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9|回复: 34
收起左侧

沙马诗歌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21: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徽沙马 于 2017-11-14 21:25 编辑



对门的老诗人

我家对门住着一位
老诗人,他
常常告诫我说
写诗,玩玩可以
可千万别当真
你一当真,诗歌就
假了。你一旦
被别人看作诗人
那就更糟了。我想了
好长时间,还是
没想出其中的意思
直到有一天,老诗人
去世了,我看见
他的家人把他的诗稿
当作草纸烧了
一阵风,将纷纷
扬扬的烟灰撒到我身上


桥两边

他站在桥那边,我站在
桥这边。他不想
走过来,我也不想走过去
风是朝我这边吹的
我要鼓起嘴巴大声喊
他才能听见。他轻轻一说
风就送过来了。我
张大嘴喊过来呀,快过来
他说过来干什么
我张大嘴喊,过来玩玩
他说算了,除非是
一个节日,或是在地狱里
说着就转身走了
我张大的嘴巴还没有合上


今天太阳出来了

今天太阳出来了,我
想出去走走
但又不知道往那儿走
但我还是出门了
但我还是独自一人
但我还是习惯性的朝左边
的路上走去。那些
从右边过来的人从不看
我一眼,我也没
看他们一眼。到了一个路口
我依然习惯性的朝
左边的路上走去,与
那些从右边走过来
的人擦身而过。到了下午
太阳越来越刺眼
我浑身燥热,忽然想起了
莉儿,这个美丽风骚
的娘们,她这个时候在
干什么呢?她家就
住在右边的那条路上
此刻我不管三七二十一
抛弃了左边,朝右边走去


日记之三

今天一天做了这么几件事
一是写了一首破诗
用红笔叉掉了;二是和楼下
的一个电工谈谈为什么
老是乘我不在的时候上楼找
我的妻子;三是把别人
扔在街上的避孕套捡起来
丢进了垃圾箱;四是
打开收音机听听党的十九大
五是到牙科诊所拔下了
腐烂的牙齿;六是到
十里铺看了一位丢了一只
大腿的越战老兵
七是睡觉之前看儿子
玩植物人大战僵尸的游戏
总之,今天过得谈
不上好,也谈不上坏
但有一点是不错的
今天,我一直咧开着嘴巴在笑


老唐

唐民高混了很多年,由小唐
混成了现在的老唐
在路边摆起擦皮鞋的摊子
他擦皮鞋的手艺很好
擦得每个人都满意的笑笑
一天我路过他。他
大老远的就喊我,来,伙计
我给你擦擦皮鞋
我低下头看看自己脚上一双
破烂的皮鞋说,算了
伙计,这个破鞋扔了也没人要
他说擦擦就好看了
我说不啦,好看有什么用
他忽然站了起来,我
连忙摆摆手说
伙计,该日请你喝老白干


朋友老杨

朋友老杨一生没有
结婚。这年头
也没人觉得他这么做
有什么不好的
问题是我的妻子常常
拿他做例证教育我
说你看人家老杨多自知
之明,知道自己
不是个东西
就索性不结婚
不害人。哪像你结了婚
害我,还害了孩子
你说你是人吗
遇到这事我就到
老杨家喝酒,散扯
然后东倒西歪的回家


一年春天

一年春天,我到北京宋庄
拜访一位画家朋友
顺便带点儿安庆胡玉美
的炸酱和臭豆腐
他说他在那儿等我
不见不散。当时没有动车
只有火车,我在
车子里摇摇晃晃了
一天一夜才到宋庄
就在附近一个脏兮兮的
小旅馆住下来
第二天去宋庄时没想到
他不在了。我问人
他去了哪儿。大家都
摇摇头说不知道
只有一个有点性感的女
画家想告诉我但
还是没说出口,我就
把炸酱和臭豆腐
送给了她。后来我才
知道他被人带进了疯人院


隔壁的老张

午后隔壁的老张看完了
《聊斋志异》后
推开我的门,有点惶恐的
对我说他以后
再也不会对女人
想入非非了。我问为什么
他说每一个女人都
藏着一个狐狸的手艺
你玩得过狐狸吗
我哈哈一笑说
你再看看《金瓶梅》吧
老张瞥了我一眼
嘴巴里哼了一声又
拉开我的门,走了出去


抽烟的姿势

我常常在朋友们谈话
之间点燃一根烟
他们说我抽烟的姿势
有一种思考的
味道,很酷
嘿嘿,我心里在笑
世界上每天
都有许多破事发生
我想得过来吗
如果说我什么也不想
那是假话。比如
我常常为妻子对楼下
一个富有的包
工头抛眉眼而焦虑不安


一天晚上

一天晚上,朋友在手机里
喊我去街口一个
叫世纪星的夜总会玩
我说不啦,玩多了
也就这么回事
朋友说别扫兴好吗
我说玩点别的吧
玩什么别的?他有点好奇
我说玩跷跷板,一上
一下的挺有意思
哦,我知道了
朋友在手机的声音
兴奋得有点刺耳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发表于 2017-11-14 23: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写口语,我想一个原因可能是口语对诗人状态的要求相对不是那么高。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08: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4 23:42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写口语,我想一个原因可能是口语对诗人状态的要求相对不是那么高。问好 ...

