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2|回复: 0
收起左侧

北方叙事(1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5 10: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方叙事(12首)


谢谢你,北京

五月刚过,院子里槐花纷纷
像南方的亲人,如影随形
而鸽子的呼唤,来自不同的方向

谢谢你,厂洼路的清风
扑面吹来的忧伤
吹醒了一个赶考的人

谢谢你,学院二楼的小窗
温暖的灯光,把我的梦
送到帝王的床上

谢谢你,外语学院的女生
如果再次相遇,除了相视一笑
我们还会相对无言

好些年了,这是第几个春天
我已无法辨认
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心情

过去的事,无需再提起
陌路之人,不必再相认
枯黄的梦碎了,就让它成灰

风可以继续吹。风吹柳絮
随风而逝。不必去挽回
说不清的缘由,也无需去追问

谢谢你,北京
想念的时候,不必太悲情
几条走过的街。几个走散的人。


记忆中的雨

落叶像阳光一样瘦小
你为何选择北郊的寺庙
为何而去,是顿悟
还是渐修?远山的祥云
屋檐下的鸟语
于你,都是一种空

整个上午,你的牙齿和微笑
像婴儿一样熟悉
是不是可以,再温柔一些
好让我重新认识
一个不同凡响的女人

走出禅林,院子的黄葛树
像一场记忆中的雨
似乎给了你,自然的洗礼
你的爱在北方以北
但如一片落叶
种在你荒疏的心上

在我们之间,落叶是一种色
空在南山。雨水再多
也无法让它一直绿下去
空就空吧。
这样的空,是前世修来的缘

等到灯火黄昏
让一句诺言,在你远去的路上
再亲一下,一个时间的梦
你忧伤的目光
像一片经典的落叶
会成为我来生的亲人


北方叙事

在深秋的北方,你躲进哪里
都有一种故园的感觉
天气时好时坏
就像少女的情绪,早晚不同
早上有阳光。而傍晚
是一些捉摸不定的鸟声

这个秋天的云,躲进清河的体内
无论风怎样吹
流水都没有从前那样的亮色
风声过后,落叶沉默
一堆又一堆,被秋天抱在怀里
这些人间丢弃的纸币
足以见证,万物的清白

躲是一种姿态。混迹于江湖
总会邂逅一些炎凉的事物
而躲进荒芜
谁也不知道,单调和乏味
是你的一种创造
就像一只凤凰,躲进了天空
无论怎么引诱
在凤凰岭,都寻不见它的踪影

山河,柿子和柿子树上
一枚没落的太阳
构成了一种传统的叙事
天朗风清时,忽视一些秩序
也不失为一种矜持
在杜夫海纳的眼里,情景交融
才可以表达,一枚柿子
最美好的忧伤


点亮你的第三空间

丢失的火车
在马丘比丘的山冈
撒下麦子、坚果和一朵
惊魂未定的云

你是太阳的子孙
你的节奏,打开了
夜晚的耳朵
我能听见一间小屋
对天空的呐喊

椅子像歌手,一个接一个地来
在黑暗的角落
以一种陌生的方式
让一个城市
保持了古典的沉默

我在这里,在午夜
空荡的寂静里
墙上的贝司,斜躺的姿势
近乎一个梨儿
可以弹奏一个秋天

我是一只裸飞的蝴蝶
敞开了小巷,小巷是你的天空
一只麦克风,带领的乐队
可以叫醒一枚
沉睡天下的落叶


修车铺

小街的修车铺,仿佛一个伏笔
埋在哪里好久了
两只时光一样的窗口
暗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过往

