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7|回复: 0
收起左侧

十二月(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9 21:07: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二月(组诗)

作者:西左


残雪

阳光,天空中的向日葵落下的花粉
冰雪融化,河水拔节的声音,不像植物
——噌噌噌。在故乡
太阳的阴影下,尚未融化的积雪
上帝寄到人间的信
收信人已离开人世

                     2017.12.1


十二月

这是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
人世寒而苦
院里桂花树上的雪
是我在天上的穷亲戚
捎来的蜜

                    2017.12.2


郊外

雪已经停了
郊外,已铺了厚厚一层
一群孤独的鸟,叫声
把一个人的悲伤照亮

                   2017.12.3


致玛丽

我想在这样的夜晚去看你
走进雪里,像走进白色梦境
途经实验中学,南门村委会……
再走一点就到了
这样的夜晚要下大雪
我不打伞。街道没有车辆,行人
一个人走着走着
走到了未来,满头白发
像一个父亲去看女儿
一到冬天,她病得像天使

                   2017.12.4


雪在落

有人忙着生,有人忙着死
不慌不忙的人,像谜
街道的树像水草
树下的路人,是神放生的鱼
室内灯光昏暗
地板上的猫,被人的影子一口吃掉
有人在读《圣经》
有人在吃苹果,我在写一条蛇
窗外,雪在落
窗外,灯火朝不同方向下跪
向天空忏悔

                     2017.12.5


大雪

节气,大雪
无大雪落。天,被雨水打穿
我等的人在我的后方
饮诗,耽于一场
好雪,白色的陈酿
白色火焰燃烧的归途
我等的人,其实在山中
我唤作爷爷,外公……
为了被我知道,他们活得很好
每年都会吐出新的花朵和青草
我爱的人,在尘世
像蚂蚁一样活着,多好
像麻雀一样活着,多好
像草木一样活着,多好
我爱的人,多好
这个日子,骑着雨水的毛驴
买些粗茶,打二两包谷酒,多好

                   2017.12.6


人到中年

请原谅我多年来,仍不具备
关心人类,祖国的能力。我转而关心上涨的物价
父母的病,药物
公墓和骨灰盒的价格
请原谅我不再写那些分行的病句
我曾奉为圣坛
用我弥足珍贵的青春和小半生的命运作为献祭
是的,我在离开,为了无限接近,蚂蚁般四处觅食
是的,我在死去,活着就已经死去
请原谅我坚持了八年,不能再爱你
时间和生活的担子已不允许我一次次飞蛾扑火
我爱上了一个爱我的女人,牛羊一样
在南山诞下儿女。十二月,寒夜漫长
请原谅拍打在门窗上的风雪
那声音,像神一次次降临,又转身离去

                      2017.12.7


写给父亲的诗

父亲,三十年来,我一直穿着你的肉体
这生而为人的肉体的刑具
痛苦而漫长的悲歌,几多欢愉,明明灭灭
父亲,你常用稻谷一样干瘪的嘴,说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要还的
还父母,父母恩情大于天地
还生命中遇到的人以及自己,以良善
还宇宙万物,我们从哪来,还得到哪去
父亲,你像老去的草,日渐枯萎,弯曲
亦如你迷信的驱鬼避邪的符咒,并为之祈祷,下跪
迷糊中,我记得你搂着我的脑袋哭过
你以为我病重得快死了……我们穷,没钱抓药,医治
那年院里的梅花开得特别红,定是你深夜吐在枝上的鲜血
父亲,我多像你从天上偷到人间的火种
从我到来的那天起,众神抛弃了你
并施放生活的苍鹰啄食你
父亲,如今
我长成父亲,你却长成孩子

                     2017.12.8


那年今日的日记

2010年12月9日

在故乡
坡头,一群人
将泥土挖开一道新鲜的口子
把一口黑色的棺木葬进去
填上土
人群散尽
留在雪上的脚印,呈给天空的祭文

                      2017.12.9


在医院

下不下雪,他的头发都是白的
纵然雪立刻融化,向东流去
他的头发同样是白的
这种白,与大海摔碎的时间的泡沫
以及人用命换来的白银的色泽相似
他的脸,一块黄土地,被生活的雨水
冲刷出千万条沟壑
昨晚,他说起在外省工作的独子
一脸骄傲。他说儿子有自己的生活
他忙,不去打扰他了。再说我们都已经老得
跟死了差不多。说完
他的眼睛里的银河,闪烁,无数星星
现在,他坐在病床床沿上,攥紧老伴的手,一动不动
如石头雕刻成的石像
有一刻,他的老伴突然有了轻微的动作
他把她的手攥得更紧了,像攥紧一根救命的稻草

                      2017.12.10


故乡

我吻你的头发,那片森林中的青草
我的童年赶着头老黄牛,进去
再没出来过。唯有光阴的蝴蝶,年年在上面翻飞
我吻你的额头,那荒凉而光滑的额头
是大河上的坚冰,里面藏着闪电、雷雨
割断游子肝肠的半个月亮
我吻你的眼睛,那是条家门口的小河
二十几年前,我赤脚跟随母亲
去河里打水,用来灌溉我们贫穷的生活
我吻你的嘴,那是在公墓新挖的一座小坟
已经吃下我一个亲人的骨灰,我流下中年的眼泪
这些年,我早已学会把泪水中含有泥沙的部分藏在体内
我吻你的皮肤,那片贫瘠的土地
由柔软的乡村变为坚硬的城市,越变越薄情
而今,下着雪。来年春天
父亲的犁铧已不能将土地翻松,播种下祖祖辈辈的乡愁
因为他的腿已经瘸了,曾为了我们向生活四处乞讨,下跪太久

                      2017.12.11


下雪了

谁说山不老?雪白山头
雪落在林间
鸟儿的叫声,积了厚厚一层
雪落在旷野
坟墓已经看不见了
但不存在死寂
雪的道场,落下的雪
撕破嗓子,喊出一字经文
雪落在路上
落在人的头顶,肩膀
远行的人,大可不必悲伤
雪的橡皮擦,很容易把它擦去

                       2017.12.12


回忆

“寒风刺骨啊”她说
但还是张开了双臂的翅膀
动作像一只快要起飞的雏鸟
那时,我心里有很多想说的话,过于羞赧
那时,我生活异常艰难
此时此地
我在空气中塑造一个人的形体
任由纷飞的雪把“她”填满

                  2017.12.13




记得去年十二月,在你办公室喝茶
杯里的水,像上帝的窗户
浮起的茶叶,是远方的群山
茶水冒出的热气,是雾,雾中打柴的斧头
已被采药的仙人,点化为鹤
鹤是白色的,白,即空;仙人也是空
其实,热气就是热气,不是雾
茶叶就是茶叶,不是青山
只是青山忘却的小小伤口
水就是水,来自沧海,但不浊,也不随波逐流
今年,我在远一点的异地想去年光景
那时,我们喝茶,窗外下着雪,雪落无声
真是雪落无声?还是我们忽略了
它落地时夹杂的,关于生活与命运的冷叹

                        2017.12.14


悲伤

村子的光线,鹰投下的眼神
重病的邻居,即将被抓走的猎物
我恻隐于上帝用泥土捏造之物
恻隐改变不了贫穷,病痛,生死……上帝冷酷的玩笑
恻隐是良心的刑具
我站在阳台上抽烟,有雪,零星下着
烟雾挡住了我的脸,没人能看到我的悲伤

                      2017.12.15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2 22:58 , Processed in 0.03613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