这种纯口语的诗我写得不多,但可以尝试着写点。但要把口语诗写得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问好!
发表于 2017-11-15 17: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到觉得沙马的状态不错。口语诗更需要要诗人的状态。
发表于 2017-11-15 18: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大多数的情况是,不能沉潜下来的时候,口语就在路边恭候着你。
发表于 2017-11-15 19: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沙马,有劲的诗,问好
发表于 2017-11-16 14: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诗,玩玩可以
可千万别当真
你一当真,诗歌就
假了。你一旦
被别人看作诗人
那就更糟了。
——然也。

其实,真正的诗都是原口语的,写好很难,当然段子手例外,那不叫诗,是扯淡。
发表于 2017-11-16 16: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4:44
写诗,玩玩可以
可千万别当真
你一当真,诗歌就

我愿意相信你这是表达失误的缘故,大概要说的是好诗基本都是朴素的,深入浅出的,平易近人的。否则的话,活着的人就不说了,不知道多少已经作古的诗人要从土里爬出来同你理论一番了。

策兰晦涩,其词句依旧是朴素的,晦涩的是其词句组合到一起后的效果。斯人已至至境,是不愿多浪费口舌的。而中国古代,辛弃疾李清照之词也多口语俚语,口语无过。不过现代的口语只有味感,美感是几乎没有了的。

而口语,能自成一格能达至境的少之又少,基本是千万人写一种诗,分不出你我来。想想都是在为伊沈打工,历史能记住的就那么几个人,估计这二人梦中都要笑醒了。
发表于 2017-11-16 16: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11-16 16:23 编辑

禅宗有人生的三重境界说,此三重境界亦可为艺术的三重境界,老诗人看诗不是诗,看看是超脱了,其实还是在迷途。而写此诗的诗人沙马觉悟此,还是以一种功名之心觉悟,以迷途觉悟迷途。人必有一死,不可伤。伤的诗,他的诗成了灰。但为什么就不能是灰,是灰才是正常的,若论境界,伤,反而不正常了。人死诗灰,倘能以人死诗灰而终成一诗,大不一样了。
发表于 2017-11-16 16: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6 16:11
我愿意相信你这是表达失误的缘故,大概要说的是好诗基本都是朴素的,深入浅出的,平易近人的。否则的话, ...

其实,书面语都是从口语来的,不过变规范了,变死的,抹去了个人的东西或地域的东西。诗是吟出来的,必是作者出自本心,活的、带有温度的、语速的、即兴的、偶然的、意外的等许多东西在。口语诗并不只是伊莎类简单的流水账、新闻体,它有很多形式,包括策兰等复杂的写作。但翻译的失去了原作中的语感了,变成翻译体的书面语。






发表于 2017-11-16 16: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看到的口语诗没有语言的美感,那是作者的轻浮,粗率,并不代表口语诗没有美感。
诗经大部就是当时的口语诗。如: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它不美吗?没有意境吗?
很多所谓的诗写的殂不能读,像是写的很文雅、很深沉,其实是一潭死水。
发表于 2017-11-16 16: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6:46
其实,书面语都是从口语来的,不过变规范了,变死的,抹去了个人的东西或地域的东西。诗是吟出来的,必是 ...

不懂外语,所以策兰的就不能说什么,国外的都不能说什么,就说中国,诗歌起源《诗经》,多为民间所作,诗歌为口语也不错,但发展总归在发展,否则何以论楚辞,何以论唐宋。


我所说的并非是攻击口语,同样认同口语,而是觉得现在人过于浮躁,口语正好迎合了现在人的这种浮躁。真正想写诗的人是应该要警惕的。无他。
发表于 2017-11-16 16: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6 16:21
禅宗有人生的三重境界说,此三重境界亦可为艺术的三重境界,老诗人看诗不是诗,看看是超脱了,其实还是在迷 ...

不要说三重境界,得到了就得到,没有就没有。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再怎么装也是假的。
发表于 2017-11-16 16: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6 16:54
不懂外语,所以策兰的就不能说什么,国外的都不能说什么,就说中国,诗歌起源《诗经》,多为民间所作,诗 ...

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不是口语吗?
发表于 2017-11-16 16: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6:54
你看到的口语诗没有语言的美感,那是作者的轻浮,粗率,并不代表口语诗没有美感。
诗经大部就是当时的口语 ...

我并不带着偏见看诗,倒是有一点带着偏见看写诗的人。我也写口语,我也喜欢那些深沉晦涩的东西,各有各的美感,否则的话,怎会有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发表于 2017-11-16 17: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6:59
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不是口语吗?

李白也不是只有这一首诗啊。更不能说这一首就代替唐诗。
发表于 2017-11-16 17: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6:56
不要说三重境界,得到了就得到,没有就没有。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再怎么装也是假的。
...

这么说倒是无话可说,所以前人诸如王国维论诗之境界都是废话。
发表于 2017-11-16 17: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6 16:59
我并不带着偏见看诗,倒是有一点带着偏见看写诗的人。我也写口语,我也喜欢那些深沉晦涩的东西,各有各的 ...

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在当时是反诗歌的,丑的,反惟美的。反的是当时文雅的诗歌写作。
发表于 2017-11-16 17: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11-16 17:03
这么说倒是无话可说,所以前人诸如王国维论诗之境界都是废话。

三重境界也没错,但有真、要实,忠于自己。
发表于 2017-11-16 17: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11-16 17:03
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在当时是反诗歌的,丑的,反惟美的。反的是当时文雅的诗歌写作。
...

还是这样啊,美是多样的,但现代口语诗能读出美感的确实不多,带着一股浊气,大多只有味。或许是我缺少审美能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4 20:28 , Processed in 0.05490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