一个女人,从门口经过时
停下了自己的马儿
据说马儿是洋人喂养的
最初会水土不服

如果马儿跑久了
也会老马失途。脑不灵了
腿也不便了。一阵熟悉的铃铛
怎么也找不到路口

白天和夜晚,像两个轮子
就这样转下去
道路如铁,谁也无法穿越
想与过路人交谈
却怎么也绕不过去

生存与生活,在修车人那里
只是松与紧,拆散与组合
大不了,如果马儿饿了
再喂上几口北风

所谓的修车人,不过是让风
梳理纠结的思绪
让雨水擦洗,生涩的手艺
粗糙的手指
哪能修复,一个乡下人
无足轻重的前途


模糊空间

关于信仰,多少次
我投掷于时间
纷乱和破碎的往事,此消彼长

我就这样,反复验证它的结构
炎凉而触手可及
谁也逃不出它的无形

我惊讶于,一只贪婪的蝴蝶
轻盈若许。我见它
含着自己的肺
一步一个脚印,掠过浪花

浪花是落日的深渊
它所埋掉的马蹄,爱和烟火
再次返回了
贝类和鱼群的老巢

每一粒沙子,都是一个空间
所有的空间,犹如夏天
都比狐狸更坦诚

每一块礁石,都开着五月的花朵
浪漫如少妇的月经
流淌在,一只苹果的肌肤上

苹果咬破黄昏时
我随手捞起,薄如清风的裙子
有一种暗伤,鸟儿一样
飞出了模糊的空间

落满街巷的,长吁短叹
像榆树上掉下的,
失控的铜钱。现在已归于
另一种时空


种满蓝天

镜子之外,书生众多
人云亦云的,往往是技术
或者是一种信仰,与科学无关
与其在闪光灯下
装疯卖傻,不如在月光下
如水流变。种瓜得瓜。

高山再高,也容不下
一只鸟儿。一些不安分的鸟
总会以悲愤之名
争夺天下。革命,
无非是一种偏激的口号
气节与私欲,都与修辞无关

站在形而之上,看见的
是梦。是立场。
形而之下,却有别样的风景
我相信,你的天分
一只麻雀飞过时
请将棉花,种满蓝天


少年的天空

少年的天空,是一只鸟巢
架在高大的皂荚上
鸟巢渺小。秋风高远。
总想看看,巢中的秘密
是否孵出了生命

秋天是一枚鸟蛋,被过往的枫叶
吹破。吹破的还有苹果
红红的脸上,挂着一丝羞涩
少年的手上,是鸟蛋
还是苹果,至今仍是一个迷

秋后的枝头,鸟鸣早已成熟
少年的相思,
如一只提篮,从未打捞起
一朵爱情的浪花。

时光之雪,就这样
堆积了,一千个少年的
月亮和太阳。
而我的大千世界,只剩下
一行热泪。两根白发。


时间的陷阱

这个夏天,我像一只蜻蜓
将灰色的外衣
丢弃在时间的废墟里
从年轻的梦中返回
我知道,从此无法接近
楼梯的边缘

我从众人的真理中走出
小心翼翼地
不断清扫,落在地上的葡萄皮
生怕一不小心
滑入时间的陷阱

那些府河上的水手
像年轻的狐狸,狡猾地游进
季节的体内
在白晃晃的小腹上,欢喜
尖叫。颠覆了窗口一样
井然有序的事物

窗口是一个人间剧场
不同的背景,对应着不同的悲欢
一片阴暗的光线
让几个乔装打扮的脸谱
在滑稽的舞台上
表演了一场虚伪的平静

我从陷阱密布的空间
走出。在黑暗中
寻找时间的,另一种外延
那些失败的时间
是现实生活的小部分
尚未出现已被记录

时间的窗口,就是这样
深不可测。有人关心天气之变
而我却匆忙地离开
无意间,留下一粒隐秘的种子
被一场秋雨,反复洗礼


老人与小孩

老人是沧海,以退为进
而小孩是桑田
有了苗苗,不愁长。
他们以相反的方式,在表达
一种运动的趋势
进与退,在他们的认知里
都不是问题

而高与低,在他们眼里
却是个问题。
人往高处走,是一种鸟性
小孩喜欢攀高枝儿
高处的鸟巢
有无限的想象
但高处比低处,更让人恐惧

小孩是问题的天才
一切入眼的事物,都是为什么?
天真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但无需回答。
老人是思考的工具
悲伤和美好,在他们那里
已经带有符号色彩

小孩的问题是怀疑
而老人的问题,是和解
所有的问题
都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就像水向低处流
无论怎么阐释
都以自己的形式存在


梦的逻辑

这些年,我经常昏昏然
睡过了时间的节点
梦,困于孤独。
像一个囚徒,在我的体内冲撞
偶尔有一些微弱的声音
从黑暗的部位发出

终于撞碎了
一团五彩缤纷的肥皂泡
我从梦中醒来
已垂垂老矣。而梦
比我醒得还早
面对鸡零狗碎的现实
我的梦,不得不向岁月
缴械投降

梦想叛变于时间
这不是我的错,更不是
时间的错。
许多时候,现实的逻辑
比梦境更为荒诞
如果分析缘由
只因几块贫贱的骨头
不太争气


一个人的旧屋

从没有人说过,鸟的寂静
是对未知的命运
保持一种沉默和警惕
犹如光阴,走到夜的尽头
鸟类停在什么地方
真相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一个人住进旧屋
如果感觉到身心荒寒
鸟类的音乐,会以另一种仪式
让花园的手指演绎
你的存在,使房间更空
像夜晚,这样妖娆、黑暗......

在你之前,旧屋里除了帕斯
还住过了谁?
似乎是特朗斯特罗姆
一个人走进梦里,如此之深
“当他重新走回旧屋,
是否还能记起,他在哪里?”

如果有风声敲门
那就让牧师,骑士和女主人
随一片春光进来
窗外,蝴蝶的影子
没头没尾。流水的节奏
无须刻意去调试

【李永才】,男,1966年出生,重庆涪陵人,现居中国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四川诗歌》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绿风》《诗林》《诗潮》《诗江南》《山花》《延河》《青春》《山东文学》《人民日报》《文艺报》等三百余种刊物,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汉英双语年度诗歌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数十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教堂的手》《灵魂的牧场》《南方的太阳鸟》等多部。领衔主编《中国诗歌版图》《四川诗歌地理》等诗选集。
地址:中国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18号,成都市高新区管委会736室,李永才,身份证号码:510102196601157958,邮编:610041.电话:13350085599,
邮箱:lychxjhy@163.com.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5-11 01:54 , Processed in 0.03647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