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0
收起左侧

《如梦所遇》(组诗之一)《梦见天上的云都是一些雕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1: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梦所遇》(组诗之一)
《梦见天上的云都是一些雕塑》
.
杨然/诗
.
《梦见的星夜》
.
我又梦见了星夜。
它隐隐约约,时现时灭。
它虚无缥缈,变幻莫测。
它变得明朗了,
纯净而又明澈。
仿佛就在窗外,
令人感觉真切。
.
这是多么奇异的星夜!
我看见一朵彗星,
有如银亮的梧桐树叶。
彗星越来越亮,
彗尾越来越长。
我的心儿多么惊喜,
跳得咚咚直响!
.
这是多么迷人的星夜!
天空布满古怪的星群,
云网似的星河十分清明。
远远一对最亮的星星,
像一双眼睛,
又像一对情人。
.
这是多么醉人的星夜!
我仿佛喝了浓浓的古酒,
醉得说不出它的美丽。
我看见一颗流星,
亮得照出了地球的影子。
它的光线又渐渐收去,
星空又复原得沉寂。
这是多么动人的星夜!
我曾经也有这样的奇梦。
有时梦见彗星遍布于夜空,
有时梦见星河像银光云网,
有时梦见星星多样多种。
.
梦见的星夜这样奇异,
令我把往昔的美梦忆起。
它们那样美丽无比,
千姿百态,百态千姿。
可惜我如喝醉了烈酒,
只能把梦见的星夜,
写成淡淡的平凡诗句。
.
  1976.2.梦星夜后作于成都
.
《那片星座就要升起》
.
灿烂着远古的航海图
密集着大陆永久的梦
那片星座,就要升起
长长的青铜墙背后
大森林与河道上空
那片星座,就要升起
.
月色倾注的环形广场
站满焦渴而又惊奇的人
冷光映照的严峻
耀亮午夜浑圆的背景
成群结队的目光,投向太空
那片星座,浓缩所有生命之谜
铭刻最古老的象形字
悬挂最神秘的拼音文
.
冰川笼罩的世纪
那片星座,目睹巨变史诗的始末
绿色中爬出混沌灵肉
恐龙消失,语言和篝火站起
拍摄壮丽彗星的奇遇
记录迷乱陨石的狂舞
.
不是人们熟悉的北斗七星
也不是著名的南十字闪烁
不,那片星座,千载难逢
光耀鱼的形状,辉煌鸟的图案
那片星座燃烧深奥的古钟
收藏天地初开的界限
来自遗传悠远的冥冥感应
回荡祖先的亡灵之音
.
皇冠盛开又凋谢
城市焚毁又诞生
那片星座,经历无数繁荣
也经历无数废墟
呼吸多少植物的尘埃
旋转多少动物的灰烬
那片星座,为黄金而消沉
又为音乐而回归
.
此刻,那片星座就要升起
智慧的瞳孔等待飞翔
灵感的血液等待涨潮
月光溢满的环形谷地
雕塑惶惑而又不巧的人
渴望命运开始的导游
期盼迷途结束的启迪
.
就要唤醒灵魂深处的喜悦
煽动深刻思想的变幻
那片星座,开始响动远远的光影
天空更加庄重而浑圆
青铜墙软绵绵松塌下去
树枝让开更辽阔的视野
那片星座,即将归来
地平线轰轰隆隆不安了……
.
                1988
.
《彗星之夜》
.
这座城市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我喜欢红色
我喜欢我们刚刚脱离子宫的
那种满天所见的透血的红色
火星上大沙漠热烈的风暴
我喜欢你
这世界只剩下你了
.
彗星之夜你在做那种事
我们都喜欢做的那种事
我喜欢到土星的大光环上去溜冰
到木星的大漩涡里去冲浪
到月球上去滑雪
那种事就在太空的幽暗深处去发生
我们是生命最可信赖的传递者
.
彗星之夜不见彗星
但见又一次来自太空的灾变
恐龙又在向人类招手
三叶虫也在向人类招手
我在向你招手
我们快到遥远的孤岛去避难
.
满天火红的恐怖
烤熟了所有的高楼
彗星之光浸泡着地球
宇宙洒落了一滴血酒
我们快去做那种事
不要被疯狂的彗星所带走
.
彗星之夜
又一个黑色星期五
我自地震边缘地带醒来
远远地望见你的手
被汹涌的阳光所吞没
城市重新披上绿色
我在思考着
如何甩掉身后的大梦
彗星的光辉,彗星的恶毒
彗星的热爱与冷酷……
      .
