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8|回复: 4
收起左侧

小调 诗十首(2017.11.-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1 18: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汤凌 于 2017-12-21 18:56 编辑

1、小调•灶屋墙上的老地图

汤凌

黑灶屋藏着一个黑世界
老地图同化黑色土砖墙
如果不细心,会忽略那个
很多年前的世界
只剩下几个黑窟窿
字迹已经看不清,隐约可见
弯弯曲曲的国界线,曾经红红绿绿
褪色了,隐匿在
黑烟墨的云层里。大陆,海洋
经纬线规划空间
供你想像,当年世界曾经很明朗
生活过无数鲜艳生灵
灶屋烟熏火烤,老地图
纸张松脆,就像现今世界
纤维肌理都充满黑,轻轻一划
便碎屑驳落。那些国家、区域
很多已消失。如今
我站在一个错误的世界前
想着当年试卷上勾勾叉叉的真理
曾经决定过一代人的命运
而那些骄傲的人们
曾经多么自信,在世界写下尊严的
界线,在黑暗的灶屋里
继续接受烟薰火烤
如同一面调谢的旗帜

2017.12. 长沙



2、小调•老灶

汤凌

老灶蹲在角落,外方内圆
向深处黑。缘于火
终于黑,仿佛黑是它的天性
在灶屋最黑处,它叨念着
出木炭的硬柴经
而一蓬火的芭茅
在火里挣扎拳曲,又缓缓舒开
扭动褐红火熖,极柔美的舞蹈
但草木香的熏烟,辛辣,强硬
使人流泪
一双从青春到鹤爪的手
掰下内灶壁的黄土,“黄土散”
刮下锅底黑烟墨,“百草霜”
可以祛火,解体毒,性温
——是不是所有事物
经过火的锻烧之后都会趋于冷
趋于温和,比如铁
比如人到老年
之后的时光,只有趴在狭小灶堂
扒拉灰烬。老灶台在黑的深处
盯着你,直到灰烬掏空

2017.12.    长沙




3、小调•冬至,树上的黄柚子

汤凌

社区景观树
黄柚子挂在树上,一个象征
一个羞涩的矛盾体
在“严禁采摘”告示的阳光里展示
被遗忘,或害怕被遗忘的
金黄诱惑
原以为,只要热爱这世界
就够了,整个春天和夏天
一朵白色小花
藏在树叶深处,静悄悄孕育
硕大的自信之果

你应该认识它们
冬至的柚树上
挂满了酸甜涩的黄地球
汁液饱满,招摇,而又羞怯
好像在等待
风和雨水的收获。是的
冬至过后,小寒,大寒
它会慢慢后退
向内收缩,掉下来
完成一次完美的自我收割仪式

2017.12 长沙




4、小调•蝴蝶之死

汤凌

美是它的本质,双翅
毫不妥协张开,黑色丝绒亚光缎面
平整,柔和,缀着十二点青蓝
明亮地由深至浅渐变,像老到的画家
用油彩随意而严谨点上
初冬,阳台角落,一只蝴蝶安静地
降落在三楼铁栏杆上——
窗外,樟树绿如云,月季、芙蓉树
茶树绿得发亮,女贞们站姿优美
那里曾是它的乐园,盛年时光翻飞在
花朵之上,色彩之都
花蕊严肃地站在花瓣中央,却在顶部
呈现柔软密集的粉彩诱惑
阳光穿透欢快的翅膀在山茶花投下
闪动的影子,褐红瓢虫为保卫领地
竖起棒槌般的触须,铠甲却敌不过密蜂
8字轨迹的锐利投枪。而深爱的蓝眼睛蝴蝶
忽前忽后,与情敌飞往月季刺丛
它却不得不仍然爱着,直至掉进另一只
蓝眼睛的深井,半推半就的后半生时光
它全部投入自我飞行,在植物丛中
在空阔池塘,甚至在人流车流的大街
闪动黑色丝绒缎面,没有黄雀的歌喉
它自信,即便无声,也是世界中心
二十几天时间,或者更短
华丽飞行,完成了。那只从湿土层
爬出的丑陋的蛹,急于羽化的蛹
停留在冰冷铁栏杆,无色下午投影在池塘上
——一切都过去了
现在,它正在把双翅毫不妥协地张开
尽力张开,让死亡之手固定
最完整的模样,以便展示
风干后最美的华服

