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7|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2017年南雪客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7 11: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雪客的诗
           南雪客


      《塔》

我们一边躺着   一 边吃
紫薯干    没完没了的
古装神幻仙侠电视连续剧     雷同的
情节    浪费了多少这样的下午
合欢树落英缤纷    绒球状的灵魂
蚂蚁从台阶滚下来    既省体力
又节约时间    重量之轻足以抵抗
地心的引力    假设从二十层楼顶跳下来的情形
会不会像忧郁症患者那样生无可恋
文星塔悬挂铜铃    风吹叮当摇晃
当我们徒步一个小时来到山顶
贪晌片刻欢娱




       《瞬间的》

早晨干净    清凉
满天星装饰阳台     薤露其叶
悲伤是瞬间的    内科主治医生的白外掛
护士举手凝视针管推注药水的仰角
白天电梯忙碌    因而宽大
山中枙子花开    环颈雉突然从草丛窜飞
消失得比树林的灌木更稠密
窗口探出一位女人的脸    大声与楼下的人说着什么
言语含混糊涂    她清了清嗓子
然后合上钢丝纱窗
声音也是瞬间的    菜园的车前草   
紫穗其梗    蜻蜓立于其尖
古樟隔岸的开阔地    存在
就是荒芜    瞬间的
那年走在玻璃栈道上    想到雪峰
振翅的快感





        《山城》

这里很安静    时间是多余的
人们三三两两绕湖边散步
对湖心岛感喟历史一番    水面
红鲤鱼灰鱼争抢食饵    杜鹃临近花期
广场舞是无法避免的
清晨的空气    甜    雾浮于山峰
高大笔直的杉树几十年存活模样依旧
昨夜小雨
淅沥    清新   沉睡
解放这么多年仍不说话
可能亡灵声音的分贝低于
人们的听力





     《山中纪事》

来到山中    我们把身体
托付给大自然    松下怪石磐弈棋
聊禅宗    问    佛祖西来意
答   云海不知深处      一问一答间
心里仍踏着尘世的两只船
抬头看见松鼠   灰色的阴影   悬崖边
生长红豆杉     玻璃栈道
恐高症的恶作剧    回到母宫
汲取羊水   又一个轮回
躺在医院病床上忐忑不安
婴儿在啼哭     那么有辨识度
像刚流出壳的蛋汁
分不清性别




       《春郊》

白鹭    在田间     或静立
或低垂盘旋    如风过隙
如郊游   驱车去蜀口还是槎滩陂
二者择一    结果选中去麻州
一片古樟树林    有人滩边烧烤
空气弥漫膻香气味
有人坐快艇飞鱼般跃出江面    泡沫若喘息
高大的樟树鸟鸣静其幽    山羊出没林间
一两个帐篷草地盛开的蘑菇    光线从叶缝落下斑斓
如某天早晨醒来
听阿黛尔略沙哑忧伤的嗓音





          《等待戈多》

读完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还好
比预想的要顺利     不至于搜索枯肠地
猜测谁是戈多    在仓库的废铁管
和纸箱堆之间    秦同事递给我三颗枇杷
他说他喜欢酸的感觉    那个瞬间  
表情流露文艺的轻挑    他精于纹身美容术
马氏温炙治疗  入秋每周二根冬虫夏草炖汤

一根滋肺
另一根补肾     主入二经     回到文本  
戈戈和狄狄是语言的天才    荒野的流浪汉
我爱上他们如何描述暮色,在泥地里看风景
爱上翅膀一样死掉的声音    执著于等待
最后我要告诉他们真相
诗    就是戈多