1994.7.
.
《梦游》
.
临近永恒界限  失去语言
星空布满古人的呼唤
沉默智者的冷光
映照道路  河流
整版  整版星云图上
一颗星又一颗星飞速脱落
东方的吸引力  空白无边
呼吸到圣人的尘埃
灵魂化为颗粒状思想
无限放射  扩大一无所有
黑洞的万代寂寞
千遍万遍呼唤着我
过去千载难逢的彗星
如今满空冰冻
全部的眼睛化为星点
如水的不朽  如火的开头
回归沉默而且永久
身影撒满太空深处
一切没有来也没有去
至善至美  圆满追回远逝的光阴
.
                  1995
.
《老星空》
.
老星空在梦里一出现
我就回不来了
挨门挨户认真地喊
天空恢复记忆了!
天空恢复记忆了!
快出来看,快出来看!
.
我始终牵着女儿
指给她看:那就是老家
模模糊糊的一座光斑
冷漠,不变,也不转动
死去的月球,埋葬的宇宙
冷冰冰的,满空的象形光辉
彗星如蛇群纷纷在解冻
天空真的恢复记忆了!
.
映照森林,河流,道路
我冰雕一样站在我家门外
老星空,你好遥远,又好亲切
好久不见这整版的星云
结冰的照耀,大块的星座
好久不见这壮丽的版图
光亮在黑暗了很久的天上
.
我跟老星空是有缘分的
它叫我回去,在世界那边
我手里始终牵着女儿
叫我的灵魂永远坦然
始终圆满,且空空静静
.
               1995
.
《梦见天上的云都是一些雕塑》
.
梦见一只云的眼睛
那是小娃娃的眼睛
他在空中打电话
他对我说:来,你来接听
.
我摆摆手:谁不知道你有雷电
杨灿说:雷娃娃的电话,谁还敢接?
.
天上正在进行节日游行
每一座云都是劳动雕塑
打麦的,挖煤的,工人叔叔农民伯伯
全都把脸笑得晶亮
庆祝的队伍浩浩荡荡
.
但在正前方,一只黑色通讯器正在坠毁
黑黑悠悠冒着黑烟
一头,载了下去!
.
天上很快下起煤雨
枪林弹雨迎面扑来
我和杨灿赶快去找走失的培培
.
                        2006-01-13
.
《星座的图语》
.
冉义医院后墙外
夜空如旷野一览无余
星座升起平时看不见的图语
我马上就电话培培
快,快到清明村的路上等我
等我一起去看生命之谜
.
每个星星都有自己的象征
平时隐藏在夜空背后
不相信灵魂的底片
只相信会意的眼神
这样,我在旷野之夜看见
金形、木形、水形、火形、土形
剪刀形与毛笔形的星座图语
它们以脑海的图案向我显现
.
以黑色双鱼和白色双鸟的图案
背负各自无限的解释
满空的星座浮动了
载着各自的历史默默漂移
同时拖着沉甸甸的星光
.
图语的形影折射云的雕塑
曾在满空游行劳动的欢乐
此刻,黑沉沉的夜色无语而空
培培坐在草地深幽幽地说
你看,满空展示这么多生命秘密
如此壮丽,怎么你不早说一声?
我就默默地、默默地对着流星含泪
.
2006-01-14
.
《梦见天上浮冰缓缓旋转》
.
梦见天上浮冰缓缓旋转
它们越压越低,让人屏住呼吸
但还够不着地面,只触到山尖
“平乐的山水就要爆发了”
有人高声呐喊,我正在赶路
加长的摩托车搭乘着杨灿
“山路人群拥堵,堪比山洪凶猛”
“早知如此,不如去开汽车”
.
山门有山民在采购菜蔬
顺手拈走一颗黄瓜,“你看它多鲜”
他的身后安装了一条支撑的腿
“那是假足,但很实用”
“而且还穿首一只崭新皮鞋”
哇,这世界,什么怪事都已不怪
我们停止前进,退回山谷
那里的古镇清风雅静,临近午夜
罗老前辈甩出十五响鞭炮
“今天就放这个,炸它个天响”
.
另一个罗大爷忽然亲近,笑眯眯的
想来人事寂寞,想跟同事重温关系
他送我两个核桃,“这个可以收下”
而在我的手心,花生米一颗颗渺小
高实专挑焦的,“只有焦的才香”
啊呀,这世道,怎么张扬这种吃法
想来过节,就让娃娃家随他便吧
里屋挤满了冉义客人,“快元宵了”
他们都来寻找节日气氛,想念礼品
.
