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2|回复: 0
收起左侧

戊戌年冉义油菜花诗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戊戌年冉义油菜花诗会
.
杨然/文
.
【开场白】
.
从3月5日接电话“要搞朗诵会”,到3月16日“油菜花诗会”如期举办,短短十天,匆匆忙忙,仓促是明显的。“油菜花诗会”后,我又庚即着手“青白江桃花诗会”的参与、“小鱼洞镇鱼凫诗会”资料的阅读、“凤凰飞花令笔会”资料的整理以及随之而来的相关文档的收集,因此,本篇随笔,涉及“油菜花诗会”的相关资料遗漏甚多,实属无奈,敬请体谅。
参加一个诗会,于我而言,一如“过年”。我的习惯是,把短短一天、两天或者几天的诗会本身当成“春节”,而把诗会之前从筹备或者接到邀请函开始,直到诗会开幕为止的那一段过程,当作“腊八”、“小年”甚至“除夕”来度过。诗会之后,还有一段收集资料、图片、发表博文过程,则当成“闹元宵”前后的喜悦来享受。唉,习惯了,喜欢“过年”,没法子。
因此,我的诸多诗会随笔,都比较长。本篇也不例外,仿佛有点“洋洋洒洒”,特说明。
.
【筹备】
.
3月5日,戊戌年正月十八,惊蛰。早起,溜花卷。之后,进城,退休后第一次到教育学会“上班”。我的会长职务尚无人接替,故有此行。此后,在“工作日”期间,每周都要抽两、三个上午去学会办公室做些事情,直到新的会长到任为止。首先发了个“关于缴纳会费等事项的通知”文件,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会工作活动。之后,接冉中校长杨飞电话,说是今年“二月二”镇政府安排日程甚紧,问我“对诗歌朗诵会有什么想法”,我说“下午来学校具体商量”。
我的“想法”是有的,邛崃教育学会去年因故未收取2017年度会费,襄中羞涩,自不待言。学会诗歌研究室不可能再像去年那样举办第二届“芙蓉锦江.油菜花诗会”,所以,朗诵会的规模,就学会而言,必将大打折扣,大幅度缩水。打电话跟詹义君商量了一下,准备以邛崃本土诗人为主,特邀几位成都诗人,“邛崃葫芦湾的朋友”,来冉义住一夜,观赏一下油菜花。
中午,詹义君回话:邛崃新闻传媒中心主任李志对朗诵会分享《诗意邛崃专刊》作品表示首肯,邛崃作家协会主席陈瑞生对联合主办朗诵会表示赞同。好!
下午,去冉中,与杨飞校长等商量朗诵会具体事宜,从会议主题、举办单位、活动名称、程序规模、朗诵内容诸方面达成共识。举办时间与地点已由镇政府安排,好。
之后,回到义渡苑,着手《邛崃市教育学会第4届诗歌朗诵会(活动简案)》等活路,不亦乐乎。
.
【特邀嘉宾】
.
3月5日下午,发短信分别致徐甲子、席永君、冉杰、朱晓剑,内容如下——
《预约喝酒》
诗人你好!在邛崃冉义第三届龙抬头油菜花乡村旅游节期间,邛崃的作家协会和教育学会两个社团决定于下周五(3月16日)上午10点开始,在冉义镇义渡广场举办诗歌朗诵活动。由于我们两个社团本质上都是穷光蛋,所以不敢对外吆喝,只请4位葫芦湾朋友前来喝酒。这4位贵宾是:徐甲子、席永君、冉杰、朱晓剑。我方陪同人员是:杨然、詹义君、陈炜、王勤等当地“土八路”。
具体安排是:3月16日上午10-12点诗歌朗诵会,午餐,下午游览“二月二”油菜花万亩良田,晚餐。入住冉义乡间朴素旅社。3月17日早上到街上去吃奶汤面、钵钵鸡,上午继续游览冉义油菜花,午餐,然后,大家说“再见”。
由于那两天系旅游节高峰,吃、住要提前预约、安排,所以,我提前邀请、通知你们,请你们尽快回复,以便我早早下手,去做该我做的活路。
这个《预约喝酒》,属于“地下游击队”保密级别,不对外,只对4位贵宾,谢谢!
杨然致意!
(以上为《预约喝酒》全文)
得回复:席永君“收到!谢谢杨然兄盛情邀请!没有不可抗拒的原因,定当赴约,与朋友们相聚!”冉杰“收到,谢谢杨老师,决定参加”,徐甲子“谢大兄厚爱,争取前往与众友共享春光。杨然大兄辛苦”,朱晓剑回电“暂时定不下,过两天再说”。
邛崃诗友反应:詹义君“我提供两件酒,就是去年那种”,陈炜“收到,谢杨校长抬爱,若无重大事情冲突,一定参加”,王勤“谢谢老师盛情相邀,酒的问题就交给我哈”,真好!
诗会的特邀嘉宾,除上述四位外,后来还特邀了芮虎、李玲、杜均三位,这是后话,打住。
.
【芮虎】
.
3月6日,忽想起去年冉义“二月二”期间,芮虎曾来冉义,我因故未接待,所以,给他发去邀请:“敬请光临!”
回复情况如下——
芮虎:杨然兄,由于我工作较为繁忙,其他事务皆有夫人帮忙处理,我把你的微信转发夫人加你,请注意接收。
李玲:杨老师您好,我是芮虎夫人,请接受添加。
杨然:你好。
李玲:杨老师您好。先生告知受邀参加活动之事了,很开心,谢谢!请问需要芮虎老师做些什么准备吗?
杨然:不需要,主要请他来看油菜花,这是去年我答应过他的。
李玲:好的,请发下活动具体地址,我陪先生一起过来,谢谢。
杨然:2017年杨然《诗行漫记》3月22日,下午接芮虎电话,明天他们要来冉义,我说我要参加教育摄影协会活动,不能接待他们,但预约明年“二月二”请他来冉义,看油菜花。很高兴。
具体位置:邛崃市冉义镇义渡广场。
时间:3月16日上午10点。
李玲:好,谢谢!
杨然:届时用“共享位置”联系。
李玲:好。
3月6日下午,再得微信——
李玲:杨老师您好,芮虎老师为这次活动专门翻译了一首德国诗人的作品,我发给您,请收阅。《前方的影子》,斯特若伊克尔(德国)著,芮虎译:“汽笛驱动一艘黑色货船/轰隆刺入海洋/艏柱上飘着/一面旗帜,金黄……”
读后,立刻将它转贴到《冉中教师工作群》,告诉杨飞校长:“《欧华导报》记者芮虎先生得知本次诗歌朗诵会,专门翻译一首德国诗,作为献礼——《前方的影子》”。
同时,将它转给了詹义君:“若有诗人朗诵它,最好”,詹回复“好!我约人朗诵”。
.
【邀请函】
.
诗人你好!
邀请你参加邛崃市作家协会首届“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暨邛崃市教育学会第4届“把美带回家”诗歌朗诵会(与冉义镇第三届龙抬头乡村旅游节诗歌笔会和冉义中学第12届“春天之诗”朗诵会合办)。
地点:冉义镇“义渡广场”。
安排:
3月16日上午10:00-12:00诗歌朗诵会
中午1:00午餐
下午2:00-5:30游览“二月二”油菜花万亩良田
晚上6:00晚餐
提前通知,望你能腾出时间光临,谢谢!
邛崃市作家协会、邛崃市教育学会2018年3月6日
请詹义君通知李志、杜均、金成梦、汤艳琼、王华梅并邀请2-3位诗人朗诵
杨然通知芮虎、徐甲子、冉杰、朱晓剑、陈汉云、陈瑞生、席永君、陈炜、何承洪、陈丽文、王勤、丽琴、陈善兵
陈炜通知摄影家张超云
(以上为《邀请函》全文)
.
3月5日,《邀请函》分别发出后,陆续收到回复——
詹义君:好的,已通知。《新邛崃》45本,已经放您办公室。石刚帮忙拉过来的。我见您们单位楼梯旁也有近100本放在那儿。
杨然:那是上面分发各校的。
丽琴:收到。谢谢杨老师!3月16日冉义见!
秀才:收到(一杯“热咖啡”图)。
何承洪:收到。谢谢杨老师!
陈汉云:收到,谢谢杨爷爷!一定来参加哈。
陈丽文:谢谢杨老师的盛情邀请!非常期待一年一度的油菜花诗歌节!因为中午要赶去成都办事,我上午过来参加,有需要帮忙打杂的地方尽管吩咐喔!
杨然:行。去成都办事,以你的时间需要为准,诗会是朋友见面交流的平台,这种交流,在群里,在聚餐,在平时的其他场合,都在进行。所以,来“幌”一下也很好的。另,《新邛崃》届时面送你吧,寄快递还需要手机号码,挺麻烦的。这期“诗意邛崃专刊”,诗画并茂,确实值得收藏。
陈丽文:谢谢呀,期待!不只想来幌一下喔,希望能欣赏到精心准备的朗诵会,还有春天美美的油菜花!
.
【梦鱼潭涟漪】
.
3月5日,《邀请函》分别发出后,“梦鱼潭”有反应——
何承洪:16号的诗会,牛哥拉哪些人?
杨然:罚何承洪把陈仙鹤的酒全承包了!
何承洪:杨老师,陈仙鹤没酒喝,他要闹。
杨然:不管他,他上班。
何承洪(乐不可支:高兴得“笑出了眼泪”)
崃鹤鹤影(迅速做出反应,免得何承洪得逞):参加!不辜负杨然老师的关心。
秀才(酸挤挤的):上班重要哈。
崃岭鹤影(仙顾左右而言他):牯牛,拉我如何?
何承洪:我报名一个,好喝九(酒还没喝,已麻了)。
牯牛(隐身状,鼓起青铜眼瞪了杨然两眼:这个都不懂?他何承洪说的是月球真话,“好喝九”就是“喝他九杯酒”的意思)
崃岭鹤影(假装不懂月语):谢谢杨然老师!只有麻起胆子参加了!(“麻”字说得特重,与杨然前面那个“麻”遥相呼应,其实质比何承洪更“麻”:你喝九,老子喝九九!终归是比他更懂月球语)
牯牛(很淡定):还有二名。
秀才(捞个副驾驭):我。
牯牛(拍卖后备箱空位):最后一名……
崃岭鹤影:不辜负杨然老师的美意,谢谢杨然老师的厚爱。
牯牛即陈炜,有一辆好车子,正好可以让城里那几位酒仙、酒神、酒鬼“搭顺风车”,太好了!
