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5|回复: 2
收起左侧

一小堆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08: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午后

有人将我从梦中偷走
兑换成金黄色的绸缎,泄漏出
房前屋后一片云蒸霞蔚

白雪被太阳拐跑的时候
最迷人的说辞是
天使依然漫步在河边

奇怪的是,有人只偷走
我青春期的躁动,却无法
将我内心的光芒取走


轻浮

轻薄的阳光,蔓延
在午后的那座桥上
我可以从身体掏出
最缤纷的句子唤醒鸟鸣
鸟鸣轻得像飘逸的柔发
脚下松软的泥土多么慷慨
我又多么容易满足
漂浮在我头顶一粒粒
卑微的尘埃,它们会见证
我们曾在这个星球上繁衍
或许,飞翔的翅膀知道
每一颗星星,
都是一粒粒尘土,只不过
有的在我脚下
有的在我头顶


隧道


你能想到
人生,脱颍而出
从子宫到盆腔
生命呼啸的过程
呐喊的过程
哭泣的节奏
两条平行的铁轨
是一双无法相交
的筷子,想夹住
生活的笨拙
而我在轰隆隆
穿越黑暗的
一刹那,为什么
本能地缩缩脖子


一杯水

在水里,挖河流
能听到水粗重的喘息
我也有一双,在水
一方的眼睛
听水的心跳,如同听
大海的波浪骑在鱼背上
掀起的惊涛,溢出杯沿
又溯流而下,转身回去
寻找渴的人,水边轻生的人
望洋兴叹的人
水火不容的人
用他们的小格局
在风口浪尖上,握紧
一只爱慕虚荣的杯子
坐壁观涛


白洋葱

油锅沸腾时,我在
厨房,帮下岗的老婆剥洋葱
洋葱比白面书生要白
心却攥得紧紧的,像攥住
一个人的心痛,它不向外人坦露
人间的是非与黑白
它到底有多少委屈
不肯向人诉说
我尝试掀开这
一层层包裹着的心事
剥一层,我鼻子开始发酸
再剥一层,眼圈发红
继续剥下去,还没看清
它的伤口,我就忍不住
泪流满面


警报

城市上空
被撕裂的声音在呜咽,
压住鸟的喉咙,低低回旋
于一方天地之间翻滚
它是把放大了的恐慌
一下子推到人面前
小时候,我上学的路上
每次需要过一座小桥
就远远听见,母亲在身后
吊着嗓门喊:小心
河里有水蛇
发表于 2018-1-21 17:2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将我从梦中偷走,这起句没给末句留出空间,个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22: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1-21 17:29
有人将我从梦中偷走,这起句没给末句留出空间,个见

嗯,有点道理。谢黄版来读!呵呵,白日梦可能被屋外的光给呑噬了吧--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9 18:13 , Processed in 0.03559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