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8|回复: 0
收起左侧

疯子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 18: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省堂 于 2017-12-4 11:17 编辑

你试图

你有
一个结冰点
像水
你不会
感觉到
我的温暖
因为我是
冰块
你正在读
我的诗
你试图了解
我这个人
当你穿上盔甲
试着拿起
武器
哦,让我们
用眼睛交谈
让我藏起
刀子

祭母文

我不是疯子,至少
现在不是
我多少算得上
是个诗人
诗人比疯子
好一些
这样,我有
疯病的母亲
该含笑九泉了
我写宁静的诗
也写狂躁的诗
多数时
狂躁占上风
我母亲不会介意
她的基因
不会介意

头发吟

我留长发
蓄胡子
节食
我眼神忧郁
公元前
我是耶稣
被犹大出卖了
现在,我只想做一个
无用的诗人
或疯子
长长的刘海
穿花格子西服
扔掉十字架
我的头发
搂着我的肩膀
像忠诚的爱人
再不需要其他
我骑着电瓶车兜风
四处游荡
驶过青年路
已辗转到了二环西路上
而这一切,你都认为
愚蠢,不可救药

死亡,是个手艺活

我在我写的
一首诗里
上吊了
为什么不
用语言
编织的绳索
但我还没有死去
我只是吊着
因而这首诗
属于半成品
我决定
延续这个故事
在一个
下雨天的夜晚
完成这首诗
为什么不
使它符合
某个电影场景
顺便在稿纸上
写好悼词:
死亡是个
手艺活
干得漂亮

疯子诗

我是一个
常常使佛
感到难过的人
当我看着它时
它的佛法
不能让我平静
同样,我也是一个
使上帝感到
不可救药的人
他出现在我的面孔上
从不待得太久
我为何不上吊?
用自己的头发
编织绳索?
我是不是疯了
只有疯子
才有这种
奇怪的想法
只有疯子
不需要慰藉

圣母与佛陀

我母亲礼拜天
做祷告
她信耶稣
死后进了天堂
我不
我父亲嗜酒如命
我想他是一个
悲观主义者
死后灵魂
不知飘向何处
小时候我见他
剃光头
也许佛祖宽恕了他
我现在生活在南方
南方人信佛者多
我不
我是一个狂躁的人
内心没有位置留给
菩萨和上帝
死后我想我很难
与他们再团聚
因而我写下这首诗
在我活着时
请他们进来稍作片刻
就像请进来一尊圣母
和一尊佛陀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7-5 06:46 , Processed in 0.04772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