秀才:酒罐子、酒坛子、酒葫芦!
.
3月6日,“梦鱼潭”继续涟漪——
詹义君:张贴《春天的遁词》。
崃岭鹤影:又读杨然老师的《蜻蜓莲花》,又见梦鱼潭的七条鱼。“此刻,为葫芦湾相逢的唯美/我怀揣纯粹的抒情,义无反顾,再度出发……”——杨然
秀才:张贴“葫芦湾八仙图”。
崃岭鹤影:梦鱼潭七条鱼合影后,杨然老师就告诉我:下一首我写丽文。就四个字:纯粹,唯美。这时,丽文从旁边经过,然老便走过去对丽文讲:下来写你,就四个字:纯粹,唯美……
詹义君:然后写了一万字。
崃岭鹤影:我想听下文,然老不让。我就走了。我是最先获得然老要用纯粹、唯美四个字来写丽文的人。然老师是轻轻告诉我的。
秀才:非窃听。
崃岭鹤影:然老主动告诉我的。非窃听……
.
“梦鱼潭”是邛崃“葫芦湾”与“梦鱼潭”两个“诗歌网络群体”的“混合体”。随着陈炜一个城市文化建筑项目的完工,这个“群体”又加进了一个“诗歌小巷”,更热闹了。
针对本次联合笔会,“梦鱼潭”的“喧嚣”远远超过了“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群聊,里面的“牌子”更野,“名堂”更多,“花样”更妙。鉴于时间关系,我无法将其中诸多欢乐一一照录在此,特别是在后面的“喧嚣”中,只能以“望潭兴叹”为主,顾不上抄录有关珍贵文字了,这是后话,也罢……
.
【建群】
.
3月7日,为方便诗会信息传递交流,到教育学会办公室上班后,按照建群提示,与似水流年面对面,输入相同数据,有了“群聊”。她是学会秘书长,诗会有不少事情,她要去做。群名叫做“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
不久,詹义君来办公室商量具体事宜,与他一起,先后邀请24位朋友入群:杨然、似水流年、詹义君、朱晓剑、陈汉云、东方席、芙蓉锦江、大蜀(徐甲子)、Emily、秀才、邛崃陈炜、晴沙、芮虎、崃岭鹤影、丽琴、冉杰、李玲老师、水泊梁山、依窗望月、何承洪、野渡横舟、小王子、云视界、悦竹。
当天,杨然在群里发布“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活动简案》,有反响——
大蜀(徐甲子):“握手”图。
崃岭鹤影:各位老师,早上好!
秀才:“大家早上好”图。
李玲老师:“早上蝴蝶飞”图。
何承洪:“好巴适”图。
丽琴:“鲜花”图。
云视界:“油菜花”图。
詹义君:“油菜花”图。
至此,“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开始“群聊”。
.
【活动简案主体内容】
.
3月7日,“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建群后,杨然将《活动简案》分成几个板块先后张贴出来。主要内容有:
一、举办单位:(一)指导单位:成都市作家协会诗歌工作委员会《芙蓉锦江》诗刊。(二)主办单位:邛崃市冉义镇人民政府、邛崃市作家协会、邛崃市教育学会会。(三)承办单位:邛崃市教育学会诗歌研究室、邛崃市冉义镇初级中学校。
当天,秀才、陈汉云分别至“朋友圈”转贴“官方发布”《3月10日第三届“义渡冉场”龙抬头油菜花乡村旅游节在邛崃冉义盛大开幕》,我皆跟贴:“社团去年颗粒未收,今年果果还没有发芽,所以,办诗刊、办诗会等等,我皆停版或者大大的、大大的缩水,期待明年重返‘芙蓉锦江.油菜花诗会’!”这个跟贴,实质上是一个“表态”:今年“油菜花诗会”,《芙蓉锦江》只是个“指导单位”,而非“主办单位”,所以,无法邀请更多的朋友前来参会,敬请理解、原谅。
二、活动主题:“把美带回家.诚信颂”。
三、活动名称:(一)全称为:邛崃市作家协会首届“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冉义镇第三届龙抬头乡村旅游节诗歌笔会、邛崃市教育学会第4届“把美带回家”诗歌朗诵会、冉义中学第12届“春天之诗”朗诵会。(二)简称:首届邛崃市作家协会“诗意邛崃”笔会、第三届冉义油菜花诗歌笔会、第四届邛崃教育学会诗歌朗诵会、第十二届冉义中学诗歌朗诵会。
全称用于“规范”记录,简称用于“会标”、“通讯”等等。具体到各个举办单位,各取所需,各称其名,那是自然的,无可厚非。
四、活动时间:2018年3月16-17日(周五-周六)。
五、活动地点:邛崃市冉义镇义渡广场、万亩良田。
由于《活动简案》是两天前才匆匆出台的,我参照去年“芙蓉锦江.油菜花诗会”活动方案文本,顺其自然将举办地点写成了义渡广场。第二天,冉中校长打来电话,更正了举办地点是“冉义产业环线核心区”,这是后话,打住。
六、活动主持人:杨然(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邛崃市教育学会会长)、张丽(邛崃市冉义镇镇长)、陈瑞生(邛崃市作家协会主席)、杨飞(邛崃市冉义镇初级中学校校长)。
七、(一)冉义镇党委、政府领导、冉义中学各学科教研组、各年级参加朗诵节目活动人员及全校师生(400人);(二)参会诗人:杨然、陈汉云、李志、陈瑞生、陈炜、詹义君、袁国川、金成梦、何承洪、陈丽文、王勤、丽琴、陈善兵、汤艳琼、王华梅、张超云、尤玲、康霞,共18人;(三)邀请嘉宾:徐甲子、席永君、冉杰、朱晓剑,4人。后来,主办方又特邀了3人:芮虎、李玲、杜均,共7人。
八、欢迎观摩:欢迎邛崃市教育学会各会员单位派人观摩。
九、活动议程:
(一)出席诗歌朗诵活动。3月16日(周五)上午主要议程:(1)分享《新邛崃》总第7期《诗意邛崃专刊》“冉义油菜花”诗篇;(2)冉义中学第十二届“春天的诗.把美带回家.颂诚信”朗诵会:第一篇章“颂诚信之高尚人格美,个人魅力美”、第二篇章“颂诚信之家庭和睦美.集体团结美”、第三篇章“颂诚信之社会和谐美”,共计15个师生年级组、学科教教研组诗歌朗诵节目;(3)部分来宾登台朗诵诗歌;
(二)《诗意邛崃专刊》研讨、采风活动。3月16日(周五)下午,地点在冉义第三届龙抬头乡村旅游节万亩良田。备注:向部分来宾、诗人赠阅《新邛崃》总第7期《诗意邛崃专刊》。
(三)“冉义油菜花诗会”创作采风。3月17日(周六)上午,地点在冉义第三届龙抬头乡村旅游节万亩良田。
(四)杨然诗集《回澜之诗》阅读交流。3月17日(周六)下午,地点在冉义第三届龙抬头乡村旅游节“农民新村”。备注:向部分来宾、诗人赠阅“杨然诗集”、邛崃市教育学会《百芳林》会刊和《邛崃市优秀教育教学论文集》等相关书刊。
其中第(四)项目是成都市作协办公室朱晓剑要求“必须”加进去的,因为活动有成都市作协相关机构“指导”。
.
【3月7日群聊】
.
詹义君:转贴“官方发布”《3月10日第三届“义渡冉场”龙抬头油菜花乡村旅游节在邛崃冉义盛大开幕》。上面说诗会是17号。
杨然:16号诗会,风雨不改!师生400多人,周六不可能活动。放心,准时在周五赴会!
詹义君:好!
杨然:我当校长19年,有经验的。
崃岭鹤影:“笑脸”图。
陈汉云:贴出汉师《约吧,冉义油菜花海》(诗)。
詹义君:汉师激情澎湃!
陈汉云:“捂嘴笑”图。
詹义君:约。
秀才:约吧,约吧。
水泊梁山:约吧,约吧。
何承洪:约吧,约吧,约美女吧。
秀才:这才有意义。
何承洪:我农村来的,希望大家不要向我使套路,谢谢。
依窗望月:冉义喝酒去!
云视界:前后贴出“油菜花”图15幅。
秀才:河两的菜花最好看。
丽琴:请问秀才,是河两,还是两河?
云视界:两河村。
秀才:河两边。
野渡横舟:贴出《相爱相杀》。
云视界:正拍着鸡根道上突然来了一位农夫大伯/他说要去除草/我说拍几张吧/他高兴地站在那里就在油菜花/盛开的地方
悦竹:“竖拇指”图。油画一样的。
云视界:德国镜头表现很棒。悦竹好眼力!
詹义君:云视界巴五,比巴士还多点。
云视界:“握手”图。
朱晓剑:收到。
冉杰:贴出“重磅出击”《青草正绿/你还在柔软的叶片等我》。
.
【3月8日群聊】
.
大蜀(徐甲子):先后贴出“金牌诗人”《孙军岗的诗》、“甲鼎诗刊”《苏和/抽官厅烟的爷爷奶奶》。
云视界:先后贴出“春天”图7幅。昨天的李家大院,一个摄影人的作品,转发。
崃岭鹤影:昔吾走骆岭,常喝黄盐溪。建设桥一座,保全我身躯。——李家大院李洪楷
邛崃陈炜:“岁月的某方”没诗意,建议改名:岁月的芳菲。
杨然:贴出《3月16日邛崃市作家协会“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来宾介绍》。
芙蓉锦江:贴出《义渡之晨》图片2幅并《影子》图片1幅。
水泊梁山(问云视界):李家大院啥子花?
冉杰:梅子花。
水泊梁山:好花。
冉杰:贴出“重磅出击”《青草正绿/你还在柔软的叶片等我》。
云视界:贴出《李家大院梅子花》图片4幅。
《花季邛崃.李家大院有棵开满鲜花的梅树》:看到滚着铁环看风景拍的照片,是啊!在岁月某一处停留一下相遇静谧盛放的春天……
秀才:杨然老师辛苦了!
