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回复: 0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二)《梦中之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1: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二)《梦中之梦》
.
杨然/诗
.
《梦之梦》
.
并不是所有的路都来自坚实的脚下
有些路  在惶惑中  走了很远很远  很久很久
却还在出发的地方
.
生命从黑夜来  从海水深处又深处
来自石头底部  古老  时光走在今天的步履
青烟袅袅的投影  点燃深深远远的春秋
是水挽留  是月色咏叹午夜  在走
饮酒的树叶瑟瑟抖落  云片轻轻吹  啊背影
多么需要梦  需要黄昏
沙滩留给月亮的泡沫  形成鱼类的第一扇窗口
瀑布  在雨中站起  把鸟类的经历  告诉岸边
幻影和风产生了  人的背影越来越弯曲
越来越来沉重  越来越低矮
粗糙肤色的人  遗忘自己的人
走来瞳孔  走来迷乱而又诚实的瞳孔
形形色色的灯  都不是方位
候鸟的钟  深奥了  星座总是冬眠
但是梦之路  无忧无虑的梦之路
无影无踪的梦之路  苍茫的旅途啊
.
人的目光伸延鱼尾  皱纹啊皱纹  皱纹水的水
水的悠悠音色  水的荡荡风景
安慰伤口和叹息  来吧  那些失去天空的滑翔
那些告别沉浮的横渡
梦之路  以镜子般的古老与安全
召唤被颠倒的世界  醒来
醒来圆悠悠的醒来
出发在遥遥的空谷  归去在长长的回声  醒来
.
醒来总是幸福  因为醒来  总是梦之路的尽头
走在月色的恢复  走在阳光的解冻
鸟语垂挂的色彩  将获得悠久的承认
唯有远方  才是一切的开始
并不贪图泥土  享受每一寸尘埃
记住伸延梦之梦  记住醒来  人生  便深远了
梦之路  是漫长
梦之路  是漫长
.
1986年写于北窗
.
《重复的梦》
.
袅袅音色导游你上升
你命名的星照耀在头顶
最先奔来的是情人
随她奔来的
还有鲜花、光环、彗星
而你拥抱之际总是醒来
醒来,她永远离去
从此你再也不会改变方向
.
沿着她消失的方位
途中尽是青春的悲剧
黑蝴蝶双双翻飞
在你面前闪烁古代
然后是一位不朽的老人
迎面走来
过去站在海岸上
他演奏变幻的星空
现在他以盲人的姿态走来
只要默默注视他瞬间
你就会获取全部生命的奥妙
.
他终生的灵感
都在爆发色彩
旋涡一群群惊喜的眼睛
现在他聋哑了
你必须崇拜
并且渴望清醒
站在灵魂的高度
让所有痛苦化作钟声
纷纷折射
向遥远遥远的岸
无始无终
.
1991
.
《梦见自己梦里在扯梦老二》
.
梦见自己梦里在扯梦老二
依然是在黑暗的屋里
培培睡在不远的里屋
喃喃地说:这个然,又在发癫疯
于是她在枕边来回走动
.
我一次又一次嗡一样嗡着
嗡着,好让培培听见我的惊悸
黑暗中我点燃火柴,烧着手,熄了
我点燃火柴,烧着手,熄了
照见我在《星星》诗刊的照片
黑白的青年,最像当年英勇的鲁迅
.
终于从最内层的梦底醒来
依然是在黑暗的屋里期待呼唤
嗡嗡嗡一样继续嗡着
培培就在门外嘀咕,但不进来
我在第二层梦里倍感惊恐的份量
.
直到哆嗦着翻身和翻身后哆嗦
拧亮电灯,直到这首诗
我在梦外再一次体验被梦打败
.
2005
.
《梦见在梦中使劲掐自己努力去梦醒》
.
二月二龙抬头时节
培培跟同学回冉义到花海狂欢
我一个人走在大街
忽然,就年轻了起来
黑发在一夜之间生长
真没想到呵,我,还那么阳刚
一脸的朝气,油菜花在身边缤缤纷纷
.
立马又觉得可疑
明明已经光头到了猴年马月
仅仅一夜没有剃须
年轻,就重新回到了脸上
这可能吗。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兴许是个梦吧。使劲掐掐自己
左颊就起了漩涡,但是不痛
果然是个梦呵。想得太美了
.
想起刚才的荒谬,笑笑
兴许自己平时夜长梦多
才有了刚才那种很奇妙意外
狐狸吃到了高高在上的葡萄
天鹅落在了蟾蜍们聚会的餐桌
想起自己的唐突,再一次笑笑
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会归老还童
该老去就认认真真老老实实老去
虽然偶尔也可以梦见自己年轻
.
现在,我一个人来到了斜江河坝
油菜花浪漫在无边无际的冉义大地
宛若王者的大梦散落成黄金的汹涌
很细匀很精致分配给茫茫苍苍芸芸众生
遍地的黄金和遍地的百姓融为一体
美丽的平民之花从此成为海洋
此刻,我一个人行走在花间
我的舒坦浪游在灿烂的波涛
.
做梦也没有想到
黑发继续在我头上生长
朋友见了:哎呀,你没有白发呵
快快快,快恢复你原来的发型
那样才像个诗人,何必剃个光头呢
这样引人注目,不好,我们不安逸
听朋友一说,连忙掐了掐左臂
又起了漩涡。我感到世界真的有蹊跷
.
终于追上培培那帮八二级同学
他们正在天桥上看风景
我的黑发让他们吃惊
朱玉莲见了:真想吐一脸冰糖
冯帅哥说:你们天华并没有老嘛
七嘴八舌:锅儿不是跌倒的
哄人家黑娃没晒过太阳……
只有培培嘴撅起:也不照照镜子
我就纳闷了。使劲掐掐自己的胸脯
.
胸脯上扯起好大个漩涡
我就醒了。手机微信叽叽咕咕
培培正在传来一大堆照片
他们确实狂欢在油菜花海洋
可惜我要上班。只能梦游二月二阳光
重返冉义,我的第二故乡
梦里跟着那伙快乐人,无忧无虑
在连天接地的花海之上,自由自在飞翔
.
           2016-03-09写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2:39 , Processed in 0.04287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