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回复: 2
收起左侧

一组练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4 20: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署中》

因为长期没有亲戚到访
他不想预习表情
更不想——
苍天永远在上
青草匍匐在地

周末,乡下友人家小酌
风乍起,一场及时雨使他不安
那阵痛快在天黑前
迫不及待的来了。短平快
并没有削弱高温的天气
反倒凉薄了低处的人心

很多快乐的野合总是在拂晓
不眠夜无以计,白昼复消瘦
世事也不如他所料,他惯于善后
从火焰里提取灰烬,从疼痛里提炼药引
赤身白条。可算鼓足了勇气
半辈子提出一生羞耻的问题


《誓死捍卫低头的权利》

你说他消极怠工,他低下了头
你说他不思进取,他低下了头
他低头,是因为手中有活儿要干
他低头,莫非因为深深受到伤害

好比犯人认罪的态度
你关我黑屋没意见
你判我三年我认了
我一天无荤无所谓
只要我老实的低下头

而我跟他们不一样
格格不入,我感到不合群也是种累

他们来自不同行业
有着共同职业素养
像一个杀手怀里始终揣着一把枪
一个刽子手时刻想着磨亮一把刀
这真的没什么不好

只要手机在手
他们决不抬头


《盛夏》

脱掉T恤和裤子
走向阳台。天气有所好转
感到下面清爽无比
但他马上又退回了卧室
世界不是一个人的
还是对面那个人的
还有——
界外的风景,体内的废墟


《一个人的计划经济》

独处的时候决不喝酒
要喝,就喝别人的
认真吃自己的饭
并且热爱它

每天,自动烟盒里只能装
十支烟。没了就没了
比如时间,比如人
诸多事大抵如此

一六年,如果把数字颠倒
有你没有的生活
而我想要地干着


《百姓是怎样爱幺儿的》

在同一个城市
我和双亲分开住
两个老人就习惯守在
我下班的路上

我说大冷天的待在家里烤火
我说天太热别出门,别舍不得
开空调。可他俩不——
严寒酷暑都是这样

今天,两个老人又在街边坐着
摇动蒲扇。父亲从来寡言
每次都递上烟,我说戒了
他还是客气地劝我点上

母亲记忆紊乱,语无逻辑
天变了,你要吃饱。四十几的我
舍不得八十的老人等,想见他们
又惧怕他们的礼遇


《孤独》

去过不少地方,一下火车
就有了回家的感觉
随着人群走出车站
左右望望,哦,原来是别人的家乡
陌生,如车上抓不住的风景

安静地坐着,胡乱地睡着
火车,兀自开着。多年前的双轨
延伸,而蒸汽从没停止过
原来这疾风劲草般的火车
早已在体内萌生,奔突成型


《不堪》

女人白花花的身体
窗前明晃晃的月光
脑梗塞的人若有所思

你从小流着鼻涕
长大了挥汗如雨

然时过境迁
你在流金铄石里
也有着镇定的好脾气


《爱情随风而至,随风而逝》

把握、深爱且承受
生活有无所不在的欢愉
也有着无孔不入的灾难
最终我会和落日一起沉潜下去
去往不知名的,可能跟升起时一样
意想不到的另一边
那一定是个可人处
大风起兮,飘萍在;万籁俱寂,根系在
行到水穷处。你还在


《幸福就是毛毛雨》

八月底,气温居高不下
画家朋友,此时你为我抓形态
其实就是为祈雨人造像
我平静地望着近处,偶有喜悦
笔触如细雨,点皴出远方
而我的表情有着八小时以外的快乐与忧伤
而我并不准备将痛苦
从微凉中,身心里
移开


《潜意识》

在我们畅所欲言
无比尽兴的时候
我感到有点闷,起身推开窗户

远处一座大厦在燃烧
火势猛烈,迅速窜向另一栋楼
接着是一片楼

我惊出一身汗。多么及时的
一场火,烧在上班前的一小时
我感到有点乱,起床穿上衣服


《酗酒者》

整个过程不过是重复
像听到一首零技术含量
调子单一、节奏畅快的《逆流成河》

他呕不出来。早晨起来
任何小事在他那里
都是大事,不处理

将成大事。水是生命之源,气是呼吸之源
他不想被提醒滞纳
排长队,养老已指日可待,终老于浮云朝露

为此——
他不得不兑现了他的前半辈子
用以置换生钱、死钱、索命钱、葬送钱、明前

生于癸丑年末,先于八零后卒

发表于 2016-10-24 2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00: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复为歉,问好新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4 00:00 , Processed in 0.04470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