国际酒店(成都市金牛区迎宾大道兴盛西路8号)。时间:2016年12月27日至29日。27日报到。”代兵在群里发通知说:“省作协和省文联将在12月27—29召开换届会,成都市委宣传部将组织召开一次成都代表团会议,待时间确定后,再告知各位参会代表哈。”得为开会做些准备了。
代兵还说:“成都代表团50人中,目前,明确表示因事或其它原因无法参会的有:何世平、梁红、翟永明、莫然、曾智中、杨红樱、颜歌。如果您有还未进入团的作家代表朋友的微信,请加进来,方便会议期间的联系。会后,此群将解散。”何世平、翟永明、曾智中是我在成都市作协的朋友,许久没见到他们了。参加作代会的一个乐趣,是与朋友相聚。但这种乐趣随着“势利巨人+写作小人”的增多,越来越淡漠了。我对这次作代会的朋友聚会不抱幻想,主要安排自己好好开会,不去串门,早早入睡,如此而已,知足作罢。
12月23日,周五,为了方便培培溜花卷,下午回冉义,将在“义渡苑”住一段时间。在那里,我家住二楼,跟和风庭园相比,上楼下楼轻松了许多。出门,过街,即到非常宽长的健身绿化带,溜狗、散步都非常自在。小区与大市场相邻,培培喜欢那里,自有道理。
12月24日,代兵在群里挂出《成都代表团信息资料》,50人,其中诗人有王国平、毛国聪、桑眉、李清荷、李龙炳、李永才、况璃、罗铖、柏桦、龚静染、彭志强、蒋蓝、曾鸣、翟永明、凸凹,加上我,共16人。这些诗人,我都认识,也都见过面。若能在会议期间与他们有交流,我是愿意的。顺其自然吧。随缘,自便。
12月26日,上午,代兵在群里发贴:“按省作协通知,请备正装参会的代表有(16位):向荣、杨红樱、杨然、何平、易丹、柏桦、刘晓双、洁尘、蒋蓝、凸凹、骆平、刘荣跃、七堇年、颜歌、王国平、廖小琴。”这是我“最不感冒”的事,故,下午到“微信朋友圈”去发了一个贴子,放松一下自己,添个笑料:“明天省作代会,要求着正装。具体要求如下——请自觉遵守:李龙炳:龙袍;凸凹:桃花长衫;王国平:拜水大典汉服;彭志强:《集结号》军装;桑眉:本民族盛装;蒋蓝:巴蜀豹子裙;李清荷:校服;曾鸣:川报摄影服;杨然:草帽草鞋;……”李龙炳、凸凹、彭志强、桑眉、蒋蓝等跟贴,图一快乐也。一时也热闹了一下。
从网上搜索得相关开会地址行车主要路线资料:三环路→羊犀立交→蜀西路→迎宾大道→兴盛西路→郦湾国际酒店。为个必须要事先知晓,免得跑怨枉路。
12月27日。早餐后自驾车赴蓉,按照从网上搜来的路线图,由冉义小区上羊付公路,经安仁,上成温邛高速。但,仍在我熟悉的路线出了差错,竟在快要到达进入高速路口时,错上另一好走的路,结果来来回回多跑了40分钟,郁闷不提。上三环后,总体来说沿途顺畅。到达郦湾国际酒店。停车。报到。午餐后开会。
在“朋友圈”发微信一:“开会。得王国平、李永康赠阅书刊3本。”晓曲、平阳虎(曹纪祖)、帅飞扬(野松)、文佳君、周渝霞、宇宙-时间的形状(尤佳)、沉静(杨光和)、马怀尘(月亮)等点赞。
在“朋友圈”发微信二:“开会。见到李龙炳、罗铖、马嘶、王国平、龚静染、曾鸣、凸凹、况漓等诗人。前排后排之位,合影方便,顺拍几个。”湮雨朦朦、詹义君、帅飞扬(野松)、Emily(陈丽文)、沉静(杨光和)、蒲小林、钟磊、蔓琳、刘汉通、罗唐生、周渝霞、宇宙-时间的形状(尤佳)、牧筠、平阳虎(曹纪祖)、阆苑天子(袁勇)、陈炜、马怀尘(月亮)、愚木等点赞。燎原说:“这么光的脑壳,冬天有点冷!”我跟贴:“照亮别人,毁容自己,节能、生态啊!”
