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五)《梦见鱼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1: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五)《梦见鱼鸟》
.
杨然/诗
.
《梦中听鸟》
.
是河流放远了鸟影
也是鸟语叫长了河流
月下  独坐的是我
也是我惊醒了明月
看看水光表面的风从石头穿过
不哭也不笑的是沉沉的细沙
.
随便从一颗星星数起
也随便数到第七
其余的闪烁一一略去
也不再注意其它音色
这样  我用沉默照亮了倒影
杜鹃在深夜叫我乳名
.
古诗中遗漏的一只鸟
水墨画总也捉不住的一只鸟
琴弦上飘忽不定
酒干了又重新打湿
远远地  总在梦境以外
一杯长饮不尽的古意
独唱冷光寒水  渐远渐远的
深深浅浅的啼血
从窗外响彻到梦中
.
                 1991
.
《梦见大鱼》
.
梦见大鱼
好吓人的大鱼
挤在浅水里
连梦也挤扁了
.
我就在岸上
说不出恐惧有多肥实
像白胖胖的这鱼
却生有尖锐的牙齿
张开大嘴
要吃掉所有的岸边
吃掉所有的堤
好让世界泛滥
大水畅通无阻
.
我认识的几个人
集中了一生的杀气
拼命去捕这条鱼
好吓人的一场搏斗
我就在岸上
心中除了古怪
也只有古怪
我不知道是参与拯救
还是参与捕杀
我对大鱼来说
实在太无力了
.
我对其他鱼鱼虾虾
无所谓惊诧或不惊诧
我就在岸上
预感一种难言的运气
或者有苦难言
.
       1994-06-03
.
《美鸟》
.
美鸟从这棵树飞向那棵树
从那棵树飞回这棵树
在我的房前屋后居住很久了
我认识它们,一如认识自己的梦
.
认得出它们的羽毛,比蓝天更蓝
它们的长尾,比乐曲更悠
它们在这棵树与那棵树之间飞来飞去
我知道它们已经居住千年了
.
它们怀抱着自己的婴儿
我感到果实对种子的呵护
它们对我的进进出出无所畏惧
就当是空气对水的虚拟
我的房屋幽暗而坚实
我层层叠叠的响动
从不影响它们目中无人的生息
.
它们长长的羽毛是很美丽的
染蓝了月亮无眠的相思
它们在这棵树与那棵树之间飞来飞去
而悄悄从梦中消失的,是我自己
.
                  2006-03
.
《甲壳鸟》
.
甲壳鸟从石缝里钻出来
潜水、浮水、点水、振翅、飞升
根本不把我们这些惊呆的人们放在眼里
就在头顶上方回旋、漫步、细语交谈
在我们膀间、手间、腰间肆意穿行
它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没有理由怕谁
.
它们的翅膀亮闪闪的
那是一种蛋壳状的翅膀
打开、合拢、关上
包含了一个浑圆而又完美的肉体
一个自足、自信并且智慧的生命
这双亮闪闪的翅膀呵
油黑如记忆深处最肥沃的故乡土地
放在哪里都能闪闪发光
.
它们在空中回旋、漫步、细语交谈
集成了昆虫、鸟类和爬行动物的优点
而对游客如织的山路满不在乎
这些游客都是慕名而来的
慕它们的名,来游阿尔卑斯山
晃眼一看,这山竟然集成了古堡、石林
雪峰和火焰山的倒影
而把最美的山谷留给甲壳鸟
把最美的水,留给它们居住的石缝
.
此刻,甲壳鸟从石缝里钻出来
那里曾经是螃蟹居住的地方
失去翅膀的王者没有理由横行天空
而由它们占领森林、彩虹和山水
三三两两,细语交谈,漫步在群像之上
漫步在我们这些惊呆了的群像之上
在我们膀间、手间、腰间肆意穿行
.
我现在也跟甲壳鸟一模一样了
潜水、浮水、点水、振翅、飞升
把梦打开、合拢、关上
我也是一只既古老又年轻的甲壳鸟了
.
2007-09-09梦游阿尔卑斯山醒后作
.
《梦见板板鱼》
.
梦见板板鱼,莫明其妙板起面孔
从一棵树相拥,向另一棵树挂起
我站在高山之巅,风的大脑空空如我
看见浓浓密密大气层,将地球重重包裹
黄昏在天上出现肚脐眼一样的漏洞
云海深厚,涌动一些光的漩涡
它们迅速扩大,又迅速合拢
迅速出现天塌地陷的凹状恐怖
但又迅速被缝天合地的饱和填补
这是什么世道呵,什么轮回什么因果
空旷古街上空,满天星星正在上演沙带雨
.
恒恒渺渺的沙带雨遥遥无声
空的更空了,细腻的更细腻
无序的光子群,反方向的暗物质流程
一如我似醒非醒似迷非迷的思维
那是时间的状态,散乱而周密
空间的状态,悬浮,放肆,无栏无倚
拦路一条木板板双胞胎狗
它们的面孔夹在木盒子当中
一方一圆,圆的会狂咬,方的会妩媚
趴在路边的其它狗伸出剪刀平板嘴
长长的平铺在地面,守吃顺淌的残留物
.
