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回复: 0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七)《怪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1: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七)《怪梦》
.
杨然/诗
.
《有树叫我》
.
在风中最老的榕树,叫我
深深的绿光翻动的名字
转一个弯,下一个坡,就看见小镇
给我夕阳红的小路。草青的小路
七年前手挽手的是情侣
如今手牵手的是父女
灯红以后酒绿以后月光的小路
始终,通向一扇失眠的窗口
.
哗哗啦啦是正午的翡翠
也是午夜的雨,叫我
从灵感中站起,深入重复的梦
开始,是风中最青最亮的声音
不能不沿着河流的方向清醒
也不能不倾听杜鹃的抒情
后来,是小镇最久的记忆
目光从遥远的星座归来
在云下举杯。作画
让书信长草。让镜子生花
最终是画圆的灵魂叫我
如彗星的光芒。如麦芒上的风
始终,我听见变幻的自己
又远又近,活在想象的美中
.
        1991年4月
.
《给自己描绘未来》
.
烧掉了太可惜。春水,或者秋水
会在此刻爱我吗?梦中选择的
一棵树,始终都是不老树。奇妙
以其音乐代替树叶。以其幻觉代替花鸟
让我安享脚下的沃土呢
.
又冷又白的一方寸空城。最黑
因而也最寂寞。
我要失踪并且远行
来到从前没有来到过的地方
而给独生女儿一种错觉
妻也误认为我仍然活在异乡
多么好啊。毕竟悲苦是多余的灰烬
而让窗口一尘不染
她和她常来美妙的树下坐坐
走走黄昏,并不知道根须底下是我
微风的轻抚代替了老去的手指
我很沉静。愿意常听亲切的足音
.
不要烧我。我平生爱吃蔬菜水果
今后也以蔬菜水果代替我生活
我爱看云也爱听鸟
今后也以云和鸟表达自己的心情
毕竟终生只选择了一棵
人们常常赞美的那树
那春水或秋水就会终年不停倾注
.
消失在某一个纯净的夜晚
只让她们觉得我依然活着
并以晚饭前的习惯站在门外
等我一声呼唤,笑吟吟归来
那杯那筷仍摆放在我的那方
那窗外的树便永远庇护她们了
.
我正在鸟语花香的这口窗前
给自己描绘遥远的未来
.
               1991
.
《邮票梦》
.
我梦见我在邮票上
器宇轩昂,面值八分
一分斜眉横眼
两分鬼才气派
五分难民脸色
唉,是谁把我设计成英雄
展开翅膀,飞向海外
其实我是凡人,正缺钱花
昨天退回一封信
地址详尽,但邮资不足
今天必须少吃一个馒头
才能寄出往日的情怀
唉,走在大街,今天有没有
作废的感觉,贴在脸上?
.
           1995年8月
.
《一梦》
.
用字典杀人
用泪水炸火车
这是昨夜,我的历险路
我的女儿,她在井边读书
住在医院背后
多蛇的泥土,也多丑陋
.
我在逃亡熟人的追踪
是他看破了我的预谋
派蚂蚁行刺
叫汽笛记录我的发疯
我躲到老掉牙的深山去了
仍然有一个小女孩认出了我
她在读书,她在井边有一些朋友
模模糊糊,她的同学
唯有她的脸庞,清清楚楚
.
我的字典泄露了我
我的泪水出卖了我
我在犯罪,我在逃命
我在回避一切熟人
唯一避不开的是我的女儿
我在发狂到破碎的程度
我在做一个小小的噩梦
.
           1995年11月
.
《我梦见轰炸机》
.
我梦见轰炸机
多少年飞出去
如今又黑压压回来了
.
横竖是十字架黑鬼
穿过破网状乌云
我是地上一凡夫俗子
始终看不惯天边会有战争
看不惯冷冰冰的夜又会不太平
.
我要牵女儿逃命去
我要准备简单的粮食
不要忘了简单的水
满地的月光越来越黑
.
