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2|回复: 1
收起左侧

渐行渐远的乡村匠人(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5 19: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渐行渐远的乡村匠人(组诗)

文/胡有琪


老篾匠


在他的眼里  再老的竹子也不是竹子
而是他手上的篾条

而他的篾刀总是篾视一切篾条
在他的手里
再粗的篾条也会变得均  细  薄  亮

他编织的篾器不再是土头土脑的簸箕  箩筐
还是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竹鹰  让小鸡惊慌失措  惊叫  
竹兔  让鹘兴奋而落  失望而飞
许多老外见识后  都伸出了大姆指
连声喊“OK”

但他从不走出大山
他的篾刀  始终为一片竹海招魂  
他走后  有许多的竹子为他失声痛哭


老铁匠


再硬的铁  在他的锤打下也软了下来
随他摆布  

一些有个性的铁  他就锻造成刀  亮出锋芒
一些尖酸刻薄的铁  他就打成铁钉  钉在墙上
他的汗珠子溅在滚烫的铁上
火星子大叫
都跑到他的脸上  筑窝

只是  现在的村庄离铁的时代越来越远
他的铁砧板真的变成了一块废铁
他眼睛里的火星子开始四处逃逸  消失
他脸上的麻子真的成了他的坎坷

他老了  不再打铁
不再和铁聊心事


剃头匠


爷爷是剃头匠  父亲是剃头匠
他是爷爷的孙  是父亲的崽
从小  他的浑名就是小剃头匠

和小伙伴玩的时候  他哭过  闹过  滚过地
说他不是剃头匠
但他终究逃不过命  
他还是一个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剃头匠
走村串户
为人剃头  修面  掏耳朵
有时,还要为顾客按摩  揉睡落枕的脖子

平时  他是村长的下饭菜
但只要一剃头  村长也是他的下饭菜
随他的手摆布
村长还常常情不自禁地喊舒服
说他的手有电

一辈子都在别人的头上摸来摸去
活人随他的手摇摆  死人的头随他安排
但他走的时候 却是满脸胡子拉叉  一头乱发
没有人为他剃头  修面
他没有后人  他走后手艺就失传了
好长一段时间  一村的人头发都是乱鸡窝  
连小孩仿佛也长出了一脸的胡子
仿佛  他们都是他的孩子  不脱壳壳


老石匠


山里那么多桀骜不驯的石头
被你一敲打  都低下了头
象狗一样  对你摇起了尾巴  不敢显摆

而你却把它们象绵羊一样赶出大山
在村庄里落户
安家

在你的手里  每一块石头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而物尽其才  
基石的手里肯定都托着一座新舍
而碎石却被铺成一条条路  向远方蜿蜒

自从你抡起大锤那天开始
山里的石头都睡醒了
不再和泥巴谈花论草  石头终于有了心事
开始惦记那首直来直去的石工号子
吼得山动


补锅匠


他是那个缺牙漏水岁月的一个记号
人们爱喊他补锅匠

那个年月  他总是在人们的眺望中走来
喊  补锅
那时的锅总是被岁月敲成豁嘴
锅儿不补  就难以炒菜  无法熬汤
乡村朴素的桌子上  瓜瓜小菜也难以上桌

生活好起来的时候
补锅匠是最早下岗的人
闲得无聊的时候  他还是爱情不自禁地吊一嗓子
各家各户注意  补锅罗  补锅


木匠


他是十里八坡的情人
满山满坡的树  都争着嫁他

有的树直来直去的为他抛绣球
想他做成喜气洋洋的嫁妆  随新娘出嫁
有些弯来弯去桕拐的树
也想他巧手化妆  做成拐杖  让山中的岁月蹉跎

在乡村的匠人中  木匠是匠人中的匠人
每家每户的红糖荷包蛋都要为他盛上一碗
让他美美地吃上一碗
然后  请他打上一口又牢又结实的粮仓
装下秋天的喜悦


瓦匠


总是爬在别人的屋顶上翻来翻去
日子久了
脚印越来越轻  越来越淡
竟练出一身轻功
像猫  嘴里总是叼一朵白云  从容

那时  村子里的小男孩  小女孩就是一群跟屁虫
常常仰着头  望你
然后想像  象你一样飞檐走墙  
在别人的房屋上窜高窜低  劫富济贫

其实  你不是大侠  也不是武林高手
你是把命拴在裤腰带上  在瓦片上刨饭吃的瓦匠
一不小心  脚一滑  就前功尽弃
既伤了自己  也会连累东家

但说你是那个时代的晴雨表  还是准确的
只要那家的房屋上有你的身影晃动
那家屋里肯定漏雨  有瓦破了
此时  有人必定恭敬地请你  并为你点烟  


漆匠


不是和喜事打交道  就是和丧事套近乎
身上
总是油漆斑斑

把嫁妆漆得油亮  把棺材也漆得贼亮
在他的眼里  都是一样的工序
无二
先是刮灰打底子  然后是一道漆  二道漆  三道漆
他都是严格按师傅教的手艺
一丝不苟地操作  绝不会因为主人怠慢
而偷尖耍滑  或是偷工减料

啥子都不敢吹
但只要一说到他的漆  腰杆子就挺了起来
立时横马大刀  像红脸关老爷威风

他的漆活  一百年漆都不会掉下一块渣渣
他敢拿他祖先的牌位诅咒
他绝不丢师傅的脸

尽管他是漆匠的金字招牌
但乡村许多的大姑娘却并不喜欢他
这是他晚上睡不着觉  老是望亮瓦上星星的原因
他身上老是有一股油漆味  肥皂洗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呛鼻
许多皮肤过敏的人  见他就赶紧绕道走
连狗也耷拉着头  只是小声的嘀咕  边叫边跑开

那时  只有乡村红白喜事的唢呐声最理解他
总是欢天喜地的吹  夸他的活好



发表于 2018-9-5 20: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把,老兄。
一年了,版主们都在时间之外,忙啊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2 23:37 , Processed in 0.03653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