但是土壤里忽然轰轰作响
“地震了!”人群四处逃散
培培还在厨房做饭,不慌不忙
“还不快跑!都什么时候了”
“你还悠然自得,享受佳肴手艺”
但她无动于衷,继续手中炊事
“真是急死人了!”外面早已人空
她说:“我们家是钢架窑洞”
“根基稳当得很,震不垮的”
嗨,是地震呀,真让我哭笑不得
.
杨灿想念深山鲜菜,执意前往
我处在两难境地,举棋不定
天上浮冰开始远离,飘向太空
地层的隆隆声若即若离,渐行渐远
罗大爷的十五响挂在夜幂上燃烧
夜街上渐渐有了人影,发出声响
“该过节的,还是过节!”
我稀里糊涂醒来,窗外春雨涟涟
培培说:“我的瞌睡已睡过头遍”
.
        2011-02-15记于斜江村
.
《梦别旅行者一号》
.
从九月五日到九月五日
恋母的情结在哪里生根
在哪里发芽,在哪里开花
十二生肖三个轮回的旅程呵
宇宙有好远,梦就有好远
我送你到家门口,自此
就永远道别,跨过太阳系门槛
就像尘埃在宇宙静静享受死亡
我拿你没办法,就像你拿我没办法
神神秘秘永生永世的水手呵
悬臂悬在星际之间,说一声再见
那是永生永世永远的再见
永远的再见、永远的再见呵
再见、再见、再见
.
日鞘是怎么一回事情,我不清楚
我不需要了解。第一个离开
是你,第一个离开太阳系的人造物体
一九七七年九月五日发射
我正在火井山上当知青
吃的是玉米馍,喝的是西北风
只知道你身上所载的唱片
有一根人体神经,为我所有
有一丝丝母语、族种元音,高山流水
夏娃或者女娲,古琴是中国的古琴
问候是地球的问候。我,站在高山之巅
无知,无名。无悲,无喜
只有多年以后的心酸,或者心醉
卡翁亲切的表达,有我全部的思想内涵
.
什么是第三宇宙速度,我不清楚
我知道你悄然远行,已在多年以后
我知道瓦尔德海姆,那位高贵的通天人
魔笛在天国演奏。魔笛是深刻的
尺八曲在空中游荡。尺八曲是空灵的
行星地球的孩子向你们问好,多好!
这是来自一个遥远小小世界的礼物
上面记载着我们的声音、我们的科学
我们的影像、我们的音乐
我们的思想和感情。我们正努力生活在
我们的时代,进入你们的时代
多好!而你一瞬间,就走过了千山万水
.
什么是终端震波区域,我不清楚
星光正在向宇宙告别。先驱者十号
先驱者十一号、旅行者二号
一艘艘星际太空船,载着我们的意志
就像,就像宇宙也在向星光告别
我们所有的无知、渺茫、空洞和虚无
都是有意义的。就像我们所有的经历
所有的思想、精神、欲望和灵魂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意义非凡的
所有的拥有和所有的失去,都是永恒的
.
什么是太阳系边缘,我不清楚
听说你飞到了那里。却永远在梦中
驶出太阳系范围,成为永恒的星际飞船
那重要吗?或者,还没有真正出发
一瞬间,你驶出了我想象之外
却又在我想象之中。道别是这样真实
就像从来没有发生。仿佛远古的打算
如今的现实。真的,一切都可能存在
一切,又可能创造神话,又推倒神话
否定传说,又成全传说。你在哪里?
.
什么是人类生殖器官图,我不清楚
以及,太阳系行星图片、说明、影像等等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一个灵魂从此远行
自然界的各种声音,二十七支世界名曲
浓缩为一碟、一盘、一光束、一幻影
从此在星空就像沙子遇见大海
像梦,遇见遗忘。像记忆,遇见抹去
你,真的去了吗?走了那么远,那么远
而我,还在从前的地方,越来越矮
越来越矮,就像越来越淡的彗星的光芒
.
非常冷僻的,古代美索不达米亚阿卡得语
我不清楚。就连本国粤语、闽南语和吴语
我也模模糊糊。国语结结巴巴。但是音乐
我是亲和的。乐意的。愿以音乐为梦托
说一声西出阳关。说一声我的前世之美
我的后世之醒。我的来世之道和永世之谜
就送你到这里吧。送你到此刻。此时此景
我只能如此。以一首诗,代替我全部心音
呵呵,所到之处,肯定,有我梦中之物
有我幻象之物,长哭之物,沉默之物
都远去了!向你,向宇宙,向我之我
道一声拜拜,道一声拜拜,道一声拜拜
我们会在梦中相见,永远,且不分离……
.