发微博一《参加省作协八代会》:“上午到达成都郦湾国际酒店,完成‘四川省作家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报到。见到李永康,正好,他不打呼噜,可以同室,同住508室。遇彭志強、蒋蓝、李永才、周世通、熊炎等诗人,招呼之。得王国平、李永康赠阅刊物3本。午后乘大巴赴金牛宾馆参加成都团预备会,先后与李龙炳、罗铖、马嘶、王国平、龚靜染、曾鸣、凸凹、况璃等合影。下午全体代表预备会。遇龚学敏、陈修元,招呼。”
发微博二《聚者乐也》:“开会。晚餐。无酒。自取冉义土酒一瓶,邀凸凹同饮。遇龙炳、桑眉二诗人至餐厅,又邀,共饮。看清楚!三个大杯一个小杯,这叫‘一个龙王与三个草民同乐’!至后,李自国至,再饮。当晚诞生名言一条:‘古今中外集大美大德于一身者,桑眉也。’因为,唯她光盘行动……”李龙炳、琥珀(桑眉)、崃岭鹤影(陈善兵)、重庆子衣、平原上的舟歌、陈炜、金指尖、杜荣辉、胡仁泽、王晓忠、刘兴聪、宇宙-时间的形状(尤佳)等点赞。
发微博三《参加省作协八代会(二)》:“下午预备会后,离晚餐尚有1.5小时空闲,回房喝茶。李永康也已回,于是一起闲聊。阳光之好,照在安然的兴盛西路,都市之静,有了温暖。话题无所不包:古诗的五大境界,现代诗的圈子、包装、炒作,诗人的血性,诗歌的野气,灵感的草根……曾鸣至,继续同聊,共呜甚多。交流至晚餐时,方止。与凸凹、李龙炳、桑眉、李自国碰杯,不醉为佳……”随即将其转进“微信朋友圈”,马怀尘(月亮)、许军、崃岭鹤影(陈善兵)、王晓忠、刘兴聪、宇宙-时间的形状(尤佳)、云子、临川钓雪等点赞。
12月28日一大早,《成都作家群》微信通知“各位代表:早上好!请大家起床了,抓紧时间洗漱,7.10分到2楼餐厅就餐,7.40在酒店门口成都代表团牌子下集合点名登1号车,8.00准时出发,8.20到达金牛宾馆,8.30入场对号入座,省委宣传部将对未到位的情况进行书面通报。会议结束后原车返回酒店。”并且“温馨提示:出门前请检查一下自己的代表证、会议资料和房卡是否带齐。由于参会人员较多,电梯拥挤,请大家合理安排出行时间,避免迟到,祝您会期愉快!请大家随时关注微信信息。”会议按部就班进行。
“管理很严格”,是大家对会议组织的一致评价。《成都作家群》以微信为平台,频频发出各种指令和提示,“根据东明书记要求,省委宣传部,纪检组再次强调,严守换届纪律。各代表团团长必须切实担起责任,确保人人在位,尤其是明天,按时参会,不漏一人。团长外出须向纪检组陈组长,宣传部房部长请假。宣传部纪检组将于今晚驻会,全程监督检察”,还打招呼:“请注意省纪委监察组已从金牛宾馆出发,监察各位代表的在位情况,请不要在外喝酒吃饭。切记!切记!切记!”很负责的。
《成都作家群》还“按省作协通知,请备正装参会的代表有(16位)”,杨红樱、易丹、柏桦、洁尘、七堇年这5位作家我没见到,王国平说他“带来了西装”,我没带,穿冬装,怕冷,更怕感冒。会议室内空调高温,室内外温差很大,稍不注意,就容易着凉。
发微博四《参加省作协八代会(三)》:“昨至今,先后在会场内外遇到诸多诗人。报到时,大厅人多。见瘦西鸿等坐在大沙发上,招呼,笑语。梁平握手。问好陶春。陈修元赠《火车头诗刊》,说我‘光头很智慧’,一笑。今晨赴金牛宾馆开大会前,大厅候车,签名墙前人来人往。照相的,过路的,先后握手、招呼、笑语的诗人有:雨田、曹纪祖、龙克、白鹤林、牛放、张建华、呂历、吴雪峰等,‘难得一见呵’,其乐融融。王国平、李龙炳、王学东先后告诉我:寄赠他们的2本诗集收到了。今上午文代、作代两会并开。”