我生怕轰炸机掉转头来
连我的梦一起炸个粉碎
.
        1995-12-01
.
《死后》
.
这是我的遗像
尽管扩印得随随便便
我的眼睛
还是明明亮亮留了下来
.
这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啊
大家认为我死了
几缕劣质香烟
妄图再一次修改我的脸面
致悼词的家伙故意咳嗽几声
念祭文的,哭腔比笑声还要难受
我尤其注意到情敌
在嘴边挂出几千个微笑
.
我的政敌泪流满面
也唯有他哭得最惨最惨
这也难怪,狮子倒毙之后
山羊还有什么显示价值的地方?
.
我的债主捶胸顿足
我的借主身心解脱
我的左邻右舍沉默两钞半钟
然后,大家心满意足
送我到地狱去
到百年以后化为黑烟的地方
我的遗像同蜘蛛网挂在了一起
.
甚至在我生日那天
也没有人忆念起我
我的亲人活得快乐幸福
打扰他们真是天大的罪过
我自己怀念自己
从遗像上走了下来
走在没有人认识我的世界
.
1996
.
《怪梦》
.
我们既然是人
就时不时要做点怪梦
你得提防着
.
比如你明明以皇帝自封
却忽然向一双小鞋下跪
这就够了
梦,有时候不能不怪一点
哪怕露出最隐秘的部分
卑贱就难以评说了
一有风吹草动
心就痒痒了
比如梦寐以求一笔可观的财富
比如梦寐以求一个绝妙的女子
比如比如
我们之所以被称之为人
就没有不做怪梦的时候
就想飞起来吃人
如果有了一点点仇恨
.
就想发射一连串刀子
如果只是一点点误会
镜子里胆敢盯住自己的究竟是谁?
你今日有你的好戏
我明日有我的福气
你得提防着
梦,有时候也真的成真了
.
怪他妈真怪
我们之所以被称之为人
远的时候就一定变小
高的时候就一定变老
还有深沉的时候
变得又美又好
只有把梦煽动起来
才能随便咀嚼世界
.
梦,有时候必然做圆
有时候必须做烂
有时候明,有时候暗
有时候见不得人
有时候见不得天
有时候自己做给自己看
反正要怪
越怪越有味道
等哪天冷了
世界黑黑一片
随便从梦中取几个梦来
烤熟了下酒吃
绝对不怪
绝对真香
.
1996-06
.
《雨伞的梦》
.
雨伞的梦,在沙垣做着
不朽得不能再不朽了
.
是哪个江南旅人馈赠大漠朋友的礼物
遗失在此,忍受光的刀割、沙的烫灼?
曾经湿漉漉的嫩绿色倩影
如今只剩下梦
梦只剩下风流
.
梦见那些美人树
雨中入音乐,雨中入画,雨中入诗歌
雨伞下迷迷顾盼的美眸
美美皓齿在闪烁
.
吟诵着,有音韵的吻和有吻的路
雅着小城的风情和典故
打湿唐诗的江南,宋词的江南
打湿现代诗的小你小我
打湿台湾诗的余光中和郑愁予
并且立意要把这些优美的韵
打湿给大西北的远客听
.
现在,谁也猜不出这朽着的伞柄
还硬撑着怎样的梦和怎样的魂
风沙很疯了,毒日很毒
这烂掉的一把风景,背靠在沙墙一角
入画,用哪种阴暗晦涩?
入乐,用哪种绝望哽咽?
遗失在此永远受鞭挞痛苦
好端端又见风沙弥漫了
有时候本应速朽的梦
有时候越做反而越不朽
一把好伞从此沙着锈着
直到最后一刻,仍在悼念远逝的主人
.
2000年
.
《梦见出家人脚著草鞋》
.
