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回复: 0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三)《梦见狐狸和高高的芭蕉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1: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三)《梦见狐狸和高高的芭蕉树》
.
杨然/诗
.
《梦见那棵树赠送月光》
.
梦见那棵树  该绿时绿了
最高那片叶  最先接触月光
那么多圆圆的鸟类
举起一杯杯音乐
一杯杯地平线
一杯杯远方
杯底的月亮又鲜又嫩
赠送行云  赠送流水
我赠送这幅不怕失落的风景
在哪里失落的
也在哪里诞生
这风景会使我们相逢这棵树
.
梦见相同的梦
梦见同一窗不灭的眼睛
梦见同一路的黄昏
让你梦见我  就把这首诗
背诵给你听……
.
                 1989
.
《藤之梦》
.
爬过墙去
软体的路,一条蛇形的藤
爬过墙去
这辈子不能具有推倒墙的力量
惟一的前途就是爬过墙去
一格阳光一格砖色
一格苔藓一格墙灰
一格格爬
梦幻中绿色的情欲与高潮
都被这道大墙挡去了
没有大树可攀援,没有棚架可支撑
惟一的希望,就是爬过墙去
爬过墙去,风景就是自己的了
爬过墙去,是花是叶是瓜是果
从此都在墙外香了
.
1990
.
《梦之瓶》
.
鼓吹的蓝,一点点圆了
想起遥远的野花微笑
假设水蛇的腰
随便插柳以后三月的腰
假设鲜嫩的蓝,润滑的蓝
更蓝,深深的蓝
你便是古代浪漫的妃
一尊想象和诱惑
衣裙以及皮肤的光洁,而水沉默
栀子花又在乡村悄悄地开了
又热情又大方
就像少年流行的情歌
如此典雅如此冷静的一尊
梦之瓶花,景泰蓝
.
           1992年6月
.
《梦见狐狸和高高的芭蕉树》
.
向南的大芭蕉叶,深蓝
古代那种大花瓶深蓝
能一瞬间惊心动魄
掠起你久远的记忆,向江南想起什么
.
向北的大芭蕉叶,湿悠悠的绿
一下子使你冷静
心情向雨,但是再也没有疼痛的美感
只是一些表皮的愉快
到浅浅的记忆为止
.
而山寨夫人却在大树上安装狐狸
那也是一只白了发的狐狸
僵硬,咳嗽,看守道路已经模糊
这样的幸福还会有什么保障
闯进一头猪,一切温情化为恐怖
.
山寨夫人老了,只记得年纪轻轻的往事
不再在吊床上设置岗哨
无论是猪,还是白天的领导或者夜晚的强盗
他们要来就等他们来吧
山上最好的宝藏,便是那片高大的芭蕉
.
突然觉得自己更像土匪
我是从哪条道路钻出来的
面对这只老化、咳嗽、手脚不灵的狐狸
忽然觉得山上更应该养一只猫
她吃芭蕉,更吃闺房中越来越少的古董
.
最后的梦山上,肯定只有一丛丛青草
他们宁愿回忆起狐狸
而不愿提起诱人但又有音响的芭蕉
.
2005
.
《梦飞》
.
人到中年就要梦飞
从一棵树子向另一棵树子俯冲
草地旋起,天空跌落
时间和空间被我网成波浪
树冠如船,腰间的快感如秋千
脑门的快感,胸怀的快感
想不到大腹便便的我竟然身轻如燕
飞檐走壁原来是我的基因
我向星空张开双翅
在树冠与草地之间俯冲,向上
俯冲,向上,头向前方狠狠昂着
想起人一生下来就那么怕蛇
那么对蛇天生厌恶
原来我的前身属鸟
我的祖先一定是鸟
一定在遥远与毁灭之间忆念恐龙
而风冉冉巅簸
我身轻如燕,如风筝的马如单薄的猿
整个黑夜款款退远
我在中年之夜逍遥而飞
.
2006.3.13.
.
《我每年都要梦见同一棵树,同一种花》
.
我每年都要梦见同一棵树,同一种花
她们高贵,富丽,预约了所有大红大紫
空中长满云牙,树枝举起风车
她们酡红,金蓝,注重瞬间完美
不怕稍纵即逝,只求开放一刻
不经意间,她们的脸布满了火样云霞
.
花树懂得孤独时最艳,也最美
须在满月临空,或者午时阳光如瀑
山间最远那棵树,最不好找的那棵树
早已无人居住深深老院那棵树
树枝和树叶早已学会了光秃秃
为把空间和时间腾给最初也最后的花朵
.
这样,鲜花如玉如长尾鸟如珊瑚鱼来了
斑斑斓斓晶晶莹莹精精彩彩立满枝头
你的风影是彗星密布,你的水声是风筝醉虹
她们娇艳,情欲若滴,玉树临风
满不在乎山水厚薄,季节厚薄,岁月厚薄
满不在乎,包括那些或远或近的人影和人面
该开的时候,就娇娇艳艳自在开了
该放的时候,就情情欲欲自由放了
该展露的时候,就玉树临风展露了
.
她们就是要显示一种唯美的存在
每年开春甚早,总在万花之前,站了出来
爱在我家老远的后院,撑起一片玉嫩天空
有血有肉的天空,干干净净的天空
她们就是要显露沐浴的存在,裸美的存在
而对我家后山那片林地情有独钟,义无反顾
.
