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16|回复: 23
收起左侧

诗歌十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3 08: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徽沙马 于 2016-12-13 10:50 编辑

有时我来到这里

有时我来到这里,喜欢数
死者的墓地
1234567
不是为了消磨时间
当然,也不是
为了说一句“空虚包围着我”
假设,是美丽的
如果这里埋了
一位妓女,说真的
我会脱下帽子
弯下腰,给她深深的鞠个躬

关于独孤


独孤里有哲学,孤独里
有鳄鱼,独孤里有万水千山。

我把独孤披在身上
四处游魂。

累了,我就坐在独孤里
看书,抽烟,骨灰,一节节。

坐在往事里


坐在往事里,空虚的灯
穿不过一秒钟。
记忆里,红旗漫卷西风。

那年月,人的阴影
扔给了语言。
诗歌边界上的一只螃蟹。


疑问

一朵花,需要开过多少次
又枯萎多少次
才能成为一朵像样的花?

一个人需要活过多少次
又死亡多少次
才能成为一个像样的人?

为了这个,我打开一本书
《人的问题》,杜威说:
人的问题,是个饶舌的问题。

挽歌之五


哥哥临死前对他的妻子说他走后
不要带着孩子去他的墓地
世界太大,路上的风太乱
留不住悲伤的。他的妻子说:
女人的世界,是一个
形式上的空间。女人的风可以
吹开花朵。我会在一个
好天气,带着孩子以旅游的方式
来你的墓地看看。如果
孩子在路上捡到
一朵花,就顺便插到你的坟墓上

一个直观的人


星期一玩蹦蹦跳跳,玩得没有手感,有钥匙
也打不开门。星期二早泄,闷闷不乐
整天都在想着一个问题:如果
猫改变了自己,它会不会成为猫头鹰?
星期三好像生活有了改变
我忽然理解了逻辑学里的一只苍蝇
到了星期四我开始就不吃螃蟹了,有人说我
是一个有动机的虚无主义者。星期五
是灰暗的一天,我不参加有女人的游戏
星期六有些美好,我开始
转动地球仪,学习人类学,弄清了
遗精与遗忘有关系。再
回到星期天,我想回到一条蛇的扭动里


在篮球场附近

在篮球场附近,有人送给我一本顾城诗集
叫我好好学习他的诗歌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说顾城的诗很艺术,可他死得不艺术
我点点,嗯了一声
他将身体斜靠着篮球架子打开书
为我读了《一代人》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他把这本书
送给给了我。我双手捧着
顾城的诗,仿佛捧着一盒诗歌的骨灰
在我准备离开时,他忽然喊住我
笑笑说:顾城的妻子很美,你的妻子呢?
我打开手机里的照片给他看
嘿嘿,不错,他说,可不能模仿那个傻逼诗人


致谢辞


好久不见了,不管怎样,我要谢谢你
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
你用几乎是枯萎了的身体
款待了我一个夜晚,没有揭穿我
过于夸张的姿势,谢谢你
你应合了我的喘息,应合了我
糟糕的方言,应合了
我不切实际的幻想,谢谢你
我是一个贫困的人,一点微薄的
思想,对付不了现实
人的日子,也是动物的日子
人的短处,也是词语的短处
理解了这些,就好,谢谢你
虽然这个夜晚,恐惧压在
两个人身上,虽然逃不出时代的缺陷
你依然没有撤出你的身体
依然在我的空虚里颤栗,谢谢你


