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62|回复: 2
收起左侧

卡尔·克韦斯基《拉屎》《工资存根》(译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9 21: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吴季 于 2016-10-19 21:43 编辑

拉屎


在工厂里
每天都有气人的新事
工资削减
福利取消
加班费没了

我的牢骚
骂骂咧咧
从来比不上
同样心怀怨恨的同事们

在家里
我五岁的儿子
不肯
在厕所里大便
讨好没有用
威胁置之不理

这孩子太固执了
他宁愿
拉在裤子里
坐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也不考虑
可以上卫生间

我不得不羡慕
他的决不
妥协

正像我相信
总有一天他会鄙视
我的不能
不妥协。


原标题:Taking Shit
作者:卡尔•克韦斯基(Karl Koweski)
地址:阿拉巴马州甘特斯维尔(Guntersville, AL)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08年秋季号
译者:吴季



工资存根


我找到一张发黄的
方形纸片
在清理母亲的
首饰盒的时候

那是父亲的工资存根
1980年9月
第二个星期
有点垃圾的工作,折腾一根拖把
每小时5.05美元
十年后
他死于胃癌

我拿起工资存根
把它放进我的钱包里

多年来
我丢失了种种重要的
能让我将他亲密地
记在心中的东西

戒指典当掉了
廉价小饰品不知放在了哪儿
照片弄丢了

这张纸片我始终保存着

我不知道
是否往后某年
当我死去
我的孩子们也会找到
我的一张工资存根
并且意识到
我也是一无所有地
离开人世的


原标题:Pay Stub
作者:卡尔•克韦斯基(Karl Koweski)
地址:阿拉巴马州甘特斯维尔(Guntersville, AL)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08年秋季号
译者:吴季



这位诗人出版的一本短篇小说集《血和油彩》——



Blood and Greasepaint(血和油彩)(短篇小说集) – 2011年1月 (205页)
Karl Koweski (作者), Wolfgang Carstens (编者)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4: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卡尔·克韦斯基《走在镀铬车间》(译诗)

走在镀铬车间


镀铬车间工资冻结
已经第三年了
不知怎地我身不由己
想着那些
平时不容多想的
与工厂工作无关的事

我凝视着铬酸,
红赭色液体
冒着铁锈色的泡沫
发出铜和硫磺的恶臭
我想起住在一间
大拖车里的我的孩子们
穿着他们教会
慈善机构的会员们
施舍的衣服
这跟我失业没有分别

我想着我的
薪水数额
要支付医疗费账单
和信用卡罚金
一种逾期付款和
透支费用的
恶性循环

这我明白
就像一条狗
明白漫不经心的残忍的主人
朝肋腹踢来的一脚

但空心人
未必
没有
想法

我知道我已经浪费了
这十二年

每次过生日庆祝
都许诺说
明年开个好点的party

我知道
我必须做些事情
我必须做些事情
我必须做些事情
我认为


原标题:Treading Chrome
作者:卡尔•克韦斯基(Karl Koweski)
地址:阿拉巴马州甘特斯维尔(Guntersville, AL)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08年秋季号
译者:吴季


[1] 大拖车:底层穷人以拖车或活动房屋为家。其聚居之地称为“拖车公园”。
[2] 恶性循环:原文为“锯齿形周期”(a serrated cycle)。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1: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韦特·韦特讲解经济对脱衣舞女的影响


这男的介绍自己
韦特·韦特
那是在他走进门
半小时以后了,
他还没去丽塔或
纳迪娅身上花钱,
几乎看都不看
电视屏幕上
插进插出的色情片。

他站在我的椅子边上
凑近拔掉了插头的
电动玩具
“地穴守护者”
那是本尼晚上走后留下的。

“呵呵,”他说
“我才不理那些
媒体权威人士撒什么谎呢,
你总是可以通过
脱衣舞女的吸引力有多大
来预测到经济不景气
那些丢掉了中层
管理职位的女人
没别的地方能够让
她们过上自己
过惯了的那种生活
被迫来干这勾当
我来告诉你吧,朋友,
我们确确实实在经济衰退。

我看了看丽塔
她煎蛋样的乳房,
煎腊肉样的大腿
和煎锅样的脸。

“‘脱衣舞产业’很特别”
韦特·韦特又说
“穷人不管怎样还是要受穷。
我要讲的是糖果妹,
肉体专营店,绅士俱乐部,
你知道的,上流人士的地盘。”

我盯着“地穴守护者”,
一个早前剩下的道具
那时“脱衣舞产业”进驻了
一个重金属俱乐部
全是高耸发型的,穿皮衣的
和满脑子错觉的
什么越快就越好啦。
把金色假发套在
“地穴守护者”破烂的圆颅上,
解开它凹陷的
胸口上的裹尸布
它看起来就跟丽塔或纳迪娅
或格雷琴没多大不同了。

“不过那种地方”
韦特·韦特继续说
“少于5美元的钞票
女孩们甚至不
会看你一眼。
男人会为了得到
一点厚待,而宁愿破产的,
我来告诉你吧,朋友,
贫穷,比任何
性病要更糟。”

我不知道本尼会不会因为
一个无聊的经济学讲座
冲他的屁股狠揍一顿
就像他老爱吹嘘的那样

丽塔走出洗手间
后边跟着“脱衣舞产业”的
为数不多的一个常客
韦特·韦特从口袋里
抽出一张皱巴巴的20元票子。
“看起来该给它派上用场了
就当给经济做一份贡献吧”

韦特·韦特走后
我在想,会有多少只手
摸过这张20元钞票
在它被用来还
车贷或者
买高清电视
或是一包尿布以前。


原标题:Wet Wet explains the economy’s impact on exotic dancers
作者:卡尔·克韦斯基(Karl Koweski)
地址:阿拉巴马州甘特斯维尔(Guntersville, AL)
来源:地下之声(Underground Voices)网站
链接:http://www.undergroundvoices.com/UVKoweskiKarl5.htm
译者:吴季


[1] 地穴守护者(Crypt Keeper):早先是漫画,后来拍成电影,制作成电动玩具等等。其形象为僵尸、骷髅。
[2] “脱衣舞产业”(Industrial Strip):搞相关经营的一家公司名。
[3] 糖果妹(Candy Mae):通常应写为Candy May。这里有色情意味,疑为团体名。接下来的肉体专营店(The Body Shoppe)、绅士俱乐部(The Gentleman’s Club)亦如是。


〔作者简介〕卡尔·克韦斯基(Karl Koweski)是个离乡背井的芝加哥人,现住在阿拉巴马州的某个山顶。他的作品发表在小型报刊和Hustler Fantasies、Swank、Night Terrors之类的网站上,以及“躁狂的D”出版社(Manic D Press)的《一切都好》(It's All Good)和《神奇之旅》(Trip the Light Fantastic)的选集中。将来时出版社(Future Tense Press)出版过他的故事集《玩具》(Playthings)。他还出过几本诗集,最近烟瓶出版社(Bottle of Smoke Press)出版了他的《不能杀死一个生来就吊着的人》(Can't Kill A Man Born To Hang)。

  译者补注:现已译过《蓝领评论》上发表的他的三首诗《工资存根》(Pay Stub)、《拉屎》(Taking Shit)和《走在镀铬车间》(Treading Chrome)。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9 16:27 , Processed in 0.03903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