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6年下半年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 09: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风行域内

火龙果

满天星斗,迷你裙
在大白天流过盛大奇异的幻海
看不清最终阴影
寂寞的花,好好享受人间
诱因不在此,必定融入一场
燃烧
黑萌芽
一点一点集聚成裘
护你的短
淹没了自己
在阴阳错乱的体内
焦急若渴
无声撕扯的疼

裂变

有板有眼
犹如一尊佛
过于矜持
手握锋利的把柄
不小心就会揭穿
浮世的脸
戏台上,变换着技巧
狂叫,让一只猫
追赶磷光闪闪的美人鱼
性感的语言
被光阴反复涂抹
流失了胴体的钙质
那面高大镜子
触摸空穴来风的麻木

眼疾

风吹向阴虚,在摇晃
怕光,如地鼠,粘几粒眼屎
虚晃一枪,盖章搞定
自尊被揭开伤疤
模糊的天花板,也许某天
掉下馅饼

折进旁门,有山水佳人
闲人免进的告示,望而生畏
隔墙有耳,密谋的影子打着手语
这半瞎的眼病加速了失眠
想到摇篮曲,每每能睡个好觉

门面华丽而盛大
洗牌,转账,套购
后院着起无名火,驴皮影
一缕纸烟升空,戏剧性的情节
暗河早已不知去向
不明物接连闯进浑浊眼底
才知尘世有多痛

我在上眼药

枝头挂满秋日的杯盏

蜷缩着,眼神
说着冷漠
秋日的尘霜
加重骨节的弱化
如从北边忽然钻出的
风,暗藏险恶
记忆,在倒嚼里
一再散放出温度
与植物浑厚的体香

头顶飘过雁鸣
茁壮植物已坐上
枣红骏马
吆喝着成熟
在某日,唱着酒歌
把深沉的杯盏挂满枝头
小觑尘世喧嚣
坐怀不乱
醉与醒尽在掌寸

倒影

竹竿挂满了内衣
走过去都要搜刮一阵
揣着肉感
阳光躲闪着
倒影,浮出水面
牧人的羊群,不属于画面内
步入鱼网的陷阱,常有夸张性
当光环被你轻松套用
也就宣告
另一种活着的方式

过程

站在水边
一块石头吐露着绿泡
这是活生生的假设
开满花,影子追赶着
蚂蚁的线路
翻山越岭,迂回的
钟声,击打纸样的墙壁
夜晚被诅咒
挥泪告别,贫贱
被认领多年
没有地址

浮华装潢的高地
双面人趋之若鹜
刻上典藏的夜
口舌,炮制美丽陷阱
一寸寸,勾兑
隐身雨雾的剧情
天长有变
真实在向纵深辩解
直到硝烟过处
方可罢休

城门

淌着油脂香,还是咽不下
夹生的,这口酸气
铁锈如花
狼烟燃亮的金环,被无名翻炒
人影散乱,穿过漆画甬道
杨柳腰在一阵喘息的骚动里
掀开樱桃小嘴,吞下
终年不腐的亡魂

斜视这恐慌的原罪
扶植影子的白
巍峨门面,和酱肉色刺青的幌子
廉价售卖着青铜器,欲念
如出一辙,心术火正旺
炙烤着威严墙体,苍老纵横
挣脱醉死的表情

无关这门内秘事珍闻
无关这花花绿绿的映像
戏台两旁坐满看客
活灵活现的木偶
门轴吱呀一声,龙穴大开
侍卫簇拥着前唐花轿
走出千年的荒城

疑云

那片云,可是我今日的心病
始终飘在头顶
伸长问号,试探季雨的
浓度
不在乎得失
捅破耀眼纸白,就黑的一塌糊涂
你莫名的伤怀与诡异
还再推波助澜
构筑着防御角力
等待辩驳

插图

做段仲夏之梦
再配上布满星光的插图
生活的场景,就此一一展开
那些遮蔽的物体
能否给以诚实的注解
以免突兀起身
给你一个拦腰反击
历史的眼神
在瞬间,把一切空无之物
大胆变色,舒服的痒
然后,拍案感叹
人事的
背景与身份