崃岭鹤影:辛苦了。
晴沙:杨老师辛苦了。
.
【来宾介绍】
.
3月8日,杨然在群里贴出《3月16日邛崃市作家协会“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来宾介绍》:
1、翻译家、《欧华导报》记者芮虎先生、夫人李玲老师
2、诗人、《甲鼎文化》总编徐甲子先生
3、诗人、《企业家日报》副刊主编冉杰先生
4、诗人、《四川经济日报》副刊主编、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席永君先生
5、作家、《行脚成都》主编、成都市作家协会办公室主任朱晓剑先生
6、诗人、《成都晚报》副刊编辑杜均先生
7、诗人、邛崃市政协秘书长陈汉云先生
8、诗人、邛崃市新闻传媒中心主任、《新邛崃》总编李志先生
9、诗人、邛崃市作家协会主席、《临邛文学》主编陈瑞生
10、作家、《今日邛崃》责任编辑袁国川先生
11、诗人、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陈炜先生
12、诗人、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詹义君先生
13、收藏家、邛崃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金成梦先生
14、诗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何承洪先生
15、诗人、作家王勤先生
16、青年诗人、“当代文君”才女冠军陈丽文老师
17、诗人、朗诵家丽琴老师
18、诗人、“梦鱼谭”诗群版主陈善兵先生
19、青年诗人汤艳琼老师
20、青年诗人王华梅老师
21、摄影家张超云先生
22、朗诵家尤玲老师
23、邛崃市教育学会秘书长、原冉义中学教导主任康霞老师
24、诗人、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诗歌委员会主任、《芙蓉锦江》诗刊主编、邛崃市教育学会会长、原冉义中学校长杨然先生
(杨然是“东道主”,放在最后)
.
【注意事项】
.
3月8日,杨然在群里贴出《注意事项》,如下——
注意事项(主要面对邛崃市作家协会和邛崃市教育学会,部分涉及冉义中学):
1、建立“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微信群,及时发布相关信息;
2、杨然负责向冉中送达《诗意邛崃专刊》;
3、詹义君负责向冉中节目主持人联络《来宾介绍》实际到位情况;
4、若有必要,高小清负责在羊安路口接送芮虎等来宾;
5、康霞、高小清负责摆放好《来宾坐签》、“《回澜之诗》展示牌”等事项;
6、注意提示活动地点为冉义镇“冉义产业环线核心区”,而不是往年的“义渡广场”;
7、詹义君、杨然等注意及时发布邛崃市作协、邛崃教育学会和冉义中学“网络通稿”和“微博消息”;
8、提前发布《欢迎观摩》消息,欢迎邛崃市教育学会会员单位派人观摩;
9、3月16日中午工作餐地点:“新盛庄园”(冉义镇斜江河大桥下游50米处,请詹义君、陈炜、高小清、康霞等负责引导“路线图”);
10、3月16日工作晚餐地点:冉义镇“金三角”羊付路边“欣悦农家”(请詹义君、陈炜、王勤、高小清、康霞等负责引导“路线图”) ;
11、3月16日部分来宾住宿地点:冉义镇“金三角”羊付路边“现代家私”住宿部(请詹义君、高小清负责引导“路线图,就在“欣悦农家”附近200米处)
12、3月17日早餐:请詹义君负责安排;
13、3月17日工作午餐地点:视其采风、交流、研讨行进区位情况,届时再定。
.
【3月8日群聊(继续)】
.
《注意事项》贴出后,杨然又贴了个“别忘了”,如下——
3月16日回邛“睡告告”的来宾们,别忘了3月17日重返冉义,继续采风、交流、研讨……牢记列宁教导:“不会休息的人,怎么干得好革命工作?”(这段语录,我是用“冉普”翻译的,不是“国语”)。
群聊继续——
崃岭鹤影:好!
何承洪:“哈哈哈哈哈哈”图。
崃岭鹤影:为省油费,不想回邛崃的,也可自费在冉义或羊安息噻。反正我是打主意不回城了。
詹义君:你晚上睡油菜花田。
崃岭鹤影:一切行动听指挥!听牯牛(邛崃陈炜)指挥。
杨然:贴出“更正”,如下——
刚接到更正通知:3月16日上午10~12点朗诵会地址不在义渡广场,而在冉义产业环线核心区。请大家互相转告!届时,我、义君等再在群里发“共享位置”或“路线图”。
.
【3月9日群聊】
.
大蜀(徐甲子):先后贴出“名家展台”文佳君《写在春天的简单诗句》(组诗)、“甲鼎诗刊”《青烟的诗》。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周瑟瑟《我欠世界一首诗》。
朱晓剑:贴出《邛崃冉义的油菜花,开的这般诗意》。
詹义君:“竖拇指”图。
杨然(致各位嘉宾):3月16日上午朗诵会地点“冉义产业环线核心区”,就在“油菜花海”观景台附近(如图所示),“去年席永君、詹义君、陈炜他们都去光顾的,会场搭有醒目的台子,很好找的”并图1幅。
崃岭鹤影:收到。
杨然:贴出《杨然乌鸦嘴语》并图1幅。
崃岭鹤影:“竖拇指”图。
野渡横舟:“竖拇指”图。
崃岭鹤影:我只需要团结在牯牛同志的周围就OK了。
詹义君:请杨主席放心,16日晚餐后的安排,我已经落实,主要是崃岭鹤影不想回家,我已专门为他预订了住宿:冉义斜江河边黄四娘家门口的油菜花田中。特此汇报!
何承洪:谢谢大家!想得周全!
崃岭鹤影:拥花而眠。巴适。谢谢詹副主席的关爱!只不过睡一身湿气在肚皮头,还是要找蟠龙村的最美乡贤付汤药费哦。
杨然:我给他订了房间。第二天他要何承洪搭马马肩回邛,必须休息好。
崃岭鹤影:我享受特殊待遇啊?
杨然:“拥花而眠”,清口水流了一地,恶心!
崃岭鹤影:“奸笑”图。
何承洪:“笑出眼泪”图。
朱晓剑:下周见!
杨然(对崃岭鹤影):黄四娘是从蟠龙村搬迁过来的,别把诗虫惹毛了!我都让他七分……
杨然(对朱晓剑):多喝几杯!
朱晓剑:少喝点,容易醉了。
詹义君:醉卧花丛中,想想也是美美地。
崃岭鹤影:我去年是醉倒在蟠龙村诗虫的秀水阁。今年只醉,不倒。
詹义君(温馨提示):16号晚餐后,若要回家的帅锅美眉,请一定开通百度导航、高德导航,两眼盯紧谷歌地图,以免迷路,误入花海深处,连牯牛都拉不出来。冉义的蜜蜂个个有蛰,轻易莫要招;冉义的蝴蝶只只带蛊,也尽量不要惹。如果有谁说被蝴蝶迷了、蜜蜂蛰了,本人概不负责!
崃岭鹤影:我担心的是诗虫把蝴蝶迷。
杨然:詹义君在蟠龙村经历丰富,底蕴深远雄厚,切信!切信!
詹义君:特别提醒秀才,你走路一定小心翼翼,步子每步不能超出0.05厘米,千万不要惊动去年停在你胸脯上的那只蜜蜂!
依窗望月:这几天别贪杯!
杨然:放心,他青铜脸皮,堪与化石比美,经得起考验!
詹义君:那就好了!
依窗望月:好!
崃岭鹤影:留到冉义喝。
.
【朱晓剑贴子】
.
3月9日,朱晓剑在群里贴出《邛崃冉义的油菜花,开的这般诗意》,如下——
春天里的邛崃,让人想起这个私奔的季节,有着许多故事。这不,邛崃冉义镇的油菜花现在已经盛开了,对不少爱花的人来说,这是欣赏油菜花的季节。
其实,冉义的油菜花上万亩,近年才为人所知。说起来,冉义镇的出名,是因为著名诗人、成都市作协副主席杨然曾在这里教书,于是,许多诗人、作家在这里流连,写下诗歌,传扬冉义。
如今的冉义,有“义渡冉义”之称,这里的文化丰厚,单单是自然风景,就有独特的味道。去年,大鱼号朱晓剑曾来过这里欣赏油菜花,那一次诗会有人醉了。
老实说,这样的风景,怎不让人有沉醉之感呢。
这里有一条河,被称之为斜江。这条江曾经在不少诗人的笔下出现。如今,这里有新的故事。站在江边,看着江边的油菜花,也是让人欣喜的事情。这让我想起在江苏兴化的垛田,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也是这般的美好。如今,在川西平原,遇到这样的风景还真不多见。
油菜花虽然在川西平原并不是稀罕的物件,但近年来,人们对油菜花的挚爱,在油菜花田里制造种种的图案,让我们看到乡村的巨变。
在冉义,看着这般油菜花,想起了春天的诗意,也就有了一种情怀在其中了。
.
【杨然乌鸦嘴语】
.
3月9日,杨然贴出《杨然乌鸦嘴语》,如下——
此时此刻,在这里,怀着激动的心情,免不了乌鸦嘴,多言多语,打胡乱说一下——
一、3月16日上午的朗诵会,是“靠挨”了的,无话可说;
二、主要是:3月16日午餐后至晚餐前,时间是那么“空旷”,阳光下逛油菜花海,两、三小时后即可能春困;或阴天,下雨,块把小时游逛就可能审美厌倦。所以,要善于把研讨、交流、采风等等与大自然打成一片,特别要善于找个路边茶棚、农家茶园之类,安顿好喝茶、聊天、啄瞌睡、打梦脚、冲壳子、吹牯牛、玩手机等等,要紧,要紧!
三、3月16晚餐后,请大家紧密地团结在以詹义君同志为核心的五六个、六七个人周围,自由活动;所谓“核心”,其实质就是第二天负责早餐安排的意思,千万别羡慕。当我告知他此事时,他脸都“雀麻打黑”了,差点打燃火,幸好我及时递上一支5角钱一包的《牯牛牌香烟》,他才咬牙切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四、3月17日上午,与本《嘴语》第二款雷同,如法炮制,如何?
