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8|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加青白江第33届桃花诗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0: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加青白江第33届桃花诗会
.
杨然/文
.
3月15日,李龙炳在微信群开通《三月二十日青白江桃花诗会》,将我拉入,群里49位成员,大多认识,很高兴。
青白江胡仁泽办的《屏风》诗刊,是《芙蓉锦江》的好朋友,当时的17名位成员中,李龙炳、胡仁泽、黄啸、易杉、桑眉、张凤霞、羌人六、桃子(赵亦潇)8人是《芙蓉锦江九人诗选》诗人,差不多占了他们“半壁江山”,所以,我与他们的友情,不一般。现在,他们的成员已发展为21人。
十几年来,应李龙炳、胡仁泽邀请,我曾三次去青白江,分别参加“第18届桃花诗会”、“第2届冬至诗会”和“青白江诗友夏天聚会”。这次要参加的,是青白江的第33届桃花诗会。李龙炳在群里说:“二十日青白江桃花诗会,白天赏桃花,晚上举行颁奖典礼”,想来,还真不错呵。
3月20日早餐后,自驾车,靠导航,行车两小时,途中到服务区休息了一下,于上午10点半到达茂文大酒店,停好车,即去报到。
区文联邓万康他们在那里接待来宾。签到后,坐在大厅休息,遇李龙炳,一起去四楼喝茶,那里是嘉宾休息处。谈笑中,先后与王波、山鸿等诗人相遇,其中龚盖雄、宋光明是“久闻其名,头回见面”,很安逸。
开心,即至“朋友圈”发贴“前天龙炳过生/今天草民叩首/二月二,龙抬头/今天他精神好得很”并图4幅,庄毅滨、张选虹、秀才、文佳君、羌人六、黑朗、鹤山书院、也罢、涂拥、庞清明、何文、大蜀(徐甲子)、活力、邛崃陈炜、南江、湮雨朦朦、崃岭鹤影、自在人、谢平点赞,李龙炳回复“握手”。
想起几天前“诗意邛崃.油菜花诗会”,竟忘了将自己放在车上的两本诗集《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和《那片星座就要升起》赠给远道而来的芮虎、冉杰、徐甲子,后悔莫及。所以,这次,记住了这个,将车上共计18册的这2本诗集分别赠给了伍立杨、邓万康、王波、龚盖雄、刘小萍、宋光明、山鸿、钟守芳、其然9位诗人。
午餐在二楼进行,与其然、文佳君一起喝了点酒。同桌的梅香见酒瓶子不错,可以插花,所以连同未喝完的酒,一起归了她。这是我车子上仅剩的最后一瓶“插花酒”。
见向以鲜在“朋友圈”发贴“青白江,桃花沟。欢迎过来,一起採花,一起做贼”,我去跟了贴:“若吃龙肉,做贼何虚,谁怕谁呵”。向以鲜说:“来噻”,倒也快活。
龙,龙肉,龙王村,龙门沟,包括后面的“龙颜大悦”,熟悉“中国十大农民诗人”的朋友都知道,我在“暗示”谁,“隐喻”谁,不说了,打住。
随后,将我在向以鲜贴子后面的跟贴文字“这次诗会,‘桃花龙’、‘龙炳肉’,午餐已上桌,很炫!我已贡献‘以鲜神酒’1瓶,其然、佳君嘴都喝歪了……”配图9幅,发贴至“朋友圈”,庄毅滨、帅飞扬、崃岭鹤影、张选虹、桑眉、姝姝、尘缘如梦、湮雨朦朦、自在人、Emily、涂拥、谢平、宇宙-时间的形状、钟磊、王晓忠、马怀尘、活力点赞,跟贴有:黎正光“诗友们,我隔空举杯,为桃花春梦,大家干!”沉静“遥远举杯”、桑眉“多喝多干”,呵呵,快乐。
餐后,乘大巴去城外参加“诗歌沙龙”和“采风活动”。地点在姚渡龙门桃花沟风景区半坡村花园农庄。桃花盛开,梨花、李花还有仍然在开的油菜花,漫山遍野,把成都平原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装点得心花怒放,人情如画。
落座半坡村花园农庄后,首先举行的是主题为《丝路新港.诗行远方》的诗歌沙龙活动,熊炎、向以鲜、彭志强、李龙炳、易杉等诗人,青白江区的相关领导和当地文朋诗友,省作协副主席伍立杨等,先后发言、讲话,青白江中学的五位学生,两位可爱的小朋友,分别登台朗诵诗歌。当地书协、美协的会员还举办了现场写画活动。
“诗歌沙龙活动”结束后,是采风。桃李如云,艳丽纷呈。在这里,聚集的诗人很多,我见到了凸凹、彭毅、王学东、李永才、胡马等,先后与胡仁泽、其然、文佳君、黄啸、易杉、刘小萍等合影,很开心。
高兴,至“朋友圈”发“桃花盛开,龙颜大悦”2贴并图18幅,湮雨朦朦、自在人、胡马、魏杰、涂拥、张凤霞、阆苑天子、阿东、谢平、黎正光、宇宙-时间的形状、野鹤贺通、何文、临川钓雪、黑朗、王晓忠、黄仲金、马怀尘、活力、帅飞扬、悦竹、宁静、崃岭鹤影、邛崃陈炜、云淡风轻-刘昕霞、重庆子衣、蜂鸟等先后点赞。