2017年11月  长沙金马路




5、小调•没有一种爱可以取代情欲

汤凌

拉上窗帘,你的脸颊失去高光
睫毛颤动,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开
伴随从身体内部涌出长长的叹息,这叹息
小心翼翼,节制地释放体内郁结的理性
律动,首先是慢的,由远及近,海浪
轻拍光滑岩岸,一层层涌过来,一次
又一次。风,愈来愈大,海浪猛烈
拍打嶙峋的礁石,激起巨浪,升起
然后哗然四散。越来越急促的浪,轰鸣如雷
将世界淹没在野蛮暴力中
洞穴湿漉、幽深、辽阔,吸收澎湃的力
粗暴地在大地蔓延,通过河流血管
道路的神经网络,充盈湖泊毛孔和森林体毛
最后在咽喉火山口,暴发出愉悦呐喊
台风愈升愈高,在高空,他俯瞰未日般的馈赠
挣扎,扭曲,呼号,肆无顾忌的摧毁
台风继续升级,横虐,狂野的巨浪卷起
不顾一切,吞没礁石,冲上大地
灌进呐喊的火山口,压制她发泄的出口,紧紧地
任力量在体内汹涌,充盈,胀开粗砺的乳头
舌头的味蕾和纤细的血管,幽深的
洞穴绝望地收缩。自然力战争,野蛮的力
疯狂撞击,无情撕扯、扭曲,然后
在最深入的静止中颤抖,在绝对的绝望中
喷射最后一击的毁灭……
——当风暴终于停息,拉开窗帘,理性之光
重新恢复脸颊高光。是的,我们的爱更加纯洁

2017年11月   长沙




6、小调•攀爬一棵歪脖子桂树

汤凌

攀爬一棵歪脖子桂树。它的身体
60度斜出,然后30度回旋
别扭的躯干,树瘤大大小小凸起
散乱,暴力的疙瘩,来自移载之前
山林天牛蛀食,山鼠咬裂,野猪撞击
某人砍斫,或者自身瘤细菌侵染
它躲过无数天灾人祸
向上伸展倔强枝桠,被现代主义挖机
移民来到杂处社区。十一月
小雪,绿叶间米黄色小花紧紧抱在一起
胆小,骄傲,香气丰盛,甜腻而另类

攀爬这棵讲着方言的歪脖子桂树
把柴刀别在腰间
右脚蹬着它凸起的旋状树瘤,左手
抠住环状树瘤的凹陷处,身体挺直,向上
右手攀住另一个蜂窝树瘤。就这样
在树瘤之间交替,倾斜的树干,助你
爬上这棵桂树,站在柔韧枝条中间
拿出柴刀,砍下花枝,扔到地上
——那些米黄色小花仍紧紧抱在一起
仿佛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它们分开

它的枝条那么坚韧,毫不松懈地
扛着我的身体,不时调整我砍斫角度
似乎,倔强承受就是它的反抗
你不必担心掉下来,茂密的枝桠四面涌来
挥刀的手如被阻挡,可以把刀砍进
沉闷的树干,徒手折技
扯下长长的树皮,它身体里会
流出粘稠的汁水——我们都相信
明年或者后年
它会复原,从仅存的皮肤长出新枝
开满米黄色小花,骄傲,香气丰盛
比刚才折下的更蓬勃

2017年11月 长沙金马路




7、小调•傍晚下起小雨

汤凌

傍晚下起小雨,天色暗下来
雨点落在水洼,小绳般的涟渏
小小的圈套,银灰的反光在其中挣扎
不甘束缚的初冬,有着
挣脱灰暗的力,里面似乎有我的侧影
冷峻的雨
持续急密地落下,密密麻麻的圈套
在地上,在窗玻璃,在樟树叶上
敲响短促的鼓点
聚而复散。此刻我站在孤单阳台
细雨打在脸上,无色无味的痛点
张开冰凉的网,比想像更寂寞的悲观
像水洼圈套小而密集地套过来
密集的鼓点,杂乱,慌张
仿佛在催动你向前再迈一步,就会活得
更开阔,更彻底。可我并不害怕
昏暗的光线,樟树叶的反光
弱得看不见了,此时我应该像一只丑乌鸦
或者一团模糊阴影,无意义的傍晚
小雨漫无目的下着
敲打着鼓声,催促将我完全溶入黑暗

2017年11月 长沙金马路



8、小调•旅途

汤凌

小路,蛇一样往前溜
忽右忽左,在茅草丛中潜行
如果不再快一些,会赶不上它的速度
扔在后面是可怕的
一只饥饿的老虎,一群呲牙的鬣狗
还有蹒跚的丑秃鹫,“嘎嘎”地发出威胁