五、3月17日午餐后,各自打道回府,拼车、搭马马肩(如何承洪搭陈仙鹤的马马肩,他说“我是邛崃水口农村来的,希望大家不要向我使套路,谢谢”,所以要格外关照他呵)等等,都行。
六、如是,善哉,善哉!
.
【3月9日群聊(继续)】
.
群聊继续——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图3幅。
詹义君:帅!
云视界:“太给力了”图。
崃岭鹤影:这张养眼。
崃岭鹤影(对依窗望月):就是这样想的。
詹义君:自己带酒!
崃岭鹤影:自己背米不要紧。
詹义君:没见过提前一个星期就腾空肚皮的。
依窗望月:善兵讲得好!
詹义君:好嘛,就依你们,你们背米去!
崃岭鹤影:贴出“街景”“河景”图片4幅。(问詹义君)晓得这里哪里不?
詹义君:碾米厂。我以为你们碾米去了。
崃岭鹤鹤:2013年7月21日的冉义。第一、二张是冉中大门外,是杨然老师从冉中抱着《诗缘》出来去邮局寄往全国各地的“搬山”之路。
鹤影仿佛看到杨然一次次抱着二三十本《芙蓉锦江》、《诗缘》从这校门出来,走过北街之后左转,到镇上的邮局把这些刊物贴上邮票寄到全国各地,寄给鹤影……
这是我几年前的记录。冉义的南街与北街在同一条线上,好像是紧紧相连在一起的。从北街48号那头走过来,过一个通往东街的丁字路口便是南街。走完南街之后就是冉义大桥的桥头和斜江河边。冉义的北街与南街的背后就是斜江河。北街48号是冉中的门牌。四川杨然的诗,就是从冉中背后的“内教园”里面咕噜咕噜地冒出来的。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田”图3幅。
崃岭鹤影:冉义大桥对着的那条街的名字有点“名不符实”,明明街道正对着大河,它的名字偏偏叫住“顺河街”。鹤影觉得,北街和南街,才是顺河街。那顺河街应叫顺桥街(顺着冉义大桥),或对河街(对着斜江河)。呵呵。
我第一次去冉义是2013年7月7日,回来写了一篇博文:《冉义若无诗弦事,邛崃空有凤求凰》。那天相机电池坏了,一张照片也没有。
注:“冉义若无诗弦事,邛崃空有凤求凰”摘自《诗缘》2013总第3集第100页《感念伏萍》一文。系青龙山人贵全写给杨然老师的一幅书法作品上面的句子。
云视界:中国酒村里的春摄之行。
詹义君:花花们在花花间。
.
【3月9日群聊(之三)】
.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何小竹《一男子在梦中大喊:要挣钱啊!》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田”图7幅。
牟礼镇两河村的油菜花海。
杨然:贴出“品味人生”酒坛子图1贴。
刚听说依窗望月、崃岭鹤影下周五自己背米到冉义来,幸甚至哉!歌以咏志!立刻叫培培把“品味人生”坛子里的酒统统倒光,好用来装米!谢谢呵!谢谢!
朱晓剑:酒喝了嘛。
詹义君:把酒倒了装米?不划算啊。朱晓剑说的,把酒喝了嘛。
崃岭鹤影:谢谢杨然老师的热情接待。我跟依窗望月也不心凶,把您的好酒喝完,我俩就走。
(对詹义君)然后转台到蟠龙村,晓得你家鸡鹅鸭子都多,还可以东山砍柴,西原看霞,嘿嘿,读断了线的诗三百。
杨然(实在听不下去了,对詹义君):他们腾空肚皮,我腾空坛子,以空对空,胆子更大了,底气更足了!所收公粮,我们平分!
崃岭鹤影:在诗虫那儿吗?反正看哪天把他的脑壳吃呛,吃呛才走。
詹义君:借诗人刘年一句诗:我已远游。
云视界:贴出《二月二龙抬头,邛崃冉义万亩菜花田里摇滚歌……》。
崃岭鹤影:先后贴出视频6个。
诗人丽琴、汉师、王勤、丽文、陈炜的风采。
大蜀(徐甲子):贴出“《新文学》文章”杨华《诗人洞悉尘世真相的慧眼》。
依窗望月(对崃岭鹤影):善兵存好多珍贵照片哦!
崃岭鹤影:视频和照片。
依窗望月:你在向陈瑞生学习。
崃岭鹤影:那是当然。慧眼看世界。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
冉杰:贴出“潮头诗叶”雷田伦等《春天,盛开在七朵花上》。
秀才:贴出《海棠春睡早》图片1幅。
大蜀(徐甲子):贴出“甲鼎诗评”杨亚平《让沉默的历史,发出真正的诗音》。
.
【3月10日群聊:风筝与大米】
.
杨然:贴出“风筝”图一幅。
芙蓉锦江:贴出“油菜花海”图一幅。图中左边蓝牌子,即3月16日上午朗诵会举办处,花海丛中。
杨然:何承洪成为风筝明星。
崃崃鹤影:小猪佩奇和乔治。
杨然:贴出“油菜花海”图一幅。就这个塌塌,开朗诵会。
崃岭鹤影:巴适!养鼻、养眼、养耳、养心,再有点吃的就养嘴了。
詹义君:自己带点瓜子胡豆去。
崃岭鹤影:谢谢提醒,差点把这块大事情忘了。还有酒。
詹义君:在那儿修一座房子,住下来,还可以养老。
崃岭鹤影:要根竹竿一床晒垫,就是咱的养老院。
杨然:先后贴出“品味人生”酒坛子图3幅。诗虫,坛已腾空,只等米来。
詹义君:金成梦和陈善兵说,昨天就去碾米了。
杨然:令我万分欣慰!报告诗虫:就腾三个坛子,够否?
詹义君:我问下那两个背米的。崃岭鹤影、依窗望月,出来!不要装起没看见哈!
依窗望月:报告,米已碾好,等善兵赶马车来拉。
詹义君:牛哥负责运输。他有牛车。
邛崃陈炜:运输没问题,还有大货车。
依窗望月(对崃岭鹤影):运米的事交给你了。
大蜀(徐甲子):贴出“甲鼎诗刊”比曲织布《散文诗组章》。
崃岭鹤影:贴出“大米”图。大米来也,十万吨哈!信息化时代,一键搞定。金氏大米。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何小竹《一男子在梦中大喊;要挣钱啊!》
杨然:贴出“朗诵会屏幕”(草稿图)。
何承洪:贴出“小猪鼓掌”图。
杨然:何承洪果然风筝明星也!
.
以上有关“大米”的聊天,纯属“子虚乌有”闲谈,自始至终都是玩笑话,但它调节气氛,制造欢乐,所以大家乐此不倦,图的就是“享受过程”,在“漫长的期待”诗会过程中,尽享朋友情谊,很舒服。
.
【风筝与大米:“梦鱼潭”群聊】
.
这种欢乐,在“梦鱼潭”也有市场。这是3月12日“梦鱼潭”的部分“群聊”记载——
崃岭鹤影:一条斜江河,几处小村落。(贴出“秀才”《春雨失约》朗诵视频)当地人称斜江河为霞江河。秀才在寻他儿时的新娘。红衣女说:别找了,人家早已生儿育女了。
杨然:贴出《也算不满,也算喷痰》
前天在冉义为朗诵会踩点,在观景台附近看见某人像陈善兵,立即大步上前,意欲热情招呼。
但,只见他两手空空,并不像诗虫在江湖上传颂的那样,身背10万斤上等贡米,反而嘻皮笑脸,乐不思邛,当即,我即掉头,鼻里哼哼,拂袖而去。
同时决定:本周五、周六对陈仙鹤的接待酒规格,从每顿18杯锐减为17杯,以示处罚。
那个大名叫摸金校尉的,引以为戒啊!
崃岭鹤影:“呲牙”图。
杨然:贴出“座签”图。今天送座签到冉义去。
秀才:老师辛苦了,到时大家多敬你一杯。
崃岭鹤影:一个个座签,一张张笑脸。秀才的话,道出了我的心声。
摸金校尉:杨老师,校尉报告,他不会犯善兵的错误!若来冉义,定先拜访,再讨一杯酒喝,随后醉看菜花……
崃岭鹤影:校尉是个好儿童。
秀才:贴出“诗歌小巷”视频。炜哥的工人又开干了。
杨然:摸金校尉,拜访就免了。主要说“那头”。我刚从农易市场归来,买了100个麻布口袋,好装你背来的10万斤大米。刚才,詹诗虫来电话,他说要分五万斤给他,否则届时不按座签入座,拒绝给你、仙鹤和我倒酒,相信他,他干得出来的!
摸金校尉:万位数的量没有,只碾了一担谷子。
杨然:如果是一担唐代的大米,可以通融,但最终决定权在詹诗虫那里,我倒希望事态搁平,大家好有酒喝。
崃岭鹤影:贴出“呲牙”图、“秀才”在观景台图。秀才昨天就跟我说了:仙鹤,这十万亩良田全是我的。你要好多米嘛?还有这些油菜,全部“欢迎”给你。
詹义君(对摸金校尉):可以采用目前的国际惯例,比如冉义1000亩油菜花田,号称10万亩高标准农田。
崃岭鹤影:还有河那边的麦子,你去割就是了。
牯牛:贴出李木《花边上的新闻》。
崃岭鹤影:贴出“新盛庄园”图。新盛庄园:位于冉义大桥下游20米。路线图是:出第一入口,沿民主路前行,走来差不多时,就左转向斜江河靠拢之后拉伸走,过派出所抵到就是顺河街。顺河街到冉义大桥就到。冉义大桥到,新盛庄园就到,
晚上那顿就只有牵到义君兄的衣裳角角了,形影不离,他走哪里我就走哪里。
    ……欢乐聊天,悠悠继续……
.
【3月10日群聊:晚上】
.
3月10日晚上,群里聊天继续——
冉杰:先后贴出“曾蒙荐诗”育邦《你萃取了世界的普遍性》、“潮头诗叶”何军雄等《四人春天行》。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田”图7幅。春天的舞步。
杨然:云视界比我们站得高,看得远,好图!
詹义君:杨然,邛崃市教育学会会,是不是多了一个会?