空枝被目光折断

这不是开玩笑
没有比风刀更厉害的了
深入暮色阑珊,你在默不作语
我在跃跃欲试
偏见遇到庞大的沙丘
连目光都退避三分
躲进断墙散落的阴影里,禁不住
冷嘲热讽,大有拯救迹象
命运如寒秋的小草
抵不过内部虚无的火舌
被击中下怀,伤痛
逃离尘世

裸露的时间

啃一枚透明的青果
残汁纷纷滴落
远离长满苔藓的树木
倾斜的骨架,摆弄
磨光棱角的石头
一言不发
羊群穿过围栏,走出远方的尘世
旷野,荒凉而雄浑
掌纹里,渗透脉动的水线
一只醒来的锋鸟
呼啸着,掠过
深眠的天穹

棉花糖

无力拉扯一块纱布
远远近近
迂回盛大的山水
麦芽生于夏日的产房
开出泡泡的体温
站在田垄,瞭望一望无际的
棉朵,如飘散的烟雾
粘稠着欲望
弹性之体无法击透
复活或泯灭,取决于时间
排除寂寞的暗示
化实为虚,在某个节点
验证松弛的甜蜜

失踪的鸟鸣

尘封的一片叶
可以验证出流泉,与荒谷落差
干咳,疏松着血腥纹身
褪掉伤感之词,尖刻的针芒
幽闪着,顽固附属物
苍鹰翔云的恩典
常被时间忘却,僵硬手指
撕开缀满悬疑的兜裢
风漏沙哑,挤不出星点盐花
不寒而栗的深秋,让背影薄如羽翼
掩盖一条通达之路
天堂的美丽,那些失踪的事物
打磨斑驳的思念,鸟鸣在远方无以托付
亦或云雨漂泊,作茧自缚
跌进求生的陌路,在失听幻夜
啄伤了耳鼓

偷窥

远离霓虹闹市,别这样草率
谁在赏识一株玫瑰红
比酒醒舒坦
沉入体内苍凉的黄,麻木的重
凋零的花草被伪善修复一新
玻璃的反映,涂上泥水和嘴脸,毫无察觉
庆幸毁灭的光斑,纤细触角
在步步逼近蜘蛛腹地
捏造真实的魅影,那位玩火者
还在不甘寂寞,竟然裸身隔着雾水
反复漂白灯下的
丑陋,以讹传讹的化身
已面目全非

醋意之外

我在窃喜,天色暗下来
适合排解积压的
浊气,一脸平静如水
菜色的倒影在体内上下沉浮
周旋,有美酒饮灼这时光
麻木神经的痛

多美妙的时刻啊
月光开始爬上暗淡无助的额头
恍若我就是大地唯一主人
那种占有欲,非分之想
像个神秘幽灵,在三岔路口
左右徘徊,觊觎的灯盏
燃亮瞬间又熄灭

一片片寂寞的树叶,不舍
孤傲的窗口,反复镌刻风的独白
我怀想起美好来了
杨柳岸边,火辣辣的拥吻
畅叙云游的惬意,与昨天阴雨的挽别
花草的行踪,咫尺天涯

一双远离浮躁之手
该如何破解尘封多年的顽石
是否就能开启明亮的房门
现在,只有梦在延续
福运朗照的征候

小慌张

压不住苗头
自燃是迟早的事
窘迫,错乱的言辞
镶着金粉门面
使一颗心跳悬浮,蛊惑着
被我孤注一掷

缝隙中,身手步步惊魂
要比沙堡蜃楼真实
雨打浮萍,动听的画外音
模糊低矮的视线
退堂鼓敲在夜半骨节
加重灵魂的褶皱

路灯拉黑孤独
谁在镜前修补着鱼尾纹
面墙思过的欲望,提到嗓子眼
获取,或不轻易放弃
如电闪短暂而活跃,慌张的
找不到事发缘由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4 01:06 , Processed in 0.03568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