2017年12月




9、小调•池塘边,与金金读《唐诗三百首》 

汤凌 

池塘边,与金金读《唐诗三百首》 
他认真读着,童声很美 
似乎这些诗本该由他朗读 
五岁,他不懂得诗背后有着 
壮阔的个人史,恢宏的时代 
“儿童相见不相识”,儿童的确不相识 
我也相见不相识,或者说不是旧相识 
时间过去了,都不是旧相识 
就像眼前这山水,这池塘,这社区居民 
流动太快,一个灰女人拖着行李 
从身边走过,不知会去哪里 
“秦时明月汉时关”,秦时明月 
汉时明月,秦时关,汉时关,关山 
消逝,明月尚在,但我们已不相识 
不过纸上文字和修辞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渡,众目之下,汪伦唱歌跳舞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如今有手机,可视频。矫情吗? 
但五岁的金金认真读着,没有疑惑 
我也认真领读,仿佛这些事 
前不久发生在这池塘的景观渡口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他突然 
问,是公共汽车吗?是小轿车吗? 
我该怎么告诉他,时间已经改变生活 
改变语言,也改变了思维观念 
我们如此慌乱,被碎片化,被异化 
功能型人,没有着落。我该怎么告诉他 
他出生前,这个社区 
每棵树,每株草,还有人们 
都是从外地移植而来 
组成新社区,长出新枝 
若干年后,也许会形成新传统。而现在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才是 
我们的真实。五岁的金金继续读着 
努力背诵,期待我的表扬 

2017.12.    长沙 



10、小调•凌晨四点的赶集老人

汤凌

凌晨四点的赶集老人,挎着一篮蘑菇
去十几里外集市赶集。那里住着工人
他们在厂矿上班,吃国家粮
拿国家工资,是“国家人”
每天吃肉吃鱼,偶尔也买三两蘑菇
开肉末汤。如此高不可攀的
伙食,他庆幸能依傍他们生活
总之,他会在仲冬凌晨三点
起床,打手电摘蘑菇
蘑菇多的时候,他会叫醒孙子
他需要有个伴,可以絮叨
他的生活经验,以及,蘑菇的摘法
“摘那些伞刚好要打开的”
“摘的时候手要制力,不要把菇料扯掉啦”
偶尔也讲笑话,调节气氛,让冬夜升点温
一篮蘑菇,二十来斤重,用大毛巾盖好
“不然会跑水汽,跑半斤水汽要跑几毛钱”
这是他经验之谈,把大毛巾捂得特严实
像半夜起来给蹬被的孙子盖好棉被
然后戴上棉军帽,把护耳搭下,在下巴
系好带子,穿上皱巴的旧棉大衣
凌晨四点,65岁的赶集老人出发了
他弓腰,袖手,篮子挎在臂弯
通往集市的土路坑洼曲折,在山脚穿行
他熟悉这里每一个故事:
下坡的车祸,投塘的妇女,停尸的空地
还有若干年前的刑场,平坟建了小学
后来又荒废的空地,矗立几面残壁
处处充满鬼怪弄人的传闻
每个地方都有心灵沟坑,每点动靜
都需要作一次心理跳跃。他走着
佝偻身影成为温暖寒夜的心脏
他不断否定鬼怪的存在
“讲起来听起来吓人,在路上也没碰到什么”
他说,唯有一次令他疑惑不解
某个下坡,听到身后有人骑自行车过来
“咔嗒、咔嗒”,链子有节奏地打着挡板
“嘶嘶嘶——”地由远及近驶来,他侧身相让
没人。声音又响起,他仍侧身相让
又没人。如是再三,“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定定神,对后面大吼道:
“嘿,我冒欠你的,莫作怪”,然后,唱着
《甘露寺》,精神抖擞继续走
“莫怕,只管往前走”
这是他经验之谈,说服自己那只是幻听
挎着一篮蘑菇的赶集老人
走在坑坑洼洼的灰土路上
近处树林摇晃着影子,像要压过来
深处偶尔传出几声惨人的鸟叫
水塘白晃晃,水田白晃晃
绵绵丘陵,一头头趴睡的黑怪兽
它脚下村庄像睡着的牛,嘴角淌着泡沫
在否定之否定中,“莫怕,只管往前走”
寒冷、粘稠的黑暗里
他多么希望看到一点灯光,或者
一句人声,证明不只是他一个人,但终于
只有黑乎乎的树木,传说中的鬼怪
和篮子里十几块钱收入的幸福感
陪伴他走向早晨六点的集市黎明

2017.12.  长沙

发表于 2017-12-21 22: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汤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17: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豆豆好,确实好久不见,也问候你
发表于 2017-12-22 20:49: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汤凌凌近来井喷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22:57: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雷索 发表于 2017-12-22 20:49
汤凌凌近来井喷啊。。。

有时写的多点,有时写得少点…
问侯索兄和各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1 22:04 , Processed in 0.06051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