在“朋友圈”发微信三《乐者同饮》:“提了一瓶冉义土酒,凸凹与我先后邀李永康、周世通、王字东、蒋蓝、蒲小林共饮,皆因各种理由(理解万岁万岁万万岁)未成。最后同饮者:凸凹、龙克、游太平、陈紫烟、杨然也。”忽见有错字,于是马上跟了一贴:“王学东!不是王字东!”姜红伟:“大哥您好,诗集收到了,太好了,谢谢”。想起开会情景,自己又跟了一贴:“王国平同志开会一直在,喊喝一杯,鬼影子也没一个!”周世通呲牙:“有淫者同淫,校长痛快了!”即回敬:“这几天你穿开(当)装,洋盘!”并说:“李龙炳今夜戒酒,到超市购童装非送你一套不可!反腐呵……”朱晓剑说:“不错了,昨天你没出来聚会”,我知道他们昨夜聚饮,所以说:“游太平广播了一可你们夜啤……”晓剑笑了:“是啊,大锤没喝好”……呵呵。顾燕龙、无迹舟(彭志强)、子梵梅、朱晓剑、重庆子衣、崃岭鹤影(陈善兵)、陈紫烟、王晓忠、Emily(陈丽文)、周渝霞、流浪树(杜卫平)、芮虎、张凤霞等点赞。
12月29日,发微博五《参加省作协八代会》:“今天议程紧,中心任务是选举。早起,看电视,酒店在屏幕上打出我名字。下楼,在签名墙前留影。遇到不少诗人。梁平说他与杨帆是好哥们。龚学敏说要来邛喝酒。曹雷,老朋友,用他手机拍与我合影。李自国招呼,‘二李一杨’照了个像。杨献平介绍川湄,她说起侯国刚那篇写我为《蓓蕾诗报》写评论的文章。入会场,屏幕显示照片。选举要开始了……”随即将其转进“微信朋友圈”,沉静(杨光和)、湮雨朦朦等点赞。
座位按代表组安排。眼见得两位朋友坐在身后,当即“现场直播”微信一个:“开会。这两个家伙深切密谈,被我窃听——‘况璃大曲’,2800元/斤,只收欧元;‘龙王酒’,议价,只收银圆;‘龙老二特曲’,面对全球,拒收日元……跟他们打交道,先打个预防针!”大蜀(徐甲子)、燎原、陈紫烟点赞。李龙炳贴图笑哈哈,我回复“我是冲着广告费来的!年终结算,每斤提成铜钱3串!”kuangli(况璃)跟贴:“杨然兄买不收钱!”陈国瑛跟图笑哈哈,杨然回复kuangli“我预订13吨!”陈紫烟“哈哈”。
会议进行,按部就班。程序走到,产生新的省作协全委全、主席团和领导班子。我第四次当选全省委员会委员,出乎意外。因为我自知已近届退休,按常理,不宜再继续担任全委会委员,当个“当然代表”足矣,之后换届,就自然退出省作协会议圈子。
2016年3月31日,我参加省作协七届八次全委会,在日志中记有这样一笔:遇张贵清,“杨然好多年没来开会了”,“是的,四年吧,今年必须来,赶‘最后的晚餐’。”于是谈到了年龄与退休。如果我的“经验”没有出错,这次“省作协七届八次全委会”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以“省作协全省委员”身份参加的会议。明年省作协换届,因我年届六十,不大可能再继续担任省作协委员。所以,内心深处,我是来向“省作协全委会”告别的。
现在看来,我的“经验”还是出了偏差,还得再任一届委员,并在之后再当一届“当然代表”,6年之后,肯定就与省作协会议没有牵连了。也好,也罢。
选举顺利完成后,主持人和各个代表团都大松一口气,毕竟里面有政治任务、组织意图,没有出乱子,皆大欢喜,万事大吉。因此,下午的闭幕式和晚上的全委会,都开得轻松。
晚餐后,天已黑。按路线图反方向回程。因为天黑,仍走错了路,在立交桥路口提前拐弯,结果又多走了30多分钟的怨枉路,依然的郁闷。
晚上9点过,回到冉义,连忙去夜市买卤菜,哪知因雨冷,没有游客,都收了摊。好在还有一家超市没关门,进去买了豆腐干等下酒菜,回到义渡苑。两天没在家里喝酒了,花卷高兴得不得了,独饮而快乐,很舒服。
杨然2017-01-12记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19 , Processed in 0.03840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