杨然:谢谢诗虫提醒,肯定多分一把米给你。(因“心痛”,贴出“流泪”图)
大蜀(徐甲子):贴出“甲鼎诗刊”周俞林《春天的每一场花事》(组诗)。
杨然:贴出《导游图》。图示:图中镰刀斧头五角星“6主会场”即为朗诵会举办处。
秀才:“竖拇指图”。
陈汉云:好!
崃岭鹤影:先后贴出“冉义大桥与南街交叉口”、“油菜花田”等图9幅。
邛崃陈炜:你去探路了?
杨然:野时(英语)。
崃岭鹤影:鹤影就位。
云视界:贴出“油菜花海”图2幅。
崃岭鹤影:秀才与摩登女。诗意冉义。
晴沙:好帅啊。
秀才:相机好。
崃岭鹤影:贴出“新盛庄园”图。最吸引我的地方。
陈汉云:贴出汉师《走,享受春天吧》。
崃岭鹤影:贴出“猪猪风筝”图。承洪您好。
晴沙:汉师老师,我已走进您的诗里。
崃岭鹤影:招花惹蝶。之后,先后贴出“秀才油菜花田”图3幅。
晴沙:王老师快别谦虚了,要相信群众的眼睛。
崃岭鹤影:他在丛中笑。
陈汉云(对晴沙):请你和各位老师指点喔。
崃岭鹤影:汉师,我今天跟秀才就是一对雄蜜蜂。
陈汉云:哈哈!
崃岭鹤影:吻遍十万亩菜花。
秀才:汉师,春天多美好呀春天多美好。
云视界、秀才、崃岭鹤影:分别贴出“油菜花田”、“冉义”图共7幅。
陈汉云:“竖拇指图”。
晴沙:向汉师老师学习。
崃岭鹤影:斜江河畔,诗意小镇。
晴沙:王老师的衣服比美女还亮哦。
秀才:当然罗,前年才买的新衣服。
……
芮虎:贴出“油菜花田”图、斯特若伊克尔(德国)《前方的影子》。
詹义君:老师好!
芮虎:贴出《椅子坐进花地》。
崃岭鹤影:今天的花地里,我与秀才同坐。
秀才:贴出“油菜花”图2幅。蝴蝶蜜蜂都有。
崃岭鹤影:你是蝴蝶。我是蜜蜂。
秀才:蜂毒剌。
……
.
【3月11日晚上群聊:邛崃诗歌小巷】
.
进入2018年新年,诗人陈炜一直在忙一件事,那就是打造“邛崃诗歌小巷”,位于邛崃东街的“胡巷子”。
开春后,“诗歌小巷”初具格式,“梦鱼潭”一伙诗人,先后捷足先登,在群里闹得沸沸扬扬,诗歌墙、美女裁缝、合影、访谈、对话、图片等等,弄得不亦乐乎。
3月11日晚上,有关“邛崃诗歌小巷”的话题,进入了“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群聊——
詹义君(对崃岭鹤影):你今天跟秀才配对了?
秀才(暗指詹义君《秋天的南河》):又该去南河约会了。
詹义君:恭喜一对新人!
崃岭鹤影:冤有头,债有主。
秀才;你二人有何冤?
崃岭鹤影:陈炜的账,彪算在我跟秀才的身上。昨晚去诗歌小巷的事。
詹义君(拿出铁证——崃岭鹤影“我今天跟秀才就是一对雄蜜蜂”、“吻遍十万亩菜花”照片):自己才说的,又不认账。
秀才:还是去年那只呢(指“雄蜜蜂”)。
崃岭鹤影:詹副主席在进行打击报复,我就说了一袭夜行依靠的话,你就说了一句啥子生百钢爪。
去诗歌小巷——邛崃胡巷子去寻觅最美缝衣女子事嘛。拿给私奔教主——牯牛,逮个正着!
秀才:铁证如山。
崃岭鹤影:把牯牛高兴得《今夜无眠》。
詹义君:你几爷子不知道在干啥子。
崃岭鹤影:贴出牯牛《昨夜的小巷》。量身定做,好!
秀才:贴出陈善兵《诗歌小巷最美缝衣女》。
崃岭鹤影:先后贴出有关“最美缝衣女”图5幅和王勤《临邛雨巷胡巷子》。邛崃诗歌小巷里的最美缝衣女。
水泊梁山:不容易啊。
崃岭鹤影:是啊!贴出丽琴《我2018年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水泊梁山:标被缝衣针扎了。
秀才(提醒崃岭鹤影):像《抓壮丁》里三嫂子拿针“居”王保长。
水泊梁山:扎痛了好洗诗。(杨然注:“洗诗”,邛崃土话,“写诗”的意思)
崃岭鹤影(对秀才):挨过的才晓得。真希望开巷剪彩那天,诗人们都簇拥着最美缝衣女来张全家福。那是何等的壮观。
詹义君(对崃岭鹤影):要拍全家福,恐怕只有你跟秀才,还有牛哥参与了。
秀才(针对三嫂子拿针“居”):那是用鲜血换来好,太珍贵。
东方席:你们都忙着去和女裁缝合影,什么意思?
崃岭鹤影:她是我们心目中的明星。心地善良,心灵手巧,端庄美丽。
詹义君:不唯利是图。比如给某些补裤子还不收钱!
邛崃陈炜:贴出“邛崃诗歌小巷”席永君《脱口而出的故乡》、杨然《怀念一条巷子》等图片3贴。(对东方席)胡巷子诗歌三种样式。还要填色打磨。
(随之,进入3月12日凌晨的群聊)
东方席:巴适!
崃岭鹤影:那个缝衣女就在这条胡巷子。诗歌墙对面。
东方席:诗歌墙守护人。
崃岭鹤影:对头。
东方席:幸福的人儿。
崃岭鹤影:这是炜哥搂草打兔子的成果。
.
【3月12日群聊】
.
大蜀(徐甲子):贴出“金牌诗人”《卢圣虎诗九首》。
东方席(对芮虎):春天好!
杨然:贴出《也算不满,也算喷痰》和“座签”图。今天送座签去冉义。
水泊梁山:阵容强大。
崃岭鹤影:杨然老师辛苦了。
邛崃陈炜:贴出李木《花边上的新闻》。
云视界:贴出《邛崃风景.走进月乡下的菜花田》。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泉子《鄙陋从来是我们的命运》。
野渡横舟:贴出《走,去冉义赏油菜花》。
邛崃陈炜:贴出《油菜花开了》、《冉义的一场黄色暴动》。去年的油菜花,先作个回忆,再想想今年的油菜花。
东方席:你又想借油菜花之名,暴动呀。
.
【3月13日群聊】
.
大蜀(徐甲子):贴出“名家展台”刘德路《我的内心是一朵盛开的花》(组诗)。
秀才:贴出《烟雨胡巷子》。感谢美女李晓黎完美演绎。
陈汉云:“竖拇指”图。
邛崃陈炜:诗意不在远方,就在我们身旁,有诗、有酒、有小巷,还有一位缝衣娇娘。秀才的春天今年没放在油菜花开上,他倾尽激情守在一方缝衣的摊摊上。请走进朗诵版之《烟雨胡巷子》。作者/王勤,朗诵/李晓黎。请大家转入油菜花主题。
秀才:干哇,油菜花,房又房。(杨然注:“房又房”,系“缺牙巴不关风”发出的“黄又黄”谐音)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梨花”和“桃花”图11幅。《美丽的邛崃西路.三月一起春拍田园》。今天踩点西路赏花点,马湖、水口、油榨、火井、高何乡间小路上散布着清新自然的花树花田!
野渡横舟:“竖拇指”图。
朱晓剑:贴出《成都诗人胡马喜获“子昂故里.诗意遂宁”诗歌大赛金奖》。
悦竹:“竖拇指”图。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马永波《拿玻璃的人有一张你的面孔》。
.
【3月14日群聊】
.
秀才:贴出《春天里》。
大蜀(徐甲子):贴出“甲鼎诗刊”《王喜的诗》、雪野《生命之上》(外二首)。
云视界:先后贴出“老人背米”、“油菜花田”图。今天难得乐善桥上几乎没有游客。
秀才(对“油菜花田”图):巴适,鲜艳对鲜艳。
杨然:贴出“朗诵会屏幕”图。
詹义君:贴出《夹门关,春风把牛都吹绿了》。
杨然:转告一下,刚接通知,因订餐人多,周五“新盛庄园”午餐提前半小时,从原来说的1:00改为12:30进行。朗诵会后,大家迅速赶往冉义大桥下游50米处共饮,谢谢!
崃岭鹤影:贴出“新盛庄园”图。
晴沙:谢谢,杨老师辛苦了!
丽琴:收到。谢谢杨老师。
杨然(对詹义君):春风又绿牛背面,仙鹤何时背米还。哟喂呀!才背了几颗米,还化妆成慈祥的老人……
詹义君:仙鹤是比照自己的肚皮来计算米粒。
杨然:仙胡遮不住,毕竟过桥去……他坦言:桥那边“新盛庄园”,是他的最爱……
崃岭鹤影:贴出“斜江河”图。还有冉大上游的那块水的枕头。
云视界:先后贴出“菜花田求婚”、“樱花下恩爱”图7贴。还是遇到了这样的场景。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李永才《葵花低垂的影子越来越透明》。
.
【3月15日群聊】
.
杨然:贴出“朗诵会串词”(局部)图。丽琴、尤玲朗诵安排在初一年级诗歌朗诵节目之后。
丽琴:收到,谢谢杨然老师。
大蜀(徐甲子):贴出“金牌诗人”《杨继超诗十首》。
云视界:先后贴出“桃花美女”图5幅。
冉杰:贴出“微小说”刘庆华《骂瘾》。
秀才:这篇小说很现实,生活就是那样。
朱晓剑(对詹义君、陈炜):明天给我一下一寸的照片,办理市作协会员证哈。
邛崃陈炜:收到,谢谢。
詹义君:马上去照。
水泊梁山(对詹义君):是十点开始吧,我带记者过来,找几个诗人采访下。你提前联系哈。
詹义君;好。
杨然:最好采访成都来的诗人嘉宾,本土诗人做好服务工作,有损文君故里形象的(如光头之类)靠边站远点!“钦此”。
水泊梁山:光头很亮,更要采访。
杨然:尊敬的李志先生,个中原因我已跟义君讲了,这次饶了我,就依我闭嘴吧。
水泊梁山:你是东家哦。
杨然:顾不得那些了。随后,贴出“朗诵会场”图2幅。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田风景”图13幅。
秀才:贴出《烟雨胡巷子》。
詹义君:贴出《李劼人与艾芫的新年》《正月里来请春酒》。
秀才:贴出“航拍衡阳油菜花田‘太极图’!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一片片……”
.