              2013-09-13写于斜江村
.
《梦见人们在天空四处劳动》
.
那个年代,那种亮光,那些颜色
没什么疑虑,抬头一看
人们在天空四处劳动
满空都是青山,曾经云彩的所在
现在头项的路,青山在上空永远存在
所有视野向上,青山占据了整个天空
.
我走在路上,看见满空都在劳动
青山占据了整个天空,有人架桥
有人筑路,有人撬动青色石板
有人种田,还有人正在回家路上
青山散布在天空版图,永远不会降落
永远有巨大力量把它们凝固在天空
它们从高处开始,把我们世界层层包围
.
它们不会跌落,它们散布在整个天空
同时也遮挡了整个天空。我走在路上
陆向东骑着自行车从古街经过
我知道他的三个洋瓷白碗,有一个在北
他很不高兴,仿佛这是他的私家秘密
不充许知道,知道了不好,要出事情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避重就轻敷衍招呼
.
顺着他不高兴的方向一看,风车升起
白色的静静风车,静静旋转,升起
一个接一个,升起在我左侧天空
满空都是飞行器啊!这是闫月的声音
他在我身后,抬头一望,果然热闹非凡
大大小小飞行器,成千上万,千奇百怪
它们赶在青山之后,也来挤满了天空
高石紧随其后,与我们同行,走向深山
.
深山是他老家,现在世界都在逆向
青山向天空打工,城市向农村打工
我们住在平原,平原向深山打工
我们走进老家,庭园深深,气氛凝重
铁血成为定律,不充许现代理由
就连高石也不例外,循规蹈矩,无话可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是外来打工者
职责就是赶快逃离,我与深山无牵无挂
.
横竖是这个年代,这种亮光,这些颜色
浓荫密布,路边流水那么清澈,疾迅
有人在里面游泳,丁逸在后面催我
他是唯一在这梦中认识我的诗人
我说不,我已经有好久时间没有裸泳
这里的水这样迷人,请充许我就在里面逗留
砰的一声,我跳进水里,我在水里如鱼得水
一个潜水出来,眼前,已经满池子都是游人
李学魁在水边穿着棉衣,他的眼里满是鄙视
.
我问丁逸,我的衣物呢?他说,在那边
人来人往的井市,我光着身子,我不敢去
周围的人们都穿着泳衣,唯我例外
我是个滑稽可笑的打工者,蹲在浅浅水里
被李学魁的讥笑紧紧拴死,不敢出来
就这样一直呆在水里,等待人们散去
丁逸早已哼歌吟曲自在前去游山玩水
我呆在水里,不敢出声,直到梦醒
.
              2013-09-17记于斜江村
.
《梦见蓝月之晨》
.
蓝月总在梦醒时刻升起
我没有选择
我知道你会出现在去年那间老房子
那么,赶快到西边的林子去
蓝月在落下地平线之前
会变幻最好看的最后一张脸
.
赶快到西边的林子去,赶快
这是在似醒未醒的蓝月之晨
我最美丽也最难忘的人生际遇
总在月亮落下地平线之前发生
一面映照天地间最奇妙景象的镜子
告诉你灵魂是可以获得印证的
.
你说你已经选择了不可能的事情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赶快走出去年那间老房子
月亮已经蓝得比轻更轻
薄得像一张即将透明的画纸
转眼之间,它就落在地平线下边了
.
不要像沉睡的人们那样无动于衷
蓝月只在梦的边缘地带一瞬间存在
稍纵即逝的景观,来不及拍照
虽然我永远懊悔没打开相机
其实我总这样错过一个又一个良机
春宵如薄冰说化就化
西边的林子一眨眼就收拾去遍地的光辉
留下一道黑沉沉的铁门
那是东方即将发亮的征兆
.
一定在蓝月里面捕捉了什么
在这里,我是这样不由自主飘动
浮在你的老房子上空,醒醒
呵,是的,醒醒。你的高山流水
你的田间劳动。以及
你的不可能的事情,肯定
肯定会变得更加不可能发生
因为东边已经发亮,窗外开始响动
下一轮蓝月之晨,真的是无法预知
.
            2015-11-13写于临邛城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5:25 , Processed in 0.05895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