培培说:不要惹它们,你走你的路
战战兢兢总有软弱的天性,但不碍大事
小心,跳步,“一分钱一分货”
那是杨灿的声音,只身出现在难民
这家伙,是不是在地球那边学坏了
衣装那样庸俗,不可理喻离经叛道
她向难民伸出手,满脸是针眼的麻子
“拿钱来!拿钱来!一分钱,一吨纸!”
我的不安沉沉如铁,浑身不自在
我们的杨灿怎么了?变得猥琐又丑陋
想不透这家伙究竟要走哪条路
培培说:管不了那么远了,你走你的路
.
一直回头再看我们反常的女儿
她在难民群中我行我素,喧宾夺主
样子就像行骗,又像低能的化缘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我们的预想
培培催促:世上的难民越来越多了
快走快走,一下子催我走出了野梦
醒来,拧亮台灯竟出了一身虚汗
枕边是两只迷茫的“美丽大眼睛”
肯定,培培在纳闷我这陌生的表情
一定是,我像板板鱼一样正板起面孔
.
                      2009-09-22
.
《梦见拿银剑的鱼》
.
梦见池子,里面游着许多鱼
许多鱼于我其实早已不陌生
它们红着,肥着,自得其乐
桥下总有一条暗河,一个洞
它们显于其中,隐于其中
它们在深暗的水色下闪亮鲜活
.
培培似乎出远门已久
家里的蜂窝煤却仍然燃着
唉,这条亚马哈大鱼
总是这么粗枝大叶
铝锅里的米饭,水快煮干了
调皮的土豆婆还是一两岁
渴望在大人面前瓜一下子
于是我抱起他上街
靠在我肩头样子很舒服
.
哥哥他们在鱼池上盖起了钢板
上面留着十方十格的透气孔
当真如此呵,不让人再来垂钓
池水因此减半,养着一些幸存者
它们誓死捍卫自己的领地
凭本能逃避一切可能的捕捉
而在午夜池边,一条小鱼上岸
它手里紧紧握着一支银剑
这是一条多可爱的小精灵呵
趁它入迷,我的动作快如闪电
.
我把它捉在玻璃盒子中
它的翅膀发出无声的抗议
我说,我懂,养你的池子小了
我要为你提供更大的玻缸
更自由也更安全的永恒所在
剑鱼沉默,闭上星子般的眼睛
培培从远方归来,带回蕃茄
石榴,葡萄和一盒紫红的沙枣
家里的蜂窝煤仍然在燃烧
锅里的香米饭也已经煮好
.
依然要说她一句粗枝大叶
出门也不把炉火关闭
你看嫂嫂他们多么用心
鱼池再大也会加上盖子
唉,不说你了,门也不锁
以后出远门,一定要去看鱼
看它们在安全的地方怎样自由
把一池春水挤得又肥又绿
.
          2010-11-27
.
《梦见鱼及杨天卿后院》
.
一下子涌来这么多鱼
我把它们按类分开
红的,黑的,白的,花的
这么多鱼。桶里,盆里
缸里,锅里。活活满满的
而且出现了金鱼
.
锅里的鱼显然是最大的一群
它们黑衣白领,早已成就了功名
现在是交谈的时候。低调。耳语
它们泰然自若。各有各的圈子
各有各的朋友。他们沉着,稳重
而对身外极寒酷暑置若罔闻
.
但是水却开了。这是我的失误
怎么在最大的鱼群中制造开水?
致使鱼的领袖昏厥,翻肚,沉浮
我的当务之急就是灭火,降温
添加冷水。渐渐就有了些微转机
几个鱼头醒来。它们麻木,顿首
继续刚才的话题。就当打了个盹
.
身后就出现了叶延滨,或者
另外一个诗人。他自海外归来
他说:要出诗集就出薄薄的一本
一如《秋鬼》,薄,才有人读
也有人买。赠友。更有人收藏
薄是所有高大深远的最后结晶
他是在杨天卿后院说的
他说得真好。我已领悟了什么
.
什么时候来到杨天卿后院的
记不清了。一如对诗人的察觉
山门且旧且朽。几十年没进香了
他的日记如出文物。但很清楚
什么时候参军。什么时候提干
什么时候里通外国。评反
涨工资,得病。到了退休年龄
一切看淡了,想把后院租出去
图个清闲。更想老来有个伴
.
我曾做梦想个山庄。现在好了
坦然揭下启事。这事算我一份
想来还可能沾亲带故。关键是钱
每月要出多少。培培他们已到前山
郭总老赵他们亲切出现。据说
举办这样的仪式,要有朋友在场
我就要跟杨天卿家人签合同了
.
梦却醒了。好奇怪的梦呵
一切那么逼真。仿佛早有其事
想起缸里盆里曾经有鱼,池里还有红的
窗外倒春寒多么清冷。想起昨夜下雨
培培需要进城捡药。我就起床,热身
同时打开央视新闻,远方的雪呵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下了好大一片
.
2012-02-09记于斜江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2:41 , Processed in 0.04991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