         《与诗人通电话》
                         ------ 致纪虎

电话那头出现一个磁性的声音     他是诗人
说些客气的话    我有点不习惯
从厅堂走到卧室     避开无关紧要的视线和听觉
其实房子是空的     
孩子扔弃的橡皮泥     旱冰鞋     
沙发上口红    皮箍筋零乱    小可怜地
我们谈论诗    我开始兴奋    嘴也利索
好象在干一件多么不正经的事
有时我中间故意停顿   留出空白   绅士的样子
阳光涂在窗帘上   那是一幅画
松    石山   湖水   乌篷船    多年来它陪伴
我的单身生活   直至结婚仍舍不得更换
话里话外    我得转换身份    真头痛
行吧    我承认   我是伪装者
性格色彩一会白    一会黑





         
           《阵雨》

雨棚顶的节奏之响    絮絮叨叨
老人迟暮的幻觉    淋湿了三角梅
在水洼游泳    细小的节肢动物
搭上半截叶片   它呐喊    热带鱼
摇摆一对泡泡眼    安于摹拟的
海洋世界   接下来说到猫    蹲竖在
织毛衣的女主妇脚踝旁   像瓷的
线团滚到墙角落    雨过天晴
公园荡秋千    吊吊床    学鹦鹉对话
一棵横倒空心的枝杆
我说槐树    它说   不是





         《立夏》

这一天    我都在干嘛呢
首先从早晨说起    偏头痛醒来
吃两粒卡托普利和尼群地平片
脉象平稳    伸出阳台的
竹篙悬挂露珠    昨夜一场雨
泥土吸足水份    莺鸟衔走花盆的枯茎
为生儿育女做好准备    与空巢老人闲聊
不至于让他悲伤   
大叶女贞树木散其芬芳     重返某个时刻
婴儿手推车经过林萌道
隔壁邻居老张提着一只老鸭     你想想
丰盛的晚餐    咸蛋    米粉肉     瓜果点心
太繁杂了    我要
简单些的    喝莲子羹尚早
蝼蝈    孟夏之虫   习性振动前翅
不同与人类的发音   我嗓子痒
才迫于发声





        《朗读会》

头次听别人朗读我的诗
感觉奇怪    互不熟识
孩子从父母手中抱走
又不能冲她发火    陷于僵局
五十岁老想到代沟     唯大有尊
整个下午    呆在一栋二十几层楼的1401室
除了朗读    我要听外面轮船拉响的汽笛以及
轮胎摩擦地面的急刹车声     下电梯
路边摊的水果    枇杷   车厘子   新鲜的龙眼
我挑了一个又滚又圆的麒麟瓜    问多少价格
我可不想谈什么诗
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建筑    它的曲线挺有意思
肚皮舞    或钢管舞
一个小女孩突然出现在镜头    她喊我叔叔
我说你飞吧   像斑鸫一样   
有好看的抛物线     但不能啜泣
梨花带雨的春天     适合耳鸣
或者哑巴





                《翠湖》

红嘴鸥在湖面盘旋     喂食者将面包屑抛向空中    阵阵鸣叫      我闻到潮汐的气息
大海的无垠和迷幻    饥饿与弧线的相撞

精准     满足感
遇见一伙穿越时空维度的年轻人
动漫游戏的英雄和美女     他们真实
如同我虚拟    排队买糍粑
刚出炉的    又甜又温软
还好我没有消失    刷存在感
桃树下    一群蹲膝甩袖的异族    边跳边唱
夭夭春天      我加入这支队伍
笨拙得像只企鹅
滑稽倍感欢欣鼓舞




         《温泉浴》

圆型的 凹型的 四方型的
无规则型状的露天水池
人们浸泡在热气絪缊的水面起伏
老人合目养神
情侣们鸳鸯耳鬓细语
鱼腩肚的男人富态毕露
小男孩套着游泳圈在水里闹腾 像一只蝌蚪
“想想都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之前,他等在休息室  脸上如此憧憬着。
视线中一位比基尼的女子    0.168的魔性数值
湿漉漉的长发   赤脚踩着水池旁
花纲石的路径   她随手从木架取下一件浴巾裹在身上
却掩饰不住茎叶间风的颤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7 20:18 , Processed in 0.03971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