梦见出家人脚著草鞋
身穿青灰色土布衫
他们身怀绝技,但又不显山水
只是默默拥挤于人群
循规蹈矩,观看演出
据说是西班牙人
带来漫山遍野的歌舞
我从观众台最后一栏跨过
贼喝喝带哭相
因为我光着双脚
纯属丢人现眼
.
沿街都有同学的家
他们生活幸福,房门大开
我打古镇走过
不知道凉鞋在什么地方丢失
光着双脚,在闹市区非常现丑
只好在人群中匆匆穿过
生怕被满街同学认出
贼喝喝带哭相
穿着宽大的土布裤
左裤袋揣着身份证
右裤袋是钱,摸了摸,还在
我身上就这两样东西
其他东西都在大卡车上
.
什么时候我家有了
解放牌大卡车
培培也记不清了
只是说:山里叫你赶快回去
是的,生产队的工分
我有许多年没有挣了
穿过水井街,穿过九眼桥
走过长长的山路
我的生产队就在高高的山上
那个著名的红苕国
山民们说话埂里拱垅的
他们把我的房子仍然留着
把我的房子仍然留着
是相信我肯定回去
.
左裤袋证件,右裤袋钱
摸了摸,都在
紧紧捂住它们
穿过人山人海的闹市区
只是光着双脚,真不好意思
我的凉鞋被人偷了
自己也就贼喝喝带哭相
心想:只要找到我的大卡车
一切就好办了,开回山里去
去挣多年未挣的工分
.
突然想起我的工作
最要紧是确保秋季开学
而眼前校园乱糟糟的
立马吓出一身冷汗
惊慌醒来,窗外秋雨滴嗒个没完
被汛期耽搁的维修工程
正在加班加点隆隆施工
.
        2010-08-14凌晨记之
.
《梦见履带拖拉机把吊车叼上了天》
.
直升机在空中响着
它们练习角斗,追捕
在高塔上蜻蜓点水,高难度躲藏
一架飞机在空中花园高台坠毁
左边的翅膀已经折断
右边的翅膀正在突突突冒烟
机头被大地啃掉
机身只剩下空壳
飞行员在旁边咯咯咯笑着
看见亲爱的战机一层层腐烂
那里的土地,寸草不生
.
直升机在空中忙碌地响着
它们角斗,追捕
一遍一遍从北较场那边飞来
又一遍一遍朝北较场那边飞去
两眼在夜空中放出巨光
站在树梢上操练着轻功
稳稳停落在铁塔高端
它们已经熟悉巧妙的隐蔽
地面上,一个逃生的飞行员
正在树下偷偷发笑
他的战机已在地上千疮百孔
.
突然,在高塔背后
直升机将一台履带拖拉机逮捕
但是拖拉机并不服输
紧紧抓住一座高塔样吊车
权当高空逃亡的人质
并且,老鹰叼鸡儿一样
竟在空中将吊车轻轻叼走
这不可能呵,它们那样沉重
却在空中轻飘飘逃跑
真想不到,这一切作业
竟能在高空完成
不可能呵,除非是我做梦了
.
直升机惊呆,停顿
被迫在铁塔之巅逗留
突然闷咚咚一声
拖拉机和吊车豆腐一样坠落
两个钢铁莽汉瘫倒在地
直升机欢呼雀跃
唤来车厢一样的一节节楼房
它们飘荡在空中,轻飏
它们是飞机制造商玩弄的新产品
高飘,低飏,在空中来来往往
无所谓满空的三架机四架机
一潮一潮的雄鹰在空中编队
引领,轰鸣,一波一波高科技
它们无所谓,在空中穿梭
.
它们自由闯荡于天空
早已看透这空战的各种把戏
摇晃、浪摆在战机群之间
拥有你来我往的绝对把握
突然,又一架战机出事
拖拉机躺在地上咯咯咯笑着
其它战机头也不回
黑压压,一群一群涌向远方
.
        2010-11-18午夜醒来,记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5:24 , Processed in 0.05002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