【3月15日“梦鱼潭”群聊】
.
相比之下,“梦鱼潭”的群聊要活跃得多——
崃岭鹤影:牯牛牛师傅,明天早上几点钟出发哦?(对秀才)你钻过麻柳巷不?
秀才:没有吧,在哪个塔塔?(杨然注:“塔塔”,指“塌塌”,邛崃土话,意同北方的“旮旯”,指角落、哪个地方)
崃岭鹤影:原北坛街金成梦古玩店北行一百米左右,右转。原春源食品厂对面。(图示)距离司马大道三十米左右。麻柳巷口有家很出名的玉麦馍馍店。
牯牛:明天出发时间大家商订一下。王勤、善兵、承洪坐我的车。还有一个位子。
崃岭鹤影:八点半离城如何?
牯牛:九点松活些。
崃岭鹤影:那我九点钟就在53号口口上等,或厂门口等。
詹义君:各人把乘车事宜勾搭好。
何承洪:谢谢牯牛。
秀才:我去坐美女的车,给大家让个位子出来。
詹义君:这个秀才没意思,重色轻友。
秀才:都是好逑之人嘛。
崃岭鹤影:秀才是去学雷锋,去给美女带路。
秀才:这个完全正确,真是这样的,更何况是个美女。
崃岭鹤影:高埂子那条近路,只有秀才才晓得。
秀才:牛哥们都知道。
詹义君:他给美女带路,会带到那个啥子路上去……
崃岭鹤影:高埂子的路。
秀才:这个就不好说了。
牯牛:重色轻友早已见惯不惊。(问詹义君)你坐哪个车?
詹义君:还没有找到车,打算走路去了。
丽琴:邻家大哥牯牛,怎么去?
崃岭鹤影:坐牛拉车。牛哥开车,还有两个空位。
丽琴:好的。那我坐他的车。邻家大哥牯牛,可以吗?
詹义君:不用问牯牛,可以不,直接就坐上去,他敢不!
牯牛:善兵、承洪、丽琴、义君,够了。
詹义君:还有那个,校尉。
牯牛:你就去汤老师的车吧。我出门之前会打电话……
.
出发前的“前奏”和出发途中的“演奏”,都属于“过程享受”。就我而言,对于一场诗会,我非常在意“享受在过程”。我每次到外地去参加诗歌活动,相关的随笔都从出发开始,甚至从更早的获得邀请时间开始,作记载,一直记到回到家里,才算完。我把这一切都当成一回事,这就是享受。
这次“油菜花诗会”,本身的朗诵活动是“短暂”的,从10点到12点,就两个钟头。但从筹备开始,到建群,发邀请,以及之后的群聊等等,却是一个“漫长”过程。这个“漫长”过程的欢乐,往往比诗会本身更多,更自在,更自由,也更有趣。
这种享受“经验”,已然成为我的“特色”。
.
【朗诵会】
.
3月16日早醒。冉义晴了许多天,凌晨听到春雷响起,春雨落了下来,心里难免有些担忧。尤其是,今年“二月二”跟去年相比,晚了半个月,而油菜花期似乎又提前了几天,这一个迟来一个提前,油菜花已然“过气”,怕就怕诗人们看不到“有花”的景观,如果天气再来添麻烦,就更难堪了。
还好,快天亮时,雨停了。
早餐后,即开车前往“朗诵会”举办地。此前,我已数次前来“采点”。最关心的是油菜花经过雨淋,还剩几许?非常勉强,“过气”的“花海”,仅余“浅滩”而已,油菜花还是有的,但已找不到“兴奋点”,唉,“听天由命”吧。
会场布置得还不错,有气势。9点钟的会,我8点半赶到了现场。参加朗诵演出的冉中师生陆续到达,一些村民站在了围观的位置。
轮到我“最忙”了。一是忙布置座签,这个活路,即务虚,也务实,马虎不得。二是忙签到,同样即务虚,也务实。三是忙方方面面的张罗与应酬,事无巨细,需要及时与主办方、承办方马上、立刻、迅速沟通、接洽、办妥……满心的欢喜与快乐,自不待言……
诗人们陆续赶来,签到,入座,大家热情招呼。由于崃岭鹤影“定位图”的误导,致使冉杰多走了怨枉路,在朗诵会开始后才赶到。
我将《新邛崃》送给徐甲子、冉杰、汤艳琼、王华梅等诗人。这次朗诵会,首先朗诵的就是这期《诗意邛崃专刊》上熊炎、马嘶的两首“冉义油菜花诗”。
朗诵节目依次进行。冉中全体师生分别上台表演诗歌朗诵节目,这个,我是非常赞赏的。丽琴忙于新闻、采访,张超云、陈炜、陈善兵忙于拍照。
丽琴、尤玲两位美女登台朗诵,给活动增添了“意外之美”。她们的精彩节目,令人赞不绝口。
朗诵会后,大家合影,非常高兴。
.
【中午聚会】
.
中午,大家赶到“新盛庄园”午餐。
朋友们说,尤其是李玲老师说:“这次朗诵会,忘了请芮虎登台用德语朗诵诗歌。要不然,会更精彩的!”此话让我很“后悔”,真的应该这样啊。只怪我粗心。
工作餐前后,是诗人们合影、自由拍照和自在交谈的快乐时光。
前年中秋时节,王勤、詹义君曾邀请、安排“葫芦湾八仙”在邛崃西路“红庄”聚会。这次,“八仙”未到二仙:东方席与Emily,他们,各有“不以诗会意志为转移”的要紧事,确实需要“必须缺席”,大家体谅,叹息。“六仙”合影,自然。这“六仙”,有两位“外来的和尚”,大蜀与冉杰,在写诗方面,他们“会念经”,自是当然。
同样的理由,“梦鱼潭”的“鱼们”,也缺席“两条”。其他“鱼们”,诗虫、牯牛、仙鹤板板、摸金校尉、秀才、丽琴、云视界、野渡横舟、杨然等等,都到了。碰杯、欢笑、照相等等,何其欢快。
“六仙”之外,还有三位“外来的和尚”,在写诗著文方面,同样“会念经”,他们是芮虎、朱晓剑和杜均。大家纷纷与他们合影,亦自必然。他们和冉杰、大蜀一起,是本次诗会“最耀眼”的嘉宾。
李玲老师“道义上”应该划入“外来的和尚”,但她是女士,“休得无理”,所以,始终叫她“李老师”。
水泊梁山有事,先走一步。尊贵的汉师“与民同乐”,甚悦。瑞生忙,未沾酒,下午要送金成梦回城,去汉源,来去匆匆。“小王子”下午有课,餐后离去,一叹。美女晴沙不嫌“鱼们”喧嚣,始终与大家同乐,妙哉。
随后,大家赶往“油菜花海”,进行采风。
.
【“漏网之鱼”】
.
这次朗诵会,“葫芦湾”有“两条漏网之鱼”,就是前面提到的东方席与Emily。事实上,在“所有”诗歌活动中,被邀请的嘉宾与诗人,总会有人因事未到,历来如此,非常正常。
3月15日晚上9点,得东方席微信:“杨然兄好,明天临时有事,恐怕来不了冉义了!原定明天下午,商尔高考前的誓师大会,他妈妈去参加,但他妈妈今天腿一直痛(应该是坐骨神经痛),走路很困难,只有我去参加了!非常抱歉!祝朋友们在菜花丛中,玩得开心!问候瑞生,陈炜,义君诸友!”
随后,他发来了诗一首《菜花十四行》,说是“交作业”。他还说:“冉义之‘义’,乃义勇军之‘义’!”听后,甚悦。
他的“作业”在朗诵会之后不久,被《成都晚报》发表,大家都很高兴。
3月16日上午10时,得Emily微信:“杨老师,我们在赶过来的路上。我顺便带了一箱酒,你接待时可以用!等下给你放车上哈!”
朗诵会进行当中,她赶到了会场,给笔会送来一件“九五皇尊”,随后,匆匆离去。她在微上说:“杨老师,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是去成都检查。那个医生也实在只有今天预约的到”,“如果可以周转,我就改时间了,很遗憾没有能现场听到油菜花诗歌朗诵。下来有空再聚”。
我曾在微信上告诉她:去成都办事要紧,但愿别耽搁了。她送的酒,后来以礼品形式送给了成都来的嘉宾。可惜杜均已提前离开,他的礼品,以后补送吧。
.
【采风】
.
在“油菜花海”采风,自始至终都充满诗人们的快乐。只可惜,油菜花期已过,有点遗憾。
拍照,合影,欢笑,交谈。
面对冉义的“油菜花海”,芮虎、冉杰、李玲老师、杜均先生,从嘉宾的角度说,是“第一次来”。兴致好,安逸。
朱晓剑是“去年蜜蜂今又来”(这里引用的是王勤的诗句)。大蜀徐甲子,去年请过他,有事未至,今年才来。他们高兴,大家感到舒服。
张超云先生有心,备有彩伞,落到丽琴、晴沙手里,风景顿时亮丽,抓拍、抢拍、偷拍者“如情似梦”,大有斩获。
王勤、陈善兵赶在诗会之前,已于上周前来“采蜜”。我、义君、牯牛、何承洪几个,同样是“去年蜜蜂今又来”,意趣不减,照常乐不可支。
采风是本次诗会最自在、快活的环节。我很惬意。
.
【广场茶园】
.
采风毕,大家到“义渡广场盖碗茶园”休息。这里环境好,空气也好,大家围坐在一起,自由聊天,非常舒服。
我们拼了三个方桌,芮虎、李玲老师、丽琴、尤玲、杜均、冉杰、徐甲子、朱晓剑、汤艳琼、王勤、陈炜、何承洪、陈善兵、詹义君、张超云、我,大概就这十六人吧,其他都因事离去了。喝茶,漫谈。何承洪很惬意地打起了瞌睡。
在这里,芮虎用德语朗诵了斯特若伊克尔《前方的影子》。他说:“德语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但大家都高兴。陈善兵、丽琴、王勤等,分别朗诵了《醉饮梦鱼潭》等诗篇。
美好的阳春三月,油菜花、桃花、梨花、李花、杏花在周围奇妙开放,绿幽幽的春水在景观河里静悄悄流淌,一排排柳树绿得可爱,空气中漂浮着隐隐约约的芬芳,鸟儿在树上自由歌唱,我们漫无边际,自在笑谈,度过一个非常愉快的下午……
.