采风结束后,返回酒店。随后晚餐,是自助餐。见到了张选虹等诗人。我从车上取来两个古川酒瓶,其中一个半瓶,一个满瓶,与李永才、其然、胡仁泽、黄啸、龚盖雄、宋光明、印子君等共饮,很舒服。遇凸凹,他约我“一起去遂宁参加国际诗歌周活动”,我说“算了,我要休息”。
晚餐后,是第33届桃花诗会颁奖晚会暨第2届诗歌主题文艺晚会,在二楼孟尝厅举行。向以鲜、彭志强是这次诗会的一等奖得主,所以他们成了明星。在这里,我见到了陈修元、陈维锦。陈修元说:“出去喝酒”,我说“算了,想休息”。
入住五楼房间,同室的,是龚盖雄。他一夜的梦话、小曲和呻吟,使我的睡眠很不习惯。但还是睡着了。
3月21日,春分。早醒,外出散步。归来,龚盖雄说:“孟晓雨去世了”,年轻、美丽、能干,我说:“深表痛惜”。最近以来,江一郎、洛夫等诗人先后仙逝,“诗界”都在表达敬意、怀念之情。但孟晓雨的去世,太意外了,难受。
早餐后返邛,顺利回到义渡苑。中午举杯,与培培一起过春分节。花卷沾了光,啃了不少卤鸭翅骨头。
这次诗会,获赠如下:《青中梧桐》第27期(2018年1月15日出版)、彭志强《秋风破》(人民日报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文佳君《都江堰归来》(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王学东《现代诗歌机器》(四川民族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特记。
2018年3月21日春分之夜记于义渡苑
【附】
春分夜,我将此文转贴至《三月二十日青白江桃花诗会》,有了以下对话——
无迹舟:杨然记得细。堪称书记官。
杨然:在中世纪,书记官相当于八十一品芝芝麻官。
李永才:杨然,比记者还记者!
钟守芳:“竖拇指”(图)。
无迹舟:首席记者。
羊依德:“竖拇指”、“握手”(图)。
杨然(对李永才):明天就去《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报到,拿书记官高薪。
李永才:祝贺你,老当益壮!
浪淘沙王波:杨然老师辛苦了,谢谢杨然老师。再贴几张照片。
杨然:我不辛苦,一是好耍,二是习惯。如果被商报招聘,招待大家!
浪淘沙王波:等着校长招待大家,这次酒瓶我留着做花瓶了。
无迹舟:“捂嘴笑”(图)。
羊依德:杨校长“握手”(图)。
峨眉山月:文摘……人类独有的似乎并非意识,亦非自由意志,而是内心矛盾——让我们精神分裂的对立的冲动。在动物中,只有人类一边寻求满足欲望,一边又咒骂这些欲望邪恶;只有人类一边无时无刻不恐惧死亡,一边又为维护自我形象甘愿赴死;也只有人类为了梦想会自相残杀。人之所以为人,不是因为具有自我意识,而是因为自我分裂。
峨眉山月:《喜见诗友杨然》(诗)。
羊依德:“竖拇指”(图)。
杨然:贴出图片1幅。
杨然(对彭志强):为了预祝《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破格提拔一个老掉牙的乡巴佬当记者,我将《秋风破》刻意放在桃花丛中,好让一名大走桃花运的诗人更加桃花运……
无迹舟:哇,杨然兄。“握手”“笑得灿烂”(图)。
大王:有创意!“竖拇指”(图)。
.
同一天(3月21日),在“峨眉山月”微信里,对话如下——
峨眉山月:
喜见诗友杨然
.
龚盖雄
.
桃花缘结悠久,青白江流古今。
不料相遇杨然,神交多年初见。
他读我评论陈小蘩,我读他写长城一块砖。
他居邛崃来日月,我住乐山大佛岸。
他送那个《死城》诗人去德国。
我迎一个无何有庄子回故乡。
夸父逐日下落的桃林已经种出我们的大地骨节和万物脊梁的春天。
不料我们又分配居住同一酒店房间,有了
一夜情深,相对床笫的梦游。
他居然把打鼾和说梦话的自由都慷慨转让给我。把桃花运的梦女孩也全部归宿我的安排。
喜见杨然,大块喝酒。龙炳龙颜,亦大欢也。
更喜青白桃中女,与我并肩看人间。
.
2018.3.21.补记20日桃花诗会故事
.
你写长城的是八十年代,那时就读了。记得宋奔当时写个评论还引用了你的这诗。
印象很深还有你写廖亦武的诗。
不过这样写妥当吗?请指教。
杨然:“他送那个《死城》诗人去德国”宜为“他梦那个《死城》诗人去德国”(他去德,我后来才知晓)
峨眉山月:好。这个词,改得好。回乐山去修改后,用公共号发一组桃花诗缘见人物。
(杨然2018年3月22日上午补记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6-22 02:55 , Processed in 0.03914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