我只需要

我只需要我的事物,不需要
你们的。我只说
我的语言,不说你们的。

我在我的废墟上回避了你们
是因为我知道了
好的死亡,比活着更重要。

我只需要一个人的黑暗
一个人的呼吸,一个人的
迷茫,一个人的消失。

我要努力学习,训练手艺,在
荒野里一群溃散的
骷髅中,建造一个伟大的深渊


药物与疾病


月光下,我拎着一包药物
穿过闲散的面孔回家
与疾病周旋了
这么多年,仿佛战争与和平

疾病散发出它的智慧,深入到
我最阴暗的角落
再展开它的游击战
药物,对它常常百思不得其解

胃,将消化后的毒留给了肾
肾,留下悲伤的夜晚
月光,照在沉默的药物上
药物,几乎隐藏住自己的毒性

药物与疾病在我的躯体内拉开了
交锋的战场,这么多年
却没一个人看到我走在祖国的
大街上,露出龇牙咧嘴的痛疼表情


我和儿子讨论的课题


一天儿子回家后放下书包,忽然问我
法西斯主义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说:
它的意思就是专制。刚说出口,又觉得不太准确
可不能在儿子面前丢脸。于是打开2012年版
新华词典,上面说:法西斯主义(英语:Fascism
意大利语fascismo)是一种结合了社团主义
工团主义、独裁主义、极端民族主义
中央集权形式的社会主义、军国主义
无政府主义、反放任的资本主义、反共产主义
个人主义、反自由主义政治哲学
是极端形式的集体主义,是个人的地位被压制于
集体之下的社会组织。我操,就这几个字
要我说这么多的话。但为了给儿子
一个准确的答案,我还是将这些都告诉了他
他瞪大眼睛,有点迷糊,忽然说,错啦
为什么?我也瞪大了眼睛。儿子说
政治老师在黑板上是这样写的:
法西斯主义是一切正义和真理的对立面
我有点恍惚,要是在高考中这样回答
能得到满分吗?儿子歪斜着脑袋朝我自信的点点头


老何与老黄狗


老何退休后带着老伴的遗像和一条老黄狗
在郊区租住了一间简陋的房子
算来他和老黄狗一起生活也有十几年了
他把老伴的遗像挂在房间正中,旁边贴着
一张彩色的毛主席像
路过他窗口的人都能看到
每次我去他家他就喊来老黄狗陪同
我和他面对面坐着,中间趴着老黄狗
脸面朝他,尾巴朝我,像个减号“—”横在我
与老何中间。我们有一句每一句聊着
但不像以前聊生活,聊女人
聊以后的打算,偶尔也聊聊艺术。那时他
翻遍了李白的诗歌,为的是统计一下
他诗歌里出现过多少“酒”字,生活也还有点味道
现在他所有的话题都落在狗的身上
谈起它就像谈起自己的孩子
要是按照狗的年龄计算,我想它应该
比老何还要老。它的耳朵垂下,尾巴松散
眼神灰暗,一动不动的坐着
让我有点不快的是他和我说话的时候
眼睛却看着老黄狗,我也
条件反射似的看着老黄狗。每次我
临走前他都要说这样一句话:人与人中间
都是个扯蛋。我就似是而非的点点头
离开时候时他总是喊出他的老黄狗一起陪着我
走过一段荒凉的小路。我走了几步
回过头看,老何和他的老黄狗还站在路口




发表于 2016-12-13 08: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格式很奇怪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3 10: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做了调整,谢谢。
发表于 2016-12-13 14: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沙马兄!冬日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3 16: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频 发表于 2016-12-13 14:25
赏读。问好沙马兄!冬日握手!

刘频兄好。喜欢你的诗歌,也推荐过你的诗歌。远握!常联系。
发表于 2016-12-14 1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挽歌之五
发表于 2016-12-16 08: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生命的力量,沙马好
发表于 2016-12-16 13: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
发表于 2016-12-25 00: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投射的能量出来了。这才是沙马。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4: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阅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4: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6-12-16 08:28
看见生命的力量,沙马好

问好打火机。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4: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6-12-25 00:01
语言投射的能量出来了。这才是沙马。

问好沙沁。谢谢你的关注,
发表于 2016-12-26 14: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诗
发表于 2016-12-26 23: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挽歌之五


哥哥临死前对他的妻子说他走后
不要带着孩子去他的墓地
世界太大,路上的风太乱
留不住悲伤的。他的妻子说:
女人的世界,是一个
形式上的空间。女人的风可以
吹开花朵。我会在一个
好天气,带着孩子以旅游的方式
来你的墓地看看。如果
孩子在路上捡到
一朵花,就顺便插到你的坟墓上------------很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7 07: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阅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7 07: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阅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7 07: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阅读。问好。
发表于 2016-12-28 09:2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一组,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22: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阅读。问好。
发表于 2016-12-29 15: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铿锵之作,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8 14:02 , Processed in 0.05940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