【晚聚】
.
晚上,冉中杨校长带领学校同事,感谢“诗人嘉宾”莅临诗歌朗诵会,与大家共进晚餐。
其乐融融。
餐后,芮虎、李玲老师、冉杰、徐甲子、朱晓剑、詹义君、何承洪、陈善兵入住附近乡村旅社,自由活动,休息。
其他邛崃朋友,回家,“明天再见”……
.
.
【3月16日群聊】
.
朗诵会当天,“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群聊一直在进行。这是朗诵会“无意插柳柳成荫”的“另一个战场”,其轻松、诙谐、幽默、欢快和自在,肯定超过了“正面战场”。“正面战场”是“有意栽花”,必须花开芬芳,庄重热烈,马虎不得。而群聊则是朗诵会的“外围”,来去随意,自由得很——
02:11杨然:听见了今年第一声春雷,窗外,春雨淅淅沥沥落下。并且,起风了……
06:00杨然:雨停了,好。
朱晓剑:早。
丽琴:早安。我也听到春雨下,春雨停。
云视界:先后贴出“油菜花图”7幅。
.
(早上起,至上午,对话开始了——)
詹义君:会场附近好停车不?
冉杰:兄弟们,请发个定位。
崃岭鹤影:超哥,到了没有?请发个定位。我也听到今年的第一声春雷了。冉义的天气跟城里面同步,老天扎得起,现云彩了。
小王子:有到了的老师吗?发个定位吧。
詹义君:快点发定位。全国人民都在等啊,定位。
崃岭鹤影:兰田小区,茵业东路(定位图)
云视界:贴出“花图”1幅。来就发现冉义美景。
崃岭鹤影:云视界,你这定位在哪里哦?咋离冉义有点远呢?
小王子:石坝子(定位图)应该是这个。我朋友发我的。
崃岭鹤影:这个才对。
冉杰:发音(寻求定位)
崃岭鹤影:石坝子这个。我那个是错的。第二个。
冉杰:哎呀,把我弄到“啷个地方”来了……
Emily:收到。
詹义君:贴出“朗诵会场图”1幅。民兴小区(定位图)。
小王子:贴出“朗诵会场图”1幅。
冉杰:詹义君,詹义君,会场位置在哪里?咋个看不到呢?
似水流年:贴出“朗诵会场附近图”1幅。就在大铁牌子左边。定位不准确,看到那个“10万亩高标准农田”,就在它左边。
秀才:红星基地四川省学生军训基地(定位图)。位置共享。
云视界、秀才:分别贴出“朗诵会场图”各1幅。
.
(中午)
似水流年:贴出“冉义大桥”定位图。就餐地点就在桥头——新盛。
杨然:感谢王勤、詹义君、陈丽文的美酒!
.
(下午3点,对话又开始了——)
云视界、詹义君:开始陆续贴出“油菜花诗会”图片若干幅。
詹义君:先后贴出《去冉义数油菜花-现代诗-中国诗歌网》、《秋风贴》(组诗)。
冉杰:贴出“曾蒙荐诗”蒋浩《轻柔到可以用肺去触及》。
秀才:贴出“诗会”视频。
芮虎:贴出“诗会”照片3张。
.
(晚餐后7点半,至第二天凌晨,对话又开始了——)
冉杰:贴出“潮头拾贝”张喆《尘世的光芒,是一面镜子》。
杨然:感谢王勤、詹义君、陈丽文、陈炜的美酒!
云视界:2018年冉义春天诗会记录实拍毛片(原片)呈现。前后共51幅。下来我把所有原片拷贝到牯牛先生那里。
悦竹:“竖拇指”图。
秀才:尤玲老师深情演绎“春天里”。(视频)贴出《春天里》(诗)。
芮虎:“竖拇指”图。
邛崃陈炜:贴出《有一粒种子的力量》(诗)。
秀才:“竖拇指”图。快枪。
詹义君:还不睡啊。
邛崃陈炜:喝了点酒,脑壳有点痛。何承洪回来没?
水泊梁山:贴出“文君井图”。(对陈炜)这个,有记者找你。
詹义君:何行长在冉义的雨夜里独自寻找星星……后来,被我强行押解回旅社了。
邛崃陈炜:(对詹义君)这个由不得他。(对水泊梁山)最好另择高人为上。
.
【3月16日在朋友圈】
.
3月16日:邛崃陈炜在“朋友圈”转贴朱晓剑《邛崃冉义的油菜花,开得这般诗意》,丽琴点赞;发贴“三十多年前,一颗诗歌的种子在冉场、在斜江畔生根发芽,三十年后,他把诗歌开成了三月的春风,开成了春风里的十万亩油菜花,一片金黄、一片芬芳……”并图9幅,秀才、独孤九剑、詹义君、杜荣辉、阿东、谢平、崃岭鹤影、蜂鸟、晴沙、丽琴点赞,陈汉云回复“笑脸”;先后贴出“朗诵会”视频4个,秀才、谢平点赞;转贴《诗意不在远方,就在冉义中学》,秀才、谢平、杨然、晴沙点赞;发贴《有一粒种子的力量》图片1幅,秀才、詹义君、杨然、崃岭鹤影、谢平点赞,陈炜跟贴“图片拍摄,张超云”,陈汉云“竖拇指”;
李玲老师在“朋友圈”发贴“春的绽放,诗情舞动”并图9幅,丽琴点赞;发贴“走进冉义村,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中式小楼,房前屋后鲜花簇拥着,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走出村外,满目菜花金黄飘香,真是春色醉心间”并图6幅,黎正光、丽琴、杨然点赞;
大蜀(徐甲子)在“朋友圈”发贴“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现场”并图6幅,其然、胡仁泽、詹义君、何文、涂拥、黎正光、杨然、秀才、邛崃陈炜点赞。
冉杰在“朋友圈”发贴“甜美的音符如蜜蜂在三月十万亩的油菜花上采撷最核心的价值——诚信。(邛崃作协诚信诗歌朗诵会)”并图9幅,詹义君、涂拥、杨然、秀才、邛崃陈炜点赞;发贴“邛崃十万油菜花地有故事”并图5幅,杨然、涂拥、其然、何文、郭毅、秀才、邛崃陈炜点赞。
悦竹在“朋友圈”发贴“在冉义,花气袭人”并图6贴,李旋、杨然、涂拥、杜荣辉、丽琴点赞;发贴《观景台口占》“高台望野暖风融,十里敷黄也喷红。纵身投到春光里,第一闲情是浴风”并图6幅,平原上的舟歌、文佳君、胡仁泽点赞;
崃岭鹤影在“朋友圈”发贴“诗意冉义”并图9幅,秀才、邛崃陈炜、老区山鹰、杨然点赞。
秀才在“朋友圈”发贴“感谢尤玲老师对拙诗《春天里》的完美演绎”并视频1个,李玲老师、晴沙、杨然、丽琴点赞,跟贴有:晴沙“您的作品太美,谢谢您的信任”、秀才“才发现,原来放不出声音,抱歉”;发贴“冉义油菜花诗歌节”并转贴秀才《春天里》,杨然、丽琴点赞……
.
【游荡斜江河坝】
.
3月17日早醒,即往旅社探望昨夜入住的七位嘉宾。刚到门口,遇冉杰,他去车上充电。这年月,如果手机没电,如同失魂,必须“召回”。
上楼,客厅清风雅静。等他们休息吧,正欲离去,芮虎的门开了,于是坐下,交谈。不一会儿,其他几位的门也开了,好,出发,一起下楼去早餐。
兵分两路,我、芮虎、陈善兵几个去吃“龚羊肉”。其他几位,由詹义君带领,去另一条老街吃奶汤面和钵钵鸡。冉中高主任赶来,把单卖了。
餐后,我们去游逛斜江河。詹义君说,所谓旅游,其实就是从自己厌倦的地方,到别人厌倦的地方去走走,去看看。斜江河于我而言,几十年了,熟视无睹。于他们而言,却新鲜,有趣。由于我的许多诗篇都标注有“某年某月某日写于斜江村”,所以,斜江河对他们来说,是“久闻大名”。今得游荡,自是快乐。
斜江河的堤坝,依靠人力,修建于人民公社时期,是冉义人民“人定胜天”的产物。几十年过去了,经过风吹雨打,老去的堤坝雄姿依在,但也暗淡了许多。
当年的踏水桥,桥墩也在,但已垮掉得“体无完肤”,自生自灭,无人问津。新建的冉义大桥“横空出世”,两岸新建的楼影或远或近,向人们诉说岁月的变迁。
我初到冉义教书时,河边美丽的湿地幽绿、安静、清亮、迷人,如今它们早已消失,被大起大落的沙坑、沙堆、渔塘和其他坑坑洼洼的场面所取代,“惨不忍睹”。
唯有河流依然在默默进行。李玲老师、何承洪、陈善兵几位,在河坝头跑得远远的,在石滩上东寻西找“千载难逢”的各种石头。我们把他们称为“淘宝派”。
芮虎、徐甲子、冉杰、詹义君和我,则站在河石坝上有说有笑,“指点江山”,自称为“逍遥派”。
“陈炜来了,而且不止一个”,他当然不可能来,因为有事,特地请了假。却原来,河滩上不远处,几头水牛在那里安闲之至,惹得“好事者”兴高采烈跑去为“牯牛”拍照,倒也快活……
.
【东河访旧】
.