她们就是要油画黄昏,支起一角翡翠
大美的翡翠,照亮夜空,而让月亮热血相通
当我飘飞,她们的从容早已覆盖整个视野
她们就是这样一棵树,来去匆匆
成为我一年一度的梦幻昙花,不怕梦破
也不怕梦醒,总让我乐此不倦年年梦她
.
在她们身后,古镇熟了,铜镜熟了
若隐若现的粉黛照壁也熟了,一板板如酒
风,旗帜一样猛吹,原野飘落
她们就是要展露鲜美,一如脚下深厚的智慧
而对五月失去耐心,面对三月心急如焚
站在我家后院空地,钓我梦境如鱼
她们一年更比一年准时,对梦更狠
.
总让我赴约,高蹈于万花的嘲笑
她们丰满,高尚,动漫般茁壮成长
涂抹的青春通明了流畅的遍体,圆润的遍体
她们招展,开放,无拘无束
自信拥有世界最先进也最年轻的颜色
最鲜艳,也最深沉,神像一样笼罩世界
让我年年对她们朝拜,年年对她们高山仰止
.
她们身体很好,面容很健康
每年总在梦想时刻与我相见
物我想忘,高高在上,拒绝了所有采摘的手
所有目光起伏,我倘佯她们繁花似锦的环抱
年年有余,好梦连天,远离了所有庸俗的歌
她们实实在在生长在梦乡,很远,很远
.
她们纯粹,簇拥,蝶舞四起
我年年都要梦见她们,而且每年只梦一回
心满意足,年年如此,花开富贵
离我最远,离梦最近,年年如此
潮来潮去,每年相见,每年一回
我在今年最冷时刻,梦见她们归来如花
.
一刹那间,她们消失了,梦已惊醒
这是午夜,窗外寒风和着碎雨
天刚蒙蒙亮,我的花,我的大美的花
她们已远行,在我看不见的时间和到不了的空间
为我种下永远的方向,所有的蝶和所有的虹
都在那里美妙如魂,大红大紫,让梦盛开
.
                        2009-12-02
.
《梦见忧伤的二月二花》
.
梦见我乘公共汽车
行驶在繁华街头
忽然只剩我一个人
车厢空空,司机也不见了
前面是十字路口
人山人海,都在候车
交警在维护混乱秩序
我赶忙上了司机位置
紧握方向盘,紧急刹车
交警在路边打手势
我拐弯,靠边
车缓缓慢了下来
.
忽然司机跑上车来
气喘吁吁,说是去办紧急事情
我赶忙让位,下车
上了另一辆汽车
忽然想起我的挎包还在原先车上
于是赶忙下车,追车,上了那车
车内人山人海
谁也没有占有我的挎包
谁也没有见过我的挎包
谁也不知道我的挎包
挎包有我的证件、卡片
有我一切的一切
车上旅客守着自己的大包小包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谁也不理我
只有老赵说:你自己的事情
你自己去做,关别人屁事
.
心想是不是自己心急
把包忘在了那辆车上
于是赶忙下车,追车
那车早已没了踪影
我被抛在路上,空空一人
世界沉寂。我的一切都在包里
身份证、驾驶证、存折等等
没了挎包,我寸步难行
我的大脑空空如也
我的身体轻飘飘的
失去方向。也不知道方向
更不知道现在的地名,身在何处
谁会承认我是何许人也
.
路边大盆小盆古董
开满了碎银的野花
家家喂鹅。房子高大
好像藏区风格。显然我已走进
别人的迷宫。客厅宽敞
小巷弯窄。一个姑娘骂街
外面的景色多么美好
我只惦记着丢失的挎包
学生娃娃穿戴干净、整齐
她们路边操练,嘻嘻哈哈
我没有挎包我寸步难行
路边塑像显然针对防空
家家户户塑有木偶
对着天空警惕,守望,开火
.
我身上仅有几张元元值钞票
路边场馆宏伟,气派,莺歌燕舞
我左裤袋搜到右裤袋,一无所有
我必须追上那车
但是路上空无一人
我必须想起那车
但是没有记住车牌
我必须描绘那车
但是说不出车名
我在路边成为热锅蚂蚁
忽然从裤兜里搜出那车的路线图
.
上面印着站名
但是看不清楚
看得清楚的在背面
但是印的是藏文
打114问公交公司吧
我为了刹车,把挎包丢了
请那位司机包下留人
忽然想起那是长途汽车
不一定属于公交公司
况且那车很可能是藏人的
麻烦就大了
周围风景很好
像个宽阔壮丽的古镇
.
路遇一老人,可能有救了
老大爷,我迷路了
请问此处是谁,哪有车站
这儿离成都还有好远
老人笑了:这里是忧伤的二月二花
很出名的古镇啊,你怎么不知晓
前面很多很多高大场馆
都为二月二花而举办
怎么你不清楚
这在成都很有名呵
前面不远就有车站,好地方呵
原来如此,原来我在这里拥有美景
但是我的挎包却迷迷茫茫丢了
永永远远丢了
.
醒来,原是南柯一梦
已是己丑年腊月二九
想起杨灿远在美国
老妈在成都
我的挎包就在眼前衣柜里
平安无事。梦里有得有失
得的越美好,丢的越沉重
而且天已蒙蒙发亮
心绪仍然波动不止
.
2010-02-12凌晨记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5:24 , Processed in 0.04795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