沿着斜江河堤坝,我们来到了东河。
陈善兵说:“我修过东河!”那是他读初中的时候。东河是邛崃自然河与人工河的混合体。当年很出名,现在已默默无闻。
在东河流经冉义境地的河段,是跟斜江河堤坝同样出名的“人定胜天”工程,人工修建的河道、河堤、闸门、石桥等等,当年流水悠悠,清花亮色,里面鱼呵虾呵螃蟹呵,自然生长,河两边绿木成排,清静,有了“世外桃源”意味。
我曾两次带领诗人游荡东河。一次是1994年春天,引着廖亦武、宋玉“到此一游”。另一次是2005年夏天,与文旦、李龙炳、陈德玉母女一行四人“造访延贡镇”。延贡镇位于东河边,曾在20世纪50年代被国务院列为“古镇”,如今空留其名,早已没了踪影。
这次,是第三次带领诗人前来东河。“面目全非”,时代变了。原来的“东河桥”已经垮掉,桥墩还在,断桥已没,无法前往河那边。
河这边,原来的乡间小道全然被油菜地“淹没”,无路可走。我们一行八人,只好站在断桥前,止步。脚下是流淌不止的东河水,汇入斜江河里,流向东方。
我们经过的堤坝,杂草丛生,显然久已无人路过。它们,似乎早已被世人遗忘,而且被彻彻底底边缘化了。
我们今天到此一游,纯属访旧……
.
【午餐与道别】
.
游荡斜江河归来,我们依然选择了昨天的午餐地,“新盛庄园”,喝茶,聊天,玩手机等等,本次联合笔会进入“尾声”了。
昨天回邛崃的朋友,今天赶来的是王勤,其他都有事,星期六,珍贵得很。
我得到了芮虎一首诗:《从火井到冉义——致杨然》,高兴得不得了。
午餐后,邛崃的诗友一起送成都的诗人、作家回蓉,Emily送给笔会的6瓶好酒,中午喝了一瓶,送了四瓶给客人,另外一瓶,被仙鹤板板“没收”。
下午,得大蜀(徐甲子)微信:“已安全到家,谢谢两天的辛苦接待。来龙泉做客”,并“杨然大兄握手”图,杨然回复“笑脸”。
本次笔会,到此结束。
.
【3月17日在朋友圈】
    .
3月17日:丽琴在“朋友圈”发贴《诗意邛崃,诗意冉义》并图9幅,悦竹、邛崃陈炜、詹义君、踏雪樵夫、杨然、蜂鸟、文佳君、崃岭鹤影、李玲老师、秀才、谢平、丽琴点赞,大蜀(徐甲子)“竖拇指”。
大蜀(徐甲子)在“朋友圈”发贴“在冉义”并图6幅,Emily、涂拥、野鹤贺通、黄仲金点赞。
崃岭鹤影在“朋友圈”发贴“诗意冉义(2)”并图9幅,丽琴点赞;发贴“我要去冉义歇一夜”并图9幅,丽琴点赞;发贴“诗意冉义(3)”并图9幅,秀才点赞;
邛崃陈炜在“朋友圈”贴出《冉场春天的一台酒》图片1幅,崃岭鹤影、大蜀(徐甲子)、詹义君、丽琴点赞;
晴沙在“朋友圈”发贴《昨夜的一阵春雨洗尽铅华尘埃》并图9幅,蜂鸟、丽琴、杨然点赞,跟贴有:秀才“文笔很好嘛,我得感谢你对拙诗的完美演绎”、晴沙“非常喜欢您的这首诗,只是朗诵还不成熟。本段文字粗陋,没有完整深刻反应内心,请您多多斧正”、晴沙“忘了告诉大家,与众不同的还有朗诵的所有诗歌作品都是冉中师生的原创”、丽琴“花束”。
.
【3月17日群聊】
.
04:30杨然:今早餐义君安排,午餐我安排。我九点前与大家汇合。请秀才等友上午返冉义啊!炜哥请假,其他再来!昨喝多了点,牙又始痛,忍痛待客……
詹义君:杨老师早。
(早上6:00至晚上,对话又开始了——)
丽琴:杨然老师早!今天上午九点,琴台森林大酒店有个活动得去釆访,采访完成后冉义活动若仍在继续,我就再返冉义。谢谢!
晴沙:杨然老师早!今天好想返回冉义继续向老师们学习,但上午要接朋友的孩子放学,下午接自己的孩子放学,所以跟您请个假。谢谢您。
秀才:好的。
杨然:贴出“旅社照片”1张。芮虎早起,冉杰去车上充电,其他还在“告告”……
野渡横舟:杨老师,今天有事,来不了,遗憾。
大蜀(徐甲子):贴出“特别展台”李明利《风一样的柔情覆盖原野》(组诗)。
崃岭鹤影:从上午到晚上先后贴出“东河访旧”、“龚羊肉早餐”、“油菜花诗会”等图片66幅、“视频”2个。
詹义君:贴出“东河访旧”图片3幅。
芮虎:贴出“东河访旧”图片2幅。
大蜀(徐甲子):贴出“油菜花诗会”图片8幅。
秀才:贴出“油菜花诗会”图片23幅。
邛崃陈炜:从上午到晚上先后贴出《冉场春天的一台酒》、“油菜花诗会”图片147幅、“视频”3个。
……
冉杰:先后贴出“东河访旧”、“油菜花诗会”等图片9幅。
李玲老师:贴出“东河访旧”10幅。
悦竹:各位老师,有写油菜花的近作,请赐稿,直接发我微信。
秀才:好的,谢谢杜老师。
何承洪:贴出“油菜花诗会”图片2幅。开心!我修了下。
秀才:承洪,今晚去扯胡豆花不?
何承洪:不,今晚扯弯豆花。每晚扯不同的花。
悦竹:先后贴出詹义君《去冉义数油菜花》、王勤《春天里》编辑样版图片2幅。詹义君,先发两首。
邛崃陈炜:“拜谢”、“哈笑”、“放鞭炮”图3幅。
詹义君:谢谢!
秀才:谢谢。
悦竹:欢迎多赐稿。明天见报。下期时间充裕,再多组稿。
秀才:邛崃诗人群起响应。
野渡横舟:“小猫开心”图。
崃岭鹤影:(贴完66幅图)分享完毕。
丽琴:真棒!谢谢您分享!
晴沙:谢谢老师!
崃岭鹤影:不客气。
依窗望月:贴出金成梦《斜江河畔》(文)。
何承洪(针对邛崃陈炜贴完图片147幅、“视频”3个):“厉害了我的哥”图。
晴沙:谢谢老师!
秀才:贴出王勤《去年蜜蜂今又来》(诗)。
詹义君(针对以上众多图片、视频):爬楼梯好累哦。
秀才:坐电梯。
詹义君:没有安装。
杨然(于3月18日早上06:06):本次“油菜花诗会”,感谢王勤、詹义君、陈丽文、陈炜的好酒!
丽文的“九五皇尊”,以笔会礼品形式,代表邛崃诗友送给成都来的嘉宾,每人一瓶,他们很高兴,谢谢。
义君的2件酒,未动,还放在我车上。“梦鱼潭”哪条乌棒(专指男诗人)平时酒瘾发了,只要到冉义来,可以敞喝。但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可以随时开干……
……
杨然特别备注:需要指出的,针对本次“油菜花诗会”,除了诗会本身的“群聊”一直在“连绵不断”地继续,“梦鱼潭”也一直欢言笑语,此起彼伏,“连绵不绝”。鉴于我还要安排时间对付“青白江桃花诗会”、“小鱼洞镇鱼凫诗会”和“凤凰飞花令笔会”三个随即而来的诗歌活动的资料收集、整理和撰写,所以我只得“望洋兴叹”,中止了“油菜花诗会群聊”和“梦鱼潭”两个“欢乐海洋”的资料收集。窗外,油菜花已然“无可奈何花落去”,我精力也如此呵……
.
【3月18日在朋友圈】
.
3月18日:杨然在“朋友圈”发贴“今天二月二/永远的龙抬头/永远的冉义春之诗……”9组共81幅图,先后点赞的有大蜀(徐甲子)、夏云多奇峰、秀才、蜂鸟、崃岭鹤影、鹤山书院、马怀尘、晴沙、何文、涂拥、宁静、云淡风轻-刘昕霞、活力、何燕子、野鹤贺通、谢平、向以鲜、无迹舟、重庆子衣、蘩、平原上的舟歌、胡仁泽、黎正光、王国平、自在人、刘兴福、文庙、四川晓曲、也罢、燎原、胡马、晓阳的喃、一缕清风、二蛮、榴莲、文佳君、姝姝、湮雨朦朦、阆苑天子、詹义君、蒲小林、李建兰、邛崃陈炜、宇宙-时间的形状、程向阳、李旋、悠闲精灵、飞龙、魅俪、Emily等朋友,鹤山书院跟贴“整的好”。
.
本次笔会,先后收获“嘉宾作品”如下——
2018-03-09:朱晓剑《邛崃冉义的油菜花, 开的这般诗意》
2018-03-17:芮虎《从火井到冉义——致杨然》
2018-03-24:芮虎《窄门——致徐甲子》
2018-03-24:朱晓剑《在冉义赏油菜花》
    另外,3月19日成都作家网、3月23日《今日邛崃》总第1189期皆以《“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在冉义镇万亩花海举行》为题,对笔会活动进行了适时报道。我个人非常看重这种报道,一是“记实”,二是“宣传”,三是“凭据”,所以皆被我及时收藏。
.
本次笔会期间,“梦鱼潭鱼们”收获作品如下——
2018-03-14:陈善兵《我要去冉义歇一夜》
2018-03-15:席永君《菜花十四行》
2018-03-16:陈炜《有一粒种子的力量》
2018-03-16:王勤《去年蜜蜂今又来》
2018-03-17:陈炜 《冉场春天的一台酒》
2018-03-17:金成梦《斜江河畔》
2018-03-17:丽琴《诗意邛崃,诗意冉义》
2018-03-17:晴沙《昨夜的一阵春雨洗尽铅华尘埃》
其中,詹义君《去冉义数油菜花》、王勤《春天里》、席永君《菜花十四行》等诗篇,在朗诵会后不久,先后被《成都晚报》发表,大家庆贺、“洋盘”、快乐,似乎没完没了……
最后要说的是:本次笔会,像去年的“芙蓉锦江.油菜花诗会”一样,是由我参与组织、于冉义“二月二龙抬头”乡村旅游节期间,在我“家门口”举办的诗歌活动,自始至终,我的心境,格外愉悦,谢谢诗歌,谢谢大家。
.
2018年3月24日记毕于义渡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3:35 , Processed in 0.04324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